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 绿茶女配真的不想红 > 正文 第11章 绿茶十一步
    011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苏沉鱼什么都没做呢,人家礼貌打招呼,换来的是林宿迁赤果果地不欢迎,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那么苏沉鱼这么回答,没毛病。

    节目组邀请的八位艺人,林宿迁的咖位只能排在中间,这里的人什么大牌没见过?何况节目组提前跟林宿迁沟通过,他也同意了,结果转眼他不让人上车,这不是打节目组的脸吗。

    司机和摄像就是收到示意,这才下车的。

    不少工作人员偷偷看苏沉鱼,都在圈里混,当然知道苏沉鱼是故意的,但是她表现得太过忧切,看起来一点都不假,就好像她是真的在关心林宿迁。

    用现在的话来说,这就是标准茶言茶语,偏偏还不让人反感,甚至有种莫名的爽感肿么破?

    工作人员目光诡异地盯着苏沉鱼。

    吴桐心里把林宿迁翻来覆去锤了一遍,刚要说话,苏沉鱼对编导道“我坐你们的车吧。”

    编导对苏沉鱼的印象很好,从一开始接触苏沉鱼,这姑娘态度就特别好,并不因为她只是一个小小的编导就看不起她。

    想了想,她点头“也行。”

    如此,吴桐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将错就错,给林宿迁挽回一点面子。

    于是,苏沉鱼坐上工作人员拥挤的小车,最后吴桐和节目组沟通了好一会儿,总算让他们车上有了司机,摄像没有上车。

    吴桐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顾忌着司机,没有说话,而是发微信你知不知道得罪节目组的后果!

    林宿迁不高兴明明是那个女人不知好歹,怎么就得罪节目组了?!

    吴桐心好累。

    林宿迁节目组求着我来参加这个节目,说明什么?说明我红,他们需要我,他们巴结我还来不及,你用不着担心。

    吴桐“……”

    她被他煞笔式发言震住了。

    工作人员的车要慢一步,苏沉鱼有机会去洗手间,这几天她虽然没有特意去攒尖叫值,但三位保镖那一直源源不断有尖叫值收入。开学那几天的军训,作为“名人”的她,经常引来注目,其中不乏尖叫,还有军训上她表演节目,同样收获不少尖叫。

    所以她的尖叫值又攒到三千多了。

    “财大气粗”的她非常爽快地画了十个圈圈。

    让林宿迁从现在开始,一直晕车到目的地。

    诅咒成功后,苏沉鱼这一次记得问了随机‘惊喜’是什么?

    她前几次没问,直到那天醒过来发现自己变成飞机场,才明白这是“诅咒”带来的“惊喜”,诅咒的程度越重,她得到的“惊喜”也就越离奇。

    喇叭我也不知道。

    行吧。

    苏沉鱼也不介意,大不了再飞机场一次,挤一挤还是有的!

    工作人员的车装了许多设备,显得狭窄,加上苏沉鱼一共五个人,他们把较宽敞的副驾驶给苏沉鱼。

    “不用,”苏沉鱼看了眼抱着一个大箱子的男生,“小刘哥坐吧,箱子好放一些,我坐后面就行。”

    编导和助理对视一眼,对苏沉鱼又多了几分好感,三个姑娘挤在后座,气氛融洽,助理忍了忍,没忍住“沉鱼,你不怕得罪林宿迁啊。”

    “不怕呀。”

    “……”助理愕然。

    “反正我得罪的人有很多,都比他红,不差他一个嘛。”

    得罪的人有很多,还比林宿迁红……苏沉鱼没什么名气,上哪得罪红人……

    难道是顾未希和苏千语?

    是了,虽然顾未希和苏千语都很渣,苏沉鱼实惨,但是顾未希和苏千语被骂出圈,这对渣男贱女怕是恨不得吃了苏沉鱼。

    太惨了jg

    车至半路,追上了林宿迁的车,车停在路边,编导忙下车询问,看到林宿迁脸色惨白地倒在靠椅上,一副进气多出气少的模样。

    编导一头雾水,出发的时候,这位少爷精神可是倍儿爽啊。

    吴桐脸色难看“他晕车了。”

    编导“……”

    第一反应报应!

    先前节目组去接林宿迁,对方可一点也没晕车,所以最初林宿迁用晕车的理由不让苏沉鱼上车,大家都知道他什么意思。

    “能坚持吗?”

    “能。”

    不能也得能。

    车重新上路,想吐吐不出、胸口不停翻涌、难受得死去活来的林宿迁发脾气“我不去了!”

    吴桐想骂他,但看他这样,又有些心疼。

    林宿迁再度灌了口水,虚弱道“肯定是苏沉鱼在暗地里诅咒我。”

    吴桐“……”

    她赶紧去捂他的嘴,车内虽然没有摄像师全方面拍摄,但是装了摄像头!

    好不容易到达目的地,林宿迁去了半条命,结果字下车,那种折磨了他一路的恶心感瞬间消失,晕车症状全好了。

    惨白的脸色恢复血色,好得不能再好。

    “你怎么好得这么快?”吴桐皱眉,一脸狐疑,他之前该不会是装的吧。

    林宿迁莫名其妙,没好气“我哪知道。”

    余光看到舒舒服服下车的苏沉鱼,顿觉刺眼,不知什么原因驱使,在苏沉鱼拖着小行李箱走过来时,他悄悄把脚伸出去。

    ——仗着自己的行李在旁边,摄像机又没往这里怼,吴桐和工作人员交谈,以为自己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苏沉鱼顿了下,忽然把箱子立好。

    看吧,总有些人非得在阎王殿边缘蹦达。

    林宿迁不料她突然停下,只好装作脚踩到石子然后收了回来。

    “林老师。”苏沉鱼道。

    林宿迁没什么表情地“嗯”了一声。

    “听说你晕车了,要不吃块糖缓缓?”细白的手指伸开,掌心放着一颗粉红包装的糖。

    此时,陆陆续续其他接嘉宾的车也到了,林宿迁到底还有几分脑子,接过糖,僵硬道“谢谢。”

    “不客气。”苏沉鱼弯起眼睛,“幸好没跟林老师一起坐,不然可能会害林老师晕得更厉害。”

    算你有几分自知之明,林宿迁晕车症状消失后,嘴里总有股苦味,于是顺势拆开糖纸,把糖往嘴里一塞。

    下一秒,他脸色大变,呸的一声把糖吐出去。

    他的动作太大,成功将所有目光吸引了过来。

    “林老师……”对面的女孩满脸震惊,乌黑眼眸因委屈泛起泪光,她轻咬嘴唇,“您如果对我有意见的话,可以直说。”

    林宿迁只觉嘴里弥漫着一股难闻的臭味,怒道“这糖是榴莲味的!”

    难怪她会好心送糖,分明是故意的!

    周围静了下来。

    吴桐心里骂了句娘,不过一下子没看到,他就能给她惹出事来!

    众人看到那个身形单薄的女孩张了张嘴,旋即从包包里掏出一把花花绿绿的水果糖,用含着歉意的声音道“抱歉林老师,我随便拿的一颗糖,没想到是榴莲味。”

    所以……林宿迁因为苏沉鱼给他一颗榴莲味的糖发脾气?

    这都能生气?!

    当真欺负苏沉鱼是新人吗!

    众人看向林宿迁的目光微妙起来,仗着有点红就可劲作,早晚得糊。

    吴桐深吸口气,脑仁疼得厉害,就在她开口说话想要把这事囫囵过去时,一道温厚的声音响起“怎么了?”

    完了。

    吴桐心里闪过这两个字。

    “穆老师。”吴桐恭恭敬敬地喊。

    过来的人同样拉着一个行李箱,一身休闲装,大概三十岁左右,不过眼角的淡淡纹路昭示他的实际年龄不小了,他的眼神蒙昧着一种厚重感,和他目光接触的人,会不由自主安分下来。

    简单来说,他身上有种教导主任的气质。

    这是本季最大咖位的艺人,影帝兼视帝的穆均白,拿奖拿到手软的那种,后因身体原因,他出的作品渐少,喜欢接一些比较“佛系”的综艺节目来娱乐生活。

    林宿迁再横,面对穆均白也得老老实实低头,恭敬地喊“穆老师。”

    穆均白显然将刚才那一幕看在眼里,他笑看林宿迁,淡淡的声音含了些指责“年轻人还是多一点包容心才好。”

    林宿迁呐呐地不敢说话,吴桐赶紧点头“对对对,谢谢穆老师指点。”

    穆均白这才转过视线面向苏沉鱼。

    “穆老师好。”

    “沉鱼你好。”穆均白指着她手里的糖,“我能尝一颗吗?”

    苏沉鱼用手指拨着糖,笑容比蜜还甜“给您挑一颗最大的。”

    周围的人都笑了。

    吴桐松了口气,知道这事儿过去了。还好苏沉鱼没怎么计较。

    房子共三层,有前后院,周围种满各种蔬菜,绿殃殃的,长势喜人。

    嘉宾的房间在二楼,总共两间卧室,女生男生各一间。

    八位艺人,五位男嘉宾三位女嘉宾,还有位女嘉宾没到,苏沉鱼和另一位女嘉宾沈心心进入卧室,里面三张床并排放着。

    两人选了一左一右,留下中间。

    “你只带了这么点东西?”沈心心看了眼苏沉鱼小巧的行李箱,再看自己的两个大箱,怀疑人生。

    没有宫女太监伺候的日子,苏沉鱼自然不想自己出行还得带个大累赘,要不是觉得背个包包不太好看,她连行李箱都不想拿。

    “我只录制三天,用不着带太多。”

    说得也是,沈心心点头,看到苏沉鱼打开行李箱,摄像师把镜头拉进。

    然后……

    沈心心和摄像师同时一愣。

    “你……你装的全是吃的?!”沈心心惊呆了。

    “没啊。”苏沉鱼从那堆东西里拎出一个小袋子,“衣服在这儿呢。”

    沈心心“……”

    她默默关上自己满是衣服鞋子包包化妆品的箱子。

    整装完毕,所有人到楼下,为晚餐做准备。

    “咱们这里,哪些会做饭?”穆均白望着众人,问。

    除了林宿迁,其他人都举了手。

    沉吟片刻,穆均白道“会做饭的,今晚每人露一手……至于宿迁……”

    林宿迁得了吴桐的教育,奋力表现自己“我来烧火!”

    接下来热闹起来,嘉宾们采集自己要炒的食材,然后节目组找到苏沉鱼,让她喂后院的猪。

    苏沉鱼“???”

    她哪一点看起来像喂猪的?!

    节目组但笑不语。

    “哟,小沉鱼,喂猪呢。”三位男演员过来,“要不要帮忙?”

    “谢谢三位老师,我可以的。”

    饲料是现成的,兑完给猪吃就行了。

    男演员们显然不信。

    除了林宿迁,其他几位嘉宾对苏沉鱼比较友好,毕竟她是几人中年龄最小的那个。

    所以他们没有离开,打算随时帮一把苏沉鱼。

    “那饲料桶,你能提动吗。”

    话落,就见苏沉鱼伸出细瘦胳膊,一把拎起那桶饲料,弯唇,略有些小得意“我提起来了哦。”

    然后轻松地走向后院。

    “那一桶,起码有二十斤……吧?”

    看着细细瘦瘦、娇滴滴的小仙女,竟然是个大力士?

    后院猪圈里那只猪长得肥头大耳,或许是闻到食物的香气,甩着尾巴发出“哼哼”声,脑袋不停拱着护栏,眼巴巴地看着苏沉鱼。

    当苏沉鱼视线落在肥猪身上时,莫名的,她觉得这只猪长得非常非常漂亮,漂亮得让她想去摸一摸亲一亲。

    ???

    意识到自己心理不正常的苏沉鱼拼命把视线挪开,在心里问喇叭怎么回事!为什么本宫会觉得一只猪帅气性感?!

    喇叭这应该是随机给娘娘的‘惊喜’。

    苏沉鱼“……”

    皇后娘娘不能骂脏话!

    深吸口气,苏沉鱼用最快的速度把饲料倒进食槽,撤回前院。

    然而,落在别人眼中,她就是一步三回头,十分依依不舍。

    “小沉鱼,这么喜欢猪,回头养一只小的呗。”一位男艺人看到,哈哈大笑。

    苏沉鱼努力在心里用理智对抗本能,她可不想一个恍神,待回神就看到自己抱着猪狂亲!

    等她终于离开后院,那股影响力减弱大半后,松了口气,就听到刚才那位男艺人在对其他人播报——

    “我看小沉鱼要不是看那只猪太肥,估计都想进猪圈里抱一抱了。”

    苏沉鱼“……”

    本宫记住这人了——朱亦安。

    收到视线的朱亦安摸摸鼻子,想着小姑娘面皮薄,遂收敛了些,然后就看到苏沉鱼不好意思地笑笑,说“猪猪挺可爱的,和朱老师一样可爱呢。”

    朱亦安这下安静了。

    毕竟被比喻成猪了。

    ……

    苏沉鱼去田里摘自己需要的菜,遇到沈心心摘茄子,两人互相打招呼,就在苏沉鱼路过她时,这姑娘突然一声尖叫,吓了苏沉鱼一跳。

    “啊啊啊啊虫!!”沈心心崩溃地跑向苏沉鱼,吓得花容失色,“我肩膀上有虫……呃……”

    声音戛然而止,因为——

    她看到苏沉鱼伸出手,夹起了她肩膀上的毛毛虫。

    夹起了……

    起了

    了

    沈心心瞪着苏沉鱼的手——

    辣么大一只毛毛虫!还在扭的那种!!!

    苏沉鱼就这么面不改色地夹起来了!!!

    “啊……好可怕!”苏沉鱼随手一甩,毛毛虫舒展着身体biu向天际,她关切地问,“心心姐,你没事吧。”

    沈心心呆滞地摇头。

    然后她想起苏沉鱼刚才的动作和表情,明白她其实也害怕毛毛虫,但为了帮自己,这才鼓起勇气夹起毛毛虫扔掉。

    “谢谢你,沉鱼。”沈心心感动得两眼泪汪汪。

    “不客气呢。”这姑娘尖叫起来音挺高,下次找机会回收!

    两人摘完菜回去,发现几个大男人围在一起争执什么,似乎遇到了难题。

    “怎么了?”沈心心问。

    “我们在研究怎么杀鸡。”

    沈心心捂着心口,对苏沉鱼道“我最怕看这些,这是男人们的事,咱们去厨房切菜。”

    “好。”

    两人去厨房,林宿迁守着灶台烧火,锅里面炖着排骨,她们进来,他一声不吭。

    沈心心记得下午刚到时林宿迁针对苏沉鱼的事,她非常讲义气的也没打招呼,结果苏沉鱼主动开口“林老师,那里有小风扇,你要不要一个?”

    “不要。”林宿迁硬邦邦地回答,被吴桐打得泛疼的后背提醒着他,遂补充一句,“我不热。”

    苏沉鱼不说话了。

    沈心心愈发讨厌林宿迁,找到机会小声道“小鱼儿,你太老实了,他不过拍一部网剧火起来而已,今年更是没什么作品面世,我团队预测他明年就得糊,你不用理会他。”

    “谢谢心心姐。”

    就在这时,一阵高昂尖利的“喔喔”声忽然炸响,紧接着是密集的翅膀扇动声,还有男人地呼喊“快逮住它”……

    ???

    然后,一只脖子被划了条口子的老母鸡一边尖叫,一边扑棱着翅膀从厨房窗户飞进来,气势汹汹地直奔沈心心。

    沈心心“!!”

    下一秒,只闻“deng”的一声,鸡身掉在地上,与脖子分离的鸡脑袋落在案板,那双眼睛泛着诡异的光,死不瞑目地瞪着沈心心。

    “……”

    沈心心咔咔转动脖子——一把菜刀距离自己面门不太远。

    追鸡到窗外的男人们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手持菜刀的女孩。

    刚刚,就是她,一刀,砍断了,鸡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