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 八千里路 > 正文 第14章 chapter 14
    chater 14

    军训结束, 学生返校。

    周一就要开课了。大一新生的体育课和公选课在教务系统上选。孟昀她们还没来得及买笔记本,只能和大部分学生一样去学校机房排队上网。机房也就上百台电脑,容不下几千名新生。

    孟昀早晨经过实验楼, 队伍浩浩汤汤;中午经过,只增不减;到了傍晚,仍是没有变短的迹象。三个女生正叹气,恰巧何嘉树跟杨谦经过, 问她们干嘛。

    姜岩说“选课啊, 你们刚选完?”

    杨谦说“早选了。我们寝室有电脑。”

    何嘉树补充“四台。”

    三个女生异口同声“男生宿舍能进吗?”

    男生宿舍管得不严,且还未正式开课。几人顺利上了楼。

    何嘉树推开宿舍门,孟昀刚进去半个身子,见陈樾光着上身, 只穿了件短裤, 正低着头拿毛巾搓头发。

    他听见动静回头, 目光跟孟昀对上, 眼睛瞪大,瞬间跟受惊的猫一样跳起来, 低低一声“我次——”后头的音没发完,憋了回去。

    孟昀已闪退出门。何嘉树喊“对不起没注意!”一条毛巾摔他脸上。几人站在门口等待, 里头传来翻衣柜的声音。

    姜岩凑到孟昀耳边,极低地说了句“陈樾那么瘦,居然有腹肌。”

    孟昀慢慢瞟她一眼, 眼神说我也看到了, 姐妹。

    过了半会儿, 室内安静了。何嘉树敲了敲门, 问“能进了吗?”

    脚步声靠近, 陈樾拉开门。他套了件白t恤, 剜了何嘉树一眼,回去自己桌前随手拿了本书翻开。

    孟昀走进屋,不自觉看了他好几下。他余光察觉到了,却没敢扭头跟她对视。

    何嘉树开了笔记本,说“孟昀,坐这儿吧。”

    “哦。”她坐去了何嘉树桌边。

    姜岩本想要陈樾帮忙,但杨谦已经招呼她过去。

    李斯齐人不在,宿舍只有三个男生。朱小曼抿着唇站在原地。陈樾盯着书看了几秒,后知后觉意识到什么,立马开了电脑站起身,对朱小曼说“你用吧。”

    朱小曼小声说了句谢谢。

    孟昀多看了他们两个一眼。

    朱小曼不太会操作“浏览器在哪里啊?”

    陈樾弯腰,拿了鼠标帮她点击,又帮她操作校园登陆系统,很耐心的样子。

    孟昀刚收回目光,姜岩说“陈樾,你腿好细啊,我腿都比你粗。”

    孟昀跟朱小曼同时看过去,盯着陈樾露在短裤外的两节小腿。

    陈樾“……”

    孟昀还特地看看了自己的,确定比陈樾细之后,继续看电脑。

    杨谦笑起来“陈樾的腿是精瘦,都是肌肉,姜岩你的……哈哈哈。”

    姜岩“滚!”

    一屋子的笑,陈樾恍若未闻,拿了书坐去李斯齐椅子上。

    他余光里,孟昀趴在何嘉树桌子上挑着公选课“诶,这个地缘经济学概论是什么鬼,居然有4个学分。你们有谁选了这个?”

    陈樾选了,他不知要不要回答时,何嘉树说“高学分的考试也难,你不如换两门2个学分的。”

    陈樾闭了嘴。孟昀托着下巴想了想,不听他的,说“不行,这个学分高,我要选这个。少上一半的课呢。”

    大一上学期需要修满二十个学分。几人讨论着课程,计算着学分,猜测着难易程度。陈樾坐一旁看书,半天没翻一页纸。过了十来分钟,她们选完公选课,就剩体育课了。

    朱小曼选了羽毛球。姜岩打开页面,一声惨叫“昀昀,舞蹈班只剩一个名额了,怎么办?”

    “啊?”孟昀点开页面。

    姜岩问“怎么办?”

    孟昀说“你先看见的,你选吧。”

    “说好了我们一起的。”

    “你快选吧,再不选过会儿一个名额都没了。”

    姜岩选了舞蹈。

    孟昀在剩下的网球,篮球,跳绳,乒乓球之间犹豫。

    何嘉树说“选篮球吧。”

    孟昀“不要。手疼的。选网球好了。”

    陈樾心想,打网球手也疼。

    孟昀报完名,往椅背里一靠“是不是得买球拍啊?”

    朱小曼说“球拍都是一对对卖的,你赶紧找人搭伙买,划算。”

    何嘉树指了下陈樾,说“陈樾也选的网球,你可以跟他凑一对。”

    孟昀回头“陈樾,你球拍买了吗?”

    陈樾说“没有。”

    “你帮我买个球拍,好不好?”

    “好。”

    孟昀摸口袋“大概多少钱,我先给你。”

    “买回来再说吧。”

    “也行。”

    ……

    对门宿舍的徐文礼也选了网球。

    第一节体育课,陈樾跟他去球场集合。快上课时,孟昀来了,一身白t配网球裙,阳光照在她修长白皙的腿上,泛着柔光。网球班虽有一半女生,但都穿裤装。她一人格外出挑。

    孟昀眼睛在人群中一扫,找到了陈樾,朝他走来。陈樾递给她一个球拍。

    孟昀问“多少钱。”

    陈樾说“三十。”

    孟昀把钱给他,陈樾接过了塞兜里。

    “谢谢啦。”孟昀心情不错,挥了两下球拍去站队了。

    徐文礼用力撞了陈樾一下,道“你也太重色轻友了,跟她拼球拍,不跟我拼。害我找别人找了好久。”

    陈樾觉得他这话没道理,是孟昀先跟他说拼球拍的。但以他对徐文礼的判断,给他解释一遍,他会把自己的结论再强调一遍,陈樾作罢。他不说话,徐文礼就转了话题,神秘兮兮地嘀咕“孟昀网球一定打得很好。”

    陈樾问“为什么?”

    徐文礼说“你没看见吗,她穿得很专业很漂亮。”

    “……”陈樾有些怀疑徐文礼的理科生身份,问,“这两者之间的必然联系在哪儿?”

    “看样子就很专业。你过会儿等着看吧。”

    第一节课并没有机会看到。

    老师教的是挥拍姿势,四十个学生站成五排,一次次慢动作回放似的挥球拍,挥了两个小时,连球的影子都没看到。学生们觉得枯燥,难免松懈。

    老师苦口婆心地说“我教了你们正确的方法,也给你们纠错了。你们偷懒,我也不能一个个盯着,但我告诉你们,没有好好学,将来是会暴露出来的。”

    陈樾听着这话,正挥着球拍一动不动,鬓角的汗从脸颊淌下。

    孟昀站在他斜前排的位置,垮着肩膀和手肘,见老师走远了,迅速放下手臂舒展按摩两下。她一回头,陈樾移开眼神。她见他满头是汗,手臂上肌肉紧绷,在轻抖。她看了两秒,又松了松肩膀,这才慢吞吞重新挥了拍。

    三周后,开始练习击球了。

    老师站在球网对面,正面发球而来。同学们排着队一一上场接打。

    孟昀跟着队伍慢慢前移。同学们有的能接住,有的只能勉强碰到,有的则根本接不到球。轮到她了,她到场地内站好。

    老师发了个正方向的球,难度不高,孟昀挥拍而上,拍到了——风。

    网球在地上挑衅地蹦蹦哒哒。后边的队伍里发出善意的笑,孟昀脸煞红,迅速下场。她脑子嗡嗡响,绕着球场快步走到接球完毕的队伍里,这才往场上看,正好轮到陈樾。

    老师发的球角度有点偏,陈樾迅速跑步而上,利落一挥拍,“啪”的一声清脆在空气中炸开,网球潇洒地飞跃过网。

    “哇!”学生队伍里一片叫好声。

    “不错!”老师也冲他竖了个大拇指。

    陈樾抹了下额头上的汗,下了场。

    孟昀盯着他看,一直看到他绕过场子走进队伍。等下课队伍解散了,她又回头看陈樾。陈樾撞见她的目光,眼神问干嘛?

    孟昀说;“我有次晚上经过运动场,你是不是在练网球?”

    陈樾说“啊。”

    孟昀说“你能不能带我一起练呀?”

    陈樾一时没说话。

    孟昀低声“就几天,能打到球就行,好不好?打不到球,太丢脸了。”

    陈樾说“好吧。”

    下午六点,陈樾赶到运动场时,孟昀已在那儿等着了。她也不练习,把网球拍摁在地上转啊转。

    陈樾走近了,说“再转几下,线要绷断了。”

    孟昀收了拍,给自己挽尊“我小时候会打羽毛球的,不知道为什么网球接不住。明明是差不多的运动。”

    陈樾没接话,从围栏边拉了一筐网球,说“我扔球吧。”

    孟昀说“没事,你拿球拍打吧。”

    陈樾看她一眼,没多说,拿了球拍走到网对面。

    他握着球拍,松了下肩膀,左手将球抛起,右手握拍击球。球速不快,飞跃而去。

    孟昀望望自己的球拍,又望着天空,用力一挥——

    挥迟了,没打到球。

    “……”

    这方天地很安静,能听到隔壁篮球场上如火如荼的打球声。

    孟昀耳朵有点红。

    陈樾说“是我力度没控制好,还是扔球吧。”

    孟昀赞同地点头“嗯嗯,扔球吧。”

    陈樾又拖来球筐,拿起一个球,问“准备好了吗?”

    孟昀握紧球拍,微微降低重心“准备好了。”

    陈樾扔了球过来,孟昀再次挥拍——

    挥早了。

    孟昀觉得很丢脸,脸颊红透了。

    但陈樾没什么表情,准备扔下一个,仿佛是个无情的自动扔球机。

    “你等等!”

    课外时间,运动场上来往的学生很多,孟昀放不开,又急又羞,握着球拍准备了半天。

    陈樾等了她半分钟,安慰说“你心里别害怕。”

    “我没怕,这有什么好怕的。”她有点跟自己生气,脸又红了,想来想去,一时就瓮声道,“这么小的球,速度又那么快,怎么打得到嘛?你看你能打得到吗?”说着捡起地上的球朝陈樾那边砸过去。

    陈樾一愣,立刻捞起地上的球拍,跳起来“啪”地一击。姿态舒展。

    网球从孟昀旁边飞过,打到后头的拦网上。

    “……”

    孟昀咬着嘴唇,突然把球拍往地下一扔,人也一屁股坐在地上,脑袋耷拉着,像蔫掉的秧苗,自己跟自己嘀嘀咕咕“根本就打不到,网球太变态了。我应该选篮球的,或者踢毽子。网球不行的……”她没声儿了,羞得抬不起头。

    陈樾站了半刻,掀了球网钻过去,捡起地上的球拍,走到她面前蹲下了递给她。

    她握住,垂头丧气地说“对不起。浪费你的时间了。”

    陈樾说“我刚看了,你拿拍的角度不太对。”

    孟昀这下抬头了,可怜巴巴地望住他,等着指点“哪里不对呀?”

    陈樾被她看得垂下眼皮,说“你再拿一下。”

    孟昀慢慢起身了,握好球拍;陈樾跟着她站起来。

    “这个角度——”陈樾指了指,想给她纠正,又不好碰到她。他的手在球拍柄上来回悬了几下,最终落在球拍头上,拧了个角度,拍柄在孟昀手心里转了一下。

    陈樾说“你再试着挥一下正面。”

    孟昀感受着,挥了一下“哦——”

    陈樾说“根据球来的方向,要变换角度。你知道它正面朝哪儿就行。”

    孟昀一下一下地对着空气试,比划姿势“我再试试。要是这次还不行,我就——”

    陈樾说“你看球,别总看球拍。球拍的位置,靠自己感受。”

    孟昀揣摩了会儿,说“好像懂了。”

    “准备。”陈樾说着,扔了球过去。

    青黄色的小球在天空中画出一道弧线,孟昀盯着球来的方向,握球拍的手动了动,她目光跟着小球下落,忽然用力一击。

    “砰!”

    小球被球拍击打,改变轨迹朝陈樾飞去,一下就砸在他肩头,有点儿疼。但孟昀没道歉,她扛着球拍蹦了起来,哈哈大笑。

    陈樾看着她笑。怎么会有这么放肆的女生啊,像一团肆无忌惮的火。

    后来他想,他对孟昀的喜欢,就是从各种各样的疼开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