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 八千里路 > 正文 第9章 chapter 9
    chater 9

    孟昀洗完澡,拿浴巾擦身体时,想起墙上那个小洞早就用水泥堵上了。原先的水泥墙壁也在上周末贴上了一层瓷砖。施工那天她在阁楼里睡懒觉,是陈樾弄的。

    从那时起,陆陆续续,塑料袋被贴墙纸巾盒代替,粗糙稀薄的手纸也换成一格三层的纸巾。

    上周末,洗手台旁的墙壁上安置了一个三层的置物架,足够孟昀放她各种各样的洗漱用品。而今天,架子边缘多挂了个小的防水包,里头装了新买的吹风机。

    孟昀将头发吹到半干,心想,他好像并不讨厌她,还蛮照顾她的。

    她挂好浴巾,套上睡裙,拐着脚走出去。她不愿扶墙壁,想起那湿润腐烂的触感,她宁愿一瘸一拐。

    “孟昀。”天井对面,陈樾立在背光的门口,问她,“你脚怎么样?”

    孟昀慢慢往屋里挪,嗡声说“疼。”

    她歪歪扭扭地单脚跳进堂屋,扶着藤椅坐下。

    陈樾尾随她进来,端了碗香肠腊肉豌豆豇豆焖米饭和一碗西红柿鸡蛋汤,放在她桌边,说“先吃晚饭吧。”

    已经晚上九点多了,过了孟昀所谓的主食时间,但她太饿了,接过他手里的勺子舀了一大口焖饭。

    陈樾见她吃得很香,转身要走。

    孟昀望一眼他的背影,唤一声“陈樾。”

    他刚走到门槛边,回头“啊?”

    孟昀低头戳了戳碗里的腊肉,说“我今天看到西谷家特别破,不知道能不能做点什么……帮她。”

    陈樾极淡地笑了下,说“她很快就不住那儿了。”

    孟昀一愣“为什么?”

    陈樾说“移民进镇工程完工了。她们村人少,路远,会全部迁到镇子附近的。”

    孟昀恍然大悟“哦,是我早上看到的那块民俗村?”

    “在那附近。”

    “啊……”孟昀点了点头,又问,“那,寨子就荒废了?”

    “嗯。”

    孟昀又有些遗憾,说“她们寨子从外头看,好漂亮的,还蛮淳朴原始。不能保留就太可惜了。”

    陈樾默了半刻,说“在贫穷面前,所谓的原始,不值一提。”

    孟昀一怔,继而道“也是。”

    等她吃完饭,陈樾过来收碗,他看一看她脚踝,说“你等我一会儿。”

    他回他家那边去了。孟昀伸着脑袋望了眼,见他拿了个玻璃罐子,像是泡酒的,里面那东西……

    孟昀坐回椅子里,眉心拧了拧。

    很快,陈樾从天井那边过来,手里拿了个青瓷小碗,进了她堂屋。他到孟昀面前蹲下,碗放在地上,里头有大半碗透明液体,像是水。

    孟昀奇怪“干什么?”

    陈樾掏出打火机,点了火,往碗里一撩,碗里跳跃起青蓝色的火焰。

    原来真是酒。

    孟昀一惊“你干嘛?”

    陈樾抬头看她,说“帮你擦几下,明天就好了。”

    孟昀两手撑着扶手,人往椅子里缩“擦这个?这什么鬼迷信,你是不是想烫死我?”

    陈樾安抚地劝“不烫,真的。”

    孟昀不信,摇头“我明天去看医生。”

    陈樾说“拖到明天更严重。”

    孟昀坚决摇头“陈樾,你是受过高等教育的——”

    陈樾看一眼那碗,担心过会儿酒烧完了,于是伸手抓住她脚板心。

    “啊!”孟昀条件反射要挣脱,可陈樾速度极快,另一手往起火的碗里一沾,手指带着火苗迅速抹到她肿起的脚踝上。

    孟昀浑身一抖,但——火苗在他的手指和她的脚踝间跳跃,一种温热而湿润的感觉,很舒服。并不烫,也无灼烧感,

    陈樾在她肿起处揉了几下,火焰熄灭。他再次将手伸进碗里,沾了火,复而揉擦在她脚踝上。

    孟昀身子放松下去。

    他蹲在地上,一次次拿酒火擦揉她伤处,脚上那处皮肤很温热舒适了,脚板心被他捏在手心,同样的炙热湿润。

    夏夜寂静,只有头顶风扇转动的声响,和时不时他手指快速沾进酒火的拍打声,火焰无声跳动。

    孟昀忽说“那只蜈蚣是不是被你泡在酒里了。”

    陈樾抬眸,“嗯”了一声。

    孟昀轻轻地“哼!”

    她说“你还真是不浪费呢。”

    陈樾抿唇,又低头看她的脚,就是这一下,目光从她腿上滑过。

    她睡裙裙摆不长,只遮住半截大腿。女孩的腿纤细而修长,雪白雪白,肌肤柔软滑腻。

    他的手正握着她的脚,软软的,小小的,有点凉;好像他手心的温度能把她烫到。

    屋顶吊扇转动,鼓起她西瓜红的睡裙。她刚洗完澡的香气,从裙摆里满溢出来,扑到他面前。

    他迅速低下头,呼吸在不经意间凝滞。

    渐渐,他嘴唇上出了细汗,心想,或许是酒精火燎的热度。

    孟昀也安静了,眼神勾勾地看着蹲在她脚边的男人,见他脸颊被火光映得微红,低垂的睫毛扑眨了几下。她看着看着,脚板心有点儿痒。可他并没有挠她。

    他给她来回擦了十几遍,碗中酒火熄灭,只剩清水。

    陈樾松开她的脚,起身往后退一步,拉开距离,说“明天早上应该就没事了。”

    孟昀觑他,说“那要是有事怎么办?你负责嘛?”

    她一贯如此理直气壮,仿佛她的脚是因为他扭伤。

    陈樾哑口了一下,目光转向地上的碗,说“明天我送去你学校,你先别走长路。”

    孟昀荡着一只脚丫子,似乎心情不错,说“好吧。”

    陈樾匆匆看她一眼,正要走,忽定住,指了一下她“你脖子上……”

    孟昀浑身一抖,颤声“有虫吗?蜘蛛?!”

    “不是,”陈樾赶紧指自己的脖子,“晒脱皮了。”

    孟昀往脖子上一摸,火辣辣的,一小层白色的死皮褪了下来。她在烈日下暴晒了六个多小时,不脱皮才怪。

    她见着那层死皮,可伤心了,赶紧指挥陈樾“你帮我去洗手间,第二层架子上一个绿色的瓶子,长得像滴管和滴瓶,帮我拿过来。”

    她这理工科的描述,陈樾秒懂,准确找了来。

    孟昀挤了半手心的修复霜,往脸上脖子上到处涂,凄惨地嘀咕“防晒没涂够,肯定要晒黑,又变丑了。”

    陈樾认真看她,默默说了句“没变丑。”

    孟昀说“我变丑了你也看不出来。”

    吊扇呼呼转动,小狸猫见陈樾迟迟不归,轻悄悄走到门槛处,也不进来,站在夜里瞧陈樾。那猫儿又不高兴地炸毛了。

    孟昀见了,说“你的霸道小情人来了。”

    陈樾看了猫儿一眼,说“山区孩子脚力好,西谷走得回去,你为什么一定要送她?”

    孟昀正往手背上抹最后一点精华,没答话。

    陈樾说“因为在蒋林村的事?我话说重了,你别往心里去。也不要为了证明什么,去做自己做不了的事。”

    “不是。”孟昀抬眼,说,“我很喜欢西谷。”

    她加上一句,“她是这里第一个喜欢我的人。”

    陈樾无言。

    “不是老师的职责,也不是身为大人的高尚。”孟昀的眼睛在白炽灯下黑白分明,说,“她很喜欢我,我也很喜欢她,所以想送她回去,就这么简单。”

    他点了下头,表示懂了“但下次干点力所能及的事。”

    孟昀打了个哈欠,说“嗯,力所能及,我现在不能上楼梯了,卷个席子睡楼下吧。”

    陈樾忽然就说“我背你上去。”

    孟昀愣了一下,他自己也有些愣,掩饰得很好。

    她将他上下打量,问“你背得动吗?”这是句废话,他之前抱她都轻轻松松呢。且不知为何,心里莫名……有些想让他背的。

    陈樾没回答,人却已在她面前蹲下,脊背弯在她身前,t恤下,男人的脊梁像一张弓。

    孟昀嘴唇抿成一条线,乖顺地趴去他背上。

    他身上很热,冒着潮湿的热气似的。

    她想起自己穿的裙子,正尴尬,他双手背到身后,两手握起,没有碰她。他用了绅士手,只拿小手臂架着她腿弯,将她轻松背起。

    孟昀有些懵。她没有被男生这么温柔礼貌地对待过。因她的外貌,她一贯遭受的调戏揩油更多。心里忽就涌起一丝暖意。

    木楼梯很窄,很陡。

    光线晦暗,他一步步走得缓慢而稳重。

    孟昀趴在他后背上,觉得很信任,很安稳;身心都很舒缓。

    她忽轻声“陈樾。”

    “嗯?”

    “谢谢你。我没想到,在这里还会有人跑那么远的路去找我。”

    “不客气。”

    “你以为我是跟你赌气才去的吗,所以心里内疚就去找我了?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她没找到形容词,转而叹了口气,说,“不过,还好你以为我跟你赌气,不然你就不会去找我了吧。说不定,我现在被狼叼走了呢。”

    陈樾想否认,可……

    他只说“我们这里没有狼。但有熊。”

    孟昀噗嗤一笑。

    他真是个很好的人,好到她忽然有些遗憾,说“我们大学的时候怎么不熟呢,没有在那时候就做朋友。”

    陈樾说“没事。做同学也很好。”

    是的,只跟她做同学就很好了。

    何况在他心里,他们那时候就是朋友。只不过她都忘了。

    陈樾进了房间,把她放到床上。孟昀的裙子不可避免地掀了起来,她赶忙把裙子摁下去捋好,但他料到将她放下时会有不便,并未转身,背对着她说“我下去了。你早点睡。”

    孟昀心里很暖,说“好。”

    他刚走到门边,听见她一声“嘶——”

    他回头“怎么了?”

    她小腿肚碰到了床沿“没事,碰了一下,痛死了。”

    陈樾站在门口,想着她今天的运动量,迟疑了一下。

    孟昀奇怪“怎么了?”

    陈樾说“你脚可能明天下不了地了。”

    孟昀微愣“有那么严重吗?我也就走了……”六个小时的山路,“那怎么办呀?”

    陈樾想了想,朝她走过去,看着她的腿,又匆匆看她的眼,说“要我给你按一下吗?”

    孟昀略略一想,把小腿伸给他。

    陈樾低声“可能会有点疼,你忍着点。”

    孟昀吸一口气,点头“没事,我很不怕疼的。”

    陈樾坐到床边,抬起她一条小腿,大掌捏了捏她的小腿肚。

    “啊——疼疼疼疼疼!”孟昀惨叫。

    陈樾止住了,孟昀喘喘地说“诶,你别停啊。不用管我。”

    正说着,角门传来动静,是柏树回来了。

    孟昀又是一声呜咽“啊~~~~疼~~~~~呜~~~~啊不行了,你轻点!”

    陈樾放轻了力道,孟昀眼泪汪汪地说“好像轻了没有效果,还是重点吧。”

    陈樾一句话不讲,也不看她,只是低头揉着摁着捏着,惊异于女孩子是这样柔软,手心像是抓着一团凝胶琼脂。

    孟昀疼得直吸气,泪花儿直冒,还有心思问“柏树不会以为我们在搞坏事吧?”

    陈樾没反应过来“什么坏事?”

    孟昀不讲。

    但陈樾慢慢意识到了,本来就有点儿红的面颊更红了;一时不知该继续捏,还是怎样。手里却还是没有停的。

    孟昀怕柏树听了误会,死忍着不叫了,疼得受不了就闷哼一声把脸埋进枕头,低低呻吟“呜——”

    陈樾“……”

    呃,这……好像更不妥吧。

    他红了脸,默不作声,假装自己是个无情的按摩机。

    按了一会儿,她两边的小腿都不疼了。他匆匆说一句晚安就迅速出去,带上了房门。

    孟昀听见他脚步快速地下了楼,关电扇,关灯,关门;听见他穿过天井,去了对面。小狸猫在夜里叫了两声。而后是卫生间传来的淅沥沥的水声。

    过了不知多久,按摩起了效果,孟昀小腿上的酸麻感和疼痛感都消散了,变得轻松起来。她躺在床上,抬起腿来,裙子滑下。

    她在空中转了转未伤的脚踝;又将双腿慢慢放下,翻了个身,腿肚子热热的,是他掌心的热量;而胸口似乎还有他后背上的体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