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 八千里路 > 正文 第8章 chapter 8
    chater 8

    前一天下过雨,操场上全是积水,课间操取消了。足足二十分钟的课间休息,学生的欢闹声遍布校园。

    下节课是初一(3)班的音乐课,孟昀坐在音乐教室里翻花名册,除了几个比较活跃的学生,她并不能把所有学生认全。

    这些天她在网上搜过支教攻略,全是些奉献爱心的空话。

    昨晚她把教案推翻重写了三遍,仍无法确定是否能提起学生的兴趣。她为接下来的课程头疼。

    陈樾说她“不用心”,她是不承认的。但不可否认她确实“轻敌”。原以为做志愿者么,你给什么,对方便会全盘接受。果然是太高高在上了。

    教室外传来口琴声,掺杂着易拉罐、竹片敲水泥地面的节拍声,曲调悠扬,颇有民族风,却又带着金属的节奏感。前奏一过,少年们唱起了歌谣,是少数民族的语言,拖着长长的尾音小调。

    孟昀起身走出教室。

    操场对面的水泥预制板上,或站或坐聚着一群初中生,白叶在吹口琴,龙小山一手木棍,一手竹子敲打着水泥,杨临钊拿铁丝拍打易拉罐,十几个少年唱着歌儿。

    孟昀本想用手机录下来,但不愿承担学生们发觉后立刻散去的风险,便远远欣赏。

    少年们笑容恣意,歌声飞扬。

    孟昀走神了,不知自己写的那些歌曲,有没有给过听众们此刻这般的感动。

    她看着,听着,直到上课铃响。学生们像收集起来的珠子,飞速溜回各自教室。

    对面那群孩子收了歌声,朝孟昀过来,擦肩而过地进了教室。只有西谷冲她微笑了一下。

    过去一两周,他们对她的稀奇、喜爱和示好已烟消云散。

    孟昀知道他们并不太喜欢她。她可能跟之前来过的短期音乐老师差不多,或许在他们心里还要更差一点。

    她抱着手走进教室,四十多个小少年熟视无睹,仍在讲小话。

    她也不说什么,拉了把椅子坐到讲台上,抱起吉他,略略思索,回忆着刚才的小调,手指拨弄琴弦。刚才他们在操场上唱的歌在吉他弦上弹出来,演奏出另一种不同的风味。

    教室安静下去了,大家齐刷刷盯着孟昀。

    孟昀弹了一半,抬头,问“是这个调吗?”

    有人答“是的!”

    有人问“老师你听过《干酒醉》啊!”

    孟昀说“没有,今天第一次听。你们唱得很好,但我听不懂。”

    白叶说“是佤语,老师不会说佤语呢。”

    杨临钊立刻说“有汉语歌词。”

    孟昀“那你们当老师,教我唱这首歌吧。”

    学生们来了兴趣,七嘴八舌“歌词,先写歌词。”

    孟昀“谁上来把歌词写到黑板上。”

    学生们你推我搡,孟昀看一眼了,点名“杨临钊,龙小山,你们两个上来写。”

    杨临钊立刻跳起身;班上最安静的龙小山延迟了一会儿,很害羞,但还是起来了。

    两人走到黑板前,商量着、回忆着汉语歌词。

    很快,龙小山拿粉笔写“你不敬我么我敬你,你不爱我么我爱你,让我们一起干酒醉,让我们一起干酒醉——”

    写到第二段,两人都记不得了,转头问同学。

    全班叫叫吵吵,炸了锅

    “小山,是敬你敬你我敬你!”

    “不对!”

    “你瞎唱!”

    “是敬天!”

    “对。哦,对!敬天敬地么我敬你。”

    “下一句呢?”

    “一来二去情谊在。”

    “不是二去,是二来,一来二来。”

    学生们叽叽喳喳,全班参与着给讲台上的两位出意见,总算把歌词拼凑完整。孟昀正瞧着黑板上的歌词,

    “老师,”坐在后排的成浩然翘着椅子叫起来,“你喝酒吗?”

    孟昀撒了谎,说“不太喝。”

    “咦——”满屋清淡嘲声。

    孟昀笑“酒量不好,容易醉。”

    杨临钊叫“老师,北上广不相信眼泪,云贵川不相信酒醉。”

    满屋笑声。

    孟昀也笑,说“好了,老师们,开始教我吧。”

    学生们齐声唱。他们唱一句,孟昀唱一句。

    这歌不难,孟昀一遍就会了。

    杨临钊笑“孟老师,学得快嘛。很是棒呢!”

    孟昀道“我们给这首歌加点儿‘混响’吧。”

    学生们不懂混响是什么意思。

    孟昀拿吉他弹了前奏,临时编了段和弦;又放下吉他,拍拍手,再拍拍桌子,手掌声、拍桌声很快出了节奏。

    学生们很机敏,一听就感受到了,跃跃欲试,开始拍手拍桌。

    孟昀说“还可以加上脚板声。”

    她拍着桌,踏着脚,旋律出来了。

    少年们上手很快,她教了没几遍,就基本整齐。

    孟昀抱起吉他,说“来,我们和一遍。”

    她踏着脚板,起了前调。

    学生们开始拍手敲桌,击鼓节奏伴着吉他声,前调过了,众人合唱。和弦相伴,节拍敲打,少年们唱着歌,眼里闪着光。

    他们越唱越有劲儿,唱到第二段,有学生甚至兴奋地加了段快速的小碎拍,还有学生吹起了相配的口哨。

    每个人都是交响乐团的演奏者,唱嗨了,即兴发挥,加拍,变节奏,和谐而又放肆。

    到了尾声,少年们齐声喊“嘻诶哈诶嘻嘿哈!”敲打得更激越,孟昀一拍吉他收弦,歌曲收尾,干脆利落。

    全教室疯叫,大笑,鼓掌。

    孟昀望着满室笑脸,低头摸了下吉他弦,不由自主弯了唇。

    这节课过得飞快。

    下课铃响,学生们出教室时,不少人欢快地跟她打招呼“孟老师再见。”

    “孟老师下节课见~”

    “再见。”孟昀一一回应,杨临钊还跑过来跟她击了一掌。

    教室很快空落下去,西谷还坐在角落里。

    西谷今天有些反常,整节课兴致不高。下课了,她在桌上多趴了一会儿才慢慢起身。

    孟昀见她嘴唇苍白,问“西谷,你哪里不舒服吗?”

    西谷小声答“梦梦老师,我肚子疼。”

    学校没有校医室,孟昀带她去了外头的卫生所。医生检查后,说“没得事情,要来初潮了,好生休息就行了噶。”

    回学校的路上,西谷脸红透了,说“我去跟张老师请假,想回家住两天。”

    “好。”

    西谷去了班主任办公室。

    孟昀则去了趟小卖部,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她熟悉品牌的卫生巾,只好挑了看上去最像样的,日用夜用都买了,拿黑塑料袋装好。

    走到校门口,碰见西谷背着书包出来。

    孟昀把黑色塑料袋塞进她书包,耐心交代“粉红色是白天用的,蓝色是晚上睡觉用的。用的时候,撕掉贴纸粘在裤子上,小翅膀折一下就好了。”

    西谷脸上红一片白一片,扎着脑袋,点点头“谢谢梦梦老师。”

    孟昀瞧着她有些虚弱的样子,想到今天的课跟体育老师换了,说“西谷,我送你回去吧。”

    西谷摆手“我家很远呢。老师你怕是走不了。”

    孟昀说“没事。”

    她卸下她的书包,拨了拨她后脑勺,不容置疑地说“走吧。”

    许是肚子疼惨了,西谷不怎么讲话。

    孟昀也不说话,两人沿着镇上一条路往北走,很快就出了镇子。

    路过镇外一处新建的民居聚集地,稻田旁是成片的阁楼民居,蓝天青山,白墙灰瓦。一拨镇上的工作人员带着一拨外头来的西装男士,拿着工程图在房屋之间穿梭。

    孟昀老远就看见了陈樾,其他人普遍肤色偏黑,身形偏矮。陈樾比他们要高上许多,一眼能分辨。

    隔着四五畦青色的稻田,孟昀也没多管,沿着小路继续走。

    走开不到二十米,听见身后陈樾叫她“孟昀!”

    孟昀回头。

    西谷没意识到,仍低着头默默往前走。

    陈樾沿稻田走到离她最近的地方,隔着一方稻谷,问“去哪儿?”

    孟昀说“我没逃课。”

    陈樾说“我不是这意思。”

    孟昀说“那小孩不舒服,我送她回去。”

    陈樾眯眼看了下,说“那是西谷吧?”

    孟昀说“嗯。”

    陈樾说“她自己走得回去,你别送了。”

    孟昀说“她太小了。再说,我今天没事。”

    陈樾看了她半晌,说“她家很远,还是山路,你走不过去的。走过去了,你也走不回来。”

    孟昀怀疑,在陈樾眼里,她就是个废物。

    她不搭理了,冷淡看他一眼,转身快步走向前头。西谷这丫头脚程很快,这会儿功夫,小人儿快淹没在稻田里了。

    陈樾看她离开,没去追;他看手机,记了下时间,回了项目队。

    小路穿过稻田,荷塘,农居,入了深山。两人一前一后,沿着蜿蜒的山路时而往上时而往下,一路不见人烟。孟昀推测,她们很可能已经翻过三四座山头。她没问西谷还有多久,只是跟着她走。

    中午烈日炎炎,天空蓝得放光。白云一朵朵如雪般挂在山头,高原的太阳炙热而刺眼。

    孟昀汗流浃背,有点后悔兜里没装防晒霜。早上涂的防晒,这会儿早被一道道汗给冲干净了。

    西谷小小一个走在前头,脚力极好,踩石块,过小溪,滑下坡,爬上山,手脚麻利;孟昀跟在后头,显得笨拙,仿佛她才是肚子疼的那个,正由西谷护送回家。

    山路坎坷,步履不停。

    从中午十一点半走到下午两点半,举目无人迹。

    孟昀脚步渐渐放缓,书包也被西谷拿过去自己背了。西谷走在前头,时不时停下等她。

    两人走到一处断崖前,一道巨大的裂缝横亘面前,来去皆不见尽头。对面悬崖在七八米宽外,中间峡谷深数十米,无桥可走。

    西谷走到崖边,钻进了地下。

    孟昀跟上去,原来有处极其陡峭的碎石坡可去到谷底。西谷脚步飞快,黄沙碎石在她脚底沙沙作响。孟昀蹲着身子,扶着山壁慢慢往下挪。西谷跑了一段,回头等孟昀一会儿。

    孟昀也分不清自己是走下去的还是滑下去的。好不容易到了谷底,碎石满地,西谷走到对面山崖,又是一道弯曲陡峭的石坡近乎垂直向上而去。

    孟昀仰望面前的绝壁,看到了中学课本上“沟壑天堑”一词的具象化。她手脚并用跟着西谷这小猴子爬上山,头上脸上手上覆满灰尘,一道道勾勒在汗水里。

    过了峡谷,两人继续往前走。孟昀双脚没了知觉,整个人都没知觉了,只听自己呼吸沉沉,嗓子烟熏火燎。

    下午三点半,终于到了西谷家的小村落,一处傣族的聚集吊脚楼。

    这时间,村里老人都去地里干活了,连狗都不见一条。

    西谷说“梦梦老师,我到家了。”

    她家是栋小竹楼,楼下羊圈,楼上住人。

    羊赶去山上了,圈内空空。

    孟昀踩着吱吱呀呀的竹楼梯,上去瞧了一眼,楼上房间昏暗潮湿,吃喝住全在一处,灶台上覆满油脂,床上又皱又脏。

    孟昀不敢相信都这个时代了,居然还有人住在这种地方。

    她心里难受得很,只看一眼便下了楼。

    西谷从井里舀了一碗水给她。

    孟昀喝光了,抹一把汗,说“你家里没人啊?”

    西谷说“爷爷下地,奶奶去放羊了。”

    孟昀猜测她爸爸妈妈应该在外头打工,本想问一下,怕惹小孩伤心,只说“你好好休息,我回去了。”

    西谷忽然跑去楼上,很快又跑下来,塞给她一包不知道怎么牌子的干脆面,羞涩道“梦梦老师,给你吃。”

    孟昀知道这是她心爱的零食,不肯收,说“我不吃,你自己吃。”

    西谷多喜欢她呀,怎么都不肯,赶忙把方便面袋子撕开了递给她。

    孟昀从袋子里拿出一个葱花包,说“老师喜欢吃这个,只拿这个。剩下的你自己吃,好不好?”

    西谷这才作罢,摆摆手,说“梦梦老师再见。”

    孟昀出了村寨,走出老远了回头,西谷还站在自家吊脚楼的阁楼上冲她挥手。

    离开西谷家,不过二十分钟,人就垮了。孟昀走不动了,一停下,两条腿剧烈打抖,绵软得像被抽掉了所有力气。

    她坐在树荫下,喘了十几分钟,才撑起双腿继续前行。

    回程速度大大下降,她走到那处峡谷时,已是下午五点多。

    坡道陡峭,她起先小心抓扶山石,可无甚助益。越往下越陡,她连滑带摔跌落谷底,扭到了脚,沙石落了一头。她痛得倒在地上缓了半天。

    孟昀不走了,坐在谷底仰头望,壁立千仞,灌木丛生,一带蓝天又高又远。阳光落在崖顶的树冠上,随风跳跃。

    这儿离上海两千六百多公里。淮海路,复兴ho,酒吧,录音棚……像是上辈子的事情。

    来这儿半月,仿佛一年之久,与世隔绝。

    而在这静远之地,她的心也始终空落落地漂浮在半空中,不曾落地而安宁。隔绝了世俗间的一切,她依然愤怒而难过。

    手机破天荒地响了,是个陌生号码,归属地上海。

    她接起来“哪位?”

    那边不说话,孟昀也不说,等着。

    僵持了半分钟,孟昀没了耐心,说“林奕杨,你不说话我挂了。”

    那头开口了“你在哪儿?”

    孟昀说“关你屁事。”

    林奕杨说“我去找你。”

    孟昀好笑“你嫌工作室澄清不累啊。”

    沉默半刻,他嗓音沙哑“昀昀,你别这样。”

    孟昀瞬间失控“你有病啊管我怎样,林奕扬我告诉你,我孟昀这辈子缺什么都不缺男人。是我不要你了——”

    电话断了。不知是对方挂的,还是信号断了。

    无所谓。

    孟昀静坐着,眼睛湿了,拿袖子擦擦。越擦泪越多,她哭了起来。

    她想起身继续走,可太累了,累到极致,累到想尖叫想大喊,累得眼泪越来越多。

    那时她初入公司,在酒局上被大佬骚扰,是林奕扬救了她。

    他性子冷,但对她好,是真好。不然当初她也不会伤了。说实在的,她已从失恋中走出来,不爱他了,但再一次被男友轻易放弃的羞辱和挫败感挥之不去。

    光线变暗,崖顶的阳光斜走,她也哭完了。

    她看着红肿的脚踝,想给陈樾打电话。他早就提醒过她,她非不听。

    孟昀又呆坐了会儿,有清风落进谷底,散了她身上的焦热。

    摩托声从山崖某处传来,马达越来越近,她回头,陈樾出现在谷底。

    孟昀愣住。

    摩托车碾过碎石,到她面前停下。

    他单脚撑着地,道“我就说了,你走不回去的。”

    他语调平静,没有半点责怪的意思。可孟昀眼眶一下就红了。

    他一愣,从车上下来,缓声“我没有怪你。”

    孟昀委屈极了,手指着脚踝,呜咽起来“你看我的脚。”抽泣着抬起手臂又一指,“都是那个坡摔的,你这里的路怎么这样呀?”

    好像出现这样的路是他的错。

    陈樾见她脚踝肿得老高,蹲到她身旁,想碰碰看情况,又不敢碰。

    “不哭了。”他轻声安慰。

    孟昀理直气壮地嚎“疼死了我能不哭吗!”

    陈樾不讲话了,站起身,无意识地绕着她转了几个圈圈,又哄“我们先回家好不好?”

    她不哭了。

    陈樾在兜里掏掏,抓出一团皱皱的卫生纸递给她。

    孟昀接过来擦脸,哽了哽“怎么一股机油味?”

    陈樾“哦,忘了,好像擦过机器。”

    “……”孟昀一团纸砸他裤脚上,纸团弹回来掉地上。

    陈樾“……”

    她不想乱扔垃圾,又捡起来塞兜里。

    陈樾朝她伸手,她握住他的手,他轻轻一提,她跌站起来,近他身前。

    他不太自在,轻微往后回避。孟昀站不稳,他又上前扶住她的腰,只觉她柔软得不像话。

    她几乎是半倚在他身上,抓着他的手臂,他手上满是力量。她单脚往前跳出一步,不走了。

    “怎么了?”

    “脚软。”

    离摩托只有几步路,陈樾抿紧唇,忽然弯下腰,另一手伸到她膝盖弯后,将她公主抱起来。

    孟昀像是被抛上青空,心往上头一颠。还未反应过来,他已抱着她快步走到摩托前,将她放在车座上。

    他又不跟她对视了,低头坐上了车。

    摩托车发动。

    孟昀本好奇那么陡的山坡,车怎么开下来的,但她太累了,没有半点力气开口。摩托沿着谷底走了一段路,到了另一处山坡前,比人行的那处稍缓,但也依然陡峭。

    陈樾开足马力,车冲越而上。

    孟昀猛地后倾,体验了一把山羊的感觉,背后便是悬崖。

    陈樾道“抓紧了,别往后看。”

    孟昀照做,双手揪住他的衣服,只见蓝天、灌木、山崖在面前旋转。一切都模糊不清了,只有他背影坚韧。

    车轮滚滚,飞沙走石,颠簸着,扭拐着。极陡之处,孟昀怀疑他俩会摔下山崖粉身碎骨,她有些害怕,紧张地抱住了他的腰。

    陈樾僵了一下,但没分心,稳稳操控着车子。

    摩托终于爬上山崖,加速在山路上飞驰。

    孟昀揪紧的心缓缓松开。

    山谷铺就眼前,树林飞速后退。夕阳余晖,晚风拂面。

    孟昀渐渐睁不开眼,垂下头打瞌睡,时不时往前倾,脑袋直点。某一刻没控制住,人猛地一扎,一头扎进陈樾的后背里。

    他后背坚硬有力,衣服上带着男性特有的体味。不知为何,她一点都不想挪开,脸还往他背上贴了贴。半晌,回了点儿神,略直起身,咕哝“不好意思。”

    可她太困了,没过几下,脑袋又扎到他背上去。这一回她放弃了挣扎,歪在他肩后沉沉睡去。

    这个人看着那么瘦,却那样能避风呢。

    只是模糊间,觉得这种感觉有些熟悉,像曾经发生过一样,可她记不得了。她毫无意识,伸手环住了他的腰。

    陈樾一动不动,在晚霞满天的山路上驰骋。

    他只看见山路绵延,路两旁生长着茂盛得要遮天的山核桃树,蓊蓊郁郁,无边无际。

    竟像当初一起走过的那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