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 绿茶女配真的不想红 > 正文 第12章 绿茶十二步
    012

    “心心姐,你没吓到吧。”

    沈心心听到苏沉鱼关切地问候,只想回一句,吓到我的不是鸡,而是你啊啊啊啊啊!

    但是,对上女孩关切的明眸,她觉得自己这样说的话太不知好歹,会伤到小姑娘。

    于是她僵着脖子,缓缓地摇了摇头,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还……还好。”

    苏沉鱼有些失望,这样居然都没尖叫???

    “卧槽啊啊啊啊啊。”尖叫猛地自身后响起。

    恭喜收获来自林宿迁的尖叫值50点。

    原来是掉在地上的鸡身体还在条件反射地挣扎,居然非常坚强地重新站起来,甩着歘歘飙血的半截脖子,欢快地跑向因为突发事故而拎着火钳不动的林宿迁。

    想想一只无头鸡“洒血跳舞”,那画面光是看着就够惊悚的,何况直面如此热情的无头鸡的林宿迁?

    在手背身上溅到血迹、同时脚上被无头鸡贡献新鲜鸡粑粑的这位新晋小鲜肉离疯不远了。

    “快把它弄开啊啊啊啊。”

    恭喜收获来自林宿迁的尖叫值60点。

    不过在他彻底疯之前,余光看到一道纤细熟悉身影接近,把无头鸡踹开了。

    这只不知鸡龄多久的老母鸡终于英勇就义。

    “没了头都还动……”他听到苏沉鱼怕怕的声音,“林老师,你不要紧吧。”

    林宿迁体会到了沈心心那种无言的干涩,瞪着苏沉鱼说不出话来。

    她真的害怕吗???!

    外面的男人们跑了进来。

    一阵沉默之后,朱亦安竖起大拇指,真心诚意地说了句话“沉鱼帅呆了!”

    扪心自问,在场的大老爷们,估计谁都做不到苏沉鱼刚才那利落的一手,角度、力道、反应能力均属一流。多一分有可能没收住刀,一刀往沈心心身上劈;少一分砍不住老母鸡,它会扑到沈心心脸上,说不定给沈心心脸上来一爪。

    穆均白弯腰拎起鸡,众人自动给他开道,他看了眼案板上到现在也还没瞑目的鸡脑袋,最后视线落在苏沉鱼身上,大佬沉稳得近乎轻描淡写“大家学学沉鱼的刀工。”

    ……

    《我的美妙生活2》录制前,网传这一季邀请名单里很可能有顾未希和苏千语——有粉丝透露他们的团队在接洽节目组,说得有板有眼。

    尤其是苏千语,曾在某次采访里说过喜欢看《我的美妙生活》,期待能与节目组合作。

    结果今天,官方微博突然毫无预兆地公布新一季第一期的录制名单,名单上根本没有顾未希和苏千语!

    这其实在意料之中,节目组又不蠢,这对渣男贱女的事闹得沸沸扬扬,他们就算再火,节目组也得考虑影响力,真邀请他们,那不是把节目往坑里推吗。

    其他人大部分都在猜测当中,粉丝看到喜欢的爱豆参加喜欢的综艺,能不高兴吗!

    然后,他们就看到名单上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苏沉鱼。

    卧槽!这不是那个被渣男贱女嚯嚯得惨兮兮的苏沉鱼吗?

    节目组邀请了她?!

    这下有好奇的、祝福的、期待的,当然,也不乏恶意的。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顾未希和苏千语被骂成这样,最得益的是苏沉鱼,她火了,大众同情,还接到这么好的综艺邀请,和这么多优秀艺人合作……但是,顾未希和苏千语俩人,一个出轨一个抢妹妹未婚夫,这种事一旦爆出来,他们不知道后果?可他们还是做了,难道他们真的太蠢?还是这件事另有隐情。

    这条评论的点赞数还不少。

    呃……其实我早就有这种想法,我觉得苏沉鱼心机很深,感觉她是故意的,但我不敢说,那些网友疯狂地骂人,好像不跟他们一个观点就该被骂。

    过来人告诉你们,苏沉鱼肯定是故意的,心机颇深,现在热度有了,她人也火了,通告自然而然有了。

    呵呵哒,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就算苏沉鱼故意又怎么样?遇到这种事情难道要忍气吞声?就因为顾渣男苏渣女他们红?苏沉鱼就该苦巴巴地被欺负?真是笑死人了。

    狗男女的粉丝就别来洗白了,看一个骂一个。

    我那天听我一个朋友说,苏沉鱼是c大的新生,特别好的一个人,军训的时候晕倒了都在坚持,还给他们唱歌听,虽然好像跑了调,我朋友笑死了……

    我就没想那么多了,希望苏沉鱼红、爆红,气死那对狗男女!

    哈哈哈哈,干得漂亮,好想知道狗男女此刻的表情,肯定贼精彩。

    ……

    宽阔的客厅,顾未希拥着苏千语坐在沙发,轻轻吻了吻她的头顶,将她手中的平板抽走“别看这些评论。”

    自从那天晚上任务失败,被系统降下惩罚跪在苏沉鱼面前磕头后,苏千语就意识到苏沉鱼并不是系统嘴里说的炮灰存在,但是系统再三强调苏沉鱼就是炮灰,要不了多久就会死,她这才释然,决定不再对苏沉鱼投入过多关注。

    女主光环点因为任务失败减掉一百,导致苏父苏母对她的态度发生转变,她花了好几天时间,答应帮苏母对付秦欣,让自己在苏母那里失去的信任重新找回来。

    但她万万没想到,团队那边一直替她接洽的《我的美妙生活2》拒绝了她,转头找上苏沉鱼。

    她一个炮灰,怎么做到的!

    苏千语抬起通红的眼圈“未希,或许我们真的错了……我只是没想到因为这件事,没有机会参加《我的美妙生活2》,我还以为这次有机会与穆均白合作,你知道的,他一直是我偶像。”

    “以后会有机会的。”顾未希柔声安慰她。

    “沉鱼去也好,想来等她红了,心里就平衡了吧。”苏千语低落道,“毕竟我们对不起她。”

    顾未希“嗯”了一声。

    苏千语脸色微变,她以为在听到她这么说后,顾未希会表达对苏沉鱼的厌恶,然而顾未希破天荒地附和她的话,似乎确实认为他们亏欠苏沉鱼。

    自从那天他去公寓找了苏沉鱼,回来后对苏沉鱼的态度有了变化。

    系统,顾未希喜欢上苏沉鱼了?

    不可能。

    心里稍松口气,苏千语蹙眉“未希,你上次说热搜的事,是那位财阀大人物指使的,你说,他和沉鱼是什么关系?会不会沉鱼这次去《我的美妙生活》是这位大人物安排的?”

    顾未希摇头,十分笃定“莫庭闲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认识沉鱼。”

    苏千语当然知道苏沉鱼不可能认识莫庭闲,她轻轻叹气“可我总觉得有些太巧,感觉沉鱼背后有贵人相助呢。”

    “我可没帮她。”顾未希郑重道。

    苏千语拉着他的手“我知道你怕我误会,不会帮她,其实我希望你能多帮帮她,我们两个之间,她肯定最恨我……”

    顾未希蹙眉,心疼地拥紧她,只恨自己没能好好的保护她,没有尽到应有的责任。

    苏千语见他什么都没说,眼中冷意闪过。

    她说这些,就是提示顾未希去找苏沉鱼“算账”,她的人设是心里愧疚的姐姐,当然不可能找苏沉鱼说过分的话。

    顾未希没办法和苏千语久待,他等下有个活动,苏千语缱绻深情地送走他,关上门后,表情立刻冷了下去。

    系统,接下来我要怎么做才能挽回这次的损失?

    系统等到苏沉鱼死了一切步入正轨。

    苏千语深吸口气那她什么时候死?

    系统你不要急,快了。

    顾未希的助理小心翼翼观察老板脸色,见老板心情应该不坏,他道“未希哥,那个……苏沉鱼上热搜了,节目组发了一个‘花絮’,你看。”

    视线下移,顾未希看到《生活2》官微发的一条博文

    新一界神刀手。

    后面有一个十秒的小视频。

    顾未希眼皮一跳,点开小视频——迎面的就是一只扑棱的鸡,然后站在案板前慢慢切菜的苏沉鱼抬起刀,极为迅速准确地砍断了鸡的脖子。

    “……?”

    “她真的是苏沉鱼?”顾未希沉沉地问助理。

    助理给予肯定地回答。

    顾未希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沉默当中。

    视频里的苏沉鱼,和他印象中的苏沉鱼仿佛是两个人,他从来不知道苏沉鱼会做出这样利落的反应,那一刀挥出去,竟带着杀伐之气!

    ……

    闻追百无聊赖地用小刀刻木头,这是他的爱好之一,微信收到宗文晋的消息,一个小视频。

    什么玩意儿?

    他皱着眉点开,等看清后,“啪”的一声,小刀落了地。

    “我天,我开始真的喜欢苏沉鱼了!”宗文晋发语音,“这姑娘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闻追“……”

    他反复看了好几遍小视频,这就是那个拖着他们仨当保镖害怕被父母打的苏沉鱼?

    莫京闲同样收到宗文晋发来的小视频。

    此刻,这位清冷美人身处自家超级豪宅,一边随意刷手机,一边等着他二叔的指令。

    “在看什么?”低哑的声音。

    莫京闲老老实实“一个朋友的消息。”

    “女生?”

    “嗯。”

    “女朋友?”

    “不是。”莫京闲皱眉,干脆把视频给身旁男人看,“这个女孩……你看,是不是挺有意思?”

    男人扫了一眼,气色不足的苍白嘴唇微勾“确实。”

    粉丝、吃瓜路人等,实实在在被视频中苏沉鱼的操作震惊到,现年头杀个鸡很简单,但像苏沉鱼这样杀鸡的,平生仅见!

    当鸡脑袋和鸡脖子分开时,不少人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总觉得这里凉嗖嗖的。

    文化低,唯有一句卧槽走天下!

    这姑娘真的是苏沉鱼?这一刀太他妈牛批了!

    我连鱼都不敢杀,她一刀砍了鸡脖子?还这么精准?!

    确定不是特效?

    我感觉自己看到了武林高手……不科学啊,她怎么做到的?

    她要不改名叫苏一刀算了!

    啊啊啊啊啊我开始期待这期节目播出了!什么时候播出!!!

    ……

    所以,苏沉鱼杀鸡这条热搜,是靠网友们硬生生推上去的,节目组没花一分钱,就用这么一个小小的片段,起到了良好的宣传效果。

    这下,更多人知道苏沉鱼不但参加《美妙生活2》的录制,还靠一手“杀鸡”绝技冲上热搜,荣获“苏一刀”爱称。

    甚至开始有人为她组建粉丝后援会,名字就叫“一刀会”!

    ……

    苏沉鱼并不知道网上风云,她出手解决掉的那只鸡被分成两半,一半鸡汤,一半爆炒,出自穆均白之手,其他人各自拿出自己的招牌菜,整个院子里弥漫着勾人的香味,大家早都饿了,可菜没做完,总不能别人炒菜的时候自己上桌吃吧。

    这个时候,苏沉鱼带来的那一箱零食就体现了重要性。

    “小鱼儿,你太明智了!”啃着奥利奥的沈心心已经忘却苏沉鱼那一刀带来的阴影,喜滋滋地凑到她身边。

    “这榴莲味的糖也不难吃嘛。”朱亦安有意无意瞥了眼林宿迁,嘴里嚼得嘎嘣嘎嘣响,然后端着自己做好的口味虾去了外面。

    林宿迁垂头耷耳,只觉自己先前丢了大脸,在这群人面前抬不起头来,他把这一切都推在苏沉鱼身上,从今天遇到她开始,他做什么都不顺。

    脾气一上来,干脆破罐子破摔,反正其他人都知道他针对苏沉鱼,索性做到底,吴桐的叮嘱被抛到爪哇国。

    “磨蹭半天都不动手做,该不是根本不会做饭吧。”

    这里咖位比林宿迁高的是穆均白、朱亦安,沈心心和他差不多,剩下两个男生也是没什么作品的新人,他们听到这话,虽然为苏沉鱼鸣不平,却也不敢说什么。

    穆均白和朱亦安都在院子,唯一能怼他的是沈心心,这姑娘眉头一挑,就要说话,苏沉鱼拉住她,对林宿迁笑笑“林老师自己不会做饭,不会以为别人都和您一样吧。”

    林宿迁“……”

    “其实做饭很简单。”苏沉鱼将切好的藕片放入盘中,“只要不是太笨,都能学会。”

    这不就是拐着弯骂林宿迁笨吗。

    噗……

    沈心心忍不住笑了,想到镜头,连忙憋住。

    不一会儿,穆均白和朱亦安走进来,扫过案板,穆均白眼中有了淡淡的笑意。

    众所周知,准备菜品的时候,通常很难保持案台的整洁,之前众人各自准备食材时,案台上一片糟糕,即使是他,也没办法保证干净。

    然而苏沉鱼占据的那方案台,丝毫不乱,没有到处乱飞的菜皮,她切下的每一根菜摆放在盘里,漂亮得仿佛艺术品,赏心悦目。

    “沉鱼,这么多菜,你全部炒吗?”穆均白问。

    “是的,全部炒。”苏沉鱼点头。

    “那你得炒到什么时候,大家都饿了。”林宿迁呵呵,“你是想要大家饿着肚子等你吗?”

    大家蹙眉,觉得林宿迁实在过分。

    “不用等太久。”苏沉鱼却毫不介意,从案台下拿出一包东西,“把菜煮熟,放进调料里就好了。”

    她的动作吸引了众人视线,唰唰看向她手中——那是一包钵钵鸡调料。

    ???

    菜摆盘得这么漂亮,结果就这?

    “……”

    蹲在角落的工作人员快笑疯了,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苏沉鱼说她最后做自己的那道菜,因为她的“拿手菜”最简单!

    “我特意挑了三种口味,你们想吃香辣、麻辣,还是酸辣呀?”面对大家略显呆滞的视线,苏沉鱼弯着眼睛问。

    没等大家选择,外面突然传来噼里啪啦碗筷破碎的声音,众人赶紧跑出去——

    “我去!哪来的狗!!!”

    只见两条大黄狗不知从哪蹿出来,一条直接蹿上摆着菜品的石桌,将所有东西撞翻,一条摇着尾巴在桌下不停吃。

    “!!!”

    他们辛辛苦苦做的十多个菜,全军覆没。

    这两只狗蹿得太快了,饶是院子里有节目组的人看着,也没来得及阻止。

    两只狗丝毫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一点也不怕生,吃着吃着还抬起头,狗眼对准这群人类。

    沈心心脸色煞白“节目组呢!还不快过来把它们赶走!万一它们扑……啊啊啊啊,它们跑过来了!”

    工作人员吓得不清,这些人要是被咬上一口,后果不堪设想,他们赶紧把艺人们保护在身后,冲狗大叫,作恐吓状。

    两只大狗停在中途,它们也不叫,龇着尖利的牙,在夜色昏暗光线的映衬下,跟恐怖片似的,仿佛在挑下嘴的猎物。

    “沉鱼呢?”穆均白发现苏沉鱼没在保护圈里。

    林宿迁冷笑“肯定见机藏起来了。”

    就在这时,他们听到苏沉鱼含着害怕的声音“老师们,你们想吃狗肉吗?”

    所有人“???”

    他们闻声看去,就见苏沉鱼站在保护圈外,细白的手指拎着一把让人眼熟的菜刀,手腕转动间,那刀泛过一缕寒光。

    突然,两只大狗开始呜咽,仿佛看到什么让狗生极为害怕的东西,兴奋摇曳的尾巴怂怂地夹起来,接着慢慢后退,转身撒丫子跑没了影。

    所有人“……”

    “呼……总算吓跑了。”女孩松了口气,望着大黄狗消失的方向,小脸惨白,似乎吓得不轻的样子,“吓死我了。”

    可是……你的表情看起来,更像是想拎着刀去把那两只坏狗大卸八块。

    “这下好了,咱们只能吃钵钵鸡了。”她回头,有些失落地对众人道。

    现场一片寂静,一时之间,没人吭声。

    心想这是在失落那两只狗跑了吗。

    林宿迁更是往人群后面缩,企图藏起来。

    用一把刀就能吓走两条大狗……这女人太凶,他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