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在人间摆地摊[美食] > 正文 第59章 钓鱼
    徽州, 定西县。

    梅雨季中的徽州,有着烟雨朦胧的静谧之美。在天地之间的一抹晨雾间,隐约可见被绿树所掩盖着的粉墙黛瓦马头墙,描绘出最美的一副水墨画卷。空气湿润, 稍微夹杂着一点闷热, 但在这清晨的习习微风中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住在定西县乡村中的徐老汉, 以打渔为生。虽然儿孙辈如今都出息了, 每个月都会寄生活费回来,但他打渔打了一辈子, 每天不撑着长蒿在水里来去几回, 就浑身难受。这天清晨,邻居却见他在自家的菜园子里摘菜,不由觉得出奇

    “徐老汉, 你今天没有出打渔?”

    徐老汉直起腰,呵呵一笑“船被人租走咯,说是想要自己去钓鱼玩。”

    应该是城里来乡下耍的一对姐弟, 长得十分俊, 出的价钱也大方。徐老汉也认真,问过他们会游泳之后,才把船租给他们。

    “这城里的人呐, 就是会玩。”邻居感叹道。

    而此时,会玩的叶夭和杜望已经撑着小筏子来到了一处河湾。

    “就是这儿了。”

    叶夭把长蒿立住,小竹筏缓缓的停了下来。她回头一看, 杜望正满脸紧张,脸上写着大大的“怕水”两个字。她安慰的拍拍他的肩

    “多适应几次就好了, 改天带你去看开海, 那个更好玩。”

    竹筏停下来后, 杜望感觉好点儿了,他往水底下望,这水应该挺深的,但却看上去很清澈,水质应该非常好“今天来钓的是什么鱼?”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叶夭把手放入到水中,控制一丝灵力往四周散去。不一会儿,就有一大群鱼聚拢在了她的手周围。若是被人看到,肯定要啧啧称奇。

    这灵力钓鱼还挺好玩的。杜望玩心大起,有样学样的把手放入到水里,连害怕都忘记了。可惜他对灵力的控制还不如叶夭精纯,一不小心放太多了,反倒把围过来的鱼都给吓跑了。

    “嘿嘿嘿~~”他试图用傻笑来蒙混过关。

    叶夭没好气的哼一声,索性现场教他如何控制灵力“好好学。灵力要是控制好了,可以帮你不少的忙。比如现在这样,还可以用它来控制火候,切个菜也很简单。”——

    若是被天上湖的那群老古董给听到,非得吐血而亡不可。

    杜望学得很快,半个小时后,一大群鱼又重新的围了过来。叶夭从里面只选取了自己想要的一种,取了大概五六条提出水面,那鱼也神奇,被叶夭的手一挤,竟从尾部泌出浅白色的乳汁状液体滴入水中。叶夭迅速的放入到了自己从随城带过来的水缸里,里面是早就装好的灵珠水。

    “这鱼性子急又胆小,一出水很快就会死。即使是用这清水湾的水养着,也一样,所以在市场上看到的经常都已经半死不活了。新鲜程度会大打折扣。”

    叶夭看了看水缸里的几条鱼,银白闪亮,正在游来游去,显然还很有活力。

    “它们居然会产奶!”杜望惊奇的道。

    叶夭额头划过三道黑线“那不是奶汁,那是鱼白!只有雄鱼才有,雌鱼没有,死了也没有。而且,只有在梅雨季节的这段时间,才会有。”

    这也是这鱼的奇妙之处。

    杜望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这大自然果然神奇,食材丰富。他舔了舔嘴唇,不免对自己以后的美食生活多了几分期待。

    叶夭和杜望去还竹筏的时候,徐老汉笑呵呵的问他们“钓到什么了?”

    他看两人两手空空,不免好笑。他就说了这肯定是城里的娃图好玩呢。

    杜望笑眯眯的道“什么都没钓到,倒是风景好得很。”

    两人告别徐老汉,叶夭带他去了镇上的菜市场。市场虽小,但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看上去井井有条。

    各家的摊位上都整齐的码着各类刚摘下来的蔬菜,叶嫩杆青。两人在市场里买了一份当地特色的米糕,边吃边慢悠悠的逛过去,并未多做停留,直到看到了一个摆在地上的小摊子,叶夭眼睛一亮。

    是一个扎着头巾的老婆婆,坐在小马扎上。地上铺着一块干净的蓝布,摆放着栀子花和杨梅。栀子花没有丝毫破败,花瓣上还带着露珠,一阵阵的幽香在这个味型复杂的菜市场里显得格外的清新。而绛紫色的杨梅还带着枝叶,虽然看着不大,但在这个梅雨季的清晨里,看着依然非常喜人。

    “妹伢,来看一下,都是今天从家里面新鲜摘下来的。”老婆婆见叶夭和杜望看过来,忙热情的招呼。

    叶夭蹲下去,认真的翻拣了一下,“这些栀子花怎么卖的呢?”

    “妹伢长得俊,给你算便宜点儿。五块钱两支。”

    “行,那都要了吧。”叶夭爽朗的把摊子上的栀子花都包圆了,还顺便挑了一点杨梅。算下来也就是四十多块钱,老婆婆还特意给她编了一个栀子花的手环,戴在手腕上,抬手间都是香气。

    她还编了一个给杜望戴上,杜望本来有点拒绝,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乖乖的伸出了手。

    叶夭想要扫码付款的时候,老婆婆有点为难的问“妹伢,你有没有现金?”她叹口气“这是我儿子的二维码。”

    叶夭一愣,糟了,没带钱。杜望见状,赶紧从手机壳里翻出了五十块现金给老婆婆“不用找了,婆婆,多谢您的手串。”

    两人离开后,确定老婆婆看不到了,杜望赶紧把手串摘下来,他解释道“我不是很喜欢闻这个气味。”

    大金毛的鼻子本来就灵敏。

    叶夭嘴角向上扬起“你带钱是为了每天晚上买一束花吧?”

    自从夜宵摊带动了周围的人流量之后,多了一些别的摊子,这里面也有一位老婆婆,守在那儿卖花,十块钱一束。她卖得并不快,每天都要等到十一二点才会回家。叶夭知道杜望每天都会去老婆婆那儿买一束花,然后回家插在客厅的花瓶里。虽然有时候和客厅的风格不是特别搭,但看上去却很温暖。

    “嗯,”杜望羞涩的笑一笑,“那老婆婆也挺不容易的。”

    两人继续逛了逛菜市场,挑着买了点当地的时令蔬菜后,就找了一个僻静无人之地用传送符回了随城。

    夜宵摊早在一天前就发布了今日休业的通知。等到了晚上六点半时,秦钊带着孙子秦凤声准时的来到了叶宅面前。

    他们开的是一辆辉腾,十分的低调。秦钊透过车窗,看着这栋在夕阳中显得更加具有魅力的宅院,显得有点感慨。

    “爷爷,你来过?”秦凤声终于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秦钊轻点头,“几十年前,这里有一家私房菜馆,在整个南边都赫赫有名。那时候很多人工资都只有几百块钱,但在这里吃顿饭就要最起码花上几百块。但即使是这样,也一座难求。”

    秦凤声还想问什么,铁门向两边打开,司机把车子开了进去。

    院子里还站着同样是刚到的谢胜利和谢三——许美凤本来也很想来的,但她和秦老爷子相处总是有点不自在,于是决定还是继续在家减肥吧。

    “老爷子,你那酒喝完了不?”谢胜利寒暄几句后,笑着问秦钊。

    秦钊眼一瞪“怎么?你还想来蹭?”

    谢胜利哈哈一笑,掩盖住自己的心虚,“哪能啊?我这不想着您要是喝完了,我就再给您找点别的好酒来嘛。”

    秦钊哼哼两声,“不指望,你别再来惦记我那点儿就行。”

    这时候,负责接待的小幽走了出来。

    小幽不说话的时候,样貌毓秀钟灵,看着就不似凡人。他还是穿着自己平常爱穿的白色宽松罩衫,不知道是用什么料子织就,看上去似亚麻但又有着真丝般的光泽感,衬得他更加的仙气十足。

    “久等了各位,请随我来。”小幽向四人见个礼。

    一开口,得,仙子下凡了。不知为何,大家的心也莫名其妙的落地了。

    叶夭今天安排了侧厅作为宴客之地,不需要进入到正厅,直接从前院走走廊进入即可。一路走来,秦凤声越看越是惊讶。先不说接待大家的这位少年看着就十分的不俗,只说这宅院,一进来之后他就感觉通体舒泰。

    梅雨季节,空气潮湿,严重的时候几乎可以把衣服拧出水来。但这叶宅之中,却干爽怡人。而且一路走来,从花园到建筑都被修葺保养得极为的细致,布置看似随意,但每一个角落实际都透露着讲究与精致。

    “这宅子不错。”他不由自主的感叹出声。

    “那是自然。”秦钊温声回道“这是民国餐饮大亨叶仕理的旧宅,看史料,是随城第一座请了西方设计师的建筑,曾经轰动一时。建国后,成为了粮油公司的办公场所和宿舍,后来八十年代的时候才被叶家人拿回来。”

    秦凤声摇头笑道“能在那个时候还能把宅子拿回来,运气也算是不错了。”

    当年各地有多少小洋房和四合院之类的被当做公有就再也拿不回来的。

    正说话间,偏厅到了。

    这处偏厅不算小,原来是叶家用来招待重要宾客的地方。叶夭之前开私房菜馆的时候曾经把这里改造了一下,如今还保留着当时的格局,只是在回国后又换了一批装饰。它最妙的地方,是两面墙的大玻璃窗,被处理成了圆形,正对着后花园里那从繁茂的无尽夏绣球以及那几株花树,透窗看景,做到了每一季都能看到不同的景致。

    “好地方!”谢胜利赞一句。

    秦钊颔首,“之前要排到这个厅的席位,需要等一个月以上。”

    老板娘每天只接待两到三桌,除了这里,另外还有一个偏厅,是开放式,很热闹但却不如这个性强。

    秦凤声悄悄的看了爷爷一眼。他爷爷虽然从集团掌权人的位置退下来之后要慈和了很多,但大部分时间都还是很有威严的。今天的爷爷,好像有点不同,话更多了,语气也更柔软了。

    看来这个地方,在他的记忆里的确是非常的美好。

    小幽领众人就座,拿起桌上的菜单,分别递给四人。

    印着暗纹的白色素笺,纸张温润细腻,翻开后,上面写着“梅子黄时雨,邀君赏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