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 绿茶女配真的不想红 > 正文 第5章 绿茶第五步
    005

    这一晚,心情非常愉快的苏沉鱼一觉睡到日上三杆,洗漱完后,她随意吃了两个面包垫肚子,看看时间,该去c大报道了。

    她选了条粉嫩嫩的连衣裙,换上之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莞尔。

    这张脸和天启国的她一模一样,不一样的是,现在的她更青葱水嫩,眼睛水润清透,仿佛含了一汪秋水。

    手随心动,她给她自己扎了个洋气的哪吒头,凭添一分俏皮。

    放飞自我~

    在天启国,囿于她的身份,衣服颜色多以暗沉为主,头发也得规规矩矩盘着,即使想要换个不符身份的俏皮发型,也得是在狗皇帝过来,亲自允许她换才可以——是为情趣。

    ……

    公寓离c大很近,走路最多五分钟,但苏沉鱼不想走,小区门口有共享单车,她直接扫了辆,先找了下感觉,确认可以骑着上路,她一路慢悠悠骑着小黄车进入c大。

    新生入校,校园到处是洋溢着笑容的年轻人,大部分新生都有父母跟着,拖着行李,带着对新生活的向往,像苏沉鱼这种骑着小黄车,就挎个小包包的,少之又少,不知不觉吸引不少目光。

    偏偏她车技不太好,一进校人又多,再第三次差点撞到人后,苏沉鱼只得无奈地停下车,找了个空地把它停下,决定等会儿回来看在不在,如果在的话,又骑它回去。

    她刚停下,忽然有人影靠过来,声音温润醇厚“是新生吗?”

    抬头,一个男生,很高,腿很长,五官干净俊朗,穿着志愿服,显然是学生会工作人员,戴着黑框眼镜,显出几分书卷气,嘴角上扬,露出恰到好处的友好笑容。

    “是。”

    “哪个系的?”

    “播音。”

    男生推推眼镜,声音愈发好听,有种独特的韵律“巧了,我也是,陈墨生,大二,我带你去报道处吧。”

    “苏沉鱼。”不愧是播音系的,声音不错,沉鱼盯着他看。

    陈墨生被看得一阵紧张,其实从苏沉鱼一进校门,他就注意到了。谁让在这么多新生入校的时候,她独自骑小黄车的身影足够显眼呢。尤其她的技术一看就不大好,在人群里骑得歪歪扭扭,有几次他看得都替她捏一把汗,差点以为她会摔倒。

    直到她停下车,他想了想,主动走过来。

    应该是新生,如果不是新生,以这样的容貌,早在学校出名了。

    果然没猜错。

    “好呀,谢谢学长。”苏沉鱼弯了弯眼睛,陈墨生心跳不受控制地加速,女孩那双清澈黑眸朝他盈盈笑开时,他仿佛看到天山上绽开的雪莲,清纯又诱人。

    “这边。”陈墨生悄悄吁了口气。

    有人带路,苏沉鱼乐得轻松,最重要的是,陈墨生长得不差,来到这里,终于碰到一个顺眼的小帅哥,而且细看之下,陈墨生有些像在天启国服侍她的二等太监小生子。

    这给了苏沉鱼几分熟悉感。

    “你怎么一个人来报道?你的行李呢?”陈墨生闲聊着开口。

    苏沉鱼随意道“我就住附近。”

    “那你是不打算住校?”

    “规定必须住校?”

    “那倒没有。”

    说着,陈墨生盯着她白皙秀美的侧颜沉思片刻,道“我觉得你看起来好眼熟,是不是在哪见过?”

    换一个人来,只会认为陈墨生这句话是经典式搭话,但苏沉鱼毫不犹豫点头,坦然道“有可能你在电视或者网上看过我,我拍过几支广告。”

    陈墨生一愣,忽然想起,为什么会觉得这个女孩眼熟,名字也挺耳熟……

    “你……是那个明星顾未希逃婚、被姐姐苏千语抢未婚夫、昨天上热搜的那个苏沉鱼?”他惊讶地扬起声音。

    苏沉鱼停下脚步。

    她是真没想到,刚来c大,居然就有人认出她来。

    昨天那条热搜搜满打满算在热搜榜上只待了一个小时,而苏沉鱼本就没什么名气,完全不至于出门被认出来。

    “就是我。”认都认出来了,她当然不会否认。

    面对大大方方承认的女孩,陈墨生明显乱了几拍,下意识想说两句安慰的话,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正好听到苏沉鱼问“你是苏千语的粉丝?”

    “不不不,”陈墨生连忙摆手,“我谁的粉丝都不是。”

    “我有个念高中的妹妹,她是顾未希的粉丝,昨天跟我打电话,说她房子塌了……”陈墨生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然后他就在她妹妹嚎啕大哭的“我对顾未希脱粉”声音中,被迫了解一些八卦,继而听到苏沉鱼这个名字和看到她的照片。

    说完,陈墨生发现面前的女孩笑容更深了,然而落在他眼里,这样的笑容和之前相比,多了几分刻意的勉强,陈墨生不敢再说继续这个话题,硬生生转了个开头“ 其实学校生活挺好的,可以参加一些感兴趣的社团,比起外面的世界,要好得多。”

    陈墨生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下意识觉得再提先前的话题,无疑是往苏沉鱼心上扎刀子。

    苏沉鱼倒也顺着他的开头聊下去,好似陈墨生根本没认出她一样,在陈墨生介绍学院信息的背景音中,他们来到报道大厅,这里已经排了好几列队伍。

    苏沉鱼排到其中一列,陈墨生站在旁边,看样子不打算立刻就走。

    然而接下来更加出乎苏沉鱼预料的一幕出现,右边排队的新生里似乎有人认出她,一传十,十传百,整排队列骚动起来,并且还传染给其他列。

    “……”

    于是乎,无数双目光炯炯有神地望向苏沉鱼,大眼珠子里闪烁着新鲜的八卦二字,有些好奇心重的,已经拿出手机对着苏沉鱼咔咔拍起来。

    “那是苏沉鱼?那个惨兮兮的苏沉鱼?”

    “我刚刚搜了,就是她,长得一模一样!”

    “卧槽,苏沉鱼居然跟我们同一个学校?她这么小的吗。”

    “谁是苏沉鱼?”

    “哇,我们这是见到明星了?她本人比照片好看多了。”

    “她脸好小,皮肤好白,腿又细又长……我觉得她比苏千语漂亮!”

    ……

    排在苏沉鱼前后的人也频频看她,然后这些人自动与苏沉鱼隔了段距离,打量苏沉鱼的目光同情有之,疑惑有之。

    这些充斥各种意味的打量目光对苏沉鱼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她丝毫不受影响,坦然自若地站在原地,仿佛没看到这些人的视线,还朝前面那位因为看她而耽误往前走的新生道“往前。”

    那新生回过神忙不迭往前走。

    忽然,左列一位举着手机的女生大声道“苏沉鱼,你是苏沉鱼吗?”

    苏沉鱼看向那名女生,那名女生这样喊只是想将她的视线吸引过来,方便自己询问,她是新闻系的,本能的把自己摆在“记者”这个身份,连问题都想好了,几乎激动地问“你真的打算成全顾未希和苏千语?对他们背叛你的行为,你不感到愤怒吗?”

    她其实并不奢求苏沉鱼真的回答,没想到那个穿粉色裙子、梳着哪吒头、完全看不出有任何“失恋”模样的女孩居然认真地回应了她。

    对于这个问题,她明显怔了片刻,旋即才浅浅笑开“他们一个是我之前喜欢的男生,一个是我姐姐,都是一家人,想通就行,没什么好生气的。”

    周围莫名静了下来。

    年轻的少年少女们望着说话的女孩,第一反应她是不是傻,这种事情居然不生气?搁别人身上,恶都恶心死了好吗。

    没想到“明星”居然也能是包子。

    没等他们深想,又听到苏沉鱼轻轻地说“毕竟事已至此,而且成全一对有情人,总比把不是两情相悦的人强绑在一起好,我也是为了自己,虽然确实有些伤心和生气,但也解脱啦,不用再被那些粉丝追着骂,现在和你们以校友的身份一起站在这里,不挺好的吗?”

    离得近、视力好的发现她虽然是笑着说的,可那笑怎么看都充满让人不是滋味的苦涩。

    卧槽。

    感同身受的姑娘们瞬间心疼,有些现搜消息、了解完过程、脾气火爆的已经骂出声。

    那名新闻系的女生想再问问题,被旁边的人制止——人家都这样了还问,心里没点数吗。

    安静下来就显得骂人的声音格外清楚,苏沉鱼叹了口气,转向那几位女生“有时候想想,都怪我自己不够优秀,是我的错,优秀的人就该和更优秀的人在一起,所以我是真的心甘情愿祝福他们,他们都比我优秀……也请大家千万不要骂他们。 ”

    “我已经尝受过网暴的滋味,那并不好受,更不想因为我让他们也遭受谩骂,谢谢大家了。”

    这群新生看着那个女孩难掩哽咽地说完,旋即似乎放下所有,嘴角轻盈地上扬,绽放青春明媚的笑容,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明星”,就是一个长得格外漂亮的小女孩。

    只是她真诚的话语,让所有听在耳朵里的人,心里慢慢盈满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郁气。

    不吐不快。

    靠!

    顾未希和苏千语越看越他妈是一对贼般配的渣男贱女,苏沉鱼遇到他们这种“家人”,真是倒了八辈子大霉。

    ……

    一段时间后,热搜榜末尾悄悄出现一个词条沉鱼落泪,刚出现时的评论还只有几百,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词条硬是凭着本身热度蹿到前三。

    转发破万,评论也高达好几万。

    “渣男小三滚!”

    “苏千语人设崩了,白莲花小三!顾未希恶臭!”

    “苏千语,抢妹妹的未婚夫,你算哪门子姐姐,贱人一个,今年最恶心的人非你莫属。”

    ……

    评论里,全是对苏千语和顾未希的骂声,比昨天更激烈,连带着昨天被撤下的热搜,竟也重新出现在热搜榜,整整霸占热搜前六名。

    因为莫名口臭,漱口水、口气清新剂、口香糖等办法用完之后,只是稍稍改善的顾未希暂时没有去工作,而是待在他常住的那栋别墅。

    ——昨晚因口气问题,他独自回了这栋别墅,连夜请来他的私人医生为他检查,却什么也没查出来,加上顾未希肚子的不畅通,最后归结于肠胃不适引起。

    在私人医生的建议下,顾未希连吃好几种帮助消化的水果,持续到第二天中午,依旧没有用!

    他的肚子仿佛装满石头。

    就是在这种难以缓解的焦躁情绪中,顾未希得知网上风云,先是打电话安慰苏千语,随后戴上口罩,换好衣服,准备去找苏沉鱼。

    昨天才用公寓补偿她,今天她就搞这么一出……顾未希自问待苏沉鱼不薄,自从苏沉鱼找回来后,他能做的都做了。他是真心把苏沉鱼当妹妹看待,想补偿她。

    可没想到,换来的是苏沉鱼一而再再而三的得寸进尺,现在更是拿了补偿还不消停。

    他竟不知,她的心计如此之深!

    这一次,他不会再留情。

    在他出门前,经纪人打电话告诉他,热搜撤不了。

    “微博方告诉我,他们要让这六条热搜,在榜上待够三天。”经纪人的声音充满浓浓的焦虑。

    顾未希穿西装外套的手顿住,众所周知,只要有钱,随时可以出现在热搜榜,也可以随时消失。

    顾未希和苏千语的团队与微博一直合作得不错,没道理微博那方不帮他们把热搜撤掉。

    顾未希“理由。”

    经纪人咬牙道“说是上面有人给他们下了命令。”

    “谁?”

    “莫氏财阀的掌权人莫庭闲。”

    顾未希站定,脸色一寸寸难看下去。

    他听说过这个人,此人手中掌控着国内三分之二的经济命脉,全球富豪排行榜上,他能排到前五。

    曾经他父亲顾岁祥远远看过一眼,连近身的机会都没有。

    这样一位大人物,为什么会管一个小小的、微不足道的热搜?

    ……

    无法撤掉的热搜,众多论坛、贴吧、短视频等平台的流量,让苏千语和顾未希——在热心网友们不停的谩骂声中——被冠上狗男女之名,成功地出了圈。

    所以,当从学校返回公寓的苏沉鱼,打开门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顾未希,一点也不意外。

    来得还挺快。

    想着距离她诅咒的二十四小时还没结束,熏着自己可不划算……

    于是,当顾未希抬眼看过来时,就看到苏沉鱼慢吞吞地从包包里取出特意买的两个口罩,重合在一起,细心地戴在脸上,确保不露丝毫缝儿。

    然后,她在离顾未希最远的沙发坐下。

    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微表情,都透露出一个意思——仿佛他是某种恐怖病菌,一旦粘上就能毒到她。

    “……”

    意识到这一点的顾未希脸色瞬间变得焦如黑炭。

    一瞬间他闪过一个念头——这个女人以前喜欢他,难道是假装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