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明明是炮灰绿茶却过分团宠 > 正文 第131章 第 131 章
    周围人拿不定注意, 还有的帮忙劝说,“闺女,跟你爸回去吧!”

    “就是, 父女哪里有隔夜仇, 更何况, 为了一个野男人不值得。21ggd  21”

    阮糯米没力气,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咬着舌尖, 手上的鲜血淋漓, “我是孟州钢厂科长阮糯米……他们是人贩子……”

    她的声音很低,仿佛就低在了尘埃里面, 没人能听见。

    在光头男人走近,要扶着她的那一刻, 变故丛生, 光头男人突然被人一脚踹了出去,撞在墙壁上,又跌落下来。,重重的无力的咳嗽, 似乎要把心肝脾肺肾都给咳出来了。

    “干啥啊——抢人了——”光头男人跟要断气了一样,指责。

    “你找死——”顾听澜一字一顿,眸光里面闪过波涛汹涌。

    下一秒, 阮糯米就进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她吃力的睁开眼皮,眼中迸发出惊人的光芒, 是那种绝望的时候, 遇到希望, 她好像看到了顾老师腾着五彩祥云来救她了。

    “顾老师……”

    喊完这三个字, 她彻底的陷入了昏迷。

    是药效起了作用,不过这一次,她睡的时候,唇角还带着几分安心,真好啊!睡梦里面有顾老师。

    顾听澜抱着怀里的小姑娘,他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对方,像是失而复得的珍宝,她瘦了不少,下巴都尖了几分,显然是受了很大的罪,眼睑处青黑一片,连睡着都有些不安慰,睫毛轻颤,好几次要想睁开。

    顾听澜心疼的无以复加,他抬手轻轻的在她背上拍了拍,安慰,“睡吧,我们回家。”就这几个字,原本绷直了身体的阮糯米,瞬间放松了下来,甚至还无意识的往他怀里钻了几分。

    看的顾听澜心头一片柔软,不过,在抬头时,眼中泛着冷光,看着光头男人宛若看着死人。

    光头男人被从地上爬起来,那一脚踹在了他的胸口上,心肝脾肺肾都是疼的,但是他却舍不得这么好的一个上等货,不由得有些庆幸,还好这一次他们找的借口好,他跪下给顾听澜磕头,“求求你,放过我闺女吧,我闺女在乡下已经定亲了,她是不可能和你私奔的。”

    这一下子就站在了舆论的至高点。

    旁边人开始质疑,“同志,你这是拐带人家闺女,这是犯法的。”

    “就是,你在喜欢人家,也不能做出这种事情。”

    “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女儿可真不省心,跟着野男人私奔,都能把当父亲的逼着成这样。”

    顾听澜不在乎别人说自己,但是却一丝一毫也不能接受,别人来说小骗子半分不好,他冷冷的看了那人一眼,对方惧怕的缩回了肩膀,他当着众人的面,一脚踩在了光头男人磕头的脸上,皮鞋的鞋底在他脸上来回的捻着,脸贴地,在青石板上摩擦,很快就渗出血丝,他不怒反笑,“你闺女?你配吗?人贩子?”

    光头男人被踩的脸疼,浑身也疼,他在也没想到,这个人竟然如此不按常理出牌,不过他却明白了一件事,这个男人认识他们拐带的上等货。

    一时之间,他竟然有几分害怕。

    让他更害怕的还在后面,他听见对方说,“我们国家对于人贩子的刑罚还是过于宽松了,我看你死不足惜。”

    顾听澜踩着脚上踩着光头男人脸,接着,当着众人的面,他轻柔的掰开到了阮糯米的手心,因为剪刀的缘故,手心满是伤口,鲜血淋漓,他看的的既心疼,又怒气冲天,他的脚从光头男人的脸上移开,到了对方的手腕,他语气淬着冰,“我家糯米上伤在手,我要你一双手!。”

    随和他话落。

    安静的空气中,只有骨头的咔嚓声,两声响过,光头男人的手腕齐断,光头男人尖锐的叫了起来,本就手上的嗓子,让他的声音,如同破锣一样刺耳。

    顾听澜面不改色,他扫了一眼阮糯米的裤脚,她肤色白,肌肤细嫩,一点点的绳子捆绑,都在她腿脚上留下也显眼的乌青痕迹。

    他眸色渐深,转为冰冷,走到光头男人的跪着的地方,一脚踹在他肚子上,让他四肢伸展开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的踩在了对方的脚踝上,皮鞋踩着骨头,发出咯吱响声,接着是一阵清脆的断裂生。

    顾听澜语气冰冷,“我家糯米伤了双脚,我要你一双腿!”

    光头男人痛到叫不出声音,已经麻木。顾听澜的手段太狠了,让人胆寒,周围观看的人,静若寒蝉,没有一个人敢出声。

    赵公安他们赶到的时,周围寂静的可怕。

    他扫了一眼众人,看到顾听澜怀里抱着的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找到阮同志了?”

    顾听澜嗯了一声,他早已经脱了外套,全部搭在阮糯米身上,把人盖的严实合缝的,“我带人去医院,这里交给你了。”

    赵公安这才注意到地上跟死狗一样的光头男人,他语气复杂,“好,我这就把他缉拿归队。”顿了顿,“我们在前面么的地方,抓到了他的同伙,是个女人。”他觉得有必要告诉对方一声。至于这里的烂摊子,他有些头疼。

    顾听澜嗯了一声,全身心的注意力都放在怀里的人,很快车子开了过来,他抱着人,上了车。

    他抱着阮糯米坐在后排,坐上去后,“开车。”他吩咐司机。

    司机刚发动车子,玻璃窗传来一阵敲响声,顾听澜摇下车窗,不意外会看到自己学生的面孔,是周国涛。

    顾听澜面无表情,“有事?”

    周国涛话到嘴边,却又无从可说,他问,“找到阮……同志了?”他目光在车中搜索,注意到对方怀里的人时,瞳孔骤然一缩。

    顾听澜嗯了一声,关上了车窗,对着前排的司机吩咐,“开车!”

    这一次,司机是真的把车开出去了,周国涛想去追,却吃了一嘴的尾气,他颓丧的一拳头砸在了路边的墙上,“总是晚一步!”他隐忍的喃喃。

    医院。

    顾听澜抱着阮糯米一路跑到医院,亲手把对方交给大夫后,也不打算离开,打算看着对方给阮糯米治疗伤口。

    “家属出去。”大夫说。

    顾听澜站在原地不动,“现在看!”

    大夫没想到遇到这么难缠的家属,“病患是女同志,我们要给女同志检查身上有没有伤口,你你一个男同志站在里面做什么?”

    顾听澜耳根一红,这才从病房退了出去。

    他刚出来,叶惊雷就已经小跑着迎了上来,“老师,找到小师娘了?”他口中还有几分愧疚。

    顾听澜嗯了一声,目光一眨也不眨的盯着病房内。

    叶惊雷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想到来意,“沈将军让您去找他一趟,要现在立刻马上。”这两天,老师为了找小师娘,恨不得把整个孟州市翻个顶朝天。

    该用的关系,不该用的关系,该发的命令,不该发的命令全部做了一遍。

    就在他来之前,还听到了一个消息,说是老师把人贩子的四肢给打断了,人贩子是有罪,但是老师身为当事人,却以权谋私,动了私刑,这是触犯了规定的。

    现在背后,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把老师给拉下来,而这次,向来谨慎无比的老师却主动把把柄递过去,让对方来揪。

    顾听澜面不改色,“再等等!”

    “这里我和娇娇帮你看着,再不济不是已经通知了阮家的人了,有我们这么多人在,小师娘肯定没事。”叶惊雷劝说,“但您这边却不能在耽误了。”每多耽误一分钟,对方就要多给他定一想罪,这是拿未来去堵。

    “那又如何?”顾听澜笑了笑,他眼中泛着温柔的光,“惊雷,我想亲耳听见她没事的消息。”

    这下,叶惊雷也没说话了,他只觉得心酸的不行,他陪着对方一起等着。

    不多会,冯明娇也过来了,她炮仗一样就要问出声,却被叶惊雷捂着了嘴,对着她摇了摇头。

    冯明娇看着顾听澜神色复杂,她静静的坐在一旁等着。

    半个小时后,病房的门被打开了,穿着白大褂的大夫出来,语气有几分敬佩,“病人没有大问题,就是为了抵抗蒙汗药,她舌头咬烂了,还有手心不知道被什么利器也戳烂了,至于手腕和脚腕的淤青,过几天就会下去。”顿了顿,大夫在人群中扫了一眼,问,“你们谁是顾老师?”

    顾听澜往前走了一步,“我是。”

    “病人昏迷的时候,嘴里一直叫着你的名字,你进去看看她吧。”

    顾听澜有一瞬间的愣怔,接着,他的腿脚比脑子更快的反应过来,已经到了病房里面,阮糯米躺在白色的病床上,肤色苍白,像是水晶一样,他总是有种一碰即碎的脆弱感。

    顾听澜坐在病床旁边,他守着她,目光一寸寸的在她脸上扫过,她柳眉蹙着,睫毛轻颤,苍白的唇一张一合,仿佛在说些什么,他贴耳倾听了过去,她喊的是,“顾老师……”一声又一声,又轻又软,仿佛跟羽毛一样落在顾听澜的心尖上,又酥又痒。

    顾听澜想,为了这一声顾老师,不管是什么处罚,他都认了。

    他贴着她耳朵,轻轻的回应道,“我在。”

    随着这两个字,睡梦中的阮糯米那蹙起的眉尖也放松了几分,连唇角也多了几分上扬,像是找到了家长一样安心。

    她无声的呓语,“顾老师,我好疼啊!”

    顾听澜听到这几个字,心都要快碎了,碎成一半半的,他把脸贴着对方的脸颊,手握着她未受伤的手放在胸口上,他承诺,“顾老师会帮你报仇的。”

    说完这话,他起身,目光留恋的在她脸上一寸寸的望着,仿佛要记在心尖上一样,刚转身要离开,却发现自己的手还被对方死死的握着,根本没法走。

    顾听澜眉宇间多了几分温柔的笑意,再次把外套脱了下来,塞到她的手里,轻轻的说,“你啊!乖乖的好好养伤,老师帮你去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