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上瘾 > 正文 第106章 第一百零五章
    第一百零五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夏引之在打电话过去听到他们马上到小区门口时, 迫不及待披上外套,拉着小褚到地下车库里翘首以盼。21ggd  21

    十分钟后,车子笔直朝她们驶过来。

    还没停稳, 夏引之已经像个小孩子一样, 一双眼睛盯着驶近的车子兴奋的在原地直跳脚。

    小褚抿紧嘴巴, 站在她身边,同样紧张兮兮的看着车子在她们面前停下。

    后车门打开,小褚看着一个约莫和雷先生同样高大的黑色身影从车上下来, 只是还没等她再仔细看, 就听她身旁的之之姐嘴里叫着爸爸整个人扑了过去。

    小褚看清来人“!”

    刚刚听之之姐给她说,当年她出生时, 自己爸妈都还在念书,所以…夏爸爸今年至少也有四十五六岁了吧?

    可

    小褚看着面前英俊不羁的男人整个人都傻眼了。

    所以…面前这个留着寸头, 黑色冲锋衣黑色长裤黑色高帮军靴的男人…是之之姐的爸爸?

    爸爸?爸爸??爸爸???

    虽然这么说有点儿夸张, 但两人站一块就算说是年纪隔稍大几岁的兄妹也是有人信的吧

    ……

    宋欧阳推开车门下车,人还没站稳,已经被自己家宝贝抱了个满怀。

    在外人面前鲜少有什么表情的男人,眼底眉梢因此漾起几分笑意。

    像夏引之儿时一样, 宋欧阳回抱紧她,让她双脚离地,搂着她在身前划了个半弧, 听着夏引之开心的笑声,放她下来站稳,怜爱的在她头发上亲了亲, “乖宝。”

    小褚还没从眼前宋欧阳年近半百却如同三十多岁又冷酷又温柔的分裂情绪里回过神来, 又看到随后从车上下来被夏引之搂着叫妈妈的夏天时…已经要疯了。

    怪不得兰姐一直跟她说, 夏爸爸长得很帅, 而且是只有亲眼见到才能体会到的那种帅,而夏妈妈也同样,虽然长得很美,但也是真的要见到真人才会体会到的那种美。

    即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还是没想会见到一个帅到这么酷的男人,也没想见到一个温柔好看到如此的女人。

    老天爷…可真是太不公平了。

    这一家子的颜值真的太“人神共愤”了,这要是以后等她的之之姐再跟雷先生结了婚…

    妈妈嘤,一家人杀她杀她杀她!

    ……

    雷镜从车上下来后,就安静的站在一旁,没有上前打扰他们一家三口团聚。

    直到三人寒暄完,他才走近,把刚从自己脖子上解下来的围脖给夏引之绕到颈子上,丝毫没提及方才在电话里给她千叮咛万嘱咐的停车场冷让她待在家里等着不要下楼来的话。

    夏引之抬头看着面前给自己系围巾的雷镜,下意识说了句“我不冷”,随后像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说谎一样,拿自己热乎乎的手摸摸他的,又握住。

    只是刚握住,才后知后觉想到身边自己爸爸妈妈在。

    长大了,好像没有小时候那么无所畏惧和厚脸皮了…夏引之有些窘窘的想松开握着雷镜的手,却反而被后者反应极快的反握在了手里。

    她往后抽了下,没抽开,被雷镜握得更紧。

    一双大眼藏着几分羞赧的去瞟了瞟自己爸妈。

    果不其然,看到他们满眼盈着笑意的看着他们两个人的小动作。

    夏引之顿觉更窘,偷偷又往回抽手,一点也不意外的…被雷镜更紧的握住。

    如此往复两三次,最后还是宋欧阳搂着夏天忍着笑不咸不淡的开口道,“小时候又不是少见你跟个小猴子一样在阿镜身上爬上爬下,现在在爸妈面前牵个手倒害羞起来了?”

    “……”

    被自己老爸如此调侃的夏引之闻言默了默,小时候被娇宠惯起来的小脾气上来,嘴硬道,“没有害羞,谁害羞了?我才没有害羞呢。”

    说完,在雷镜完全意想不到的错愕眼神里,拽着他领口让他俯低身子踮脚在他唇上吧唧亲了口。

    只是没等雷镜错愕过后细细品味这一下,就听身后有车子过来的声音,他怕夏引之被人认出来,反应迅速的把她拉到下巴底下的口罩给她拽上来戴好,又稍侧了侧身子将她严严实实挡在身前。

    一直等那辆车子过去,才宠溺笑着曲指在她额头上轻敲了下。

    调皮。

    宋欧阳和夏天显然也没想到这个,一瞬诧异过后,无奈笑笑对视一眼。

    夏天摇头,“你这丫头,是真的被阿镜给惯坏了…”

    夏引之被雷镜揽着肩膀半搂在怀里,闻言抬头和恰时低头看过来的他默契相视一笑,大言不惭道,“阿镜哥哥他太喜欢我了啊…”就像她特别特别喜欢他一样。

    一旁从头到尾旁观到现在、被眼前这两对暴击了无数狗粮到肚子里、像个…就是个透明人一样的小褚,终于因为怕自己被狗粮活活撑死而打算在这时候默默出声时,提前被人美心善的夏天注意到了。

    “阿引,这位小姑娘就是小褚吗?”夏天看跟他们隔了几步远站在一旁的小褚,笑笑问夏引之。

    而后者这才后知后觉想起来介绍。

    她回头对一旁的小褚招招手,“忘了给你们介绍了,这是我助理褚秀秀,你们叫她小褚就行,平时有工作,日常生活都是她来照顾我的。”

    又看小褚,满面笑容告诉她,“小褚,这就是我爸爸和我妈妈。”

    “叔…叔叔阿姨好,”小褚紧张的九十度鞠躬,“我是褚秀秀,是、是之之姐的助理。”

    妈妈嘤,对着面前这两张脸,叫叔叔阿姨可真的有点张不开口啊…

    宋欧阳闻言脸上表情依旧起伏不大,但对比面对其他陌生人时,眼底有明显的温度。

    他对着小褚微微颔首,“辛苦了。”意思是她照顾自己家宝贝辛苦了。

    小褚不太敢回视宋欧阳,只是很快抬头瞥一眼他,紧张的挥手,“不会不会…”

    “经常会听阿引提起你,”对比宋欧阳,夏天就温柔和蔼多了,“谢谢你帮我们照顾她。”

    “哪里哪里…”小褚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的感觉,“之之姐很好照顾的,对我、对我也特别好…”

    夏引之看小褚脸上紧张兮兮的小表情,有些被逗笑,“平时她话可多着呢,一直嚷嚷着见你们,真见着你们了又紧张的说不出话了,”她有些使坏的逗小褚,“怎么样,看着我爸爸真人,有没有被吓到?”

    小褚“…!!”

    她看夏引之干笑,“叔…叔叔长这么帅怎怎么可能被吓到,之之姐真、真会开玩笑。”

    夏引之看着她乐不可支。

    雷镜看她开心,心情也好,揉揉她脑袋,“我们到楼上去吧。”

    “对噢,”夏引之才反应过来,“我们为什么一直待在车库里聊天?”

    雷镜“……”

    还不是因为你见着爸妈乐不思蜀,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雷镜把她给裹严实,按了一旁的电梯,等电梯下来几个人上去,夏引之刷卡按了27,小褚随后按下1,“我我我就不上去啦,”满足了的小褚有眼力见的闪人,“你们一家人好好团聚呀,我也回去找我妈去啦。”

    说话间,电梯已经升到一楼,门一开就往外跑,“不用担心我,现在时间还早,我自己打车回去!”

    夏引之想嘱托她小心点,可有人上来电梯,她只好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来。

    掏出来手机给她发了条微信。

    ……

    宋欧阳和夏天也不是第一次来她这里,到楼上,换好鞋进去,夏引之就挽着两人手臂把他们往餐厅带,“刚我炒了几个菜,虽然不如爸爸做的好吃,但阿镜说还可以的,你们快尝一下。”

    她把放在保温箱里的几盘菜一一拿出来放好的同时,看着雷镜往厨房里面指了指,她一句话没说,雷镜已经明白过来,默契的到厨房里拿碗盛饭。

    活像生活了好多年的老夫老妻一样。

    宋欧阳眼睛在两人身上不动声色转了圈,牵住夏天往浴室走,“我和妈妈先去洗个手。”

    夏引之“嗯嗯”两声,随口道,“杆子上挂着的两条毛巾都可以用。”

    看雷镜端着两碗饭,她转身进去厨房想端汤的时候忽然小声嚷着完了完了小跑出来。

    雷镜赶忙放下手里的碗,扶住她胳膊,“怎么了,冒冒失失的,别摔了。”

    夏引之看着浴室门紧张的跳脚,压低声音道,“怎么办怎么办,我忘了收拾东西了!”

    “收拾什么?”雷镜莫名。

    夏引之攥着小拳头慌得团团转,“我只给爸妈说我们在一起,没跟他们说我们也住一起了…”

    想到今天晚上可以见到他们,她半路买东西回来也满脑子只想着给他们做东西吃,完全忘了这茬了。

    虽然两个人一起生活了十五年,双方父母又是一辈子的好兄弟好朋友,不用担心要去了解双方家庭背景什么的,可毕竟五年前两个人都还小…至少比现在小,她又还没成年,什么都好说。

    可现在不一样啊,两个人分开了五年,最近才刚刚重逢,这…重遇还没三个月,在一起都算快了,还住到了一起…还是不行不行,万一爸爸因为这个生他气了怎么办。

    正忐忑不安的时候,看着宋欧阳又牵着夏天从浴室里出来了。

    夏引之倒背着手悄默着挡到雷镜跟前,小心觑两人脸色。

    夏天看到两人时脸上温柔如旧,倒是宋欧阳,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夏引之自己心虚,总觉得自己老爸看过来的眼神里,透着几分欲言又止的意思。

    只是见两人都没提这话题,夏引之也就装傻了。

    不过还是担心自己爸爸趁她不注意会以为是雷镜搞得小动作——撺掇她两人一起住什么的。

    毕竟电视剧里不都是这么演的么,连被她推了的剧本里都有…然后老丈人就会把还不是自己女婿的人暴打一顿出气。

    ……

    所以直到后来四个人吃过晚饭,夏引之都有意无意挨得雷镜紧紧的,一点不给宋欧阳和他单独相处的机会。

    甚至到最后,宋欧阳看时间差不多,主要是心疼自己老婆在路上连轴转了两三天都没能好好休息,开口让雷镜送他们回酒店的时候,夏引之都跟个护鸡崽儿的老母鸡一样,“我和阿镜哥哥一起!一起送你们到酒店!”

    宋欧阳闻言漫不经心道,“你在家待着吧,去酒店也不是别的地方,万一被拍了估计会很麻烦。”

    “嗯,”雷镜摸摸她脑袋附和,“你就在家里,我很快回来。”

    夏引之一脸“你怎么就不懂我良苦用心”的瞪大眼睛看雷镜,最后垮垮肩膀,扭头看着宋欧阳破罐子破摔的不打自招,“是我缠着阿镜哥哥跟我一起住的,你们都不许说他噢!”

    “……”

    宋欧阳看从小到大,就差往头上戴个环挂到雷镜身上的自家闺女,脸上的表情一言难尽。

    半晌才道,“…这还用你说。”

    夏引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