99书盟 > 玄幻小说 > 穿进无限文科高考 > 正文 下个宇宙的启示!
    星云高考开始大半个月了, 凑热闹的观众们散了不少。

    哈莉打着哈欠走来,昨晚《军情速递》的编辑拽着她说了好久稿件修改意见,搞得她两点多才睡——

    幸好观众人不多了, 不然迟到进场, 连座位都没有。

    然而, 哈莉没想到, 今天看台复现了高考的开场盛况, 人潮如海,声浪翻腾。

    哦!出现高光片段了!

    哈莉猛一激灵,预感烟花似的炸开,定睛细看, 果然是小爱豆!

    哈莉:“......”

    啊哈, 我就知道, 能吸引这种规模流量的直播,只有我爱豆脑子能想出来!

    屏幕中, 陈以南拈弓搭箭的姿势标准又帅气,勒紧箭矢的手指干净有力, 与普通女生的柔荑不同, 陈以南的手, 骨节分明血管清晰, 指尖覆有明显薄茧, 带着一种种奇异的力量感。

    哈莉形容不出。

    要是她曾历经战场, 便知道,这种力量来自执掌生杀的积威自信。

    一箭放出, 伴随着火箭炮巨响,火焰成帘,几条丧尸从裆部炸成碎片。

    哈莉手中笔一停:“????”

    观众像复读机似的, 再次发出了诡异的嘿嘿笑声,特别是女观众,一个个笑的前仰后合,满面红光:

    “准,真准!”

    “哎呦可惜了!还挺长的呢!”

    “一箭三瓣儿!陈以南你真彪啊你!”

    “我瞧瞧!卧槽,不枉我从三区跑来啊,这姑娘长得可比三区第一俊俏!”

    哈莉呆呆坐在原地,不可置信地望着屏幕,邯郸城的天空上,划过了与众不同的器官碎块,三秒钟不到,她就羞得满脸通红。

    笔拿在手里,都不知该怎么写。

    哦草!总不能写精英考生陈以南力挫群雄,射爆众雕吧?

    旁座姐姐见她满脸通红,顿时笑出了声:

    “妹妹年纪小啊,瞧瞧这些爆炸的,尺寸都挺不错……”

    话没说完,姐姐就笑倒了。

    哈莉:“……”

    哈莉脸都红成西红柿了,困也不困了,盯着屏幕,火浪和爆炸交织,轰隆隆震天响,燥的人心沸腾——

    孤悬一线的吊索上,不停地更换着诱饵学生,大家惨叫又大笑着,惊险又刺激。

    哈莉出口气,发觉心跳快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期待,让她想立刻飞奔到考题宇宙。

    哪怕已经毕业了,高考战争里这些沸腾的热血、燃烧的友情,也永远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哈莉小姐拨通光脑:“罗老师,对,我是波特,我想申请提前进入考题宇宙。”

    “定位点,就选aj前辈身边吧。”

    >>>>>>>

    烈焰铺开,如火色面纱被生生扯去,下方丧尸残块如雨般坠落。

    吊索上,窦豆抖如筛糠,劫后余生惊魂未定,汪的一声大哭起来:

    “呜哇——!陈以南救命啊!”

    陈以南有心逗他,将弓箭解下,交给程桥,喊道:“豆子同学!你福大命大!要不再当一轮诱饵好不好呀?”

    窦豆:“……”

    小豆子嗷一声,在吊索上扑腾起来,哭喊声从光脑传出,让陈以南忍不住将机器拿远一米:

    “你个大骗子!我不喜欢你了呜哇——!”

    “我都做诱饵这么勇敢了,你还欺负我呜呜呜!”

    “我要回去告诉我舅舅!”

    陈以南笑的拍大腿:“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同志你舅舅看得到你忘了吗哈哈哈哈哈哈!”

    045宇宙观众席。

    高官团:“……”

    刘恒面无表情,揣手手.jpg。

    众人眼观鼻鼻观心,装作没听见窦豆撕心裂肺的“告状”。

    刘恒:“……”呵。

    刚还夸你呢死小子,等回来,屁股给你打开花!

    陈以南见好就收,喊窦豆撤回来,慢慢引导着城楼学生们,有样学样,一个个轮着做诱饵。

    五六个过去,外加陈上校一手出神入化的“将三角形修成矩形”箭术,坑里丧尸少了三分之一,惹得远处山包蓝队队员频频回头,交头接耳:

    “这帮小子不错嘛!效率比我们还高!”

    “是啊,瞅瞅这满天飞的雕,啧,还挺好看!”

    “……你是不是刚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玛德,丧尸坑都快被学生崽清完了!”

    “我们也来火箭/炮哈哈哈,俺们天顶星人啥都有!”

    蓝队队长:“……”

    个鳖孙!被人飞龙骑脸害骑出优越感了!

    掏出皮手套,挨个队员头上拍一遍,听他们哎呦叫,蓝队队长磨牙:“皮痒了,咱们装备这么好,能输给红队?”

    “策略呢?她们浪,我们也浪!”

    “火箭/筒扛起来!不就是拼装备吗?甘霖娘!”

    不多时,轰隆隆的爆炸声便从高山这边传来,震得城楼上贾谊手一晃,补射失败,一箭脱靶。

    悬在吊索上的张齐齐同学:“……”

    他嗷一嗓子:“贾师兄!我爹张苍没对不起你吧!为啥不一箭射死我!”

    “啊啊啊我咪/咪被丧尸啃啦!”

    贾谊:“……”

    粗鄙!虎狼之词!

    他赶紧高喊:“这就来啦!”随后,臂膀拉开,张齐齐被当胸一箭,在烟火中消失。

    旁边,同样补射瞄准的柳跃嘿嘿一笑:“贾大人,我真没想到,您瞧着文弱,战斗力一打五啊!”

    贾谊整理袍服,老成持重道:“君子之道,六艺兼备,如果柳跃同学想见识在下的真本事,数算天文也是能考教一番的。”

    柳跃拉弓的手一僵:“……”

    我靠忘了!

    封建出仕是要文理兼修的!

    坑中丧尸不少顺着城墙开始往上爬,赵国守兵尽职尽责,也不计较竞赛的学生,操着燕赵土话呼喊着,在城头拉开攻防。

    贾谊回头看着他们,粗狂汉子们的面容比他自己糙实太多,一看便知风霜日晒,但他们神色瞧不出凄苦疲惫,反而有种阅尽千帆的冷静。

    贾谊被深深触动了,“何时我大汉城守兵,也有这等素质,便家国无忧了。”

    柳跃哎嘿一声,“如果我没记错,长安城的城头守卫就是2501级吧,不差啊。”

    贾谊:“……”这人,惯会拆台!

    柳跃见他吃瘪,暗笑一声:“大人别挂怀,087宇宙是地狱战场,不可同日而语,用此处赵国人衡量汉朝,过于苛责了些。”

    “再说了,燕赵多义士嘛。”

    贾谊又射出一箭,发觉蓝队优势凸显,丧尸剿灭数开始超越红队:

    “在下只是感慨,史书都说春秋战国是大争之世,我大汉帝国作为后继者,自然想见识前人风采。”

    “今日一见,风采更胜于传说。”

    嘁,还风采呢。

    柳跃嗤笑,瞧瞧这一个个灰头土脸的,哪里是冷静,分明是杀戮过多,杀麻了。

    “贾大人知道吗,按时间线计算,长平之战快到了。”柳跃边说边掏出通讯器给矮山上的陈天罡留言:“——憨批!赶紧想办法!蓝队赶上来了!”

    贾谊一震,惊讶地望着他。

    柳跃换了一丛箭,“可怕吧,我到现在都没告诉过赵国。”

    “丧尸宇宙里,七国面对的压力比低维宇宙更可怕,楚国竟然能凭借湘楚尸源地之天险,一跃成为七雄之一,你说,这找谁说理去?”

    “各国阵亡将士都成了丧尸,杀久了,对生死的界定也就模糊了。”

    “没了生死的区别,也就不会患得患失,自然淡定的很。”

    “反正就算死了,不知哪天就复活成丧尸了。”

    贾谊瞳孔颤抖:“这,怎么会这样?”

    柳跃撇嘴:“怎么不会?宇宙之大,无奇不有啦。”

    贾谊沉默片刻,心中澎湃起伏。

    他还记得答应陈以南的那篇秦论,但开了个头,就再也写不下去了,策论战国中最强大可怕的秦国本就难写,现在又实地领略了一番战国群雄的血勇——

    虽然并非本宇宙的吧,但贾谊明白,群雄鏖战逐鹿中原的本质,是丝毫未变的——更有甚者,087宇宙的战国七雄,还镀上了一层血色阴霾。

    千言万语堵在心头,贾谊不知该说什么。

    此刻要有只笔,他能乱糟糟写出万言。

    矮山包上炮火熄了,也许是有新计划,柳跃三两箭射死几条丧尸,见贾谊沉思,开口说:“你对战国很有兴趣吗?”

    贾谊点头,“以史为镜,可以明事理。”

    可这不是你们宇宙的历史啊喂,柳跃吧唧嘴:“那你问吧,知道的我就说。”

    贾谊:“我想了解秦国,写篇文章。”

    一听秦国,柳跃顿时脸色变了:“别跟我提它,虎狼之国!”

    贾谊:“???”

    柳跃:“玛德,我真服了,原来蹲教室读书,只觉得秦灭六国帅爆了。”

    “结果真接触起来,再没有比虎狼之秦更难缠的对手了。”

    “赵国原本不是丧尸重围圈,结果上次魏国大败,原属地一波死人复活,秦国便驱狼吞虎,对丧尸围而不杀,让它们北上打前阵,来攻打魏国头顶上的赵国了。”

    “你说气人不气人。”

    贾谊惊呆了:“你是说,底下坑里都是魏武卒?”

    柳跃纠正道:“——的尸体。”

    “一部分吧,好几个月了,肯定也有赵国自己复活的丧尸。”

    “这下可好,杀完了魏武卒的活尸,赵国自己也死了一堆,这一堆又‘复活’了,简直没完没了。”

    “秦国好计策啊,白起那杀神就等着长平之日到来,大举来犯呢。”

    “这、这,”贾谊简直无法形容心中的震撼,灵感冲的天灵盖轰隆隆响,他听到自己的声音说:“我需要一只笔!”

    柳跃掏耳朵:“干啥?”

    贾谊一锤定音:“写过秦论!”

    柳跃:“……”

    矮山包那边,新计策很快拿了出来,红队决定再次尝试拉平和红队的差距,诱饵计划不变的基础上,陈以南提出,可以让诱饵背着火箭筒,爬到吊索中央,直接垂直引爆。

    aj听完卧槽一声。

    “对诱饵也太心狠了吧小同志。”

    陈以南很自觉地背上火箭筒,“我自己来,身先士卒。”

    aj:“……”这堵得我都不知道说啥。

    坑里丧尸被红蓝两队疯狂轰炸,已经被剐薄了厚厚一层,隐约能看见,层叠尸体中央,有个与众不同的人体,它平躺着也不抽搐,浑身上下每一处都被一张嘴巴吸吮着,包括前胸胯/下,都围着无数同类,乍一看,恶心得隔夜饭都出来了。

    陈以南稳住五官不要扭曲,拍张图片:“那是种子吗?”

    光脑那头柳跃道:“哎嘿是呢,真好康是吧小南南。”

    陈以南:“……”

    “学长你真恶心,什么叫种子?”

    柳跃:“大概就是有这具尸体的地方,更容易发生群体性尸变,让人死而复活吧。”

    陈以南:“……”

    “知道了,等我好消息。”

    话落,她利索攀上吊索,用超越所有人的速度行至中央,火箭/筒开始瞄准——

    丧尸似乎被多轮轰炸搞得畏惧了,看见火箭/筒的尖头形状就纷纷躲避。

    可怜孩子,被吓怕了。

    陈以南心中叹气,拔出刀,直接割开大腿,动脉破裂迸射的鲜血香甜量大,丧尸抵抗不住本性,纷纷又爬上来。

    种尸周围也没人啃了。

    种尸:“……”

    aj在光脑里喊:“陈以南!你别瞎比搞!自捅大腿,给同学多坏的示范!”

    陈以南声线平稳,跟大放血的不是她似的:“还有更坏的,不如来次战略性自杀?”

    aj:“……”我tm!

    下一秒,火箭/筒发射,爆炸冲击力宛如百万吨陨石,径直砸向地表,激发强大对冲,轰隆一声!巨坑升起土浪,活生生被剐薄了十几米!

    炸的所有丧尸齐刷刷跳起来一米高!

    炸的隔壁蓝队卧槽一声,纷纷抱头躲避。

    陈以南眼看着火焰扑面而来。

    她心算时间,果断一刀插进大腿伤口,精准上提,刺穿心脏。

    随后,整个人被火焰覆盖。

    “陈以南!”aj的声音远了。

    ……

    三秒钟,天翻地覆。

    再睁眼,复活区熟悉的彩灯垂在眼前,履带在身旁咔哒咔哒响。

    陈以南躺了两秒,揉揉肚子。

    “日了,这次可真疼。”

    缸中之脑传来祝贺:

    【红蓝拉练赛取得阶段性成果】

    【成功击杀种子丧尸*1】

    【考生7768陈以南获得一条考题宇宙语音】

    【奋六世余烈.秦国的野望 60s】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我早点发上来啦!

    推一发专栏预收《这个文豪来自地球》~请宝宝们康康鸭~

    感谢在2020-10-15 22:26:11~2020-10-17 12:50: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云木、匿名、闲着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牛腩面 60瓶;月亮丝线、abigale 50瓶;小怡子 46瓶;倚杖听江 35瓶;叶阿晨 30瓶;墨紫花开、浮图 20瓶;安 15瓶;一战家的坚果 13瓶;41455071 11瓶;佛系看文、chuya 10瓶;哈哈哈哈哈士奇 4瓶;乌仁桃 2瓶;23424655、懒散dei闲鱼*、草莓甜心芙芙子、彭彭与单身狗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你是天才,:,网址,,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