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 八千里路 > 正文 第16章 chapter 16
    chater 16

    2010年11月下旬的一个周末, 电气一班组织了秋游。

    秋游本应在期中考试前进行,可当时有同学说要复习。而考试过后这个生病那个请假,便一直往后拖延。杨谦身为班长, 深感此班没有班魂,亟需建设,强行收了班费,订好酒店住宿玩乐路线, 最终安排在十一月底。

    秋游几乎成了冬游。

    目的地是舟山。

    孟昀站在船上被海风吹得瑟瑟发抖时, 心想杨谦这人或许是疯了,这个时节居然带着全班同学往海岛上跑。

    好在天气晴朗,又过了渔期,秋冬之交的海水泛着清澈的蓝青色, 天空也是薄薄一层水彩蓝涂在远方, 颇有日式动漫里干净的轻快感。

    她不舍得进船舱, 裹着羽绒服站在船舷边, 无意识哼着自创的小调。

    同船的有回岛的渔民,网里兜着各式海产品, 咸湿的海腥味弥漫空气中,浓稠而久久不散。

    孟昀瞥一眼, 班上一群男生或蹲或站地围在一群渔民周围,七嘴八舌指指点点。她见识够了男生们无聊的好奇心,起先并没走过去, 只远远看上一两眼。

    隔着数条牛仔裤腿, 螃蟹、龙虾在网兜里乱爬乱撞, 长的粗的扁的海鱼银光闪闪, 奋力蹦跶。

    何嘉树问“这是用网捞的, 还是钓的啊?”

    “网捞的。也有钓的, 龙虾是钓的,螃蟹在石头里抓,就那个岛上,掀开石头,挥着钳子满地跑。这些年算少的了,我们年轻那些年,更多。排排堆在沙滩上,没人捡。”

    杨谦问“那龙虾在哪里钓?我们能去抓吗,这些。”

    “可以啊,抓到就算你的。”

    一帮男生顿时兴奋了,纷纷说上岛了就买渔具蹲码头钓鱼去,接着又欣赏起网兜里的鱼类,开始辨认鱼种及配套的烹饪方法食用方法。

    “这是石斑鱼?”

    “不对。这才是石斑鱼,这个是鳓鱼,清蒸了蘸上酱油,好吃。”

    “这个小黄鱼适合油炸,裹一层鸡蛋炸得金黄酥脆。”

    “那这海鳗可以烧烤,撒上辣椒酱……”

    小伙子们议论纷纷,渔民也参与进来“皮皮虾,直接加生姜蒜爆炒,再裹一层海盐,能下一杯酒。”

    杨谦看看同学们,说“我们要不买点海鲜搞了吃。”

    “住的酒店还是民宿?”

    “民宿,租了两天的山间大别墅。”

    “搞起!”

    一群大学生热情地跟渔民讨价还价。

    孟昀立在海风里,无语,问“班长,你们确定会做吗?”

    杨谦冲她招手“孟昀,过来看你想吃什么?”

    孟昀“……”

    她走过去,说“龙虾。”

    电气一班这次行程主要是爬普陀山,杨谦订的别墅就在山脚。三层楼,八个房间。孟昀跟另外两个女生住二楼,落地窗外绿色山林直逼而来。

    孟昀窝在藤椅里欣赏风景,顺便把路上想到的调子记录下来,隔着一扇门,楼道里哐哐当当,男生们跑上窜下。

    孟昀摇头“男的,绝对都是猴子变的。”

    姜岩拉开房门,喊“你们在拆家吗?”

    孟昀走到二楼栏杆边朝下看,一帮男生聚在一楼的客厅里打游戏,另一帮则在开放式厨房里清洗海鲜。何嘉树跟陈樾在烧炭火,打算支烧烤架。

    姜岩要疯了,叫“在家里边烧烤???烟得多大啊?”

    两个男生抬起头来望二楼,陈樾又把头低下去了,拿纸壳扇着炭火。

    何嘉树说“那你知道现在外头风多大么?”

    姜岩道“那就别烤呀。班长,在船上你们怎么说的?不是说清蒸红烧油炸煲汤的吗?”

    何嘉树摊了下手“没人会搞。干脆全部烧烤。”

    孟昀哼一声“我就知道!”

    姜岩闻了下自己的毛衣,绝望“完了,过会儿都是烧烤味了。”

    孟昀说“杨谦你这个骗子。”

    杨谦哈哈大笑“工艺太复杂,我们流程化,统一化。”他将洗好的海鱼递给陈樾,陈樾把鱼一条条平铺在烤架上,有模有样地刷上食用油。

    烤鱼香很快弥漫开。

    孟昀和姜岩下楼去洗餐盘,擦干净了摆上餐桌。然而烧烤架不大,海鲜得一小批一小批烤就。同学们也无法围坐一起,都是现烤现吃。众人端着盘子,这边一堆,那边一簇,玩游戏的,打牌的,吃饱了的扔盘子,没吃饱的中途从玩乐中跑来烤架前再捞上一盘。

    餐厅里人来人往。

    陈樾拿盘子夹了一盘烤好的鱿鱼、扇贝、蟹钳、虾身,在孟昀经过的时候递给她。孟昀拿去餐桌那边吃完,回来放盘子时,陈樾说“还吃吗?”

    孟昀怕胖,又闻着烤海鱼也香,陈樾便给她盘子里夹了一条海鱼。

    她再次回到餐桌边,见人影来往,连何嘉树都开吃了,陈樾还在忙碌,站在烤架边,烤得满头的汗。

    孟昀说“陈樾你先吃吧,别烤了。”

    陈樾抬眸看她一眼,极淡地抿了下唇角,但没回应。

    孟昀瞧一眼客厅里那一帮玩得热火朝天的男生,眉头一皱,喊“李斯齐!张亚平!王宇涵!刘晓光!姜东!”

    男生们回头,孟昀大拇指一挥“过来替陈樾,他烤了快一小时了。”

    几人赶紧过来接管了烧烤摊。陈樾没拒绝,拿盘子盛了食物,坐到餐桌对面闷头开吃。

    桌子对面,孟昀跟杨谦说“过会儿让那帮打牌的洗碗啊,别什么事情都推给那几个人干。干嘛呢?”

    杨谦说“有道理!ok!”

    陈樾抬眸。孟昀正一手拿筷子,一手捻鱼刺,没注意他。

    两人相对而坐,各自吃饭,谁也没跟对方说话。

    孟昀先吃完,收了盘子起身了。

    陈樾是最后一个吃完的。几个同学在洗碗,他将盘子递过去,闻见身上全是烧烤烟熏味,回房间去洗个澡。

    他刚要拉上浴室百叶窗,见院子里一道白色的身影。他一眼辨认出是孟昀。她裹着羽绒服,手指拿到唇边,火光微闪。

    夜色中,她仰起头,长长地吐出一口烟雾,某个窗口的灯光照在她脸上,她的眼睛在黑夜中闪闪发亮,定在他身上。

    她看见他了,稍稍眯眼辨认了一下。

    两人隔空对视。

    孟昀清楚他不会先开口,问“你吃完了?”

    陈樾说“嗯。外面不冷吗?”

    孟昀摇头“不冷。”说着掐灭烟头,“走了。”

    不是进门的方向。

    陈樾问“你去哪儿?”

    孟昀站住,说“刚来的山路上有个小瀑布,我去看看风景。”

    陈樾说“现在快九点了。”

    “路上有民居,怕什么。”她转头走了,扬起手挥了挥。

    陈樾脱了衣服,打开热水,脑子里建模着从那处瀑布到这栋别墅的地形路线图。他洗澡到半路,想起半程的地方有个树枝状的分叉路口,隐蔽而不易发现;从小瀑布回来时,走到岔口极有可能会走错。

    如果孟昀只是去散步转转,一来一回大概一个小时。十点钟她要是没回来,就该打电话问了。

    陈樾洗完澡下楼,男生们一堆堆聚在一起玩。他看了眼手机,才九点十分。等到九点二十的时候,他问何嘉树“女生们呢?”

    何嘉树正在打游戏,说“回二楼房间去了。”

    陈樾以为孟昀临时反悔了没去,为了保险起见,他走到玄关看了眼,一堆运动鞋里放着一双拖鞋,孟昀的鞋子不见了。

    还没到十点钟。

    陈樾靠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屏幕的游戏画面,男生们都沉浸在游戏里,激动地叫着,闹着,喊着。何嘉树打完一盘游戏,换下来了,他坐到陈樾身边,看同伴们玩。

    九点三十五了,陈樾忽然说“何嘉树。”

    何嘉树盯着电视“嗯?”

    陈樾说“我想出去走走,你跟我一起去。”

    何嘉树扭头看他一下,说“好啊。”

    两人起身走到门口,换鞋的时候,陈樾踢了下孟昀的拖鞋,随意地说“谁出去了?”

    何嘉树在鞋子堆里看了一圈,说“少了双女生的鞋子。应该是孟昀,想想也只有她会往外跑。”

    陈樾不再说话,出了门就往小瀑布的方向走。

    今晚是新月,夜空中虽有冬季繁星,却没有月光。山路两旁,一旁绝壁,一旁河流。天光昏暗,虽勉强能看清路,但夜色中树影憧憧,颇有些吓人。

    两个男生自是不怕的,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往山下走。经过那个岔路口,陈樾回头看了眼,小路被黑暗吞没,看不见人影。他走路比较快,现在才九点四十五,按理说来路上应该碰见孟昀了。

    两人继续往前走,快十点时走到了小瀑布处。

    夜里,瀑布如一条白练,在山林里飘洒,水声哗哗,岩石上激荡的水汽扑面而来,凉飕飕的。

    何嘉树叹“还真好看。”

    陈樾无心欣赏,只站了半分钟,说“冷。回去吧。”

    何嘉树忽然想到什么,说“确定是孟昀出门了吗?怎么没碰见她?”他拿出手机,可山里没信号“会不会跟我们走的反方向?”

    陈樾没答,加快了脚步。走到那个岔路口,他选了错误的路,何嘉树并没发现。又在那条路上走了一刻钟,仍然没见人影。陈樾猜想,或许孟昀发现走错,折返了。但这只是或许。

    何嘉树前后看了看,忽说“这条路是不是不对啊,我感觉。”

    陈樾心里迅速做了一个决定,说“应该是对的,再往前走走看。”

    何嘉树确定道“是错的。这条路不对。太诡异了,刚才在哪儿走错的,我都没发现。”

    陈樾思索着怎么糊弄他再往前走一截,何嘉树却反应了过来“对了,要是孟昀走的这条路,那她可能也走错了,我们找找看吧。都这么晚了。”

    两人继续前行。

    走了不到五分钟,前方黑暗中传来快速急促的脚步声,陈樾率先看到一道白色的人影,在深夜的山路上有些发灰。那影子也看到了他们俩,一瞬停住了,似在犹豫要不要靠近。或许担心他俩是坏人。

    陈樾认出来了,说“那是孟昀吧。”

    何嘉树站在原地,分辨不清,试探地唤了声“孟昀?”

    那影子在黑暗里抖了一下,她声音在夜里很清亮,带着颤音“何嘉树?陈樾吗?”

    下一秒,她加快脚步飞跑过来。何嘉树大步迎上去,陈樾跟在他身后。

    孟昀冲跑到他们面前,呼吸急促面色发白,人有些后怕却如释重负,又慌张又惊喜地问“你们怎么来了?”

    何嘉树笑“看吧,我就猜到你走错路了。”

    孟昀手放在胸口,颤声说“吓死我了,走了半天越走越不对。刚才突然看到你们两个,我魂都吓没了。”

    何嘉树笑话道“我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

    “……”孟昀一时语塞,脸有点红。

    陈樾轻声说“这么晚了,不是在城里,也不是熟悉的地方,山里还是不安全的。”

    孟昀立马说“就是!”

    何嘉树说“没事,我们来了。你不用怕了。”

    孟昀抿了下嘴巴,没吭声。

    三人往回走,何嘉树说“你是不是又偷偷跑出来抽烟了?”

    孟昀说“是光明正大。”

    何嘉树朝她伸手,孟昀给了他一支。他点燃了,打火机给她,她也点了。他俩都知道陈樾不抽烟,所以都没问他。

    孟昀问“杨谦为什么把冬游搞来普陀山啊,有什么缘故吗?冻死了。”

    何嘉树说“冻死了你还往外跑?”

    孟昀嗔怪道“还不是你们,把别墅里搞得全是烧烤味,熏死了。”

    “行行行,是我们男生的错。”何嘉树说,“来普陀山,可能……灵验?”

    孟昀哧一声“他想拜佛?还不如马哲课好好拜一拜。”

    何嘉树说“诶?很多人说普陀山真的很灵。你在山脚下先别乱说话,小心天上的神仙听见。”

    孟昀耸肩,说“行吧,明天去山上许个愿,看灵不灵。要是不灵,我飞到天上去揍他们。”

    何嘉树直乐。

    孟昀扭头,语气温缓,问“诶,陈樾,你相信菩萨吗?”

    陈樾说“不信……也信。”

    孟昀秒懂,点点头“我跟你一样!”

    何嘉树大笑“中国人都差不多。无事不烧香,临时抱佛脚。”

    孟昀说“既然来了,那我还是先抱一抱。”

    何嘉树好奇“你真有什么大愿望啊?说了听听。”

    孟昀笑笑,点着烟灰,却不讲,边走边悄悄看了陈樾一眼。

    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陈樾知道她的秘密,沉默不语。

    回去的路上,他们走得很慢,好像山风不大了,冬夜不冷了。只有漫天繁星闪耀。一

    路闲聊回到别墅,快十一点了。男生们仍在玩闹,还开始喝啤酒吃宵夜。孟昀走累了,直接回房休息。何嘉树出乎意料地没有继续玩,上楼洗了澡爬上床。

    陈樾已经在隔壁床躺下。

    何嘉树关了灯钻进被窝,牙齿咯吱响,叫“卧槽,太冷了。杨谦个神经病。”

    陈樾没搭理他。他自个儿拱了半天,安稳了。

    房间陷入静谧。

    何嘉树“陈樾?”

    “嗯?”

    “你说,我追孟昀,追不追得到?”

    安静。

    房门外隐约传来楼下男生们的笑闹声,模糊,不清晰。

    好久,何嘉树抬起脑袋“操,你不会秒睡了吧?”

    陈樾开口“你喜欢她?”

    何嘉树“废话。不喜欢我追她干嘛?”

    陈樾问“什么时候喜欢的?”

    “就刚才,突然心动了。”何嘉树兴奋地抱着被子,坐起来,“她喊我名字,何嘉树,朝我跑过来的时候,眼睛就跟小鹿一样。卧槽,我的心扑通扑通的,我就跟个纯情少女一样。操!现在就是,你要不要摸摸我的心跳。”

    陈樾不说话了。

    他看到了。

    那一刻,孟昀又惊慌又惊喜,有着平日里少见的脆弱。夜色渲染,她美得像从森林里逃出来的精灵。

    何嘉树重新倒下去,翻了个身,吃吃地闷笑起来“正好来了普陀山,明天去问问菩萨。”

    陈樾沉默不语,他后悔了。那一刻,心像被缓慢地撕裂开,那是一种他以往没有体验过的痛感,痛得他有那么一回儿屏住了呼吸。

    他想知道,如果两个人都问了菩萨,那菩萨听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