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宫斗不如当太后 > 正文 第68章 冲撞
    唐师师看着最上方的靖王, 完全愣住。她预想过很多中情况,她为此一一准备了说辞,唯独没料到靖王会插手进来。

    还把她调到自己书房。她是姚太后送来的人啊, 靖王都不避讳的吗?

    刘吉又咳嗽了一声, 唐师师骤然惊醒。她在心里长长叹了口气,明明不情愿,还是要作出惊喜的模样,谢恩道“多谢靖王。”

    唐师师行礼时, 能感觉到许多人的视线都落在她身上。赵子询的,周舜华的, 刘吉的,甚至是赵承钧。

    赵承钧没有叫她起来,唐师师依然保持着蹲身的动作, 她等了一会,听到上首传来一个淡漠的声音“起吧。”

    “谢王爷。”

    唐师师去赵承钧的书房伺候,那顺理成章的, 周舜华和任钰君都跟着世子。这本该是皆大欢喜的局面, 赵子询得到了自己预期的人选, 周舜华和任钰君也不必自相残杀。但是, 赵子询和周舜华等人就是高兴不起来。

    赵承钧撇了许久浮沫, 但是没有丝毫入口的意思。他放下茶盏, 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 赵子询一下子反应过来, 连忙作揖道“父亲还有事要忙, 儿臣不敢打扰, 先行告退。”

    赵承钧淡淡点了点头, 没有阻拦“勿要分心, 专注治学。”

    “儿臣遵命。”

    赵子询告退,其他人也识趣跟上。等退出赵承钧的屋子后,赵子询的脸色瞬间冷下来。他冷冷扫了唐师师一眼,道“不要玩花样,要不然,我绝不会放过你。”

    唐师师保持微笑,恭顺道“小女有幸去侍奉王爷,自然尽心尽力,怎么会玩花样呢?”

    赵子询冷嗤了一声,用力甩开袖子,大步走了。赵子询走后,周舜华和任钰君静静瞥了唐师师一眼,低头跟在赵子询身后离开。

    唐师师一个人站在门口,看着另外两人亦步亦趋跟在赵子询身后,赵子询俊俏,两个女子一个清雅一个富丽,站在一起男俊女美,说不出的青春美好。

    唐师师脸上的笑逐渐变淡,她想起来这是燕安院,四处都是靖王的眼睛,唐师师马上恢复笑容,依然兴高采烈、情绪饱满地回屋了。

    唐师师和周舜华三人要去侍奉笔墨的消息很快传出去,其余几个美人得知后,流云院立刻炸锅了。

    流云院闹哄哄的,周舜华和任钰君回去后要面临什么局面,唐师师光想想就能猜到。但是这些和她无关,唐师师事不关己,安安稳稳地在院子里收拾东西。没想到下午的时候,一个意料不到的客人登门了。

    唐师师看到来人,眉尖微挑“冯茜?”

    “唐姐姐。”冯茜穿着一身素色衣服,下巴几乎比她的衣服还苍白。冯茜站在门口,掩嘴轻轻咳嗽了几声,抬头对唐师师笑道“我来的不巧,唐姐姐方便吗?”

    唐师师意外过后,很快就恢复理智。她笑了笑,对冯茜道“方便。听说你最近在生病,外面风大,快进来吧。”

    冯茜道谢,轻轻缓缓进屋。唐师师领着冯茜坐在罗汉床上,示意丫鬟奉茶“我这里简陋,多有怠慢,见谅。”

    冯茜眼睛从四周扫过,唐师师的住所不能算大,可是三间正房明亮宽敞,屋内屏风、桌椅、多宝阁、架子床应有尽有,说不上富贵,但也足够温馨。

    和挤了九个人的流云院相比,已经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冯茜用帕子掩了下唇角,浅浅笑道“唐姐姐这是说什么话,你这里还算简陋,那我们该如何?王爷对唐姐姐真好。”

    唐师师眉梢动了下,说“你这是说什么话,我们都是来靖王府侍奉的,王爷看在冯嬷嬷的面子上照顾我一筹,我却不能真的得意忘形。我和大家都是一样的。”

    “唐姐姐说得对,是我失言了。”冯茜笑道,“还是唐姐姐看得深远。”

    冯茜似乎身体不太好,赶路时就时好时病,现在到了王府,病情越发缠绵。她即便笑着,也是一脸病弱气。

    唐师师看到冯茜的模样,问“我住得远,许多消息都不方便。听说这几日你得了风寒,现在好些了吗?”

    冯茜低头,自暴自弃般叹了口气“还是老样子,我的身体就是如此,熬日子罢了。”

    唐师师笑了笑,说“你年纪还轻,不能说这些丧气话。不过是感染风寒罢了,你好生养一养,等过几天就大好了。”

    “谢唐姐姐。”冯茜感激地看着唐师师,她握住唐师师的手,怅然道,“同行十人中,我最羡慕唐姐姐。唐姐姐无论做什么都能做好,不像我,打出娘胎起就多病多灾,做什么都没精力。我身体弱,也没什么野心,像现在这样安安稳稳过一生,我就觉得很好了。”

    这些话和她说什么?唐师师没有贸然接腔,只是安慰道“你还年轻,不要灰心丧气。”

    冯茜却缓慢摇头,神情寥落“我身体如何,是什么性子,能过什么生活,我自己最清楚。我蠢笨病弱,性情也不讨人喜欢,从来做不了出头的人。我也不奢望出人头地,能平安度过一生,我就很满意了。我有时候嫌纪心娴吵,有时候又羡慕她有活力。大概只有她这样身体健康、从小受宠的人,才敢把一切都嚷嚷出来吧。”

    唐师师停了一下,不着声色问“纪心娴现在在流云院闹腾?”

    “怎么能不闹腾?”冯茜无奈地叹了口气,苦笑道,“她听说周姐姐和任姐姐要去侍奉世子笔墨,吵着闹着也要去。我在养病,实在听不得吵,才厚颜躲到唐姐姐这里。多谢唐姐姐收留我。”

    唐师师没理会冯茜的客套话,她发现了另一个信息。

    纪心娴也喜欢世子?这就巧了,唐师师,周舜华,任钰君,现在又多了个纪心娴,目标都是世子。

    明明这里是靖王府,靖王才是手握大权的那个人,为何,大家都选择攀附世子,而不是靖王?

    唐师师是因为看到了书,而且觉得世子年轻好操纵,才退而求其次。可是其他人并不知道未来发展,她们为什么也这样?

    唐师师不动声色,问“为何纪心娴在流云院闹腾?世子只要两个人,名额已经满了,但是靖王这里还空着。若是她真想找点事做,去求求靖王,或许还有机会。”

    冯茜听到这里,眼睛往外看了一下。唐师师察觉到了,问“怎么了?”

    冯茜示意唐师师靠近,压低了声音说“唐姐姐,我钦佩你的才干,这种话我只告诉你。纪心娴缠着世子却不去缠靖王,是因为她不敢。”

    “为何?”

    冯茜悄悄看向两边,确定周围无人后,才用气音说道“因为靖王克妻。”

    克妻?唐师师挑眉,这件事她完全不知。她毕竟是临清长大的,官商有别,很多官宦之女从小耳濡目染的消息,她却不知道。

    唐师师看向冯茜,一双明眸里清晰地倒映着冯茜的倒影“此话当真?”

    冯茜轻声道“自然,我哪有胆量胡诌这些。”

    唐师师若有所思,冯茜的父亲是翰林院文官,如果冯茜都知道,那就说明在京城官宦圈,靖王克妻并不是秘密。这也能解释为什么任钰君和周舜华来到靖王府,完全没有尝试靖王,直接将目标选定为赵子询。

    唐师师给冯茜剥了个果子,放到冯茜身前的碟子上,柔声道“冯姑娘,我明日就要去靖王跟前当差了,靖王铁面无私,我生怕自己哪里做得不对,就惹了靖王的避讳。劳烦妹妹帮我一把,不知,这个克妻,到底是怎么回事?”

    “能帮到唐姐姐,是我之幸。”冯茜用帕子掩唇,凑近了,悄声道,“我在京中时曾无意听到过,靖王府无王妃,并非靖王无意婚娶,而是靖王先前订了两任王妃,都在成婚前死了。一位是奚家的嫡长女,一位是李老将军的长孙女。”

    唐师师了悟,怪不得,她就说靖王为何没有正妻,还由着太后千里迢迢送美人过来。原来,是因为王妃全都死了。

    唐师师问“两位王妃都是因病亡故吗?”

    冯茜摇头,这毕竟是皇家辛秘,这些细节冯茜就不知道了。

    唐师师送走冯茜,当晚,翻开书,果然看到剧情更新了。

    唐师师面无表情地看着下一章题目,“学堂时光无猜嫌,情窦初开共余生。”

    在前一章结尾,书中这样形容周舜华和赵子询的学堂时光。

    “此时的周舜华并不知道,她即将面对的,是她有生以来最美好的一段时光。多年以后,已经成为皇后的周舜华孤独地坐在坤宁宫时,时常会想,如果时间能停留在学堂时,该有多好。她是个身份低微的婢女,赵子询是英姿勃勃的少年,任钰君,也依然是她最好的姐妹。她每日最大的烦恼就是担心明日世子又要如何刁难她,而不像现在,姐妹反目,夫妻陌路,连儿子,都和她生了嫌隙。”

    唐师师哼了一声,愤愤合上书。最美好的少年时光,亲密无间的姐妹,俊朗少年故意捉弄心仪的女子……

    唐师师漠然地想,为什么,她就从来不曾被人这样用心地对待过呢?她也曾和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她也曾为了齐景胜去读书上学,可是,她从没有感受过,被人喜欢是什么感觉。

    明明她那样努力。

    唐师师合上书,不想再看下去。她明白,少年情分无可替代,一旦错过学堂的机会,以后就算唐师师争取到赵子询,也永远比周舜华和任钰君低一头。

    唐师师想到这里简直咬牙切齿,今日,她本来可以成功的。

    唐师师忍着气入睡,第二天坐在书房隔间时,也依然没法释然。

    唐师师看着眼前厚厚一叠书,又看向刘吉,客气地问“刘公公,请问这是……”

    刘吉抄着手,不紧不慢道“这些书都是珍贵的孤本,王爷花了许多时间搜罗来的,姑娘能看到这些书,不知道翰林院有多少大儒羡慕您呢。”

    唐师师渐渐生出种不祥的预感“所以,王爷让我做什么?”

    刘吉笑着,说“王爷说,既然唐姑娘的才学是后宫第一,那就越发不能辱没了姑娘的才华。这些书,姑娘最好都抄一遍,好让姑娘对文学有更深的理解。等姑娘抄完了,还有下一批,姑娘尽管放心。”

    唐师师连笑容都要维持不住了,她努力牵了牵唇角,咬牙切齿道“谢王爷。”

    自从进入封地后,唐师师明显感觉到秩序焕然一新,路上流民几不可见,连官道都平整许多。唐师师看着外面的景象,心想难怪太后不放心靖王。

    金陵小皇帝今年才十一岁,而北地的靖王叔正值英年,镇守要塞,手握天下半数兵马。宫城里的人,哪个能真正放得下心?

    唐师师出神时,同车的美人笑道“唐姐姐,你在看什么,这么入迷?”

    唐师师回神,顺势放下车帘,说“气闷,看外面透透气而已。”

    说话的人是纪心娴,同为被送往靖王府的美人,素来不服气唐师师。其实此刻车上五人,唯属唐师师出身最低,都不说同车,就是把这次出行的所有美人都拉过来,也不会有人比唐师师这个商户女身份更低了。

    纪心娴好歹是扬州知府的女儿,何至于嫉妒唐师师呢?说起这件事,唐师师就不得不叹口气,露出自己的脸来。

    不才,谁让她长得好看。太后对唐师师青眼有加,亲自下令命唐师师为这次就藩美人之首,众人中,事事以唐师师为先。

    纪心娴看见唐师师那个小人得志的作态就气愤,她靠到同伴身上,捏着帕子道“路上掀帘张望可非贵女所为,你看周姐姐,就不会做这种没体统的事情。”

    周舜华一直默不作声,听到这话,才撩起眼睛,淡淡掀了众人一眼“你们争辩你们的,关我何事?都安生些吧,若是被冯嬷嬷听到,少不得一顿责骂。”

    冯嬷嬷是太后身边的亲信,年近四十,从未成婚,相当心狠手辣。纪心娴一听冯嬷嬷就吓得闭了嘴,唐师师却不在意。谁让她好看,冯嬷嬷最舍不得唐师师的脸,给她保养都来不及呢,怎么可能罚她?

    车上共坐着五个人,虽然同吃同睡已经三个月,但是彼此之间实在没多少情分。经过这个插曲,众美谁都不想说话,剩下的一路沉闷无声。

    好在今日她们运气好,赶上了驿站。冯嬷嬷让众女下车,唐师师扶着车辕站到地面上,她看到驿站大门,不由长长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