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 绿茶女配真的不想红 > 正文 第6章 绿茶第六步
    006

    顾未希目光冷嗖嗖地盯着苏沉鱼,他的皮相作为书中男主来说确实不错,口罩挡着下半张脸,即使只露出眼睛以上,通过他深邃的眉眼,依旧可以想象整张脸的轮廓。

    然而苏沉鱼在天启国见了太多美男,她宫里的太监个个都是按照她要求找的——在偌大的皇宫里面找十多个漂亮小太监,这并不是难事。

    所以顾未希的长相在苏沉鱼眼中也就一般般,没什么亮点。

    她摸了摸脸上的口罩,善意解释“未希哥哥,你千万别误会,我戴口罩是因为你也戴了,昨天千习跟我说你好像肠胃有问题,没什么事吧……啊,千习让我别提这事,抱歉,我绝对绝对不是嫌弃你!”

    她盈盈的目光里透着十分真诚,轻飘飘的就在苏千习头顶扣下一顶锅。

    顾未希额角青筋抽跳,意识到自己的“病”被苏千习透露给了苏沉鱼,这便解释她刚才恨不得离他最远的原因。

    深吸口气,好似要将所有情绪压下去,随后冷冷开口,声音低沉,压迫力极强“不要叫我哥。”

    那点故作深沉的压迫简直可笑,本宫在皇帝头顶蹦迪时你还不知道在哪……苏沉鱼睁大无辜的双眼,又是受伤又是委屈地开口“可是……顾伯母说以后我就是你妹妹呀……”

    话音刚落,她的眼圈瞬间红了“我知道是我以前任性,没看清你和千语互相喜欢,你不说,千语不说,你又那么优秀,我、我喜欢上你有错吗。”

    “你又答应和我订婚……如果你早点说不喜欢我,不想和我订婚,我也不会……”她低下头哽咽住,削瘦单薄的肩膀轻轻耸动。

    饶是顾未希满腔怒火,此时见她委屈落泪,先前对她的那些猜测烟消云散。

    苏沉鱼在他面前几乎从来没有哭过,他也没见她这么委屈地哭过。

    他以前顾念着婚约,又想着她终于被找回来,还有曾经儿时的自己将她弄丢,虽然那并不完全是自己的责任,但他想过,除了感情,其他都可以弥补她。

    在感觉到她喜欢他,他便想解除婚约,他喜欢的是千语,那个他从小呵护着长大的女孩。他想找苏沉鱼说清楚,明确表示他不可能喜欢她时,是千语拉住他,苦苦哀求,她说沉鱼在外受苦这么多年,她抢走沉鱼这么多年的生活,不能连最后的婚约也抢走,哪怕他们互相喜欢,也不能对不起沉鱼,他必须对沉鱼负责。

    为此,她宁愿舍弃这段感情。

    可是千语这么多年一直不争不抢,苏沉鱼回来后,她更是将自己放在尘埃里。

    然而从小到大,他哪件事不依从苏千语?

    如果这真是千语所愿,那他……便顺她意。

    爱一个人,不就应该爱她的全部吗。

    因此,顾未希即使并不喜欢苏沉鱼,也没有向苏沉鱼直白地表示,免得伤苏沉鱼的心,然而那一次,他无意听到千语和苏母的谈话。

    她伤心地请求苏母不要去找苏沉鱼,更不要去质问苏沉鱼,那会陷她于更愧疚的地步。

    再继续听下去,他才弄清楚,千语之所以哀求他不退婚约,是苏沉鱼用过去逼她的!他们都有义务弥补苏沉鱼!

    这让顾未希心里忍不住对苏沉鱼产生厌恶心理。

    ……

    他脑海里自动播放热搜上被网友上传的视频,想着她说的那些话,她流露出的神态,胸腔里萦绕的怒火在慢慢消散。

    她有一点说得对,如果他早点说清楚,或许一切都不一样。

    “别哭了。”

    苏沉鱼抬头,通红着双眼怯怯地看他,那目光竟看得顾未希心里一软,想起她默默讨他欢心的画面,再出口时,声音也柔和了些“你在学校说的……”

    女孩急忙打断他,眼眶中又有泪意盈动“我去学校报道,同学们认出我来,我解释给他们听,也让他们不要骂了……未希哥哥,你还要我怎么做呢,热搜的事也不是我能控制的……”

    顾未希说不出话来。

    “你这会儿过来,是要把这套公寓的钥匙收回去吗?”她抬手抹了下眼泪,开始翻包包,“我这就给你。”

    顾未希皱眉“我送出去的东西,从来没有收回过。”

    苏沉鱼停下动作,看着他不说话,心想你他妈要是敢收回去,本宫要了你的命。

    “那我就放心了,”她眼泪汪汪地笑开,轻声道,“我以为未希哥哥是怪我害得你和姐姐上热搜被骂,才急急赶过来。”

    顾未希在她的目光下,颇为狼狈地移开视线,因为她说得没错。

    他本就是来兴师问罪。

    “未希哥哥,你放心吧,我以后不会再喜欢你,我会把你当亲哥哥,就像小时候那样。”她双手乖巧地放在膝上,极认真地说。

    她提到小时候,顾未希不可避免地想起她幼年时的模样,沉默几秒,鬼使神差地问“在这里住得惯吗?”

    “嗯嗯,你买的房子很好呢。”她重重点头,“我很喜欢。”

    他的视线从她头顶稚气的啾啾掠过,苏沉鱼之前有意无意地喜欢模仿苏千语,这些顾未希都看在眼里,然而苏沉鱼和苏千语气质相貌不同,加上苏沉鱼总是阴沉着不喜欢说话,以至于她模仿得不伦不类,整体别扭。

    此刻顾未希才想起来,苏沉鱼其实刚成年不久,做事想不了太全面,或许她真的没有其他心思。

    “过户的事情,明天我会让助理办。”他淡淡道,“你既然已经报了c大,圈里水深,就好好学习,不要再去想其他的。”

    “我正要跟你说呢,公司要和我解约。”苏沉鱼看着对面的男人,从对方眼中透出的不意外表情,确定公司提出解约就是顾家警告的。

    顾未希点头,不动声色“解约也好,你就安心在学校上课。”

    苏沉鱼心中呵了一声,渣男还是有几分演技的。

    “对了,未希哥哥,我知道热搜的事你和千语不会怪我,但是爸妈……”她眼中闪过落寞,放在膝上的手指不安地搅动,“你能不能帮我跟他们说一下,别骂我,我也会难受……”

    顾未希“嗯。”

    女孩笑了,泛红的眼睛好似有星光闪烁“谢谢未希哥哥。”

    顾未希一怔,继而有些不自在地垂下眼皮,没什么话可说了,他起身欲离开,余光看到苏沉鱼依旧端坐在对面沙发,没有要动的意思。

    说不清心里掠过什么念头,他大步往外走,而后听到身后传来女孩软糯的声音“未希哥哥,再见~”

    以前苏沉鱼说话要么含着小心,要么死气沉沉没有过多情绪,听多了心里总会不舒服。

    直到出了单元门,顾未希才忽然意识到,苏沉鱼相比以前,有了不少变化,似乎开朗自信了不少?

    苏沉鱼找来抹布,将顾未希坐过、走过的地方擦了三遍,消毒水的味道太刺鼻,她不想委屈自己的鼻子,于是在空气中喷了点香水,通了会儿风后才取下口罩。

    空气中的清新花香让她心情愈发愉悦,可惜只不过擦了下地,就累得腰酸背痛,躺在摇椅里的苏沉鱼,再次怀念曾经寝宫里的俊俏太监美貌宫女们。

    她开始思考一个严肃问题——如果她有钱,是不是也可以请一帮帅小伙来当佣人?

    手机响了下。

    是在学校新加的班级群,后天上午开班会。

    苏千习也发了条消息,点进去

    都怪你,热搜上那些傻逼网友把姐骂哭了!!!

    看在他昨天表现还算给力的份,苏沉鱼戳着键盘回了句我前段时间被网友骂,也没见你关心一句呢。

    顶端“对方正在输入”输了半天,然后没了动静。

    过了足足两分钟,一个恭喜发财的红包冒出来。

    苏沉鱼戳开,两百块。

    这时,弹出新加的陈墨生的微信。

    还在学校吗?

    回家了。

    吃饭了吗?

    想到对方那张顺眼的小俊脸,苏沉鱼没呢,饿jg

    我也没有(笑),要不一起?

    好呀。

    十多分钟后,苏沉鱼挎着小包包出门,在小区外的路边看到了长腿陈墨生。

    换下志愿服的陈墨生穿了件半袖连帽衫,帽子处由黑白两色拼接,一只手插在休闲裤兜里,一只手拿着手机低头看,干净的运动鞋,露出线条流畅形状漂亮的脚踝。

    他的旁边停着一辆单车。

    赏心悦目。

    苏沉鱼满意地点头。

    他抬头,看着走近的苏沉鱼,脊背不自觉挺得更直,眼中有淡淡的紧张。他没想到试着约苏沉鱼,居然真的约到了。

    “网上的事……”刚出口就懊恼,恼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她肯定不想提。

    苏沉鱼笑着拿出口罩戴上“都差点忘了还在热搜上呢,被认出来我倒没什么,要是连累你受关注就不好了。”

    陈墨生想说没关系,他既然敢主动约她,就想过这些,但又觉得自己这么说,会显得假,于是点点头,直接掠过这个话题“你想吃什么?”

    “你是学长,对这里熟,你推荐吧。”

    “学校后面有家烤鱼,味道不错,要不试试?”

    “听你的。”

    陈墨生眼中笑意漾开。

    “我载你?”他指向单车,小心询问。

    苏沉鱼可不想折腾自己的脚“谢谢学长。”

    陈墨生耳廓发烫。

    坐上后座,苏沉鱼毫不犹豫将手圈在陈墨生腰上,后者身体猛地一僵,然后发现女孩好似察觉到他的不自在,连忙松开手。

    陈墨生脸慢慢红了“你别松开,抓紧。”

    “好的哦。”

    苏沉鱼大大方方把手重新圈回去,细细感觉了下,这位酷似小生子的小帅哥,居然有腹肌。

    唔……

    算了,才刚认识,免得吓到对方,她规矩地圈着陈墨生的腰,没做多余动作。

    几分钟后到达陈墨生说的烤鱼店,里面人不少,好在有空位,陈墨生贴心地护着苏沉鱼进入店内。

    “那不是陈墨生吗?”在二人坐好后,与他们相隔不远的一桌,围坐着数名年轻人,其中一个男生呶了下嘴往那边示意。

    “听说播音系的这位系草从不跟哪个女生走得近,这次居然约了个妹子,有意思。”

    “可惜看不到妹纸的长相,不过看那腿,肯定是个美人。”

    过了会儿,视线往那瞄的男生们看到女孩取下口罩。

    他们“!!!”

    “卧槽,那不是今天霸占热搜的女明星吗???”

    “我今天有听人说,苏沉鱼是咱们学校的新生……陈墨生牛批啊,有胆量对明星下手!”

    ……

    “她……刚刚是不是往咱们这儿看了一眼?”

    “好像是。”

    “她听到我们说的话了?”

    “我们没说太大声吧。”

    “果然,明星就是漂亮,那什么顾未希是不是眼瞎……”

    苏沉鱼兴致缺缺地收回目光,讨论的那几个男生个个大众脸,还是陈墨生这张脸看着舒服。

    她用手托着下巴看他。

    陈墨生给她倒果汁,被看得脸红“我脸上有东西?”

    “没有,”苏沉鱼嘴角轻弯,“学长真好看,你的颜值进娱乐圈绰绰有余。”

    话落,满意地看到陈墨生脸更红了。

    吃完饭,陈墨生问她想去哪里玩,眼睛亮亮的。

    夜风轻轻拂过,带动女孩颊边的耳发,俏皮地舞在半空,头顶的路灯洒在她身上,愈发衬得她乌发雪肤,美得仿佛夜色下的精灵。

    然后,他眼中的精灵轻启红唇,说“酒吧。”

    血色酒吧

    一进酒吧,苏沉鱼就觉得自己的耳朵短暂失聪,到处都是尖叫吼声,可惜,这些尖叫不属于她,她奋力往里钻,完全忘了身边的护花使者陈墨生。

    陈墨生恨不得自己多长几条胳膊,他没想到苏沉鱼会想来酒吧,更没想到他自己会二话不说愿意陪着一起来。

    ——他最讨厌的地方之一就是酒吧。

    她肯定是心情不好,来这里释放,他想。

    陈墨生一个不留神,眼前就失去苏沉鱼的踪迹,他有些慌,担心她吃亏。

    找了好一会儿,他终于从视线中找到那个窈窕的身影,瞳孔骤缩——

    苏沉鱼站在了酒吧的舞台上!!!

    此时舞台上驻吧乐队的主唱刚好唱完最后一句歌词,余音缭绕,台下观众扭着腰肢大声尖叫呼喊,气氛热烈得能让每个人心中的血液沸腾,跟着摇摆。

    ???

    乐队和台下的观众均看向不知从哪蹿上去的苏沉鱼,头顶问号。

    有些热情的开始吹口哨。

    “美女,口罩摘下来我们看看呗。”

    苏沉鱼缓缓走向舞台中间的主唱。

    那是个高瘦的男人,五官很有特点,头发略长,霓虹彩灯晃过他狭长的双眼,略显苍白的肤色。

    男人挑眉审视走过来的女孩。

    他的乐队在这片区域挺出名,女粉丝不少。

    苏沉鱼目光扫向台下,继而抬手做了个安静的动作。

    那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动作,然而,台下观众居然真的渐渐闭上嘴巴,连他们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咋这么听话呢。

    似乎女孩的动作带上一股让他们不自觉服从的感觉。

    “接下来,我希望听到你们的尖叫。”

    苏沉鱼走到主唱面前,把口罩往上一推,蒙住眼睛,露出红唇,踮起脚尖,吧唧一口亲在主唱的……下巴上。

    陈墨生“!!!”

    观众“哇!!!”

    尖叫四起。

    喇叭“……”娘娘您真猛。

    恭喜收获来自xxx的尖叫值3点。

    恭喜收获来自xxx的尖叫值2点。

    恭喜收获来自xxx的尖叫值5点。

    ……

    咦?

    这么管用?

    紧接着苏沉鱼就感觉一只大手把自己整张脸捂住。

    “喜欢我?”耳边响起一道低哑性感的声音。

    不愧是唱歌的,那声音居然勾得苏沉鱼心尖跳了下,她无视他的话,仗着口罩遮住上半张脸,说“哥哥快放开我,不然我会更大胆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