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 绿茶女配真的不想红 > 正文 第7章 绿茶第七步
    007

    得了自由的苏沉鱼后退一步,重新将盖住眼睛的口罩挪回原地,对着目光好似缀上寒光的主唱弯了弯眼睛。

    “哥哥你好,我是你的忠实粉丝。”

    “惜辞乐队”在这片城区内名声响亮,尤其主唱追光,他有一副天生的歌者嗓音,只要他的声音一出来,就足够抓住听众的耳朵。

    除此外,他还有一份风格独特的样貌,并不是说他有多帅,五官有多俊,恰恰相反,他的五官单拎出来并不出众,然而组合在一起,配合上偶尔眼神漫不经心地露出的几分锋茫、颓废、荼蘼、冷漠等,他和别人的不同立刻显露出,足以吸引人的眼球。

    主唱是一个乐队的灵魂,而拥有特色、自信、实力的灵魂,会让乐队的质量呈直线上升,粉丝追捧便是理所当然。

    没人知道追光的真名是什么,他会跟粉丝互动,粉丝也想与他亲近,不乏有女粉丝大胆示爱,每每在有所行为之前,均被追光避开。

    这是追光第一次被女粉丝“得手”。

    酒吧尖叫声太大,没人听清这个女人说的话,只有他。

    然后他清楚地看到对方清亮的眼眸中盈着满满笑意,还带一点小得意。

    所以,他一个大男人被女人调戏了?

    很好。

    冲动之下做出的决定就是,追光伸出长臂,直接拦腰抱起苏沉鱼,在更激烈的尖叫声中,转身退回后台。

    台下的观众也想跟着冲进后台——卧槽,太他妈刺激了!!!

    好在酒吧工作人员上前,赶紧拦住激动的观众,乐队剩下的成员站在台上稳住情况。

    后台

    追光直接把怀里的人扔到一张宽大的椅子上,俯身极有压迫力地撑在椅子扶手,抬手就要去摘苏沉鱼的口罩。

    “摘了口罩就要对我负责哦。”灯光下,女人漂亮的眼睛仿佛闪烁着另类诱惑,但细看之下,会发现她的眸光在闪动,身体也不自然地僵着。

    追光的手停在半空,忽地勾唇“害怕了?”

    苏沉鱼睫毛轻颤,往宽大的椅子上缩了缩,怯生生地看着他,诚恳地说“是有点呢,哥哥,我错了,我不该亲你,不该跟你开玩笑,对不起。”

    追光“……”

    “要不,”她仰起头,“你亲回来?”

    追光“…………”

    亲你妹。

    “哥哥,我长得很好看的,你不吃亏。”她继续说。

    吃亏的是老子。

    追光头一次发现跟人沟涌困难,开始怀疑人生,他稍稍上扬身体,凝视着她的眼睛“多大了?”

    “十八,成年了哦。”她意有所指地往他身下看。

    “……”追光深吸口气,抵制住蹭蹭往上的火,直起身,后退两步,靠在化妆台上,嘴角扬起几分嘲讽的弧度“胆子很大嘛。”

    “为了哥哥,一切都值得。”苏沉鱼眨巴着大眼睛,似乎没听懂他的讽刺,软着语气无辜地说。

    “……”艹,那些火居然开始消了!

    好似察觉到他的心软,女孩眼睛一亮,从包包里拿出手机,点开微信二维码,眼巴巴地看着追光“哥哥,我喜欢你好久了,加个微信好不好呀?”

    追光冷笑“老子从不加陌生人微信。”

    “可我不是陌生人,我亲了你……”女孩委屈地说,“哥哥是想赖账吗?”

    追光“???”

    赖他妈什么账?!

    口罩下苏沉鱼的嘴角止不住上场,因为脑海里一直不停响起喇叭的播报,外面因追光抱她进来响起的尖叫比先前还多,全都属于她,这都要归功于追光的配合。

    她真是太开心了,开心得她不介意多调戏一会儿。

    “算了,我不为难哥哥……”苏沉鱼收回手,失落地垂下目光。

    追光也不知道哪根筋没搭对,见她默默低头,居然有些不忍,虽然这个粉丝先前对他太胆大了些,但也怪他没有太快反应过来。

    然后,他拿出自己的手机,飞快扫了苏沉鱼的。

    “……”

    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追光盯着自己的手,思考要不要先剁一下。

    “谢谢哥哥,快通过哦。”深知男人脾性的苏沉鱼毫不意外,继续扮演她的人设,顺便还握住追光的手摇了摇。

    “!”

    追光赶紧甩开她。

    这时苏沉鱼收到陈墨生好几条的微信,问她在哪。

    糟糕,玩得太高兴,把小生子忘掉了。

    “哥哥,我得走了,下次找你玩哦。”她跳下椅子,顺便环顾四周,“哥哥的粉丝太多了,我怕出去会被他们围住,这里有后门吗,我直接从后门走。”

    “以后别来了,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追光抄手站直身体,没什么表情地说,“出门右拐。”

    “哥哥好关心我哦。”

    “……”

    “哥哥不想知道我的名字吗?我的名字很好听哦。”

    追光一字一句“你走不走?”

    她麻利地溜出后门,顺便给陈墨生发了定位,这个时候,喇叭的播报已经结束,就在苏沉鱼迫不及待想问尖叫值有多少,喇叭突然来了声恭喜收获来自闻追的尖叫值20点。

    苏沉鱼“???”

    这是苏沉鱼收到尖叫值点数最大的一次,瞬间激动起来20点!怎么来的!!!

    喇叭就刚刚那个。

    苏沉鱼追光?

    他尖叫???

    脑补追光一脸阴沉尖叫的模样,苏沉鱼差点笑出声来。

    这么反差的吗?!

    喇叭你走后,他踹了一脚椅子,发出一声‘啊’,通过他的神态、情绪等,可以判定这是他的尖叫。

    苏沉鱼心动不已,决定再试验一下,她点开追光通过的微信,轻咳一声,发语音“哥哥,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呀?”

    没回应。

    “哥哥,你放心啦,下次来找你,我绝对不会再对你动手动脚。”

    还是没回应。

    再来一条

    “哥哥,我会做好吃的点心,下次一并带过来,我知道你在生气,但你不许拉黑我,不然我会哭的qaq。”

    喇叭恭喜收获来自闻追的尖叫值20点。

    真的有效!

    这家伙这么闷骚的吗?

    苏沉鱼觉得自己捡到宝了,要是一直撩拨他,那不是一直会有尖叫值?

    喇叭他会拉黑你。

    好吧,苏沉鱼有些遗憾,适可而止,此时不宜再撩拨。

    再问喇叭,她的尖叫值居然高达1946!

    今晚赚翻了!

    就在闻追瞪着手机,差点拉黑苏沉鱼时,对方发了一张比心的自拍,再没吱声了。

    “……”

    他盯着那张脸,试图将上半张脸和只匆匆扫了一下的下半张脸拼合在一起。

    虽然无法拼凑起来,却也通过想象,能看出长得确实不错。

    但不要以为他就真的不拉黑她!

    然而直到队员返回后台,围着闻追起哄,后者也没成功拉黑。

    他给的理由倒要看看她下次是不是真的敢来!

    来就拉黑!

    苏沉鱼可不知道闻追想的这些,她喜滋滋地没等多久,等到陈墨生骑着单车过来。

    “学长。”她挥手。

    陈墨生看着她笑得弯弯的眉眼,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一面觉得他和苏沉鱼今天才认识,她来酒吧释放压力,然后用那样的方式引起一场尖叫,这是她的自由,他没有理由干涉,更没资格说什么。

    一面又觉得她……她……进入酒吧好似与之前变了个人,与他印象中的她,完全不一样。

    是因为被退婚受刺激了吗。

    “你刚刚……”

    “我刚刚怎么了?”苏沉鱼歪着脑袋。

    陈墨生张了张嘴,默默摇头,眼神带了几分落寞,还有几分淡淡的怒意。

    “那我们回去吧。”苏沉鱼笑嘻嘻地说,“酒吧的氛围真不错,那个主唱长得好帅呢。”

    陈墨生到底没忍住“你喜欢他?”

    “喜欢呀,长得好看嘛,就像我喜欢学长一样,你们这样的大帅哥就该被很多人喜欢。”

    陈墨生微怔。

    她的意思是……这种喜欢是喜欢偶像的那种喜欢?可她明明自己才是“明星”。

    “……”话到嘴边,陈墨生又咽了回去,转而结结巴巴,“你、你还小,刚才那样的行为不太好……而且要是被人认出你……会对你不利……”

    后面的话在苏沉鱼越来越明显的笑容下,说不出来了,陈墨生整张俊脸通红成一片。

    “好,我听学长的,保证以后不随便开玩笑了。”

    陈墨生尽管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依旧被苏沉鱼这句话抚慰到。

    她心情不好,行为有所不同可以理解。

    第二天晚上,阴魂不散的苏沉鱼再次来到血色酒吧,手里提了个路边店蛋糕,美其名曰自己做的,她连给闻追发好几条消息,终于有人出来,把她领了进去。

    她来得早,酒吧人还不是太多。

    “来找追哥?”那人问。

    苏沉鱼看了一眼“对呀,我给哥哥准备了蛋糕哦,你是……?”

    “鼓手阿铭。”

    “阿铭哥哥好。”

    只见阿铭那高壮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抖了下,摸了摸鼻子,咳了声“追哥在后台准备,去吧,他在里面。”

    鼓手走开,苏沉鱼拎着蛋糕刚准备推门进去,余光瞄到入口进来两个背着乐器的男生,其中一个长发,容貌妍丽,皮肤白皙,却又不显丝毫女气,鼻尖点着一颗美人痣,眼神慵懒又清冷。

    好个清冷美人。

    想让人把他扣在脖子最上面那颗扣子给扯开!

    这两人不是“惜辞”乐队的,昨天苏沉鱼没见过。

    喇叭吱声这人是莫京闲,他特别会飙高音,他的尖叫值会很高,建议娘娘可以试试。

    苏沉鱼本来没有搭讪的想法,既然系统这么说,对方长得好看,她去搭讪又不亏。

    等等……

    莫京闲这个名字有些耳熟。

    喇叭他是书中你死之后出场过一次的角色,给顾未希使过绊子。

    就冲这一点,此人怎么着也得认识认识。

    于是,苏沉鱼拎着蛋糕朝莫京闲走去,出奇不意地把蛋糕往对方身前一捧,甜甜地说“surrise!”

    莫京闲“?”

    听到苏沉鱼声音、发现她并没有进来、一时冲动走出来的闻追“???”

    这蛋糕不是说给他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