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你这是玩不起呀? > 正文 第70章 第七十章
    黑暗的房间里, 手机的铃声划破了安静。

    一只手从被子里伸了出来。

    叶雨青抓到手机,她没去看谁打来的,依然闭着眼睛, 声音带着点才睡醒的鼻音。

    “你好。”

    “我靠才几点你就睡了啊?起来嗨啊, 我们一起去857!恭喜我们的大画家拿奖!奖金一百万哎!而且你现在彻底火了啊。”

    叶雨青睁开了眼睛。

    哎,肖遥?

    她打开了床头灯,坐起来后,缓了几秒又问“现在吗?”

    “不然?到底出不出来啊?!你怎么回事啊, 几天都没有回复群里消息,也不理我。”

    “哦哦, 我出来,我就起床了。”

    肖遥笑出催促“你快点啊!”

    雨青掀开被子去了卫生间。

    洗手台的光线很亮。

    她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脸怔了下, 这几天她一直在神游,心不在焉。

    颁奖典礼结束,都没有理清自己, 基本上和外界处于隔绝的状态。

    叶雨青也没有告诉任何人, 她和李澈的那些事。

    毕竟真是……匪夷所思。

    她扫了眼微信列表, 上面全是同行的恭喜, 叶雨青统一回复了。

    唉, 所有人都以为她是在庆祝, 和朋友玩疯了。

    谁会知道……妙龄女生在家睡了一天?

    生气。

    画手圈虽然小, 但是昨天的颁奖典礼还是有一定热度。

    官方为了吸引流量, 放了叶雨青的截图。

    很多吃瓜群众, 以为是请的明星来颁奖, 这是哪个女团的新人, 气质不错啊。

    被解释是获奖画手, 全都震惊了。

    点进去当事人微博一看,颁奖的造型很美,但是平时是个元气小美女。

    路数和网红有点不同。

    官方的这条微博,两天有了一万多评论。

    漂亮的姑娘不少见,但是漂亮又在某一方面能力卓绝,这就难得了。

    基本上,很难把她磅礴的画风和本人联系起来,反差绝了。

    ……多了一波人来喊老婆。

    女孩子叫得更起劲儿。

    叶雨青的粉丝一夜涨了十万,还在不断攀上,后台消息爆炸了。

    她放下手机,这是情场失意,事业得意吗?

    微博粉丝越多,商业价值越高,稿酬自然水涨船高。

    今天下午,李澈只是在她额头亲了亲,说让她等着自己回来。

    然后……就走了。

    两个人什么都没做。

    现在都已经晚上八点了!人呢?

    叶雨青当时心跳得很快。

    意识仿佛分成了两个部分。

    一部分说,这样也可以不亏,反正你也给了钱,虽然对他不算多,但相比市价不低!

    他身材可好了上吧!

    另外一部分说,不行这样也太快了!至少应该掰扯清楚吧!你要有原则!

    然后她还没想明白,要怎么办,李澈反而先走了。

    并且现在还没有回来,他是打算就此消失了吗?

    生气生气!

    叶雨青拍了拍自己的脸,脑子清醒点啊!

    除了爱情她还有生活。

    你这个恋爱脑不要再想了,快出去和朋友玩!不要在家里!

    为了下定决心,拍脸时候下手太重。

    叶雨青倒吸了口凉气,有点疼。

    她觉得自己真的快傻掉了,对自己的脸都能下重手。

    不过总算清醒了。

    叶雨青快速地化好妆出门,今天的眼尾还贴了亮片。

    谈恋爱后,她化妆进阶了,因为想给男朋友看自己不同的样子!

    可惜李澈是个直男,他屁都不懂。

    不过也没关系!她可以给其他人看!比如今天去酒吧!

    这波也不亏!

    叶雨青心里憋得慌,再不发泄出来,她要疯了。

    她选了一条绕颈的黑色吊带裙,长度在小腿,不过侧边开叉到大腿。

    不暴露,但是却很性感显身材。

    又在外面套了长款羽绒服,穿脱方便。

    这条裙子是她和李澈在一起后,才买的。

    想着有了对象,也得有几件女人味的衣服。

    不过没关系,男人跑了就算了,她可以穿给闺蜜看!

    这波也不亏!

    叶雨青拿上包,出门打车去了酒吧。

    是啊,她拿了那么多奖金,是要好好庆祝。

    李澈既然愿意赞助,她收下就是!自己才付了两个月零花钱给他,这波也不亏!

    ———

    肖遥开好了卡座,比她更早到。

    叶雨青直接进了“夜色”的门,因为之前来过一次,所以这次就很淡定了。

    仿佛一个老手,半点不露怯。

    门口的安保看到叶雨青怔了下,等她进去,马上拿出了手机。

    几个月前,店长就特别交代过,如果这个姑娘再来一定要通知。

    肖遥还叫了其他的几个朋友,毕竟人多才好玩,就她和叶雨青两个姑娘high不起来。

    酒吧里的温度很高,叶雨青坐下后脱掉了外套,露出了里面的裙子,豪情万丈的她“今天我请客~”

    几个姑娘欢呼了起来。

    肖遥一把搂住叶雨青的胳膊“今天这裙子不错,我怎么觉得你和以前有点不同了?是不是有心事?”

    怎么变化这么大。

    “没、没有,我就是拿了奖开心!奖金有一百万!”叶雨青举起了鸡尾酒,一口喝下去。

    肖遥看着她,又问“你的新男友呢?”

    叶雨青把杯子用力放在桌上“不提他,咱们女人出来玩,不说那些男人的事情!”

    “豪迈!”

    “对对对!”

    “是的嘛,酒吧什么都没有,男人满地爬。”

    卡座的姑娘起哄了起来。

    别说,上次还是个害羞的姑娘,现在都这么上道了!

    ——

    酒吧气氛热烈,喝了两杯酒,叶雨青心情果然好了很多。

    开卡点的酒,很快被几个姑娘喝光了。

    叶雨青就叫了服务生再点了一批。

    “对不起客人,我们的酒卖完了。”

    叶雨青怔了下,这才几点就卖完了?这么抢手吗?

    她于是换了几种,没想到还是被告知卖完了。

    李澈早就交代过,如果叶雨青点酒的话,那就是没有。

    酒吧当然是老板最大,他不让卖,服务员只能睁眼说瞎话。

    肖遥气笑了,一把纠过服务员的衣领“不让点酒,小哥哥你是不是耍我们啊?你这里可是酒吧,把你们领班叫来聊聊呗!”

    服务生小帅哥陪着道歉,但就是不松口。

    别说把领班叫来,就是把经理叫来,把店长叫来都没用啊!

    “姐姐这真的不行,这样吧,你们今天的卡座费免了,再另外无限量供应果盘,还有不含酒精外的任何饮料,姐姐你别为难我了好不好?”

    卡座的姑娘们面面相觑,别这么搞笑好不好。

    咋回事?这是幼儿园?她们是来吃水果喝牛奶补充营养吗?

    叶雨青觉得有点不对劲,她张口,却什么话都没说。

    肖遥懒得和服务生掰头,笑着松开了手。

    既然免了卡座费,那她今天就不走了,赚了。

    不让她点酒,难道她就不能自己想办法喝了?

    小看谁呢?

    隔壁桌的两个男的一直在偷瞄她,后面那个卡座的帅哥在看叶雨青。

    她们今天来的一水儿全是美女,难道还怕没有酒喝。

    肖遥两个媚眼抛过去,果不其然,目标主动过来,要请她喝酒。

    这还不算,她又让叶雨青翘起腿,对着六点方向。

    叶雨青不明所以,但是照做了,然后半分钟后……有人上来要号码,说要请她喝一杯。

    “……”

    还可以这样啊。

    一直盯着这边的服务生,马上把状况转告给了店长。

    店长再一次,打电话给了老板。

    李澈正在开车来的路上,他想了下说“今天不卖酒了。”

    虽然有朋友陪着,但是叶雨青酒量一直不好。

    店长的那句“你疯吗”都到嘴边,又生生压了下去。

    斟酌着语气说“这样怕不好吧,其他客人会有意见的。”

    李澈想也不想地说“那把今天酒水全免单了。”

    她怎么能喝其他人的酒,万一有问题怎么办?

    虽然是在他的场子。

    店长倒吸了凉气,认真的吗?

    你这是失智啊!你这是昏君啊!

    他现在知道了,敢情那个姑娘,不是老板朋友的女儿啊,是老板娘!

    但是有必要这样吗?就算很有钱也不能这么霍霍啊。

    毕竟酒吧每天流水几百万。

    老板你变了!你这样有点变|态了知道吗? !

    难道你忘了我们曾经的梦想吗?我们可是计划要十年全国各地开七家!每个月流水超过六千万的酒吧!

    我去帮你劝娘娘好吗?

    如果她还生气,那我……就跪下来求她!

    店长念头转了几路,这才说“可是这样的话,她们觉得没意思,出门去了对面酒吧,您倒是可以也把那边酒水免了,但要是其他的酒吧,那就更不好控制了吧。”

    醒醒吧!快醒醒吧!

    李澈犹豫了两秒,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算了,你给她们上酒吧,好好盯着。”

    “好的。”

    店长松了口气,好危险,他成功捍卫了自己的梦想!

    ——

    肖遥简直费解了,不是不让点酒,怎么又主动送上来了?

    一个卡座的姑娘也很意外,难道是谁的爱慕者做的?

    可是怎么也不见有人来啊?

    叶雨青很沉默,一直忙着喝酒吃果盘。

    酒吧的水果,大约是因为价钱高,吃起来就是比外面的甜。

    —

    李澈从叶雨青家里出来,开车去了郊区的那座山。

    两年前他夜夜失眠,一个朋友经常供奉这座道观,说挺安静的。

    他就跟着去了。

    道观里只有几个道士,没有游客,平时靠着种菜种树自给自足,偶尔会有人供奉几袋米、几百块钱。

    他就是在这座道观,请的经书。

    李澈是个没有信仰的人,但也觉得偶尔读一下,的确能安神定气。

    道观里请的经书,如果不需要,不能随意丢弃的。

    可以返还或者赠予其他人,不然很不好。

    李澈以前不信这些,但是因为他现在考虑的未来,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

    所以他宁愿信其有。

    他亲手把道经还给了那个老道士,以后用不上了

    道经没有让他得到真正的安宁,但是那个女人可以。

    老道士每次会和李澈聊几句,大多数种菜、种树的技巧。

    偶尔也聊一些其他的。

    两个人坐在茶台前。

    李澈想了下问“道长,如果有一个我很喜欢,但是未必合适的对象,我要怎么做。”

    他从不向任何人吐露心扉。

    但这老道士很少下山,几乎远离万丈红尘,所以才多说了一句。

    而且他的心很乱。

    那个时候,他虽然抱着她,却突然冷静下来。

    哪怕在如何不舍得,也想着要先把一切整理好。

    所以他来到这里。

    道长看着他,微笑道“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

    李澈怔了下,难道这是在警醒自己,极端会走向毁灭,什么都不顾,最后往往不得善终。

    这不是他想听的话。

    李澈笑了笑,声音冷了两分“我就当没听见你刚才说什么,我打算出一笔钱,给你们修葺道观的积年破损。那么我再问你一遍,我很喜欢一个人,但是未必合适,要怎么做?”

    老道士喝茶的手抖了下,不动声色地说“‘天生万物,唯人为贵’。据说孔子去泰山玩看到一个衣不蔽体,但在快乐弹琴的老人,觉得好奇上前于是询问,那位老者便说了这句话。”

    “其实生而为人就是大造化,所以哪怕在困境,切记不要自哀自怨、过早地放弃。”

    李澈满地的点了下头“我觉得道长说得很对,我也这么想的,那么下次再来叨扰。”

    说完他站了起来,抚平了衣服的那一道皱褶,快步往外面走去。

    他不信别人,什么狗屁心理专家,也不需要别人的建议。

    但是以后,叶雨青会是自己的信仰。

    如果总有一天,他会伤害对方。

    那一定会在这么做之前,有这个苗头的时候,就主动消失在她的世界。

    他问出那个问题,老道士还没有回答的时候,李澈已经有了答案。

    哪怕在别人看来,他再如何不堪,也不想放开手。

    李澈见惯了事态,所以非常清楚地知道。

    如果叶雨青说,她的男朋友父亲家暴,母亲自杀身亡,本人从小偏执冷漠。

    大概十个人里,十个都会说不般配,劝她分手,何必往火坑里跳。

    没有遇到她之前,李澈早就习惯了麻木的生活,懒得理会别人看法,抗拒太亲密的接触。

    可是那一轮月亮照了进来,他有了贪恋,就再也无法回到从前的黑暗。

    ——

    叶雨青现在知道了,为什么很多人喜欢酒精。

    她已经不太难过了,那个混蛋滚得越远越好!

    本来在颁奖典礼,她是很难受,不想再看他。

    可是回到家,看着两个人一起生活的痕迹,想到那些琐碎又温馨的细节。

    她又心软了,气消了点。

    好吧,那个混蛋居然扔下她跑了!

    她比颁奖晚会那天更生气了!

    从酒吧走出来,叶雨青被冷风一吹,整个人清醒了点。

    抬眼,看到马路边的路灯怔了下。

    她想到几个月前,李澈把她叫出来,两个人在那里说话。

    当时有个男人来攀谈,语气很轻佻,不太尊重人。

    叶雨青觉得心疼,让他换一份工作,还生气会所老板太心黑了,只知道赚钱不保护员工。

    “只要你不乱花销,我的积蓄应该够我们用很久了,而且我还能再赚钱,所以我……可以给你钱。”

    想到自己那天的话,叶雨青本来平静下来的心情,又开始炸了。

    李澈居然没有澄清,还问她,那你能给我多少?

    给你个头!混蛋!

    就是因为那天,两个人达成了三万一个月的可笑协议。

    叶雨青现在回忆起来,自己当时怎么那么蠢啊!

    不,应该说李澈他是神经病吗?到底脑子里装的是什么?

    叶雨青简直要气晕了,她举起手放在嘴边,对着前面空旷的街道大喊“李澈你也是个扑街仔!你给我滚蛋!你滚远一点!滚!”

    她把心里憋着的话喊出来,胸口的那口气顺了。

    再抬眼却愣住了。

    是不是喝醉了产生了幻觉,她让滚远的人,怎么滚到了自己眼前?

    叶雨青抬手,揉了下眼睛。

    出现了点重影,但的确是他没错。

    肖遥看过叶雨青新男友的照片,怔了两秒反应了过来。

    “叶子……这是你男朋友哦?”她光这么问,就开始心花怒放了。

    卧槽比照片更帅,简直了!

    难怪叶雨青能甩了jan,真的,这男人长了张很有故事的脸。

    这他妈就是天神下凡!打渔控场!

    肖遥拉了下叶雨青的衣袖。

    别说自己,其他的几个姑娘都是见过世面的,全看傻眼了好吗。

    她怀疑这妞以前一直不搞对象,是不是在修炼,等修炼好了憋大招。

    一个男朋友比一个男朋友帅!

    这个更是绝了,到天花板了。

    哪怕这大帅哥是渣男,女人都想让他渣!

    毕竟曾经得到就已经是赚到了。

    李澈看着她“雨青,我来接你回家。”

    叶雨青退后一步,避开对方的视线“你别碰我!走开啊!”

    李澈“我不是故意的,我们回家说好不好,我……有很多话想和你说。”

    叶雨青“别碰我!”

    她说完抬起手,警告对方的掰了下手指关节,自己也是有脾气不好惹!

    我会打人的!我要家暴!

    她真的很生气,也真的掰得用力过猛。

    “咔嚓”连着响了好几声。

    叶雨青“啊啊!痛痛痛!好痛!”

    李澈赶忙上前,拿起她的手,低头查看“怎么样还好吗?你要是想掰就掰我的手,别掰自己的。”

    “你放手!不关你的事!”

    李澈把右手伸过去,微微张开“掰我的吧,嗯,咬也可以。”

    叶雨青手还在痛,她是气糊涂了。

    天啦!

    她想也不想地一口咬上他的虎口,坏家伙。

    几秒后。

    她没松口,只是抬眼去看他,眨了下眼。

    怎么手没有撤回去啊,这个家伙。

    李澈垂下眼睑看她,轻声地问“舍不得吗?还可以力气大点。”

    这个动作太亲密,五根手指刚好放在她脸上。

    李澈忍不住摸了下,心里柔软一片。

    叶雨青吐掉嘴里的手“……你的肉质太柴了。”

    所有人“……”

    肖遥简直没眼看了,这两个人在干什么啊?

    注意一点影响好吗!一言不合都杀狗!

    果然,自己姐妹的狗粮那就是质量高,一口就能吃撑了。

    叶雨青看着他,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这个酒吧的老板,难道又是你?”

    李澈不敢再撒谎,犹豫了一秒说“……是的。”

    叶雨青笑出了声,真是全齐了全不齐了!

    是的!又是的!见了鬼!

    众人“……”

    姐妹你找的男朋友这么厉害吗?

    卧槽居然酒吧老板?难怪今天这么奇怪……

    所以那下次我们来可以打个友情折吗?

    那小美女你今天请客,这不是左边口袋进右边口袋?

    反正都是你们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