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 绿茶女配真的不想红 > 正文 第13章 绿茶十三步
    013

    苏沉鱼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给众人带来不可磨灭的印象, 她回到厨房,既然只能吃钵钵鸡,这么多张嘴, 得再备点菜。

    钵钵鸡面世后,受到众位艺人好评,那香味勾得他们蠢蠢欲动。

    林宿迁除外。

    只见他一脸嫌弃地看着那盆“菜”,冷不丁冒出一句“我特意查了,这调料二十块钱一包,谁知道用什么东西做的, 你们真的敢吃吗?”

    他这是实话实说,可不是找茬!

    “……”四周鸦雀无声。

    节目组暗自搓拳,林宿迁真是一个人扛起这一期所有冲突点!节目播出,绝对吸引人!

    这个时候有的吃还挑剔?

    真当自己是什么金贵少爷啊。

    “呵呵。”沈心心毫不顾忌地翻了个大白眼, 这智障怎么红的?她往周围看了一眼, 果然发现他们眼中流露的意思和她心中所想一样。

    难为他的经纪人了。

    “你不吃不就行了。”她不客气道。

    “林老师身娇体弱, 确实不适合吃过于刺激的东西,不然出了问题,怪罪于我,那我可惨了。”苏沉鱼点头回应沈心心。

    林宿迁张了张嘴, 不吃就不吃, 这种廉价的东西谁稀罕!

    然后他径直坐到角落,摄像师尽职地蹲过去, 镜头怼脸。

    “……”他瞪向镜头。

    过了会儿,咽着喉咙的林宿迁不由自主往那边看, 几个男人添了一碗又一碗的饭, 一边吃一边畅聊, 气氛融洽热烈。

    他中午在车上晕得死去活来, 哪里吃得进东西,所以他这一天就早上吃了一个面包,现在八点半,距离明天还有十多个小时……

    绝望。

    他记得苏沉鱼拿出来的零食,还有一些放在堂屋的果盆里。

    不行不行,他怎么能吃苏沉鱼的东西!

    可是……真的好饿啊。

    他的胃在此刻仿佛成为黑洞,叫嚣着要把他的身体掏空。

    要不……还是吃吧?

    不,他可以去找节目组蹭饭,他们肯定有落脚点。

    等啊等熬啊熬,终于被他等到机会,然而节目组无情地拒绝了他!

    理由是不合规矩。

    林宿迁失落返回,路过厨房,眼神瞄了进去,犹记得他们没有吃完,还有剩的来着……

    这会儿嘉宾们已经上楼各自洗漱收拾,除了摄像头之外,没有人。

    确认没人后,林宿迁摸进厨房,打开冰箱,果然在里面看到剩下的钵钵鸡,大家吃饭夹菜用的都是公筷,很干净——脑子里滑过这么一个念头。

    他快速拿了个碗,盛了满满一碗有些硬的饭粒,把钵钵鸡端到案台上,夹了一片试吃。

    太好吃了!!!

    空荡荡的胃有了食物的填充,令林宿迁四肢百骸都涌出一种莫名的幸福和满足,光用筷子夹不过瘾,他直接找了个漏勺,把钵钵鸡里的菜大量舀到碗里,就这么狂吃一通,忽然,一个轻柔的声音幽幽响起——

    “好吃吗?”

    “好吃!太好吃了!”

    林宿迁猛点头,等他点完才意识到什么,头皮在这一刻瞬间发麻,他端着碗慢动作似的转向门口——

    披散着头发的苏沉鱼站在那里,黑发垂落在两侧,嘴角上扬,眼神诡异地盯着他。

    灯光下的她,脸色近乎惨白。

    他妈的贞子啊啊啊啊。

    林宿迁张嘴,随着手中碗掉在地上,他张嘴发出一声凄厉尖叫,炸响夜空“你你你……”

    恭喜收获来自林宿迁的尖叫值60点

    苏沉鱼看着他,笑,没说话。

    “!!!”球球你别笑了。

    林宿迁的这声尖叫,将楼上的人吸引下来,于是公开处刑——所有人都知道他偷吃了。

    而将他吓得不轻的苏沉鱼挥一挥衣袖,面对其他人,是这么说的“林老师吃得太香,忍不住发出惊叹。”

    林宿迁“???”

    神他妈惊叹,他明明是惊吓!

    可他没法反驳!

    难道要说他是被苏沉鱼吓到尖叫吗,那不是更没面子!

    林宿迁只觉吃到肚子里的不是钵钵鸡,而是无尽憋屈。

    他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到了嘲笑——

    啧,不是嫌弃钵钵鸡吗?

    就问自己打自己的脸,疼不疼。

    ……

    “小鱼儿,你都不生气吗?”心情大好的沈心心小声问。

    苏沉鱼心想和一个蠢货计较,拉低本宫位格,面上则摇摇头,说“林老师是前辈,我是新人。”

    言下之意,她哪里敢生气。

    沈心心搂着她肩膀,打定主意“没事,接下来有我,他不敢再欺负你。”

    第二天一大早,沈心心迷迷糊糊听到声音,艰难地睁开眼睛,就着蒙蒙的光线,看到苏沉鱼起床。

    看了下时间,才六点。

    她想问苏沉鱼起这么早做什么,然而睡神拼命拉她上床,眼睛一闭,睡死过去。

    苏沉鱼之所以起这么早,是因为这个点摄像师还没上班,没人跟着她,她可以出门放松放松,不用伪装。

    做了一宿噩梦的林宿迁被吓醒后就睡不着了,干脆拿着手机去厕所玩游戏,刚出房间,透过大阳台,瞄到苏沉鱼往外走。

    她要去哪?

    心念一动,林宿迁决定……跟上去!

    苏沉鱼走着走着,发现身后缀了个尾巴,慢慢停下脚步,转过头。

    林宿迁“?”

    她不是应该假惺惺地来一句“林老师”吗?

    呵,周围没人,也没有摄像头,终于要露出本来面目了吗。

    他看到苏沉鱼朝他招手。

    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的另一副面孔,林宿迁捏紧拳头,确认她没带刀,昂着脑袋走近。

    下一秒,眼前一花,柔软的身体缠了上来。

    “!”这女人居然想色诱他,无耻!

    林宿迁脸色胀红,没等他想好怎么摆脱她的纠缠,他感觉自己脚离了地,随后一股痛意从大脑炸开——他整个人被苏沉鱼掼在地上,半天回不过神来。

    他居然被一个女人……过肩摔了?!

    林宿迁的震惊大过于愤怒,他一米八二的男人,一百四十多斤,为了不让自己形象受损掉粉丝,一直有健身,之前因为拍武打戏,更是特意跟武术指导学了点。

    苏沉鱼这么一个小身板,把他掀翻了?!

    苏沉鱼扯了扯衣角,后退两步,活动手腕。

    许久没有动过手,都有些生疏了。

    皇后娘娘当初在后宫为了苟命,特意让狗皇帝拨了武侍教她防身术,狗皇帝在这方面倒挺大方,直接派全国武状元教她,那可是位超级大佬,她虽然只学了点皮毛,对付林宿迁也足够了。

    “不好意思啊。”苏沉鱼心情大好,决定仁慈地放过他,“我活动活动。”

    林宿迁瞪着她白嫩嫩的拳头,嘴唇蠕动,愣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翻身爬起来,没等站稳,人再一次摔了出去。

    “……”

    “是不是很生气?觉得自己一个大老爷们连女人都打不过?”苏沉鱼蹲在他身前,他看到那张可恶的脸挂着嘲笑在眼前晃动,动手那么狠,语气依旧温温柔柔,“或者不服气,认为自己只是没注意才会被我得手,那我们要不要打个赌?”

    林宿迁再一次麻溜地爬起来,怒道“赌什么!”

    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被苏沉鱼牵着走,被打不想着讨公道,反而把重点放在打赌上。

    “就赌我能不能第三次把你摔出去。”

    “……”

    这他妈是赌约?

    赌约建在他挨打的前提下?

    “你要是能挡住我,不让我把你摔出去,就算你赢,赢了之后,你想对我做什么就能做什么哦。”她眨了眨眼。

    林宿迁整张脸都烫了起来,瞠目结舌地看着她,继而跳脚“我他妈对你没想法!”

    “赌就赌!”他好歹是男人,先前只不过没有防备,他不信挡不住一个女人,他要让这个女人当着众人的面亲口对他道歉!

    “要是我赢了,”苏沉鱼上下打量他,硬是把林宿迁看得心中发毛,才听到她慢悠悠地说,“接下来两天的录制,你暂时当我的仆人……嗯,助理,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

    林宿迁这辈子做得最错误的一个决定,就是和苏沉鱼打赌,当他第三次与地面亲密接触时,开始回想之前,那个时候的自己脑子是不是缺了什么,为什么要答应苏沉鱼?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仆人……呃助理喽。”苏沉鱼顺便甩了下手机,“我刚才已经录下来了哦,这么丢脸的事,林老师肯定不想让别人看到,我很贴心吧,不用谢。”

    魔鬼!

    这女人他妈的就是个女魔头!

    “难道林老师一个大男人,想毁约?”

    “呵!”林宿千冷笑,“愿赌服输,大丈夫能屈能伸!”

    他没红之前,在剧组也给别人打过工,怕什么。

    苏沉鱼鼓掌以示嘉奖。

    林宿迁心里那个憋屈,眼珠一转,他忽然问“我很纳闷,你这样的人,怎么会被苏千语抢了未婚夫?”

    苏沉鱼揣好手机“你想知道?”

    废话。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

    苏沉鱼蹦蹦跳跳往前,林宿迁瞪着她的背影,脑内将这个女人撕了千百遍。

    “还不跟上。”

    “……”咬牙跟了上去,“你要做什么?”

    “化缘啊。”

    林宿迁“???”

    她脑子是不是真的有问题。

    “机灵点。”苏沉鱼看他,“你不饿?”

    被他这么一说,林宿迁肚子咕叽一声,昨天晚上他没来得及吃多少就被苏沉鱼吓到,那点钵钵鸡早消化完了。

    他福临心至“你的意思是……去村民们那儿要早饭?”

    “怎么能是要呢。”苏沉鱼纠正他,“你不是很红吗,刷你的脸呀,刷不了就用钱……带钱了吧?”

    林宿迁下意识点头。

    苏沉鱼找了个“大户人家”,三层楼的那种,领着林宿迁走了进去。

    林宿迁目瞪口呆看着苏沉鱼转瞬换了张脸,一口一个大哥大姐,让那对中年夫妻笑得合不拢嘴,最后用林宿迁二十张签名、合影,以及钱包里的钞票,换来了两桶东西。

    是的,两桶。

    一个桶里装了三个大柚子,和数不清的沃柑,一个桶里装了一大锅皮蛋瘦肉粥,外加二十个大馒头!

    大叔想帮忙送到院子,苏沉鱼连忙阻止“不用不用,我们自己来。”

    然后……林宿迁人生中第一次,挑起了担。

    闹钟响起,沈心心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坐起来,下意识往苏沉鱼床上看,被子叠得跟个豆腐块似的,早没了人影。

    她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还非常有梗的和摄像机打招呼,出门发现其他人陆陆续续也醒了,商量着做什么早餐。

    看了一圈都没看到苏沉鱼,沈心心问“你们有看到小鱼儿吗?”

    朱亦安“她不是没起床?”

    “她没在房间。”沈心心说。

    那人会去哪?

    “诶,那儿呢!”朱亦安说着说着声音停了下来,表情变得极为怪异。

    其他人跟着他一起看过去。

    “……”

    远处小公路上的人是苏沉鱼没错,跟在她身后的是林宿迁。这两人一大早凑在一起本身就够让人惊讶,更惊讶的是,林宿迁肩上挑了根扁担,两边挂着不大不小的桶,摇摇晃晃走着,似乎很吃力的样子。

    远远看去,悠闲走在前面的苏沉鱼仿佛一位高贵的主人,而跟在身后挑担的林宿迁,如同一位沉默笨拙的仆人。

    众人一头雾水。

    发生了什么?

    “老师们早安。”苏沉鱼轻快地打招呼,离得近了,林宿迁急促的喘息清晰可闻,便见这位金贵大少爷如释重负般放下肩担,桶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乡亲们特别热情,知道我们没吃早餐,特意送给我们的……”苏沉鱼笑眯眯地说,“多亏林老师力气大,才能把它们挑回来。”

    林宿迁就看着她睁眼说瞎话。

    所以,他们的早餐就这么解决了?

    但是为什么林宿迁会和她一起?

    不过大家默契的没问,盛粥的盛粥,拿馒头的拿馒头,苏沉鱼等他们都拿了之后,眼神往林宿迁瞄了一眼。

    接下来的一幕让其他人差点惊掉下巴。

    只见林宿迁盛了一碗粥,规规矩矩地递给苏沉鱼。

    ???

    一晚上的工夫,林宿迁这是换了人吗?

    林宿迁那张英俊的脸硬挤出一缕笑,对众人说“昨天我因为身体原因,对沉鱼妹妹态度不怎么好,太不应该了,之后请大家监督我,不能再犯这样的错误。”

    ……

    沈心心好奇得心痒痒,终于逮着机会问苏沉鱼“小鱼儿,你怎么让林宿迁对你态度大转变的?”

    苏沉鱼细思片刻,疑惑地摇头“我也不知道,我起床去外面溜达时碰到他,他就对我道歉,还说什么这两天会当我的仆人,要喊我主人,吓死我了。”

    沈心心嘴巴渐渐张开。

    女孩苦恼“虽然我不想背后说人坏话,但我还是觉得他有可能……这里有点不对劲。”她悄悄指了下自己的脑袋,愁眉苦脸,“这要是被他的粉丝们知道,我又要被骂了。”

    “他可能真的有病。”最后沈心心得出结论。

    她本来不想相信,然而接下来林宿迁对待苏沉鱼的态度,让她不得不相信苏沉鱼的话。

    脑补林宿迁追着苏沉鱼叫她“主人”的模样,沈心心再也不能直视林宿迁了。

    “……”林宿迁总觉得沈心心老是偷偷看自己……难道她喜欢自己?

    今天的安排节目组只给了个关键字——鱼。

    附近有一条小溪,村民们都爱来这儿捉鱼,因此这条小溪又名鱼溪,上一季的嘉宾们也来捉过,闹了不少笑料。

    不过,就在他们即将出发时,最后那名女嘉宾——影后温思瑶终于到了。

    这位女明星咖位仅次于穆均白,她的新电影要上映了,所以就来录制了。

    她的派头很大,同样是助力嘉宾,节目组派了好几个人跟着,当然是在镜头之外,而呈现在镜头里的,是她自己一个人拎着两具行李箱,独立风华的模样。

    “不好意思,昨天行程耽搁,晚了点。”温思瑶拿出准备好的礼物,每人一个,“老白,距离咱们上次见面,大半年了吧。”

    穆均白淡笑着点头。

    温思瑶的到来受到众人追捧,她太红了,虽然咖位不及穆均白,可她一直活跃在荧幕前,论流量,比穆均白还高。

    就连沈心心也用星星眼看着温思瑶,大概因为和苏沉鱼熟,她不加掩饰地说“思瑶姐演戏特别棒,我超喜欢她,我等会儿去和她要签名,你说她会不会答应。”

    苏沉鱼慢吞吞地说“会吧。”

    她饶有兴致地打量温思瑶,这位影后身材高挑火辣,五官深刻,带一点点异域风情。

    这可是书中货真价实的女二,痴恋顾未希,嫉恨苏千语,后期和苏千语各种battle,最终惨败,落得个万人唾弃的结局。

    温思瑶要把行李拿上楼,沈心心主动道“思瑶姐,我帮您。”

    沈心心主动帮忙,苏没鱼不表态容易招骂,好在现在她有仆人可使,她朝林宿迁看了一眼。

    也不知是不是跟她心有灵犀,林宿迁瞬间领悟她这个眼神,上前“我来!”

    说完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林宿千“……”

    “还是弟弟好啊。”温思瑶笑眯眯地说,沈心心有些失落,她刚刚主动都没得到一句夸奖呢。

    李迪和任嘉远忙不迭也上前和林宿迁一起搬行李。

    穆均白、朱亦安没动。

    苏沉鱼和沈心心先来一天,理应陪温思瑶一起进卧室,男生们把行李箱搬上来就下去了。

    “思瑶姐,这是您的床。”沈心心指着中间的那个床,“c位,非你莫属。”

    温思瑶看了一眼,摇头“我不喜欢睡中间。”

    她指着靠窗那张“这张是谁的?”

    苏沉鱼“我的。”

    温思瑶仿佛才看到她这么号人,目露思索“你是那个什么……叫什么来着?”

    “思瑶姐,她是苏沉鱼。”沈心心热情道。

    “哦,”温思瑶恍然大悟,“就是前几天热搜上那个?”

    “说来也是有缘,今年大概四月的时候,我和顾未希合作过,我记得他跟我说过没有女朋友,”她仿佛随口说着,“结果突然蹦出个未婚妻,我都吓了一跳。”

    沈心心“……”

    傻子都能听出温思瑶这话在偏向顾未希。

    温思瑶话锋一转,指着苏沉鱼那张床“换一下,不介意吧?”

    苏沉鱼乖乖摇头“不介意的。”

    温思瑶满意“我来的时候手磕了下,你们帮我换一下,可以吧?”

    “可以可以。”沈心心连忙点头,苏沉鱼瞥了她一眼。

    节目组把温思瑶叫了出去,沈心心开始动手换床上用品,见苏沉鱼没动。

    “小鱼儿?”

    “心心姐,把床互换不就行了。”她走到窗边,支出脑袋,朝楼下的男人甜笑道,“老师们,思瑶姐要和我换床,我和心心姐搬不动,麻烦你们帮忙搬一下?”

    “好嘞。”朱亦安第一个响应,“沉鱼妹妹,我来帮你。”

    温思瑶听到苏沉鱼的声音了,目光一沉,紧接着她发现,所有男人包括穆均白一起上来了。

    穆均白双料影帝,地位崇高;朱亦安乐坛天王,除了歌唱得好,外形不比小鲜肉差,这两人居然听苏沉鱼一句“召唤”就迫不及待帮忙了?

    而先前她的行李,穆均白和朱亦安可是完全没动的。

    明明她和这两人以前就认识,也没见他们对自己这么热情过。

    她忽然问面前的编导“苏沉鱼在这里很受欢迎?”

    这个编导不是先前和苏沉鱼一路的那个,他仿佛看透温思瑶心中所想,答“再怎么受欢迎也比不上您 。”

    她也配跟我比?

    温思瑶笑笑,而后夸赞“新人受欢迎,说明她知道如何在综艺里面获得好感,不错。”

    ……

    半个小时后,换上胶衣穿上胶鞋的众人前往目的地鱼溪,温思瑶发现,男人们十分明显地透露出对苏沉鱼的喜爱,尤其林宿迁,仿佛成了舔狗。

    而她除了刚来时众人热情对待,就没别的了。

    众星捧月的现象居然没有出现在自己身上,这让她心情分外不爽。

    “心心,”她快走几步,接近沈心心,有意无意地说,“我前天才看了你拍的《明月之晓》,演得真好。”

    “真的吗思瑶姐。”得了偶像夸赞的沈心心兴奋激动得脸都红了,与苏沉鱼的距离拉开。

    “当然。”

    ……

    一直到鱼溪,沈心心也没再回到在苏沉鱼身边。

    苏沉鱼走着走着,忽然听到林宿迁的声音“沈心心不理你了,是不是很失落?”

    神经病。

    苏沉鱼歪头看他,轻飘飘地说了句“忘了你身份了?”

    一句话秒杀。

    “小沉鱼,你怕不怕?”朱亦安凑到苏沉鱼跟前,眼睛放电,“怕的话,哥哥牵着你?”

    节目组兴奋,朱亦安这是主动在贡献炒c的机会啊!

    苏沉鱼不知道朱亦安是不是得了节目组的安排,故意这么说,她非常配合地改了称呼“猪猪哥这么照顾我,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噗……

    众人憋笑。

    神他妈朱朱哥。

    朱亦安摸了摸鼻子,莫名觉得这丫头故意的,认真道“其实你可以少加一个‘朱’字。”

    “猪猪哥不好听吗?”她一脸迷茫。

    朱亦安“……”

    算了,她爱咋喊咋喊。

    “我倒是觉得沉鱼别下水,”温思瑶忽然道,“刚刚心心跟我说,沉鱼来例假了,溪水寒凉,对特殊时期的女生来说,很不友好。我们这么多人去捉鱼,难不成还捉不到足够的?”

    好一个暖心大姐姐。

    沈心心一脸蒙逼。

    可她怎么不记得自己说过沉鱼来大姨妈了?

    等等——她转瞬想到一个问题。

    如果苏沉鱼说她没来大姨妈,温思瑶大可以说听错了,反正是沈心心说的,而苏沉鱼会疑惑并不悦沈心心为什么这么说。

    不动声色地挑拨苏沉鱼和沈心心。

    不管苏沉鱼如何反应,温思瑶的这波操作都是稳赚好感的——节目播出,网友们会认为她人特别好,这点细节都能考虑到。

    至于沈心心的反应,温思瑶是她偶像,她自然不会拆她的台,何况就算不是她偶像,以温思瑶的身份地位,沈心心同样不敢拆台。

    沈心心性格大大咧咧,但不代表蠢,只一瞬间就想清楚这些——温思瑶不过是想吸引众人的注意力,让大家对她更增好感。而且这样苏沉鱼就没了这一环节的镜头。

    所以,她成了温思瑶针对苏沉鱼的工具人???

    她实在想不通,温思瑶这样的人物,怎么莫名其妙针对苏沉鱼。林宿迁之前针对苏沉鱼,还可以说他中二少年有病,温思瑶一个在圈内站稳脚跟的大佬也针对新人,不觉得太跌份了吗。

    沈心心的三观被刷新,同时,那份对偶像的虑镜也啪的碎了。

    好气啊!

    果然,朱亦安细细打量苏沉鱼,继而蹙眉“难怪气色看起来不太好,怎么不早说呢。身体更重要,还是别下水了。”

    其他人也点头。

    就这样,苏沉鱼留在岸上,看着他们一行进入水中,温思瑶的声音传来“老白,亦安,你们俩扶我一下,我鞋要掉了!”

    以苏沉鱼对穆均白和朱亦安不算深入的了解,这两位绝对有多远跑多远。

    果然——

    听到她的声音,穆、朱二人仿佛没听到一样,迅速往旁边走开,李迪和任嘉远互看一眼,主动上前扶住温思瑶。

    再看她的仆人林宿迁,倒是和沈心心结伴在一起,低头嘀咕着什么。

    苏沉鱼收回目光,找了块干净石头坐下,欣赏山水美景。

    殊不知,节目组剩下的工作人员也在远处欣赏她。

    溪水清澈,一眼可以望到底,溪岸两边丛林翠漾,日光懒散地透过缝隙洒在水面,轻风扫过,荡起星星点点的涟漪。

    少女懒懒地以手支颐,乌黑的发丝瀑布般披散在身后,随风轻轻飞舞,细碎的阳光如同精灵般穿过她的发丝,映衬得侧颜完美如画,红唇微弯,颊边若隐若现淡淡笑意。

    “这个镜头绝了。”

    跟拍她的摄像师喃喃。

    他拍过太多漂亮的艺人,审美几乎麻木,如今,终于又出现一个让他打心底惊艳的。

    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美。

    安静坐在那里的女孩,身上萦绕着一股世外之意,仿佛她不属于这个时代。

    殊不知此时苏沉鱼在想,明天下午,她就可以撤了。

    然后就可以等待八十万进账。

    爽歪歪。

    感谢温思瑶,让她这会儿有了光明正大偷懒的机会。

    下水捉鱼这种事,苏沉鱼真是太烦了。

    想当初,狗皇帝有段时间犯病,突发奇想要去行宫居住,不带宫人,不带其他嫔妃,就他妈逮着她不放。

    偌大行宫就他俩,禁军守在山下,没得命令不敢越雷池一步。

    为了自己可怜的胃和小命,苏沉鱼不得不绞尽脑汁每天变着花样弄吃的,她的厨艺和刀工就是在这样的压力下练出来。

    以及,行宫后有条小河,狗皇帝兴致上来,就爱去河里捉鱼,完了还得带上她。

    编导走过来,打断了苏沉鱼的回忆,原来是要进行后采,也是苏沉鱼第一次后采。

    第一个问题——为什么来参加《我的美妙生活2》

    “为了钱。”面对镜头,她分外诚恳地回答。

    ……这么诚实真的好吗。

    第二个问题——林宿迁的行为有给你造成困惑吗?

    她沉默了足足十秒,然后摇头“宿迁老师人很好。”

    ……你认真的?

    第三个问题——砍鸡的那一刀使得出神入化,有没有想过万一没收住,砍到沈心心?

    答“当时没想那么多,就担心那只鸡会抓伤心心姐,后来等我反应过来,自己也吓死了呢,幸好上天眷顾。”

    ……吓到的是我们。

    第四个问题——那两条大黄狗,你当时就不怕它们转过来扑你?

    答“怕!但只有我有刀,总不能让它们伤到老师们,不过我都想好了,它们敢来我就敢砍,有道是狭路相逢勇者胜嘛。”

    ……这句话用在这个场合里,居然诡异地贴合。那两条狗不就被她的英姿吓跑了吗。

    ……

    第n个问题——没跟伙伴们一起去捉鱼,会觉得遗憾吗?

    答“我觉得更遗憾的是他们。”

    ???

    “因为我没有参与,他们每个人都会遗憾,加起来,不就更遗憾了吗。”认真脸。

    ……还能这么说?!

    采访结束,那群人还没回来,苏沉鱼在石头上坐了会儿,无聊,又不好玩手机,回头看摄像师,后者一直保持同一个姿势“我这拍了也不会剪到正片里,你休息会儿呗。”

    做人不能太死板呐。

    摄像师摇摇头。

    行吧,苏沉鱼拍拍手跳下石头,来到水边洗手,摄像师如影随行。

    “小心!”摄像师突然出声。

    一只个头圆圆的螃蟹从沙泥拱出来,挥舞着大鳌,然后摄像师就看到苏沉鱼闪电般伸手,把大螃蟹捞了出来。

    ……也是,这可是一刀砍了鸡脑袋的人,他该担心的是螃蟹。

    苏沉鱼拿了根树枝,在地上画了个圈圈,把螃蟹放进去,一旦螃蟹要出圈,她就用树枝把人家挑回去。

    玩到最后,螃蟹大概也知道这位奇人不会放过自己,它趴那儿不动了,颇有你爱咋咋滴的认命。

    摄像师听到苏沉鱼深深地叹了口气“它好可怜哦,回不了家了。”

    摄像师……

    不都是你干的吗!

    终于,那群人回来了。

    “小鱼儿,我捉了整整五条!!!”沈心心一上岸,迫不及待向苏沉鱼展现自己的成果,也是想借这个举动试探苏沉鱼,是不是真的误会她了。

    苏沉鱼竖大拇指,眼睛晶晶亮,由衷道“心心姐真厉害。”

    对她态度没变,沈心心松了口气,眼睛笑成了月牙。

    “我捉了十条,连你的份。”朱亦安靠近苏沉鱼,取下身上的背篓,将面面的鱼倒进工作人员准备好的水桶里。

    “朱朱哥宝刀未老啊,一心惦记着沉鱼妹妹哦。”李迪哈哈大笑,“沉鱼妹妹,我这里也有你的份。”

    任嘉远举手“我也有!”

    朱亦安用下巴朝穆均白那儿杵“宝刀未老送给老白才合适,他收获最多,本人还年轻。”

    穆均白摇摇头,也不介意自己的年龄被拿来取笑,众人笑作一团,唯有温思瑶脸色勉强。

    苏沉鱼举着玩坏了的大螃蟹“我也有收获哦。”

    穆均白轻咳一声,大家笑意有些收敛。

    苏沉鱼“?”

    注意到温思瑶脸色勉强,善于抓住机会的她关切问“思瑶姐脸色不太好看,怎么了呀?”

    “思瑶姐不小心被螃蟹夹了下。”任嘉远嘴快地说。

    闻言,苏沉鱼低头看自己手中的螃蟹,最后一脸不舍地把螃蟹递过去“思瑶姐,您就把这只螃蟹当作夹你的那只,今晚蒸了它报仇。”

    这话再正常不过,大家大呼有理,然而温思瑶却突然沉下脸色。

    “这样讽刺有意思吗?”

    说完,趾高气扬地走向节目组,完全不惧镜头,像她这样的大佬很清楚,节目组是绝对不敢把这样的镜头剪进正片,而她心情不爽,根本没必要对着自己不喜欢的人好脸色。

    好好的气氛因为温思瑶的神来一笔变得尴尬沉闷。

    “我、我没那个意思……”女孩望了眼温思瑶远去的背影,眼圈因委屈渐红,又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哭,于是拼命忍住。

    这个时候,沈心心几个小辈虽忿忿,却没办法评论温思瑶的做法,朱亦安就没那个顾忌了“小沉鱼,你就当她的话是在放屁,不用理会。”

    其他人“……”

    节目组“……”

    卧槽,朱朱哥真敢说!

    更震惊的是穆均白同意了朱朱哥的话,虽然是用委婉的方式。

    之后温思瑶消失了一段时间,再出现时又是一副热情爽朗模样,找到苏沉鱼,特意跟她道歉“沉鱼,实在不好意思,先前我说话重了点,我这人就是不会说话,其实没那个意思,你肯定不会怪我吧。”

    哟呵。

    这是遇到对手了嘛。

    苏沉鱼摇头。

    温思瑶“那我就放心……”

    “我摇头的意思是,我很生气。”苏沉鱼认真补充。

    温思瑶“……”

    “思瑶姐这么优秀的人,想来更加清楚被人误会的感觉。”接着苏沉鱼又轻轻笑起来,“不过既然思瑶姐和我道歉了,我这么个无足轻重的新人再生气的话,就是不知好歹了。”

    论茶艺,真没人能比得上身经百战的皇后娘娘。

    温思瑶“…………”

    “小沉鱼!你快来!”外面传来朱亦安的呼叫。

    苏沉鱼朝温思瑶礼貌笑笑,懒得看她表情,转身走出院子。

    “小鱼儿,他们想要你杀鱼!”沈心心捂着嘴笑,“他们不会杀……”

    苏沉鱼“……”

    她清亮的目光扫过五个男人,接触到她的目光,男人们颇为狼狈地移开视线。

    杀个鱼都要女生来,实在是有些丢人。

    可他们确确实实没有杀过鱼——参考昨天那只鸡,鸡脖子上的那一道口子还是李迪鼓起勇气,奈何刀刚一划过,那鸡就尖叫着飞了,最后被斩于苏沉鱼刀下。

    面对众人期待的目光,苏沉鱼接过林宿迁递过来的菜刀,走到被他们让出来的位置,石板上有几片鱼鳞,很显然他们先前尝试过“解剖”,没有成功。

    所有人摒住呼吸,包括节目组——他们都想看看,这个用刀出神入化的姑娘会怎么杀鱼。

    结果苏沉鱼停着不动了。

    咋回事?

    她也不会?

    还是不敢???

    寂静中,就看到女孩抬起漂亮的脸望着他们,那双明媚的黑眸盈满忧伤“这样会不会太残忍了?”

    众人???

    话音刚落,女孩弯腰拾起一条活蹦乱跳的肥美鲤鱼,往石板上一放,刀背往下,对准鱼头狂敲两下,那声音听得人耳膜发馈,脑壳疼,仿佛敲在自己头上。

    “……”不是,你这画风变得也太快了吧!

    待鱼晕过去不再挣扎,她持刀的手腕转动,近乎优雅地开始去鱼鳞、内脏……

    转眼,一条鱼就“干干净净”了。

    再看女孩漂亮得过分的脸,他们开始怀疑,刚才苏沉鱼那句“感叹”是不是他们的幻觉。

    一边忧伤地不忍,一边麻利又优雅地将鱼剖得干干净净,如果来点音乐和熏香,不看她的手,还以为她在搞艺术呢。

    “杀几条呀?”她没事人似的询问。

    穆均白稳了稳心神“十条吧。”

    “好嘞~~”

    “……”

    她这是杀上瘾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