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 绿茶女配真的不想红 > 正文 第2章 绿茶第二步
    002

    媒体眼尖地发现,苏父和顾父在靠近苏沉鱼,表情称得上风雨欲来。

    有位手脚麻利的记者,快速越过人群,想要拍摄到最精彩的后续,他运气非常好,刚好听到苏沉鱼歉意自责地朝西装革履的两位中年男人道“爸爸,顾伯伯,你们别生未希的气,我很高兴未希去找姐姐,真的。”

    这话听得该记者内心一阵摇头,顾未希订婚现场扔下苏沉鱼去找苏千语,本该生气委屈的苏沉鱼却处处替顾未希着想,她这是有多喜欢顾未希啊,太卑微了吧!

    “如果可以的话,让未希把姐姐带回来,现场准备的订婚仪式正好给他们,这样之后不用再准备。”苏沉鱼红着眼圈,在苏父的目光下,她缩了缩脖子,“不过他们可能会介意……还是算了。”

    记者捕捉到苏沉鱼的这个反应,连忙转动镜头对上苏父,后者脸上露出的神态让见惯大场面的记者看了都吓一跳。

    这真是亲爹?

    顾父的目光朝这边看了一眼,身经百战的记者立刻明白,接下来肯定会有人过来阻止他。

    他抓紧时间继续拍。

    顾父朝苏父使了个眼色,后者压抑着怒气道“还不上楼去!”

    等会儿再收拾她!

    见那名记者已经被穿黑衣的安保人员拦住,苏沉鱼也不耽搁,顺势上楼。本来她还想表演一个在线晕倒,然而地板太硬了,现在可没有宫女太监给她当垫背。

    算了算了,摔疼了不划算。

    反正她要的效果已经达到,现场媒体就算会被苏顾两家警告不准乱发消息,架不住还有那么多的吃瓜宾客呀。

    从苏沉鱼站在礼台上宣布取消婚约开始,只是第一步而已。

    按照书中叙述的剧情,为了能和顾未希订婚,也为了不让苏父苏母生气,加上性格原因,哪怕受到这样的侮辱,苏沉鱼依旧选择忍气吞声。

    书中的顾未希今天根本没回来,之后没过多久就发生苏沉鱼和苏千语被绑架的事……也就是说,女配苏沉鱼在书中人设就是个给男女主感情增添起伏并升温的悲惨炮灰。

    书中标明的死亡结局距离现在已经不远,意识到这一点的苏沉鱼感觉到了时间的紧迫。

    得赶紧攒尖叫值。

    喇叭恭喜收获来自顾未希母亲张佳真的尖叫值1点。

    苏沉鱼整个人都不好了,一声尖叫才1个点?

    等等……她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既然我没有按照书后面的剧情走,结局不就自然而然改变了?

    喇叭小心翼翼偏移的剧情不会影响为娘娘书写好的结局。

    这句话的意思是——不管她怎么偏移剧情,最后都得死,想要不死,老老实实使用“画个圈圈诅咒你”攒功德。

    行吧。

    但是——

    按照喇叭的意思,改变必死结局,需要的功德点不是小数目,而100点尖叫值,只能画一个圈圈诅咒,得10点功德……在死之前,她能攒到足够的功德点?

    喇叭鼓足气大拍马屁天启国多智近妖的皇后娘娘,怎么会攒不到足够的功德点呢!加油加油!奥利给!

    苏沉鱼“……”

    罢了,先把男女主这点破事儿解决再好好想想怎么攒功德。

    订婚现场是顾家的一个私人庄园,二楼有苏沉鱼的房间,回到房间的苏沉鱼拿起手机,点开微信,找到她的纪经人杜余周。

    苏沉鱼进娱乐圈纯粹是为了顾未希,苏家敷衍着随便把她塞到一个没什么名气的纪纪公司,带她的纪经人杜余周手里连她在内带着好几个人。

    他手中一位女演员前段时间得了个女二角色,杜余周欣喜不已,陪着那名女演员进剧组,没时间来订婚现场。

    以前苏沉鱼不愿意将那些难以诉说的委屈告诉别人,更不想麻烦别人,什么事情都闷在心里头,其中不乏讨好苏家人,想融入进去——她认为只要自己听话一点,苏家人就会接受她,顾未希就会喜欢她。

    这样的想法天真得让苏沉鱼直摇头。

    苏沉鱼熟悉又陌生地点出拼音键盘,慢吞吞打字我好像忘了跟你说,苏千语是我姐姐……未希去找千语了,所以我和他的订婚取消了。

    关于圈里的一些事,让经纪人来做,比她做的效果更好。

    收到这条微信的杜余周被里面透露的信息量吓到,立刻打电话过来询问详细情况,苏沉鱼用难过的语气简单说了说,杜余周听完后,生气的同时,作为经纪人的他,敏锐地从这件事中嗅到热点。

    这是个机会!

    顾未希和苏千语均是当红流量咖,苏沉鱼和顾未希订婚,实质上苏沉鱼没有得到什么好处。

    骂她的人依旧很多。

    毕竟苏沉鱼没名气,而顾未希和苏千语的荧屏c正红,但是——如果苏沉鱼的形象转化成一个同时被未婚夫和姐姐背叛的受害者呢?

    苏千语一直对外澄清她和顾未希只是合作关系,私底下不熟。苏沉鱼进入大众视线,从来没说过苏千语是她姐姐,苏千语也没提过苏沉鱼是她妹妹。

    先前苏沉鱼因为采访说顾未希是自己未婚夫而被网暴时,苏千语一个字都没有为苏沉鱼说过,顾未希更是在几天之后才澄清确认苏沉鱼并未乱说。

    这么一联系,卧槽,细思极恐啊。

    杜余周呼吸急促起来,必须得好好利用这个机会做点什么,好歹苏沉鱼是他手下的艺人!

    想到这里,灵机一动。

    杜余周虽然不是什么大牌经纪人,可在圈里混了这么久,还是有点人脉——他认识不少记者,其中一位叫刘问宁的出了名的爱爆明星私家爆炸性新闻,此人一直坚定地认为顾未希和苏千语之间有点什么。

    刘问宁这段时间在盯苏千语,尤其今天,多年职业练就的直觉让他觉得今天肯定会发生点什么,因此特意潜伏在苏千语入住的酒店。

    这一潜伏,成功地盯到顾未希,眼睁睁看着后者进入苏千语的房间,门还是苏千语助理打开的!

    此时应该和苏沉鱼订婚的顾未希却在这个点跑到酒店找苏千语!

    贼他妈刺激!

    等收到杜余周的消息,张问宁激动得一拍大腿,这下稳了——他这里拍到的素材那可是实锤!

    与此同时,订婚现场苏沉鱼在礼台上说的话被放到网上,短时间内蹿上热搜。

    那条顾未希与苏沉鱼订婚的热搜词条下,许多骂苏沉鱼的粉丝,在看到新的热搜词条顾未希逃婚去找苏千语、苏千语是苏沉鱼的姐姐后,愣是说不出话来。

    ???

    这肯定是假的!是苏沉鱼为了博眼球故意这么说,污蔑未希和千语的!

    粉丝强行挽尊,然而没过多久,刘问宁在自己的微博放出一段小视频——本该在订婚现场的顾未希进了苏千语的房间,苏千语助理亲自开的门!

    粉丝强行洗白的“图”“合成”等词,在这样的实锤下显得多么苍白无力。

    网友可没有粉丝的滤镜,看到这样的消息,脑海里冒出的第一个词就是“小三”。

    “一路看下来,苏沉鱼也太惨了吧?”

    “万万没想到,苏千语居然是苏沉鱼的姐姐,这是姐姐跟妹夫搞在一起了?”

    “我就奇了怪了,顾未希喜欢的是苏千语,为什么要和苏沉鱼订婚,还在订婚当天逃婚?这他妈也太渣了吧!早点说清楚不就好了?”

    “之前挺讨厌苏沉鱼的……从她的话中可以看出这个女孩很喜欢顾未希啊,明明那么难受,还要给那对狗男女说话!最他妈讨厌脚踏两只船和小三插足!”

    “我的三观裂开了。”

    “苏沉鱼实惨,鉴定完毕。”

    ……

    网友激烈的讨伐才刚刚开了个头,这几条热搜突然消失得干干净净,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接着有人发现,刘问宁删掉他发的那条小视频,转而重新发了条微博,是张意味深长的表情包吃人嘴软,拿人手短jg

    路人得出结论“正主用钱收买刘问宁,得嘞,石锤。”

    ……

    顾家办事效率不错,现场宾客和媒体等已经离开,顾未希载着苏千语回来,后者几乎是在顾未希地搀扶下进来,脸色苍白得似乎风吹就能倒。

    回来的路上,双方经纪团队一起合作,花高价将热搜撤掉,以及让刘问宁删掉那条小视频。

    一看到苏母等人,苏千语未语泪先流,推开顾未希,摇摇晃晃走到众人面前,腿一弯就欲跪下“爸,妈,顾伯伯,顾伯母,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我的心肝!”苏母连忙抱住苏千语,心疼不已,“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哪里不舒服?你可别吓妈。”

    “我没事,只是有些发烧。”苏千语默默摇头,哑着声音道,“沉鱼在哪里,我要向她道歉……”

    “向她道歉?”仿佛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话,苏母声音猛地抬高,“如果不是她,事情会闹成这样?她就是故意的!为这么一点小事,不管不顾地把你和未希推到风口浪尖上。眼里完全没有我们这些长辈,我还没教训她!”

    “不,是我、是我破坏了沉鱼和未希的订婚,我烧得迷迷糊糊,不知道助理告诉了未希,害得未希担心,让沉鱼误会……”苏千语一脸痛苦和自责。

    话音未落,只闻“啪”的一声脆响,来自顾父抬起的右手,站在他对面的顾未希微微侧头,脸颊浮起一道鲜红的五指印。

    “一个成年男人,做事情不顾后果,我看你这二十多年都白活了。”顾父摇摇头,十分失望地看着顾未希,旋即抬手指向苏千语,“今天是你和沉鱼的订婚,即使担心千语出事,要去找她,也该安排好后面的事再离开,至少应该先稳住沉鱼。”

    顾未希眉梢动了动,似是要说什么,又生生咽了回去。

    他算准苏沉鱼的性子,不会做出过激行为,没想到这一次却算错了,苏沉鱼的所作所为出乎他的意料。

    “顾伯伯……”苏千语哀戚出声。

    顾父看向她,脸色缓和下来,安抚道“千语,这事和你没关系,你没错,错的是未希,是他没有处理好,委屈了你,也委屈了沉鱼。”

    “这俩孩子都没错!他们俩本就两情相悦,要不是……”苏母越听怒火越高,摸了摸苏千语苍白的脸,心疼得恨不得自己代替她受罪,“事情被她闹成这样,索性取消她和未希的婚约。”

    说着转向苏父“撤掉给她联系的q大,让她去c大。她回来这么久,想要的我们都给了,可她却不知足,既然这样,就让她明白犯错后该承担的结果,免得她以为仗着我们亏欠她就为所欲为。”

    脸色阴沉的苏父闻言,认同地点头,本来这个丢失十多年的亲生女儿找回来,他很开心,却发现这个女儿不但性格完全不像自己,甚至还有很多恶习,压根拿不出手。

    这让他的面子往哪搁?!

    他朝旁边的苏千习道“叫她下来!”

    一直处在吃瓜位置的苏千习不耐烦地“哦”了一声,他今年十三岁,正式步入青春期,这个年纪的男生通常会标榜自己已经是个“大人”,既是“大人”,就该公平点。

    因此上楼之前,他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我觉得苏沉鱼也没错啊。”他昂起脑袋,就差翻白眼,“她今天订婚耶,可未希哥却扔下她跑去找姐,换位思考一下,你不气?”

    “妈,你老说未希哥是姐让给苏沉鱼的,可是你和顾伯母订的娃娃亲,本就指的苏沉鱼和未希哥啊。”

    说完之后,知道自己要被苏母骂,苏千习麻溜地往楼上蹿。

    虽然他也不喜欢苏沉鱼——从对苏沉鱼的称呼就能看出——但是有一说一,今天这事儿就是未希哥不对。

    脑海里自动回放着之前苏沉鱼在礼台上的模样,苏千习后知后觉……妈他们似乎太偏心了些。

    都怪苏沉鱼平时不讨喜,整天阴沉着一张脸,如果她像姐那样温柔大方,谁会讨厌她。

    来到苏沉鱼的房间,敲了半天,里面毫无声音。

    不耐烦的苏千习干脆直接拧开门——

    然而房间内空空荡荡,哪有苏沉鱼半分人影。

    人呢?!

    “你在找我?”就在这时,他的背后忽然冒出一道幽幽低语,刹那间,苏千习后脖子汗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倒立起来,他发出尖利刺耳的一声“嗷”,声音直震天花板,继而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迅速跳开。

    见吓他的就是苏沉鱼,苏千习扯开嗓子、心有余悸地大喊“你有病啊!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吗!!!”

    苏沉鱼眨了眨眼睛,笑得非常温柔——

    因为脑海里的喇叭实时播报恭喜收获来自苏千习的尖叫值10点。

    10点!

    渣男他妈那声尖叫才1点,苏千习居然10点!

    翻了十倍!

    面对笑得近乎诡异的苏沉鱼,苏千习心内发毛,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接着就听到苏沉鱼鼓励的声音“乖,再叫两声。”

    苏千习“???”

    这女人是不是受刺激太大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