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 八千里路 > 正文 第6章 chapter 6
    chater 6

    孟昀还记得三个月前。

    那天,林奕扬工作室发微博“单身。炒作。”

    她小号涌入无数辱骂。虽然网友并不知道她就是“孟昀”,骂的只是一个虚拟号,但她实在不是好脾气的主儿。

    网友a“恶心,你怎么不去死?”

    小号“你先行,我随后。”

    网友b“做梦都在想林奕扬吧,疯了你。你也配得上他?”

    小号“不然你配呀。”

    网友c“原地爆炸吧你。”

    小号“你先示范一个。”

    网友d“你到底是哪家的职黑,收了多少钱干这种亏心事,不怕遭报应吗?下贱坯子。”

    小号“真有报应怎么你还活着?”

    她还在快意恩仇呢,林奕扬一条微信过来“昀昀,你别这样。”

    孟昀从小骄纵惯了,谁把她惹毛,天王老子她也干翻。

    但那天她真的就下线了。不止于此。几天后她发了条道歉微博,声称是在校学生无聊yy,对给林奕扬和幕后工作者孟某造成的困扰表示歉意。

    骄傲有什么用呢,嚣张也都是给外人的。她那么霸道,偏偏是个谈了恋爱就沉迷其中掏心掏肺不可自拔的人。她不是离了男人就不行,她是缺了爱就不行。

    门口一道人影闪过。

    孟昀回神,发现自己在陌生的教室。

    窗外绿树蓝天,视野开阔,远离上海两千多公里。

    她问“谁在外面?”

    两条瘦瘦的影子在门口的地板上扭扭捏捏,推推搡搡,时不时一根麻花辫冒出门框,又缩进去。

    孟昀也不过去,手指从钢琴上划过,摁了一小段音符“一闪一闪亮晶晶……”

    门口的动静消停了。一只脑袋探出来,十二三岁的小女孩,黑眼睛又大又亮,撞见孟昀便立刻缩回去。

    孟昀好笑,看这害羞劲儿,怕不是陈樾的妹妹。

    她摁着琴键,说“我看见你了哦。”

    小女孩再次探出脑袋,有些怯“你咯是新来的音乐老师?”

    孟昀说“是哦。”

    第二个小女孩也冒出来“我们是初一(3)班呢。”

    十点钟的课正是初一(3)班。

    孟昀说“你们叫什么名字?”

    两个小姑娘对视一眼,抿唇笑。

    第一个说“我叫西谷。”

    第二个说“我叫白叶。”

    孟昀从花名册上找到她俩,道“名字很好听。”

    小女孩害羞地笑了,身子却探出更多,孟昀瞧见了她们又旧又皱的t恤和又黑又瘦的手臂。

    “老师叫什么?”

    “孟昀。”

    “哇。”西谷说,“梦云。是梦里的彩云吗?”

    孟昀稍愣,从未有人这么解释过她的名字。她原想告诉她们,昀是日光的意思,但未开口。

    白叶热情地说“老师,我们云南是彩云之南。”

    孟昀微笑“我知道。”

    叮铃铃,上课铃响。两个小姑娘对视一眼,齐齐冲孟昀笑“梦云老师你长得真好看!”话音未落,人影跑开,只留一地日光斜在门框里。

    高原山区空气澄净,无污染,阳光比平原地区强烈许多,白灿灿的,孟昀忽然就看到了“昀”这个字的意象。

    她从包里翻出基金会发放的课本,思索如何给孩子们上课,教歌曲还是音符?流行还是民歌?功课没做足,临时抱佛脚。她愈发心虚了。

    十点上课铃声响,孟昀出现在初一(3)班教室门口。室内鸦雀无声,三十几道目光齐刷刷聚在她身上。学生们很直接,毫不避讳地从头到脚打量她,仿佛她是从外星来的。

    孟昀走上讲台,亦扫视他们一圈——没有统一的校服,衣衫脏旧,脸庞黢黑。眼睛却黑白分明,直勾勾看着她。

    孟昀微微一笑“我是你们新来的音乐老师,叫孟昀。”

    她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是昀,不是均,别读错了。”

    底下立刻就有调皮的孩子读“孟均!”

    教室里起了嬉笑。

    孟昀放下粉笔,说“好了,现在去音乐教室吧,下楼轻声,不要吵到其他班的同学。”

    男孩子调皮些,风一样从孟昀身边卷过;女孩子一簇簇围在她身旁,隔着一段距离,不太靠近,也不远离。

    她们好奇打量着孟昀,她的头发,她的裙子,她的手指甲,她的高跟鞋。

    “老师,你的指甲咯是涂了指甲油?”

    “是美甲。”孟昀说完,发现她们不懂,于是说,“对,指甲油。”

    “老师,你穿的鞋子,会不会摔倒?”女孩盯着她闪闪的鞋子,问道。

    孟昀看了眼小女孩的鞋,是一双尺寸过大的男士运动鞋,不知是家中兄弟留下的还是捐赠的。

    她说“不会。走习惯就好。”

    西谷说“老师呢鞋子不好走山路,怕是会栽到泥巴里克呢。老师你们那点儿咯是没有山路,是很宽很宽的水泥路噶?”

    孟昀没来得及回答,又一个问“老师你从哪里来?”

    “上海。”

    孩子们像传秘密一样,交头接耳地分享开去“老师是上海来的。”“老师是上海来的!”

    到了音乐教室,消息在全班炸开,他们七嘴八舌,音乐课的教学内容全被甩到教室外。

    “上海有海吗,老师?!”

    “有。还有江。”孟昀说,“同学们,我们先上——”

    “老师,上海的楼咯是很高?”

    “很高。”

    “最高有好些层呢?”

    孟昀答不上来,翻手机查了一下,说“上海中心大厦,有六百多米吧。我们今天学——”

    “咯能看到云?”

    “看天气,有的时候可以。”

    “是不是每个人都有手机?”

    “应该是。”

    “学生也都有噶?”

    孟昀不知这都是些什么问题,答“都有吧。同学们先听老师——”

    “老师你的手机是不是苹果?!”后排一个男孩子大声问。

    正是那个叫她孟均的男孩子,孟昀问“你叫什么名字?”

    “杨临钊。”他报名字时,周围几个男生都笑了起来,只有一个很安静,不怎么说话。点名的时候孟昀对那男生有印象,叫龙小山。

    孟昀说“是的。”

    杨临钊问“老师,能不能借你的手机看一下?”

    孟昀面色微肃,说“不行。”

    杨临钊肩膀一耸,伤心状“好吧。”

    “老师,你几岁了?”

    “老师,你结婚了没有?”

    “老师,你在我们这里待多久?”

    ……

    下课铃响,孟昀什么也没教成,搞了一节课的qa。

    她有点疲惫,回到位于教学楼西侧的办公室。这个办公室专为支教的老师和志愿者配置。孟昀属于志愿者,和她同属志愿者的还有一个山西来的体育老师徐江松,四川来的卫生健康老师丁棉棉。

    另有一个本校的体制内教师李桐,教高中英语。她也是基金会的志愿者,兼负心理健康的职责,还负责这一片好几所中学小学的女孩生理卫生课。

    除此之外,她还经营了一个视频号,给学生们拍短视频。跟陈樾一样,也算是一材多用了。

    办公室还有一男三女,小梅小兰小竹小菊,四个从外省公办学校过来支教的专职教师,教高中物理和语数外。

    教师跟志愿者本就身份不同,前者致力于高中教学升级,后者属于陪初中孩子玩闹,孟昀跟徐江松丁棉棉聊得来一些,很快就认识了。而那群大城市重点高中来的公办教师,除了姓梅的男老师,其余女老师对孟昀较冷淡。

    此刻徐江松丁棉棉不在,只有小兰小竹小菊,她们一道去食堂吃饭了,没叫孟昀。孟昀听李桐说过要早些去吃午饭,不然下课了,住宿的学生会挤满食堂。

    她不知道食堂在哪儿,且想起昨晚的厕所,便无法忍受想象中的食堂。

    今早出门时,她往包里塞了陈樾买的面包牛奶和饼干,正好当午餐。她独自坐在办公室啃面包,中途看了下手机,没有任何未读消息。陈樾也没问她第一天上课情况。

    下午给初二(4)班上课,跟上午一样的兵荒马乱。

    下课铃响的时候,孟昀只觉得到了解脱。

    放学后她独自回家,走过农屋,瓦舍,农田,山坡。

    放牧的人扬着鞭子,赶着牛群羊群。

    炊烟阵阵,掩映着夕阳。

    住在镇上的小学生、中学生背着书包跑跑跳跳,或蹲在地上玩石子,偶尔好奇地打量孟昀这个异乡人。

    她亦清楚自己格格不入。

    西谷说得对,高跟鞋不适合走山路。

    孟昀在落日中走回院落,脚都麻了。

    陈樾和柏树都没回来。

    她泡了碗方便面,开了罐啤酒,坐在椅子里看着窗口落日西斜。这阁楼四面皆有木窗,窗窗皆是风景画。

    但太阳落下去了。

    暮色无声走进阁楼,寂寞地将孟昀包裹。

    她有些好奇,没有ktv没有电影院,没有桌游健身房射击馆卡丁车酒吧……这里的人是如何度过漫漫长夜的。

    白天还好,一到夜里,安静会叫人窒息。

    她放下空空如也的啤酒罐,趴在小窗边,像坐牢的人渴望窗外。

    她太无聊了,拿手机点开宿舍群“我来云南支教,碰到陈樾了。”

    没过几分钟,消息来了。

    朱小曼“这么巧?”

    姜岩“他在那儿干嘛呢?”

    孟昀简要介绍了情况,朱小曼说“哇,我读书那会儿就挺佩服他的。”

    姜岩问“他谈恋爱结婚没有?”

    孟昀说“好像没有。”

    已婚的姜岩说“实不相瞒,我大学暗恋过他,哈哈哈哈哈。但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应该不是我这种类型。”

    孟昀“以前听何嘉树说,他喜欢温柔安静的。”

    姜岩“小曼这种?”

    朱小曼“瞎说。”

    闲聊一会儿了,姜岩私聊孟昀“昀昀,好久没见你u新歌了。最近还好吗?”

    四年前,孟昀初入圈时在某视频平台开了账号,不定期上传不露脸的吉他清唱视频,大部分是练习曲。两年前就有几十万粉了。她偶尔周更,最慢也会月更。但这次,她两月没更新了。

    孟昀登录账号,随意看了眼消息,又看到了网友“阳光照在核桃树上”的投币提醒。

    “阳光照在核桃树上”是她最早的粉丝。这么多年了仍坚持给她投硬币。哪怕她很久不更新,那网友也一直在,仿佛坚信她一定会回来。

    孟昀也想写点儿什么,可这段时间她脑子一片空白,别说一段音符了,一截也没有。

    她抱起吉他,拨弄出一声杂音,心里实在闷得慌,又趴去窗边。院子里静悄悄的,小镇上也没有半点声响。这地方太安静了,叫她难以适应。

    那只叫云朵的小狸猫睡在陈樾的窗台上,并不友善地看了她一眼。

    孟昀回瞪它一下,猫咪一下站起来,竖起尾巴。

    角门有了动静,陈樾回来了。

    夜色昏沉,孟昀堂屋的灯光投在天井里,触碰在陈樾脚下。他的脸孔在夜色中很安静,和早上出发时一样。他拎了袋东西,本打算消无声息来天井这边,一抬头却见她在窗口。

    孟昀居高临下“你悄悄地要干嘛呢?”

    陈樾仰望着她,不太自然地提了下手里的袋子,说“路上碰到芒果,买了点。放你门口了。”

    他的身影消失在她屋檐下。

    孟昀立刻离了窗口跑下楼,见门槛边放着塑料袋,里头装了五六个青黄色的芒果。

    对面,陈樾已开锁进屋,见她下来,回头问“吃晚饭了没有?”

    孟昀说“吃了。”

    他点了下头,弯腰放置他的包,木门挡住了身影“吃的什么?”

    “泡面。”

    “吃饱了吗?我这边有晚饭。”

    孟昀纯属好奇,走过去“你现在做?已经八点半了诶。”

    陈樾走到角落的四方桌旁,摁开电饭煲,里头是火腿、腊肠、青豆、胡萝卜、豇豆焖米饭。

    孟昀说“看着很好吃。”

    陈樾说“你要不再吃点?”

    孟昀心理斗争了两三秒,拒绝“八点半了,不能吃主食了。”

    陈樾“哦”一声,原地思考一下,拿了紫菜和鸡蛋。看样子要做个简单的汤。

    他拿汤锅接了水,放在电磁炉上煮。水还烧着,他撕了紫菜泡发,清洗了两遍。等水开了,紫菜下锅,他磕两个鸡蛋进碗里,拿筷子麻利地搅打起来。

    孟昀靠在门框上看他,他的t恤袖子卷到手肘处,小臂的弧线看上去很健康。碗里的蛋花搅得均匀澄黄。

    她上次见男人做饭,还是妈妈过生日的时候,爸爸亲自下厨做了一大桌好吃的。她提过一嘴后,林奕扬试图做过一次,差点儿没把厨房烧了。

    紫菜蛋花汤的香味很快飘过来,陈樾回头,说“喝一点?这不是主食。”

    孟昀犹豫。

    他说“不会长胖的。”

    孟昀说“那紫菜多一点,鸡蛋少一点吧。”

    陈樾拿汤勺舀拣着紫菜,说“台阶的葱盆底下有我家备用钥匙。”

    “啊?”

    “我回来晚的话,你自己过来吃晚饭,别吃泡面了。”

    “噢。”孟昀接过碗,坐在小板凳上喝汤。

    陈樾坐在堆满资料的书桌旁,扫出一点桌面,低头吃饭,再不言语了。

    孟昀看了眼天井,灯光劈开夜色,略显寂寥。她憋了一天,很想讲话,但想等他问她,问她第一天上课怎么样。可等了很久他也没问,她忍不住,就自己说了。

    “带学生好难啊。是不是小学生会乖一点?中学生太难管纪律了。”她说着,吐槽起来,“所有学生都不服管,课堂上都在说话,叽叽喳喳的,吵死了,根本都不听你在说什么。”

    陈樾这下看她了,说“他们只是很热情很好奇,刚开始你不习惯,以后会好的。”

    孟昀很悲观“我表示怀疑。”

    陈樾说“下次可以试试,教些他们感兴趣的东西,他们就会听你的了。”

    孟昀不说话了,认为他在暗示她备课不认真不用心。这时,小狸猫从外头进来见了她,瞬间竖起尾巴,警惕地龇了一下牙,像是不开心她进了它的地盘。

    孟昀“……”

    猫儿不屑一顾地瞥了下孟昀,而后一跃跳到陈樾腿上,亲昵地趴下。

    陈樾摸了摸它的头,动作温柔。

    她突然就觉得他应该不太喜欢她,或许觉得她娇气吧;连他的猫都不喜欢她。

    她一声不吭,放下碗回了阁楼。

    孟昀心情不好,想早些洗漱睡觉。她拎了浴巾下楼,经过芒果时瞪了它们一下,走进厕所锁上门,看见镜子里自己面孔呆滞而生硬。

    她觉得这地方没劲透了,打开热水刚开始冲洗,无意看一眼墙壁,惊得脚下差点打滑。

    墙上一只手掌长的蜈蚣,黑身红头,百足爬行。

    “陈樾!”孟昀一声尖叫,摘下墙上的浴巾,手抖地翻来覆去,确认浴巾上没沾任何东西。

    陈樾很快到门口,急促敲了下门“孟昀!”

    她慌忙裹住身体,拉开门躲去他肩后,差点儿哭起来“蜈蚣!”

    蜈蚣感应到危险,在墙上飞速爬动。

    陈樾上前,迅速从墙上装草纸的塑料袋里抽出两三张草纸,盯准蜈蚣的移动方向,用力一拍。他手中草纸摁在墙上,谨慎而缓慢地收紧,抓拢。

    草纸在他手中团成了一团。

    孟昀惊魂未定,盯着他的手。

    他见她害怕,将手背在身后,安抚地说“没事了。”

    卫生间里空间狭窄,水蒸气中皆是她沐浴液的玫瑰香味,密不透风。

    孟昀只裹了浴巾,雪白的胸脯和修长的双腿露在外面,胸口剧烈起伏。

    陈樾只看她一下,眼眸垂落地面,想要出去;孟昀不安地看四周“还有没有啊?它的爸爸妈妈,小孩孙子,不会一家都在吧……”

    陈樾沿着墙壁细细地看,拎起塑料袋,掀开毛巾架,犄角旮旯全翻找一遍。

    孟昀慌张地跟着他移动,他转身折返时经过她身边,觉得挤,侧身从她面前擦过。许是水蒸气的高温,他脸颊微红。

    “没有了。”他细致检查一遍,指着墙壁,“那儿有个洞,应该是从外面钻进来的。我明天弄点水泥补上。”

    孟昀巴巴地问“哪儿有水泥?”

    陈樾说“镇上有修路的,要一点就够了。”

    孟昀说“好。”

    “我先出去了。”陈樾稍稍指了下孟昀背后,门外的方向。

    门框狭窄,孟昀站在框边挡了他的路。但她还在惊吓中,反应迟钝,没有后退,而是挨着门框侧了个身。

    陈樾止了一两秒,确认她已经“让”完空间了,低头走过来,并不看她,弓身从她面前钻出了矮矮的门洞。

    夜里灯光昏黄,他侧脸静默,耳朵红得近乎透明。

    “你站这儿!”孟昀突然开口。

    陈樾停在门口的石阶上。

    孟昀眼角是湿的,说“你不许走,等我洗完了出来了你才准走。”她揪着浴巾,打了个抖,“万一过会儿又有东西爬进来了怎么办?”

    “……”陈樾站在夜色里,哑口结舌,脸一点一点更红了。

    孟昀脸也是红的,分不清是吓的、水汽蒸的还是怎么,急道“你听见没有呀?”

    陈樾轻声“听见了。”

    孟昀“一定不准走啊!”

    陈樾“不走。”

    她一脸愁容,进去关上了门。

    很快水声淅沥。

    孟昀冲洗着身体,窥着门上淡淡的暗影,安心了些。

    隔着一扇门,陈樾站在刚才的位置,一动没动。

    门上的毛玻璃像个纸灯笼,女孩的身姿映在上头。他侧着脸,盯着月光下的石榴树,手里紧握着一团纸,面如火烧。

    终于,水声停了。

    过了一会儿,孟昀拉开了门。

    陈樾跟被解了穴似的,立刻下了台阶给她让路。

    她一句话不说,满脸通红地裹着浴巾回屋去了。

    孟昀回了房,觉得热,裸着身子钻进薄被,却一直睡不着。

    夜里不知何时,听对面阁楼传来一截口琴声,只有两三个音符,就刹然断在了夜风里。

    她没穿鞋,光脚溜到窗口窥看,他的阁楼黑黢黢的;刚才的音符仿佛是幻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