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十一格格是团宠 > 正文 第95章 荏苒
    胤禟懵, 劈手夺过了圣旨细看。

    见那明黄圣旨上,还真写着着敦郡王胤俄为主,九阿哥胤禟为辅的字样“这, 这还真没听错?也好, 打今儿起,咱哥俩就要并肩作战了呢!”

    这明明伤心至极,还要拼命安慰他的小表情直看得胤俄心里一酸。

    直接把圣旨抢过来“错了,肯定是哪个粗心的奴才手误写颠倒了。九哥才是去过海外, 对远洋贸易更懂更明白那个。皇阿玛那么英明神武,哪能干让外行指导内行的事儿?”

    “九哥别急, 弟弟这就找皇阿玛让他老人家动动尊手再给改过来!”

    撂下这话,咱们敦郡王就往乾清宫方向一路狂奔。

    吓得胤禟赶紧跟上,就怕他这冲动之下又犯了甚不要命的混。

    自打康熙提议建立海事衙门, 着专人署理,大力发展远洋贸易以来。他所居的乾清宫昭仁殿就门庭若市,反对的、建议的, 当然更多惦记着分一杯羹的。

    为了把这块大饼弄到自己盘子里, 老大跟太子都很努力。

    私下里小动作不断, 明面上也阴阳怪气的。

    等他决定让老十主理, 老九协同时。这一个个的又都跟下饺子似的, 噗通噗通跪下, 劝他以江山社稷为念。明言老九、老十不堪大用。

    那吃相……

    简直让康熙想想都觉得恶心, 不明白自己跟二哥福全、弟弟常宁兄友弟恭了一辈子, 怎么教养出这么群唯利是图的玩意儿?

    帝心郁闷之下, 乾清宫的气氛不免越发压抑。

    唬得御前伺候的宫女、太监们连大气都不敢喘。唯恐一个不小心触怒龙颜, 就再也见不着明儿的太阳了!

    等这哥俩火急火燎过来, 御前常青树如梁九功都捏着一把汗回禀的。

    “哦?”康熙唇角微弯“你说胤俄抓着圣旨, 怒气冲冲而来?胤禟在后面跟着,一脸的焦急惶恐?”

    定是这实诚孩子误以为自己抢了他九哥功劳,急吼吼地过来替胤禟鸣不平。

    而胤禟,大抵怕他鲁莽闯祸?

    一想到这般美好的可能,康熙连折子都不批了“让他们俩进来,朕倒看看,是甚了不得的大事儿,值当他们火燎屁股似的,连点规矩体统都没了?”

    “嗻!”梁九功躬身领命,亲自将两位阿哥迎了进来。

    已经将敦郡王在皇上心中地位提高了又提高的他,当然不忘趁机卖好。

    胤俄拱手谢过,进殿就一撩衣角跪在了当地“皇阿玛您日理万机,为大清江山兢兢业业。论理,儿子不该在对您多有打扰。”

    “可底下的奴才忒不晓事儿,竟连誊抄圣旨这般大事都能出纰漏,儿子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明明出海远洋的是九哥,写下种种意见的是九哥,冒死谏言的还是九哥。怎么可能到了真正事成的时候,就变成儿子这个门外汉指导内行了?”

    “绝对是底下奴才本末倒置,将儿子与九哥的次序给写反了……”

    说完,胤俄还双目炯炯地看着康熙,似乎在说皇阿玛,台阶儿子都给您找好了,您快顺势下来啊!

    诚意满满,绝无半点虚假。

    而在他沉吟这么片刻的时间里,前头怎生都不肯认错的胤禟也一个头磕在了昭仁殿的大理石地砖上“皇阿玛,胤俄都是为顾虑儿子感受这才推说圣旨誊写有误。”

    “实则儿子留书出走在先,御前冒犯在后。没被扔进宗人府,都已经是天恩浩荡,哪里还能堪重任?胤禟自知大错特错,不敢狡赖。只求皇阿玛看着十弟一片手足之情的份儿上,万万饶了他这一次!”

    接着,就是两兄弟争相认错,各种谦让。

    绞尽脑汁保全对方,让对方夙愿得偿的温馨场景。

    看得康熙眉眼含笑,觉得胤禟虽然莽撞冲动了些,但还有那么点子赤子之心。甩他那几个眼里只有权势,独独惦着他屁股下头这把椅子与从龙之功的混账哥哥们几条街。

    而胤俄这样上孝敬父母,下友爱手足的,更是皇室中最最难能可贵的宝贝蛋。

    有这么一个都是托天之幸,果断珍之重之!

    一手一个,亲手将二人扶起。

    随即康熙便用温柔异常的声音说道“胤俄说得对,海上贸易这事儿由瑚图灵阿提起,因胤禟得到重视。按理说,应该交由他全权主事。但……”

    “正如胤禟自己所言,他又是逃宫又是御前动手的,参他的折子三大筐都装不下。也就是朕硬压着留中不发,否则你这会儿都得往宗人府瞧他。”

    胤禟讪笑打千儿“儿子多谢皇阿玛开恩。”

    “哼!”康熙一个白眼瞪过去“朕都给你小子记在账本子上了,且观后效。”

    “意思?”

    “意思便是你小子干得好,回头自是加官进爵。不好,那就新账老账一块算!”

    终于掀过这篇儿的胤禟都快要乐疯“儿子谨遵皇阿玛之命,必定勠力进取。跟十弟配合无间,管叫那银子如滔滔黄河水般,源源不断地流进我大清国库……”

    胤俄还想为他九哥争取一下,却被自家皇阿玛拍了拍肩膀“没有经验可以学,谁又生来便才华横溢的?”

    “你且放心大胆地去做,有皇阿玛呢!”

    “再如何,也不至于让我儿子空有满腔报国之心,却无施展之地……”

    胤俄迟疑,张口还欲言,却被康熙一句皇阿玛相信你给彻底感动。跟他九哥一样纳头便拜,热泪盈眶,指天誓地说定不负皇阿玛期待。

    接下来的岁月里,他也确实将海事衙门的事儿放在了第一位。

    每年大半时间都在诸沿海港口往返,只短短五个多春秋,便叫海运诸事一年红火似一年,更后来居上成为大清最重要的支柱产业。

    靠着这大笔的盈利、税收,还有对相关产业的促进,国库是一扩再扩。

    手里有钱心不慌的康熙派军饷、赈灾等,叫个大方而又迅速。养得三军兵强马壮,使百姓感恩戴德。再不用抓,那些个写酸诗讽刺的、编童谣唱衰的,就渐渐销声匿迹。

    忙完了这些国库还有大笔盈余?

    那就顺着胤俄兄妹俩的建议,铺路搭桥、大兴水利、广建学堂。把慈济堂之类的也搞起来。誓要让大清子民老有所养,幼有所学。

    数年之间,大清便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以往每次南下、北巡都得做好足够安防工作,谨防刺客给他这个皇上几刀的康熙如今被万民称颂。

    声望屡屡拔高,已经隐隐有了千古一帝的呼声。

    而每被赞誉的时候,康熙就不由更想宝贝儿子一些。尤其今次他忍痛将索额图下了大狱,太子愤懑痛恨的那个眼神,算是深深地扎在了他心上。

    再没想到,自己身兼父母职,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儿子竟更亲近索额图个叔姥爷!!

    更为了那么个佞臣,三番两次地威逼他这个皇父……

    真真是想想就让康熙心寒。

    两相对比之下,他也不由越发想念至诚至孝,走哪儿都不忘万里迢迢给他送土特产。从来报喜不报忧,兢兢业业为他这个老父亲分忧解难的胤俄。

    忍不住八百里加急,使人快些将他宣回来。

    广州敦郡王别府,才接了他亲亲九哥,正与之把酒言欢的胤俄……

    就忍不住长长一叹“在外头这潇洒日子过久了,真不愿意回那四角天空看那些个乌眼鸡啊!”

    “谁说不是呢?”胤禟乐,又一粒炒花生扔在嘴里“真应该让皇阿玛把他们一个个的都派将出去,让他们见识见识外面的天高地阔。”

    “免得跟井底之蛙似的,只知道惦记祖上传下来的那点子家业!”

    “嗯!”胤俄笑着点头,九哥所言实在有理,可惜斗得最凶那两只啊,都是惹不起的主儿。

    完全不能体会他们的好心,还得百分百好心当成驴肝肺。反手一顶顶大帽子扣过来,让人烦不胜烦。

    哎!

    小哥俩齐齐叹息,到底火速收拾了行李,上了往京城的巨轮。

    京城,接到书信的瑚图灵阿正抱着小侄子冲嫂子阿巴亥博尔济吉特氏笑“这回好咯,咱们弘暄过几日就能看见阿玛喽!”

    “让他一天天忙忙忙,错过咱们弘暄那么多成长。这回啊,非叫他加倍补回来。不让我嫂子和大侄子满意,他就甭想再出京!!!”

    “别别别!”阿巴亥博尔济吉特氏红着脸摆手“妹妹可别。爷为国为民,干的都是正经事。咱,咱们娘俩且以他为傲呢,哪有甚怨怼更不敢耽搁他正事!”

    那一脸你可别乱来,小心耽误爷事业我跟你急的小表情。

    看得瑚图灵阿捂着嘴儿乐“好好好,既然嫂子都不觉得我哥过分,我这当妹子的也不好枉做小人呐。是吧额娘?”

    贵妃娘娘弯唇,笑看儿媳妇被爱女欺负得脸上爆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偏就这,阿巴亥博尔济吉特氏还坚持为胤俄辩护“爷本来,本来就很好!上孝敬皇阿玛额娘,下友爱兄弟姐妹。尊敬爱护嫡妻,疼惜子女。”

    “便远在千里万里,四时八节地也从不忘给大家伙准备礼物。常写信叮咛妾,让妾代他多孝敬皇阿玛、额娘,好生教养孩子们。更啊……”

    “得擦亮了双眼,关注所有黏在妹妹身边的未婚男子。务必嫂代兄职,替妹妹好生把关。”

    “表亲不要,长得不俊不要。文武不双全、性子拧巴、脑子拎不清。有青梅竹马表妹,红袖添香丫头,甚至红颜知己的,都不要不要不要!”

    “虽繁琐了些,但……”阿巴亥博尔济吉特氏笑“妾也觉得,咱们福瑞值当这世上最好的男子。最次,也得像科尔沁右翼中旗的土谢图亲王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