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 八千里路 > 正文 第3章 chapter 3
    chater 3

    2010年,夏。

    ————

    陈樾没忘记。

    2010年夏,陈樾去上海读大学。

    西南阳光慈善基金会的大姐姐在上海接待了他,还特意送他去了学校。

    到了学校,报道完毕,进宿舍见到的第一个人是何嘉树。

    何嘉树来得最早,一个人正无聊,见了新同学,热情地向他推荐自己隔壁床。

    位置靠阳台,远离宿舍门。

    宿舍是高低床,下边书桌衣柜,上头床铺。

    陈樾铺床的时候,大姐姐跟何嘉树聊起了天,一会儿夸他长得很帅(这点陈樾赞同),一会儿夸他性格好(这绝对是奉承,第一面哪能看出性格?虽然日后这点得到了陈樾的认证),一会儿请他吃水果,一会儿给他塞酸奶。

    陈樾专心致志把床单掖进床垫,拂得一丝褶皱没有。

    他猜想,这个大姐姐或许想行驶这套手段“贿赂”同学,以期对方能跟身世可怜的他友好相处。

    陈樾对此不予置评,清楚自己不是易于交友的个性。

    他学的是电气工程与自动化。

    系里一个专业分了两个班。四十个男生住同一层楼,都是十七八岁的少年,还没正式开学就打得火热,左窜右闯,宿舍门形同虚设。

    陈樾从不去别人宿舍,他不爱讲话,不喜社交,只跟三个舍友,尤其是何嘉树好点儿。

    有时候,别人来他们宿舍,吵吵闹闹,疯疯打打。

    陈樾为了避战,就端坐到床上观看。

    何嘉树说“你别一个人在上面,坐下来。”

    他便下来,坐在书桌前。

    同学们疯闹,把他连人带椅子撞歪,他于是搬了椅子坐上阳台。

    还没开学,何嘉树爸妈给宿舍送了份大礼,每人一台电脑。

    四台同款电脑齐刷刷运进宿舍安装,相当有气势。

    安装完毕,其余三人迫不及待刷软件,留下满地泡沫、纸壳、胶带。

    陈樾看一眼了,坐下看电脑,摸了摸鼠标,回头又看地面,再看一眼电脑,最终,起身拿扫帚。垃圾捆了一大摞,出门扔掉。

    回来正好碰上对门宿舍、电气二班的徐文礼叼着根冰棍来串门,问“开班会了没有?”

    “开了。”

    “你们班几个女的?”

    陈樾答不上来。

    “三个。”杨谦是新上任的班长,正给电脑装杀毒软件。

    “不公平。我们班就一个!平均分也得挪一个给我们班。”

    “想得美。”

    “大学生活丧失了一半的乐趣。”徐文礼斜靠着杨谦的椅背,问,“你们班女生长得怎么样?算了,不用问,肯定没有……”

    “你还真想错了。”杨谦敲着键盘,说,“有个大美女。”

    “吹牛。”

    “你问陈樾。陈樾不说假话。”

    徐文礼吸溜着冰棍,一屁股挤了陈樾半张椅子,说“真有啊?”

    陈樾正给电脑装软件,被他挤得鼠标在屏幕上画了个大圈圈。

    他浑身不自在,稍稍往椅子外挪了挪半边屁股,有点想起身的冲动。

    “诶,问你呢。真不是真有漂亮的?”

    陈樾说“谁啊?”

    杨谦、李斯齐同时从电脑屏幕上回头“孟昀啊!”

    何嘉树说“你是不是近视眼?”

    陈樾扭头,把何嘉树电脑屏幕上的小字念了一遍“欧洲杯进球全收录,回复解锁资源链接……”

    何嘉树“闭嘴。”

    不怪陈樾,开班会的时候他坐最后一排,几个女生在最前排,他只瞥见了两三只后脑勺。

    陈樾说“没注意看。”

    杨谦说“你下次认真看她一眼。”

    陈樾没回应,心算着徐文礼坐几秒了能起开。

    还想着,徐文礼觉得他闷葫芦无趣,起身溜去杨谦身边,问“是孟昀漂亮,还是陈樾帅?”

    陈樾说“我不帅,何嘉树帅。”

    何嘉树玩笑“承让承让。”

    杨谦却认真想了一下,说“跟何嘉树相配的漂亮。”

    徐文礼瞪大眼睛“这么漂亮?住哪栋楼?!我去看看。”

    何嘉树说“你变态吧?”

    那天下午,院系发教科书,男生们住一处,很快各自领完。还剩三个女生的书堆在杨谦这儿。

    陈樾一人在宿舍上网,座机响了。

    是杨谦打来的“就你一个在宿舍?”

    陈樾说“何嘉树跟李斯齐去超市了。”

    杨谦说“我在宿舍楼下。”

    陈樾“?”

    杨谦说,他联系了女生宿舍,准备去给她们送书,但临时接到班主任电话,要去传达军训通知。

    陈樾懂了,说“我去送。”

    杨谦道“那三摞书很重,你去隔壁或对门找个人跟你一起搬。”

    陈樾说“好。”

    他放下电话,回头看那三摞教材,一摞大概十几本,分量不轻。在敲人宿舍门向人求助和独自搬运之间,他从容选择了后者。

    他一手拎一捆,双手再合抱一捆,顺利出了宿舍。下楼的时候,甚至有点儿佩服自己,并不是什么难事,要是找人帮忙,就太矫情了。

    然而,女生宿舍楼在八百米外。

    八月,烈日当空。

    这任务没有陈樾想象的那么轻松。很快,手指麻木了;接着,手臂没知觉了。

    为了分心,他开始默背元素周期表。背了几个循环,背到ir铱的时候,他走到了女生宿舍楼下,后背湿了,额上也出了细汗。他想,回去第一件事就是洗澡。

    孟昀站在楼前等他,远远看见了,跑上前来帮忙。

    陈樾脸都晒红了,说“不用。”

    但孟昀不由分说把他胸前抱着的那摞书拿下来,他双手臂上顿时出现两道对称的红印。

    孟昀见了,说“很重吧?”

    陈樾说“还行。”

    到了楼前,陈樾问“男生能进吗?”据他判断,这书孟昀一人搬不上去。

    孟昀说“应该不能进,你放这儿吧,我自己想办法。”

    陈樾很较真地问了一句“你想到了什么办法?”

    孟昀一时无言以对,过了三秒,说“同学,这是一句客套话。”

    陈樾没接茬,很坚持“太重了,你搬不动。”

    孟昀也固执已见,朝他伸手,说“给我吧,我行的。”

    陈樾觉得这女生有点不自量力,但他觉得再费口舌也是死循环,于是递给她一摞。

    孟昀拎着两摞书,这下明显感受到了书的重量,两只手各拎一摞,有些困难地双手合抱。陈樾思考一秒,将第三摞放在她手中,松了力,但没松手;孟昀撑不住,整个人一沉,陈樾迅速将书提起,果断下了判决,说“你搬不动。”

    孟昀服气了,找楼管阿姨说了下情况,阿姨放行了。两人进了电梯,陈樾盯着红色的楼层数字看,目不转睛。

    孟昀瞥了瞥他手臂、手指上的红痕,还有额上的汗,说“谢谢你跑一趟哦。等会儿下楼,我请你吃根雪糕好不啦?”

    陈樾仍看着楼层,说“我不吃。”

    孟昀“……”

    他又说“到了。”

    孟昀宿舍在901,其他人都不在。

    陈樾将手中两摞书放在桌子上,见有一摞歪了,没忍住上手把它捋直了。

    孟昀说“你是不是有强迫症的呀?”

    她随口开个玩笑,陈樾倒诚实回答了,说“有一点。”

    孟昀扑哧一笑,陈樾不觉得有什么好笑,且他一贯不擅处理笑这种行为里的含义,他无意久留,说“我走了。”

    话音未落,孟昀迅速从自己桌上拿起一包纸巾撕开,抽出一张纸给他,说“你擦擦汗吧。”

    陈樾顿了一下,接纸巾的时候,脑子里鬼使神差想起杨谦说的那句“你下次认真看她一眼。”

    他仿佛接受了指示来执行任务似的,忽然抬眸,认真看了孟昀一眼。她恰巧注视着他,目光相撞的那一下,他垂眸,说了声“谢谢。”立刻走了。

    进了电梯,他捏着那张纸巾,厚实又柔软的触感,还有淡淡的香味。陈樾从没用过这种纸巾。此刻捏在手里,感觉像是女孩子用的东西。

    出了女生宿舍楼,走到半路,身后有女生喊他“陈樾!”

    陈樾回头,是孟昀,拿了两个蛋筒冰淇淋,递给他一只“谢谢你的。”

    陈樾说“不用——”

    孟昀不给他机会,说“买了两个。你不吃,我就扔了哦。”

    陈樾觉得这个女生有点霸道,但他同样觉得她真的会扔,而且会当着他的面扔掉。

    所以,他接了过来。

    孟昀转身就走了。

    蛋筒上写着“可爱多”,香草味的。

    那是陈樾第一次吃可爱多。

    冰淇淋甜甜的味道,在他吃完很久后,还留在嘴唇上。

    陈樾回到宿舍,洗完澡,继续弄他的电脑。

    没一会儿,何嘉树回来,扔给他一大盒酸奶。他顺手拆开,吃到半路,杨谦也回了,问“书送过去了?”

    陈樾“嗯。”

    杨谦“谁跟你一起?”

    陈樾“一个人。”

    杨谦“切,我就知道你不会找人帮忙。”

    陈樾没说话。

    杨谦“谁接的书?孟昀吧?”

    陈樾“嗯。”

    一旁,何嘉树笑起来,问“怎么样?这回看清楚没有?”

    陈樾说“看清楚了。”

    何嘉树问“好不好看?”

    陈樾没答话。

    恰巧,李斯齐回来了,一进门,看见杨谦桌上两大包进口超市的水果零食,惊呼一声“何嘉树他爸妈又买东西了?”

    杨谦把水果零食拿出来,分给大家,说“孟昀妈妈给我这个当班长的,让我多监督孟昀,说她要是违反什么大学生守则,给她打电话。”

    李斯齐拿起一个猕猴桃,狂笑“有大学生守则这种东西?”

    陈樾说“有。新生报到手册,第23页,反面印了。”

    李斯齐笑“她妈妈也太搞笑了吧。”

    杨谦说“不奇怪。她妈妈当官的,还是教育口。看调查表里,爸爸是企业家。”

    李斯齐说“那跟何嘉树一样。果然呐,上海的杭州的,遍地都是有钱人。”

    杨谦笑“那还是没何嘉树家厉害,何嘉树我们学校独一份。”说着,揉了揉何嘉树的头。

    何嘉树“滚。”

    陈樾没说话,翻开新生报手册,第23页。

    他没记错,真的有“大学生守则”这种东西,后面几条一看就是那个女生不太会遵守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