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 绿茶女配真的不想红 > 正文 第9章 绿茶第九步
    009

    苏家

    苏母目眦欲裂地看着对面那个挺着大肚子,年轻得几乎和苏千语差不多年纪的女人,她紧紧依偎着苏商荣,用那种带着胜利的神态对苏母说话“姐姐。”

    这声“姐姐”刺激得苏母差点晕过去,她保养得宜的脸近乎扭曲在一起,声音尖利得能刺穿天花板“苏商荣!你……你……!”

    她抬起手就要扇向苏父,后者脸色难看地推开她的手。

    “姐……阿姨,你不要怪商荣。”秦欣轻轻一笑,年轻妩媚的脸庞似乎完全不惧对面的苏母,“不好意思,既然你不喜欢我叫你姐姐,那我就只好呼唤你阿姨了。”

    “我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有八个月,”秦欣一只手撑在腰后,“一开始怀孕我是不想要的,是商荣非要我留下,谁让他这么爱我呢,所以对不住了阿姨。”

    “这件事,大小姐也知道呢。”秦欣说完,笑盈盈地看向旁边的苏千语。

    “什……么?”突然得知被丈夫背叛的苏母咔咔转动脖子朝向苏千语,她最疼爱的女儿也知道?

    “妈!您听我解释!”苏千语心内骂了句该死,她确实早就知道秦欣的存在,有想过处理掉秦欣,但这样会换来苏父对她的厌恶,不划算,倒不如利用这件事,让苏父对她更好。

    等后面找到机会,神不知鬼不觉处理掉秦欣。

    但没想到,秦欣会在今晚突然找上门来。

    “您最近身体一直不太好,我担心告诉您,会让您的身体受不住……”

    秦欣抬高声音“大小姐,你别忘了哦,有好几次,我和商荣见面,都是你的机会呢。”

    “你闭嘴!”苏千语走向她,举起手。

    秦欣挺着肚子“大小姐,需要我提醒你一下吗,你只是苏家的养女,而我肚子里这个是商荣的骨血,伤到我没事,伤到孩子……”

    苏商荣沉声道“千语,这没你的事,走开。”

    说着,他小心翼翼扶着秦欣坐下,再抬头时,流露出一家之主的威严和冷酷。

    “你知道了,那我也不瞒你了。”他对苏母道,“我不管你接不接受,小欣肚子里的孩子我要定了,你最好不要闹,闹大了,吃亏的是你自己。”

    苏母觉得这句话有些耳熟,好像在不久前,她用差不多的话差不多的语气,这样对她那个她不喜欢的亲生女儿说过。

    刀不落在自己身上,不知道疼。

    苏母气得浑身哆嗦,血压一阵阵升高,她这一生过得极为顺利,年轻时嫁给苏商荣,后者对她百依百顺,谁不羡慕她嫁入豪门。

    亲生女儿走丢,苏千语的出现让她一腔愧疚、疼爱全部倾注在她身上,弥补了她心中的痛苦。

    后来又生下苏千习,有女有子,与丈夫恩爱,在富太太这个圈子里,她一直是让人羡慕的存在。

    现在,秦欣的存在给了她狠狠一巴掌,丈夫和女儿的同时背叛,让她心中憋着一口气,那口气怎么也顺不下去,胸口开始出现针刺般的剧痛。

    越生气越痛,越痛就越容易想起她对苏沉鱼说过的那些话,苏母头一次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偏心,太疼爱千语了?

    她甚至开始想,如果是苏沉鱼知道苏商荣出轨,她肯定二话不说就会把这件事告诉自己,而不是和苏商荣合起伙来一起欺骗她。

    苏千习回到自己屋后,并没有睡觉,他给苏沉鱼发了好几条消息,她都没回,打电话也不接,最后他烦躁地玩游戏,玩着玩着,听到楼下有争吵声,莫非是苏沉鱼回来了?

    心中痒痒的苏千习从床上坐起,小声嘀咕“我就是下去看一眼……”

    要是苏沉鱼被骂太惨,他就好心地解救她。

    决定好的苏千习穿上鞋出门,然后他就发现,苏沉鱼根本没有回来,家里多了一个大肚子女人,他听了一会儿墙角,这才明白情况——

    他爸出轨养了小三,小三挺着大肚子上门宣示主权,他爸帮小三不帮妈妈,他姐知道爸爸养了小三,帮着爸爸一起瞒着妈妈……

    这他妈信息量太大了!

    十三岁的少年瞪着眼睛,觉得大人的世界好他妈复杂!

    按理他应该冲下去护着亲妈,给亲妈撑腰,冲亲爸嚷嚷,但这位少年脑回路明显不一样,他反身蹿上楼,唰唰给苏沉鱼发微信

    你不用回来了!

    家里出大事了!

    爸妈顾不上你!

    他觉得自己是好意,不然苏沉鱼回来,肯定会被爸妈骂,还得向姐道歉,虽然她不是故意的,可也害得姐被骂上热搜,道个歉没毛病。

    但她肯定心里不舒服。

    所以不回来最好,又不会挨骂,也不会道歉了。

    少年觉得自己真是“太成熟”了!

    然后,他收到苏沉鱼的回复开门,我到了。

    苏千习“……”

    当看到苏沉鱼领着三个男生进屋时,气氛凝滞的苏家人呆愣在当场。

    “爸,妈,我带了三个朋友回来。”苏沉鱼说完,看到在楼梯那探头探脑的苏千习,“千习,把哥哥们带到楼上休息。”

    “打扰了。”开口的是宗文晋,旋即三个男生走向苏千习,后者挠挠头,一脸茫然,然后真的把他们三个带着上楼。

    “你们……是苏沉鱼的朋友?”半大少年瞅着三个气质各异的男生,他们身高都比自己高,体型差异带来的压迫,让少年有些紧张。

    还是宗文晋回的话,他点头,偏头想了想,说“你也可以理解成,我们三个,是她的保镖。”

    苏少习“???”

    他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

    “你爸妈是不是经常打骂苏沉鱼?”闻追突然问。

    苏千习还沉浸在他们“保镖”的身份,闻言,想也不想地点头。

    三位男生面色微变——苏沉鱼没撒谎。

    他们得知苏沉鱼真实身份后,虽然感觉挺“奇妙”,可他们又不是八卦狂,怎么可能真的跟着苏沉鱼到她家看伦理大戏。

    “好吧。”苏沉鱼正经起来,她认真地说,“那我雇三位哥哥当我的保镖,陪我回家,这下总可以了吧。”

    她把苏父苏母发的微信给他们看了下,耸肩,笑嘻嘻地说“我是被叫回去的,但我不想道歉,所以……我怕挨打。”

    看完之后,三位男生脸色不太好看,他们对苏沉鱼的印象,还停留在这姑娘极其胆大,性格多变这上面,却没想到她背后有这样的故事,而她脸上的笑容,怎么看都像是在强颜欢笑。

    宗文晋向来讲义气,虽然才认识苏沉鱼不久,他当即点头“行,我跟你一起去。”

    莫京闲一看就是出身良好家庭,并在宠爱中长大,苏沉鱼透露出的这些信息,听得他不可思议,竟有这样的亲生父母。

    于是他也点头了。

    剩下闻追,他深深地看着苏沉鱼,道“你最好不要骗我们。”

    “……”苏沉鱼露出伤心的表情,随后叹了口气,往后退一步,重新扬起嘴角“我跟你们开玩笑的啦,不耽搁你们的时间,回去吧,我先走了。”

    她转身潇洒离开。

    闻追收到四道嗖嗖的“刀光”,来自宗文晋和莫京闲。

    “你丫是不是男人。”宗文晋踹了他一脚,“人家大明星这么喜欢你,讨你欢欣,你听听你刚才说的混帐话。”

    “没看到她都快哭了吗。”扔下这句,宗文晋追上去,莫京闲看了闻追一眼,跟上。

    闻追“……”

    合着他莫名其妙就成了渣男?!

    这女人说话真真假假,谁知道她刚才说的是真是假,万一逗弄他们的呢,他问一句怎么了。

    闻追原地顿了几秒,大步上前“老子车停在那边,往哪走!”

    ……

    闻追三人停下脚步。

    “保镖不能离雇主太远。”宗文晋说。

    于是他们就站在楼梯中间,光明正大地“看戏”,营造出无形的杀伤力,尤其闻追,不知从哪掏出一把小刀,在五指中灵活转动,那模样活脱脱一黑老大。

    苏千习赶紧往楼梯跑了两阶,离他们远点。

    “爸,这位是……?”苏沉鱼率先打破沉寂,疑惑又好奇地看向秦欣,后者抬起目光,与苏沉鱼相对,这个女人抚着高耸的肚子,友好道,“沉鱼你好,我肚子里怀的宝宝是你亲弟弟哦。”

    苏沉鱼眼睛一亮“那真是太好了!”

    谁都没想到苏沉鱼居然会这么回答,苏父阴怒的表情一滞,头一次产生“没白生这个女儿”的念头。

    成功男人在外偷腥是多正常的事?他从来没想过让苏母知道秦欣的存在,但既然知道了,他索性全盘托出,并表明态度,他虽然恼怒秦欣的自作主张,但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他期待的。

    在元配妻子和怀着孩子的心爱女人当中,他当然选择后者。

    事情出来,个个都表现出他似乎做了十恶不赦的事,他对这个家不好吗?他没给妻子该有的体面吗?女儿、儿子,他哪个不是宠到极致,他们要什么,他就给什么。

    结果呢?

    他宠爱的女儿明明之前帮着他和秦欣打掩护,还对他百般体谅,刚刚却责怪地看着他。

    他宠爱的儿子用眼神无声表达他的愤怒。

    到头来,唯一给他好脸色的,居然是他不喜欢的那个女儿。

    苏商荣望向苏沉鱼的目光,前所未有的柔和。

    “等这位姐……呃……阿姨生下宝宝,咱们家又会多一个人了。”苏沉鱼朝苏父笑起来,真心实意地说,“爸爸,你真厉害。”

    “妈,您不最很喜欢小孩吗,这样正好,你可以提前感受一下带小孩的感觉,到时候等千语和未希哥哥结婚,他们生的小孩,您就可以很熟练地帮忙带了。”苏沉鱼讨好地说。

    苏千习一脸见鬼地盯着说话的苏沉鱼,她、她在说什么啊!

    “你……”苏母气急,那面色比刚得知秦欣身份时还要白。

    “沉鱼,你太过分了!”苏千语凝声,“我们是一家人,你怎么帮着外人说话!”

    她边说边安抚苏母,替她顺气,此时此刻,事情脱离了她的控制,她必须把主动权夺过来,否则她的任务就会失败!

    然而,她越往苏母身边靠,苏母胸口的痛意就越加重,当她的手在苏母后背轻抚时,如同拿着一个钢丝球在苏母背后狂刷,苏母痛得五官扭曲,重重推开苏千语“滚开!”

    “妈?”头一次被苏母这么对待的苏千语心中一沉,面上不可置信。

    “你手里拿的什么东西!”苏母怒道。

    苏千语软倒在地上,张开手“我什么也没拿。”

    “妈,你哪里不舒服……”她急切地站起来想继续走过去。

    苏母看清了,却不相信,背上的痛意已经消失,可她刚刚经历的绝对不是幻觉。

    “站住!别过来!!”苏母恐惧大叫。

    苏千语只得站在原地,脑中思绪纷杂,苏母在害怕她,为什么要害怕她?

    她下意识转头去看苏沉鱼,看到她正弯着唇在笑。

    她当然不会知道,苏沉鱼在酒吧对三人的诅咒,多次修改诅咒内容才成功——

    苏父诅咒他今晚宠妾灭妻。

    苏母诅咒苏千语一接近她,感受恐怖的剧痛,时效一个小时,在她回到苏家时生效。

    苏千语诅咒她本次任务失败。

    效果非一般的好。

    苏沉鱼转过目光,怯怯地与苏千语的对上,继而移开,小声对苏父道“爸,要不您带这位阿姨先走?别让阿姨动了胎气。”

    秦欣恰到好处地露出不舒服的表情。

    苏父看到苏母刚才那个样子产生的几分愧疚消失,紧张秦欣的状态,担心她肚子里的孩子,于是扶起她,直接走了。

    “苏商荣!”

    苏父头也不回。

    “妈,眼不见心不烦,这样是不是感觉好多了?”苏沉鱼走到苏母身前,诚恳又贴心地说。

    “……”这下苏母再受不住,两眼一翻,晕了。

    并没有完。

    苏沉鱼在喇叭的“帮助”下,看到苏千语脑袋上突然冒出“任务失败”四个红色的字,接着——

    扣除100女主光环点。

    请接受惩罚——跪地磕头

    等等——

    苏千语在心里喝道。

    然而系统执行惩罚是即时,并且苏千语不能反抗,然后她就被一种恐怖压力压住,不受控制地扑通一声跪下,脑袋磕在地面。

    刚好苏沉鱼就在她面前。

    楼梯观战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