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明明是炮灰绿茶却过分团宠 > 正文 第81章 第 81 章
    本来没什么的, 他这一问,阮糯米瞬间觉得委屈起来,她小小声, “明飞扬威胁我。”

    顾听澜一皱眉, 越发不悦起来,“他说什么了?”

    “他会赢了我。”阮糯米想了下,完完整整的复述了一遍。

    就这?真是一个小孩子,顾听澜有些好笑的点了点她鼻子, “不会,你学的比他好。”

    阮糯米笑了, 阴霾一扫而尽,骄傲的扬了扬下巴,“我也这么觉得。”

    等进到教室以后, 对于明飞扬的再次挑衅,阮糯米回了两个字,“垃圾!”垃圾玩意, 一天到晚不干正事, 就知道欺负女孩子。

    明飞扬虽然没听到阮糯米说什么, 但是通过她的口型, 却知道, 肯定不是好话, 当即气的不得了, 摔摔打打的踢桌子。正在讲台上整理试卷的顾听澜, 目光锐利的寻向传来响动的地方, 语气淡淡, “不想考试的便出去, 不要打扰其他同学。”

    这两句话, 瞬间让明飞扬安静了下来。

    他安静了下来,阮糯米也能全部心神放在试卷上了,他们就考两门,一门是钢厂的专业技课,一门市俄语课。分两场考试,先考的是专业技术类的,这一块对于阮糯米来说是短板。

    和明飞扬这种正经的科班出身比起来,她算是半路出家的,而且她之前的工作接触的也是统计科,宣传科这种偏向文职方向类的工作,而专业技术课,却偏向技术工种,例如机器的轴承,机器的检查和维修,这种对于阮糯米来说,确实很难。

    她上一个星期,基本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专业技术课上。为此,她好多次去车间找了秦主任,跟着他一块学机器,看维修,秦主任虽然不是研究院的人,但是他二三十年的工龄,这些小问题,对于他来说,是信手拈来。

    所以,阮糯米跟在秦主任身边学了不少东西。

    这会填写试卷的时候,她发现一个问题,抛开那些特别难的技术类题目,前面的基础题目,大多数都是顾听澜上课讲过的,需要实际有经验的,她则是在秦主任那里有过动手实测。

    前面的送分题,阮糯米能保证自己一分都不会丢,后面的偏难的技术工种类题目,什么轴承转多少圈,才能回到正轨,什么机器无法运转,是哪方面,故障,要配多少毫米的零件,才能解决问题。

    这一类,阮糯米是真答不上来,除非她能在研究院待上个一年,才有可能,就目前阶段,这些题目,完全是跨阶层的题目呢!

    阮糯米虽然不会写,但是她态度认真呢!把后世写数学卷子的精神拿了出来,在空白地方,认认真真的写了一个解,然后把题目完完整整的抄了一遍。

    没错,就是这般耿直,虽然咱不会,但是态度要端正。

    顾听澜巡逻考场的时候,看到阮糯米那完完整整的抄写题目,嘴角狠狠的抽了抽,这真是太不给他老师面子了,教了这么久,就是抄写题目?

    不过,转念一想,这次题目确实有些难。

    倒是不能怪她。

    等走到明飞扬那里的时候,看到他最后的大题,胡写一通,顿时一皱眉,这明家小子,怎么这么废物,还科班出生,在研究院待了两三年,这种基本的技术问题,怎么就回答的一塌糊涂?

    顾听澜没说的是,这后面两道大题,不是出给大家的,而是出给钢厂研究院的学生们的,他们是接受科班学校出生,又有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按理说,这些都不是问题的。

    可是,明飞扬却让他失望了,顾听澜看了一眼,边走到讲台上,语气严肃,“还有十五分钟交卷,大家记得检查一遍。”

    阮糯米恰好抬头看了一眼讲台上的顾听澜,剑眉星目,清隽俊逸,好一个漂亮的老师。阮糯米唏嘘了一声,她竟然看老是看花眼了,罪过罪过。

    不过,看到顾老师,她又低头看了看卷子最后一个题目,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之前顾老师,好像跟她讲过这类题目?虽然她当初理解的不透彻,好像回忆起来了那么一点点了。

    看来顾老师那张好看的脸,还是有点用的。

    阮糯米迅速化掉了抄写的题目,按照记忆中的印象解答起来,十五分钟到,虽然没解答完,但是阮糯米指认,五分还是有的。

    交卷的时候,经过明飞扬时,她真的是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过去,考的好不好,咱先不说,气势上先压倒对方。

    果然,明飞扬瞧着阮糯米那胸有成竹的样子,心里咯噔了一下,难道她考的很好?不!他也不错的,技术科目是他的拿手专业,才不可能输给阮糯米。

    接下来的俄语课,才是他要头疼的地方。

    明飞扬也收起卷子,交给了顾听澜。只是,到底是忍不住去觊老师的神色,顾听澜不苟言笑的时候,神色没有丝毫弯路,明飞扬就是把顾听澜给盯出一个花,也是没有看出半分。

    阮糯米噗嗤笑了一声,“明飞扬,你若是有问题,可以考试结束问顾老师,这般堵着顾老师,让别的学生也无法交卷了。”

    明飞扬不高兴了,回头一看,确实不少人排在他后面,等着交卷,他讪讪的往后退了一步,还不忘瞪一眼阮糯米。

    讲台上,顾听澜恰到好处的出声,“都去座位上,马上要考下一场。”

    明飞扬,“……”他总觉得顾老师在针对他,却又苦于找不到证据。

    阮糯米低头,肩膀一抖一抖的,顾老师偏心偏的明晃晃的,她喜欢!哈哈哈哈。

    等着卷子发下来,阮糯米才丢掉乱七八糟的念头,拿起俄文卷子做了起来,这是她的强项,学语言她学的很快,而且专业词这方面,有私底下和顾老师的接触,他会开小灶不说,偶尔还会有几句俄文对话,有了这个语言环境,对于阮糯米来说,进步是突飞猛进的。

    所以,她写起俄文卷子,跟填空题一样,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怎么写了。

    这一场考试,再也不会向上一场那样,阮糯米去闲的抄写题目了,她写的很快,半个小时的功夫,就把卷子写完了,还抽了十分钟检查了一遍,这才提前交卷。

    好家伙,她一提前胶卷,明飞扬压力更大了,他脑门上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越发觉得卷子上的题目认识他,他不认识题目,当年在学校的时候,他外文学的最差了,多次没考及格,被老师点名批评。

    这种往事重现,让他压力越发大了起来。

    到了后面,简直就是乱写一气,不止字迹难看起来,连那些选择题都是胡乱选的,没有一丁点的逻辑性。

    阮糯米站在窗外,不厚道的看着明飞扬抓耳牢骚,笑了起来,明飞扬死命的瞪她,阮糯米张牙舞爪做鬼脸吓他,看着明飞扬脸色都绿的表情。

    她觉得自己像极了大反派,就喜欢看着别人不喜欢她,又干不掉自己的样子。

    哎呀!她可真善良呀!

    顾听澜站在讲台上,他虽然没有回头注意到阮糯米的神色,但是根据明飞扬的表情,基本上知道小姑娘做了些什么,他无奈的笑了笑,“好了,都安静。”

    阮糯米知道这是对她说的,她吐了吐舌头,悄悄的往墙角靠了靠,慢慢的从门口的位置退了出去。

    顾听澜余光注意到那消失的衣角,不由得反思,自己难道说的太重了?

    ……

    成绩单当晚就出来了,顾听澜收了卷子,回办公室的第一件事便是把阮糯米的成绩批改了出来,批改结束,他看着俄文卷子的分数,点了点头,但是在看到另外张卷子,眉毛下意识的皱起。

    他自言自语,“还差不少。”

    八十二分,离总分还有一段距离。

    顾听澜单独把阮糯米的试卷收起来,放在了抽屉里面,这才开始批改其他的试卷,等全部批改结束,已经是深夜了,他打了一个哈欠,整理起分数来。

    这才发现,好像是他对小姑娘太过苛刻了一些,她已经做的很好了,是中级班的第一名。

    顾听澜扯了扯嘴角,手指点着阮糯米卷子上的名字,笑了笑,“倒是也未辜负我一片心意。”

    夜校的成绩是第二天,顾听澜交给了下面的人,再由夜校的工作人员亲自送到了孟州钢厂交到了冯厂长的手里,成绩单依次是从第一名排到最后一名。

    不出冯厂长意外,成绩单最上面一张阮糯米的,两科总分加起来,比第二名要高出三十五分,他当场就喝彩起来,“好!”

    接着,冯厂长往下翻了好几张,在第六的位置,才翻到了明飞扬的成绩单,他当即就放松了下来,把成绩单放在了或之上,食指微微蜷缩敲打着桌面,“明家……不足为惧了。”

    冯厂长带着成绩单去找阮糯米的时候,阮糯米正在宣传科忙碌,后天就是年终表彰大会,他们身为宣传科,正是这次大会的主办方,场地,标语,规则基本都是从宣传科弄出去的。

    她这会正在写标语,冯厂长便推门进来了,“阮干事在吗?”

    阮糯米从一堆花花绿绿的标语中抬起头,应了一声,“我在。”

    冯厂长信步而来,穿过狭窄的办公室过道,这才艰难的到了阮糯米面前,把成绩单递给了她,“阮干事,你考的很不错,是第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