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 绿茶女配真的不想红 > 正文 第8章 绿茶第八步
    008

    莫京闲看看眼前的蛋糕,又看看苏沉鱼背后的闻追,最后目光落在苏沉鱼身上,没什么情绪起伏地说“我不认识你。”

    苏沉鱼理直气壮“没关系,现在认识了。”

    莫京闲估计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他以为女生应该懂这话的潜意识。

    “听说欧巴唱高音特别厉害,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能够听到你唱歌呢。”苏沉鱼大大方方地掏出手机,“加个微信?”

    闻追“……”

    他真切地体会到什么叫“女人的善变”。

    莫京闲旁边的男生“哈哈”两声,觉得这姑娘有趣“姑娘,你这要微信的方式太直接了吧,我们的高音家不会同意的。”

    “那你同意吗?”苏沉鱼笑嘻嘻地转向他,这人剑眉星目,同样是位帅气小鲜肉,“我也想加你呢。”

    男生挑高剑眉,上下打量苏沉鱼,女孩穿得并不暴露,甚至可以说得上保守,长裙只露出一小截纤细的小腿,从凉鞋透出的趾头干干净净,圆润可爱。长发挽在脑后,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虽然戴着口罩遮住大半张脸,但从明亮清透的双眼,可见口罩后的整张脸,应该足以惊艳许多人。

    “美女邀请,是我的荣幸。”男生毫不犹豫,立刻加了苏沉鱼,“宗文晋。”

    苏沉鱼昂了下小脑袋,喜不自胜,宗文晋望向她身后,与闻追目光对上,后者脸色铁青,让宗文晋一愣。

    加完人,苏沉鱼眼巴巴地又转向莫京闲,宗文晋收回视线,想了想,撞了下他的胳膊“小美女要加,加一下呗。”

    莫京闲在宗文晋的怂恿下,颇为不甘不愿地加上苏沉鱼。

    “他叫闲京,性子就这样,别介意啊。”宗文晋笑呵呵地说,主要他发现闻追难看的脸色十分有趣,直觉认为和这个女孩有关,他可不介意看戏。

    “闲京小哥哥人好看,名字也好听呢。”苏沉鱼一副完全不知道这是假名的样子,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莫京闲听了,微微点头,似乎十分认同她说的话。

    看苏沉鱼的目光多了两分波动,大概是觉得她“识货。”

    “……”看来是个自恋的。

    这时,一直没吱声的闻追突然冷笑“当老子不存在吗?”

    “哥哥。”苏沉鱼转身,举起蛋糕,“我亲手给你做的蛋糕哦,都是我满满的心意。”

    闻追“……”以为他刚才眼瞎?

    宗文晋“……”居然是送给闻追的。

    莫京闲“……”不是送他的?

    和他们认识,对获取尖叫值也有帮助,发展成长期“合作”关系最好。

    想想,要是以后不来酒吧,也能通过他们获得尖叫值,那不是源源不断的收入?

    所以苏沉鱼毫不在意这点尴尬,没事儿人似的。

    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我知道追光哥哥是惜辞的主唱,文晋和闲京两位小哥哥你们也是乐队吗?还是单人?”苏沉鱼把蛋糕放在凳子上,一边拆一边问。

    “我和闲京只不过偶尔过来助唱,图个热闹。”宗文晋回答,凑过来,不太相信地说,“这你做的?挺漂亮嘛。”

    然后他听到女生有些委屈又十分认真地说“我从不撒谎。”

    旁边发出一声冷笑,来自闻追。

    宗文晋绅士地向小美女道歉。

    苏沉鱼目光瞪过去“追光哥哥,你为什么要笑我,我说错了吗?”

    闻追“别叫老子哥哥。”

    叫一声他头皮麻一下,鸡皮疙瘩猛起,他现在可以确定,这女人故意的,她专门来酒吧,逮着一个好看的就撒网。

    有鱼上钩最好,没有也不气馁。

    “好吧,那我就叫你追光?” 苏沉鱼受伤似的叹气,继而小心翼翼地指着蛋糕,“你别这么凶……我特意在蛋糕上写了你的名字,你吃这块?”

    他脑子短路才吃。

    更是闲出了蛋才会同意让她进酒吧,现在还站在这里和她说话。

    闻追转身就要回刚才出来的地方。

    “追光!”苏沉鱼连忙跑过去,抱住他的胳膊,“你吃一点嘛,我今天下午做了一下午呢,真的,我给你看视频。”

    她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在蛋糕房特意录的摆拍小视频。

    闻追不想看,只想挣脱那只柔软的手,一种奇怪的酥麻从与她接触的皮肤蔓延,这小女人小小年纪就爱对男人动手动脚,谁教的她!

    然而眼神还是不受控制往手机瞄了过去。

    视频里戴着口罩手套的女孩,认真地在蛋糕上涂抹,脸上身上都是奶油,切水果时痛呼一声,切到手了。

    目光下移,果然在女孩食指上发现了创口贴。

    她是真的……认真地给他做蛋糕送过来。

    意识到这一点的闻追整个人都不好了,脸色僵在那里,不阴不阳。

    “这么说,小美女喜欢的是追光?你在追他呀?”宗文晋凑过来,看了一眼,啧啧道。

    苏沉鱼赶紧道“这是粉丝对偶像的喜欢。”

    闻追那由阴转晴的脸色,再度变阴,他转身进入屋内,砰的一声把门关响。

    “咳……”宗文晋主动拿起一块蛋糕,缓解气氛,“味道很不错。”

    “等会儿我会唱首歌,你想听什么歌?随便点。”

    “尖叫歌”三个字差点冒出喉咙,苏沉鱼眨巴着晶晶亮的眼睛“你唱的歌,我都爱听,但我个人更偏向音量高、撕心裂肺却又情感爆棚的那种,让人很有力量。”

    说完转向莫京闲“你今晚也要唱?”

    莫京闲被她晶晶亮的眼睛看得有些不自在,微微移开视线,“嗯”了一声。

    苏沉鱼来了兴趣,乖乖捧块蛋糕递过去,眼睛弯成月牙“那我今晚有耳福了。”

    酒吧人渐渐多起来,莫京闲和宗文晋准备上场,后者体贴地让酒吧给苏沉鱼开了个卡座。

    她刚才问过喇叭,只要她点的歌由歌手完成,歌中能体现出尖叫的“啊”,就能算作有效尖叫值。

    宗文晋开始唱了。

    苏沉鱼支起耳朵。

    片刻后,得到喇叭反馈,从宗文晋的歌声得到总共80点尖叫值,然而更让她惊喜的是,宗文晋唱到最部分,台下观众跟着一起吼,每一声尖叫她都能收获1点尖叫值!

    实验成功了!

    尖叫值可以从中间传递,只要她是“源头”。

    那岂不是,如果她让一位唱歌大佬开演唱会,整场演唱会发出的尖叫,不都是她的?

    苏沉鱼心情激动,仿佛看到自己源源不断的功德点,几下就改了自己的必死结局。

    宗文晋过后是莫京闲,这位清冷美人飙起高音来,苏沉鱼脑袋瓜都是嗡嗡的,终于明白喇叭为什么建议她注意莫京闲,此人一首歌,光是他自己,就给苏沉鱼带来整整350点的尖叫值。

    不知道系统到底怎么计算的,这无疑是惊喜。

    除此,还有观众的,加起来也有上千了!

    还没算等会儿闻追唱的……

    收到大笔“财富”的苏沉鱼连忙叫了两杯果汁请莫京闲和宗文晋,确定这两人一时半会儿不会走,于是决定去找闻追哄哄他,刚走两步,手机收到苏母的电话。

    毫不犹豫挂断。

    再打。

    继续挂。

    然后是苏父发来的微信马上回来!

    每一个字都透着燃烧的无形火焰。

    苏沉鱼盯着这条信息看了两秒。

    过了会儿,苏千习的电话打过来。

    她接了。

    “你居然挂妈电话!”苏千习咋呼的声音传过来,“热搜的事爸妈知道了,姐说撤不了,虽然未希哥说了跟你没多大关系,怪不了你,但妈今天陪姐出门,结果姐被认出来,有人向她扔鸡蛋……爸妈的意思是,你回来向姐道个歉。”

    苏沉鱼脸上表情渐淡,手指轻轻缠着衣服上的丝带转圈,在脑海里问尖叫值一共有多少?

    3521

    无声地沉默几秒,苏沉鱼嘴角轻弯,慢悠悠地说“行,我等会儿回来。”

    “……你不知道,姐今天额头被那个鸡蛋砸个大包……”

    苏沉鱼挂断电话。

    苏千习茫然望着嘟嘟嘟叫的手机,回头瞄了眼脸色难看的苏父苏母,姐这两天反复发烧,没去工作,今天出门被鸡蛋砸,脸色没有丝毫血色。

    有很多人骂她,网上骂,现实遇到也骂,那些煞笔除了用键盘敲字,还能做什么!

    然而回想苏沉鱼刚才的话和态度,一股莫名不好的预感突然涌上心头。

    他觉得让苏沉鱼现在回家向姐道歉,似乎不是太好的事。

    苏千习走过去,想说点什么,苏母拍拍他的肩膀,挤出一丝笑容“赶紧上楼洗漱睡觉,明天上学了。”

    “千习乖,快去睡觉,你正是长个子的时候,熬夜会长不高的。”千语紧接着温柔地催促。

    苏千习要说的话只好咽了回去,乖乖上楼。

    苏千语枕着苏母的肩膀,轻声道“妈,其实这件事真的不怪沉鱼,真的不用让她回来。我知道,她嘴上不说,心里其实是怨我的,这些我都清楚,也很认可。”

    “你们强行让她回来,她肯定会更加怨我……”

    “她敢!”苏父拔高声音,“你看看她做的这些事,竟然去攀了高枝,连微博热搜都能控制,我倒要问问她,她到底想做什么,又想要什么!”

    “对!必须问清楚。”苏母冷冷道,“未希也是不像话,昨天去找她,回来居然帮着她说话,他真以为我两个女儿任他随便挑,左右摇摆吗!”

    “妈……”苏千语默默流泪,声音沙哑,“未希不是这样的人,您从小看着他长大,应该相信他的人品。”

    苏母也是口不择言,心疼地揽着苏千语“总之,妈给你作主。”

    苏千语低头拭泪,嘴角不易察觉地上扬。

    女主光环系统确实很好,有了它,只要完成任务获得女主光环点数,就可以让身边人发自内心地喜欢她,让她拥有女主角应该有的所有待遇,哪怕很多行为不合理。

    可惜大多数任务都不简单,攒不了太多女主光环点,而任务失败则会收到严厉惩罚。

    每次惩罚都让苏千语心有余悸,因此不是稳操胜券的任务,她不会接。

    这一次,系统对她布置的任务是让炮灰苏沉鱼彻底得到苏家人的厌恶,苏沉鱼与苏家决裂。

    这是她擅长的,直接答应下来。

    一家人坐在客厅,等着苏沉鱼回来。

    四十分钟后,佣人前来禀报,说有一个自称“秦欣”的大肚子女人前来找苏父。

    苏母皱眉。

    苏父猛地坐沙发上站起,脸色大变。

    司机王家明悄悄给苏沉鱼发了条微信二小姐,苏总养的那位怀孕女士找上门了。

    苏沉鱼我知道。

    司机愣住。

    二小姐知道?

    她怎么知道?

    ……

    花掉三千尖叫值,一下子画了三十个圈圈、诅咒三个人的苏沉怎么会错过这么一场好戏,懒得哄闻追了,当即准备离开。

    只是没想到……她刚才花十个圈圈诅咒苏千语时,通过光圈,看到这个女人居然也有系统!

    难怪是女主。

    她能通过光圈看出苏千语有系统,苏千语却看不出她的,从侧面说明,她的“画个圈圈诅咒你”比苏千语的“女主光环”更强。

    喇叭娇傲的哼了一声。

    从洗手间出来的苏沉鱼忽然灵光一闪,这样的好戏,她本不打算现在就上演,既然提前,多几个人看,不是更有趣?

    她的危险想法让喇叭提醒……娘娘,您悠着点。

    苏沉鱼找到闻追,他们乐队还没上场。

    “追光,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她跑过去拉住追光,后者面无表情。

    “走嘛,保证好玩又刺激。”苏沉鱼举起手。

    不知道是不是被她的眼神蛊惑,闻追居然被她拉动,苏沉鱼径直拉着他来到莫京闲和宗文晋跟前,继续用诱拐的语气“你们有没有兴趣跟我去一个地方呀。”

    直到跟着苏沉鱼从后门离开酒吧,三位二十多岁的大男孩眼中还有些迷茫。

    一定是酒吧里空气中弥漫着酒精,导致他们晕了壳,居然就这么被苏沉鱼诱拐出来。

    莫京闲最先“清醒”,摸着自己的乐器,冷着一张美人脸“我不去,先回家了。”

    “三位哥哥,”苏沉鱼也不阻止,只是微微叹气,用带着一点点小抱怨的语气说话,便显得多了几分娇憨,“到底是我太没魅力,还是你们眼光太高,你们怎么都不问我名字,也不想看我长什么样呢。”

    说不好奇那是假的。

    只不过他们三个大老爷们,总不能强行把人家口罩扒开看长什么样吧。

    闻追眼神深邃了些。

    “那我郑重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苏沉鱼,就是热搜上那个惨兮兮的苏沉鱼。”她大大方方地说。

    女孩缓缓取下口罩,露出完整的俏颜,肤色白里透红,在黯淡光线衬托下,显现出有几分妖异的美。

    然而那点妖异被她神色中淡淡的不好意思冲淡,犹如一株在夜晚怒放的蔷薇,光华绽放,内敛惊艳。

    宗文晋吹了声口哨,目光一错不错,下意识道“真真是个小仙女儿。”

    闻追想起昨晚下巴上的那个吻,喉间滚动,第一个念头是——他没吃亏!

    莫京闲眼神聚焦……他似乎终于遇到一个比自己还美的女孩。

    足足过了十来秒,他们终于反应过来,把“苏沉鱼”和热搜上的事联系在一起。

    年轻人喜欢刷手机,即使对娱乐消息不感兴趣,难免也会刷到有关信息——苏沉鱼、顾未希、苏千语三个人不仅在热搜上挂着,其他平台照样推送。

    除了莫京闲不是太清楚外,闻追和宗文晋哪怕不清楚这档事的细节,大部分是知道的。

    宗文晋当即用手机搜索,立刻出现苏沉鱼的照片,他看看照片,又看看苏沉鱼。

    一模一样。

    她没有说谎。

    三人诡异地沉默。

    “现在呢,我家里即将上演一场非常有趣、绝对不容错过的伦理大戏,”女孩笑得像个妖精,“三们,去看戏吗?有苏千语哦。”

    苏千语是新晋的国民女神,拥有许多男粉,说不定这三人有人是她粉丝呢。

    她极力怂勇。

    “???”

    苏沉鱼邀请他们去她家看伦理大戏?

    家丑不外扬……她是不是真的受刺激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