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 绿茶女配真的不想红 > 正文 第15章 绿茶十五步
    015

    这一次内容不是官微放出去的, 而是一个普通账号,他在里面详细说了内容经过,同时附带一个一看就是用手机拍得画面比较抖的视频。

    视频里苏沉鱼撸着袖子说“来不及了”, 然后那句——“别往车上塞,把她抬回床上,准备热水和干净的毛巾!快! ”——着着实实惊住了网友。

    这副沉着冷静的指挥,真的是苏沉鱼?

    再看孕妇,是真的要马上生了,根本来不及送医院!说明苏沉鱼的判定非常正确——但她是怎么断定来不及的, 她又不是产科医生!就算产科医生也不可能通过表面情况就断定产妇即将生产吧?

    后面有苏沉鱼抱着睡过去的婴儿的图片,很多人觉得太玄幻,艾特官微是不是真的,官微点赞转发, 表示孩子确实是由苏沉鱼接生。

    这下不信都得信了。

    我觉得有必要重新认识一下苏沉鱼!这姑娘太猛了!爱了爱了。

    突然好喜欢苏沉鱼, 对不起歪个楼, 这么糊的画质,依旧挡不住苏沉鱼的美。

    我的关注点在她好像跟沈心心的关系很好耶,沈心心一直挽着她。

    哈哈哈哈我他妈笑疯了,姐妹们仔细看, 当她冲上去拨开人群的时候, 闪过了林宿迁懵逼的脸!

    我好想知道苏沉鱼经历了什么,让她连孩子都能接生?我点进来之前还以为她是给动物接生来着。

    我也是!我以为她接生动物, 没想到她接生了一个娃!!!

    昨天杀鸡,今天接生, 苏沉鱼太有意思了!

    都给我粉苏沉鱼, 这样的宝藏姑娘不趁她红之前粉上, 以后就排不上号了!

    ……

    节目组喜闻乐见, 这都是免费的宣传啊,一个热搜,官微涨了一万的粉,粉丝们嗷嗷叫着希望早点录完早点开播,期待值疯狂u。

    苏沉鱼也涨了不少粉,有粉丝脑洞大开——苏沉鱼连接生都会,她会不会还会剖腹产啊?

    还有粉丝了一些搞笑的图,例如——

    一只脑袋和脖子分离的鸡我认识苏沉鱼。

    小宝宝我也认识苏沉鱼。

    鸡我因为她被杀了。

    小宝宝我因为她出生了。

    ……

    网友们笑到打鸣。

    免不了的,顾未希和苏千语两人被无数网友cue,网友虽然健忘,但这对狗男女操作太骚,实在忘不了。

    顾未希的微博下

    渣男!你早晚有天会后悔。

    我有预感,苏沉鱼未来会大火,谢谢你的不娶之恩。

    求求你以后和苏千语锁死,千万不要再祸害苏沉鱼。

    ……

    苏千语的微博被骂得关了评论,还可以私信。

    为什么关评论?有胆子抢妹妹的未婚夫,没胆子接受别人的攻击?

    你这种人还有粉丝,都他妈瞎吗?祝你糊一辈子!

    小三这个标签你永远别想摘下来,恭喜你。

    ……

    作为网上冲浪选手之一的宗文晋,依旧是三位“保镖”中第一个知道这事儿的,这次他不再私聊,而是把消息发到群里,疯狂艾特苏沉鱼。

    闻追的手机不停震动,震得他烦死了,是苏沉鱼拉的那个群,点进去就看到宗文晋在线抽风。

    闻追你他妈疯了?

    莫京闲。

    宗文晋你们两个村网通,没看到吗,沉鱼妹妹化身成接生婆帮别人接生了个大胖小子,厉害啊。

    闻追……

    莫京闲……

    宗文晋……

    苏沉鱼看到群消息时,匆匆回了句哎呀,小事一桩啦。

    她一出来,宗文晋赶紧逮着机会问录节目好玩吗?

    苏沉鱼好玩,就是不能玩手机,先不说了哦,我得去逮蜘蛛了,好可怕qaq。

    宗文晋???

    窥屏的莫京闲???

    同样窥屏紧随其后的闻追???

    ……

    沈心心抱着苏沉鱼不放手,崩溃地看着她的床,原来床上爬了只蜘蛛,吓得这姑娘花容失色脸色惨白,恨不得蹿在苏沉鱼身上不下去。

    “我怎么这么倒霉,昨天遇到一大虫子,今天又来一大蜘蛛!!!”沈心心又怕又气,“我一掀开被子它就趴在那儿呜呜呜呜。”

    苏沉鱼在找趁手的工具。

    林宿迁刚好从门口路过,因为今天林宿迁表现正常,沈心心没那么讨厌他了,求救“我床上有蜘蛛,你能把它弄走吗?”

    既然仆人来了,这种小事交给仆人就好,苏沉鱼跟着看过去。

    林宿迁一听蜘蛛脑海里就浮现那玩意儿的模样,头皮瞬间发麻,但他是男人,面对女人的求助,哪好意思拒绝。而且他发现苏沉鱼脸色居然也在隐隐发白,一副害怕的样子。

    对啊,她再厉害也是女人,女人都害怕那些虫子啥的……那一瞬间,他产生男人的本能,于是昂首挺胸地走进来。

    “不就是蜘蛛吗,有什么好怕的。”他说。

    然后一看床上,顿时萎了。

    这他妈是蜘蛛???这是蜘蛛成精了吧!

    那蜘蛛不知吃什么长大的,居然有成□□头那么大。

    林宿迁不行了。

    但他不能表现出不行的样子,尤其苏沉鱼居然也这么害怕,他要在这一块扳回来一些,让苏沉鱼刮目相看!

    然而他犹犹豫豫的样子看得沈心心不敢再抱期望,她对苏沉鱼道“我们去找其他人吧。”

    林宿迁听到了,自尊心顿时被刺,脑门一热,冷哼一声,伸手就去抓那大蜘蛛。

    苏沉鱼“……”

    沈心心“诶……”这样会、会被咬的吧。

    然后她就看到小鱼儿拽住林宿迁后领,一把将他拉了回来。

    沈心心眼睛瞪得圆,小鱼儿反应好快!

    “你干嘛!”林宿迁怒,这一拉他的勇气全拉没了。

    对上苏沉鱼的黑眸,他突然意识到,如果不是沈心心在这里,如果不是有镜头,她肯定已经骂他蠢了。

    “蜘蛛大部分都有毒,就算林老师不害怕,还是不要徒手捉的好,万一咬到中毒……”苏沉鱼一脸怯怯,“要是林老师喜欢被咬……当我没说。”

    林宿迁“……”

    球球不要一副我欺负你的样子,他为什么要遇到她!

    愤怒过后,他回过味来,如果苏沉鱼不拉他的话……瞪着那黑色大蜘蛛,林宿迁深深的后怕起来。

    刚才他一定是脑子被苏沉鱼吃掉才会做出那么愚蠢的行为!

    他别别扭扭瞅着苏沉鱼,这女魔头偶尔也还挺好的。

    其他嘉宾得到消息过来,苏沉鱼便也没动手,放任他们来。穆均白找了个装茶叶的玻璃罐,把里面剩余的茶叶倒出来,眼疾手快地盖住大蜘蛛,略一用力就把它装进玻璃罐,盖好。

    “好了,不用怕了。”穆均白望着两个女孩,温声道。

    “谢谢穆老师。”

    “怎么回事?”说话的是进来的温思瑶,她之前不知去哪里了。

    任嘉远回答了她。

    “这也太恐怖了,”她皱眉,“房里该不会还有其他不明生物吧?这怎么住人!”

    穆均白淡淡道“这边植被多,有些虫子很正常,节目组清扫过,放心吧,这一只是意外。”

    温思瑶看起来仍旧不太高兴的样子“不是在我床上发现的吧?”

    “思瑶姐,是在我床上发现的。”沈心心虽然对她的偶像光环已经破碎,却也不敢对她无礼,老实回答。

    男人们退出房间,然而就在这时,当穆均白经过苏沉鱼时,温思瑶突然一声惊叫,似乎看到什么恐怖的东西被吓到,整个人往后退,猛地撞到穆均白。

    穆均白被这么一撞,猝不及防之下,手中的玻璃罐落在地上,啪的一声摔得粉碎,这一变故惊得其他人回头。而玻璃罐落的方向刚好在苏沉鱼面前,那大蜘蛛得了自由,甩着八条腿直奔苏沉鱼。

    “!”

    大家以为苏沉鱼会吓得尖叫避开,苏沉鱼确实也叫了,她一声“啊呀”,在所有人无法用具体语言描述的目光下,一脚踩住大蜘蛛,那蜘蛛居然被她踩得叫了一声。

    “……”

    苏沉鱼仿佛没注意到众人的视线,她微微转头,问温思瑶“思瑶姐,你刚刚被什么吓到了呀?”

    众人回过神来,对呀,温思瑶被吓到才撞到穆均白,导致玻璃罐落地摔碎,大蜘蛛重得自由。

    也许是苏沉鱼问得太过突然,又或者是苏沉鱼一脚踩住蜘蛛的画面太过震惊,温思瑶的微表情没有控制住——那是一种大家都看清楚的失望——接着一闪而逝。

    “有、有一个黑东西从我床边跑过去,”温思瑶指着床尾,声音发颤,脸色惨白,“不知道到跑到哪里去了。”

    说完,她似乎想起因为自己才摔碎玻璃罐,连忙对众人道“对不住对不住,都怪我……沉鱼你没事吧?有没有吓到?”

    其他人看向苏沉鱼,她吓没吓到不知道,反正她脚下的大蜘蛛吓得够惨。

    “没事,您又不是故意的。”苏沉鱼沉默两秒,随后轻描淡写地略过这个话题。

    林宿迁只觉得哪里怪怪的,却又说不上来,然后苏沉鱼抬开她踩着蜘蛛的脚,用非常沉重的语气说“我好像……把它踩死了。”

    众人沉默。

    “我是不是踩得太重了点?”她挠挠头。

    众人继续沉默。

    好吧,可以确定她是真的不怕了。男人们哭笑不得的同时,也松了口气。

    “小鱼儿你要做什么?”

    苏沉鱼蹲下,用两块碎玻璃把命丧黄泉的大鸡居“盛起来”,回答沈心心“它长这么大不容易,我把它葬了,让它下辈子投个好胎。”

    ……你认真的?

    发现苏沉鱼是真的打算埋了它,沈心心被她感染,童心大发“我和你一起去。”

    然后……男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脚随心走,跟着她俩一并下楼。

    温思瑶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节目组派人过来清扫房间,寻找她所说的“黑东西”,最后把房间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编导安慰她“应该从窗户跑了,温老师您不用担心,我们会对房间再次消毒。”

    ……

    苏沉鱼和沈心心二人合力在一棵树下挖了个坑,把大鸡居放进去。

    朱亦安“要不要浇点水?”

    李迪接话“库房里还有肥料。”

    当种菜呢。

    节目组快笑疯了。

    沈心心哒哒哒跑到厨房找了块木头“小鱼儿,咱给它立个碑。”

    苏沉鱼非常欣喜这姑娘居然和自己脑回路一毛一样,然后穆均白大手一挥,木头上写下一句话——大鸡居之墓。

    “老白你变了。”朱亦安笑得不行,着实没料到连穆均白也会跟着他们一起胡闹。

    穆均白笑意不减,正色道“我还年轻。”

    之后温思瑶面色如常的下楼和大家一起准备晚餐,众人默契的没有提“黑东西”一事。

    晚餐主食是饺子,面团和馅儿做好后,大家坐在一起包,李迪和任嘉远两人负责擀皮。

    温思瑶看着馅儿,说“只包一种吗?要不分一些出来,弄点其他味道的?”

    那你倒是做啊。

    温思瑶在大家准备的时候,非常热情地提各种建议,她提出来的建议,工作量会立刻增加一倍——

    比如和面团时,她说弄点其他颜色的面皮,包出来会多样化,好看,于是负责面团的李迪找来火龙果榨汁过滤……

    大概连最崇拜她把她当女神的任嘉远心里也有微词了。

    “不用这么麻烦,而且食材不够。”穆均白直接驳了她的建议,随后不再理她,对大家道,“节目组没有给我们经费,我们又不能自费,所以我打算咱们明天去集市卖菜,用卖菜的钱,买我们需要的东西。”

    “鱼也可以卖。”

    “可是光卖菜和卖鱼,卖不了多少钱吧……”

    “我刚刚去看了,果地里的一些水果熟了,”穆均白显然都想好了,“都可以拿去卖。”

    “其实有一个办法,可以让我们快速有经费……”苏沉鱼慢吞吞地包饺子。

    “什么办法!”

    众人就见女孩伸出沾了些面粉的手指指向后院“那只大肥猪可值不少钱呢,卖掉的话,我们就富裕了。”

    “……”诡异地沉默。

    谁都没想到,苏沉鱼居然把主意打在那只猪身上!

    “小沉鱼,那只大肥居可是你的心头宝啊,你舍得卖了?”朱亦安记起昨天苏沉鱼喂猪时那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的样子,乐了。

    苏沉鱼“……”

    这黑历史!

    一时忘了伪装,她脱口而出“我看是猪猪哥你自己不舍得同类被卖吧。”

    朱亦安“……”

    噗……

    沈心心笑得把饺子皮都捏歪了。

    男人们大笑,朱亦安道“你呀你呀……”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我可没有这么肥的同类!”

    温思瑶几次起了个开头,想把他们的注意力转到自己这里,均失败了。

    眼见饺子快包完,朱亦安开始捣鼓他的南瓜汤,他用小刀在南瓜外层雕刻出漂亮的花纹,一个普通南瓜经过他的雕刻,转瞬成为艺术品一般的存在。

    众人惊叹夸赞。

    注意到苏沉鱼频频看过来的视线,朱亦安略有些得意,故意逗她“小沉鱼,哥哥的南瓜雕得好不好看?”

    苏沉鱼用贼乖巧的那种表情,说“您想听实话吗。”

    “……”朱亦安脸上的表情顿时就滞了一下,瞬间想摇头,最后还是点了头,他想听听这丫头会怎么说。

    “首先雕的这两条鱼,你应该是想雕对称,结果鱼尾却一高一低了,”她指着外层相对的两条鱼,“还有‘鱼鳞’,有的大有的小,参差不齐,远看没问题,近看的话比较丑……别扭。”

    她滔滔不绝地说着,全是细节上的问题,说得朱亦安渐渐张嘴,目露怀疑,低头看南瓜,他雕得有这么丑???

    他本来还挺得意的,但被苏沉鱼指出这些细节问题后,再看自己的南瓜,还真是越看越别扭,越看越不协调,和“精致”不搭边!

    “沉鱼,你把南瓜说得毫无亮点,不太好吧。”温思瑶皱眉道,“亦安拍的古装戏,需要这种道具的话,都是他自己雕的,大受好评呢。”

    苏沉鱼心想也是,她好像说得有点多了,会打击人的。

    然后温思瑶话音一转“我看你说得头头是道,干脆也雕一个我们看看。”

    谁规定品鉴某类东西就一定得会?那些著名的影评人,难道就得会演戏?

    温思瑶这话显然是故意为难,想让苏沉鱼下不来台。

    她就不信,苏沉鱼真的会雕。

    苏沉鱼自己雕不出来,却这样事多的指出各种问题,等于鸡蛋里挑骨头,故意找茬,节目播出,绝对会引来骂声。

    “好呀。”苏沉鱼爽快地点了头。

    温思瑶表情僵住“……”

    其他人“???”

    节目组“??????”

    朱亦安莫名激动“小沉鱼,你真的会?”

    不只是他,其他人同样——他们不约而同想到苏沉鱼午休时露的那一手飞镖。

    苏沉鱼“我试试吧。”

    这下子大家连饺子都不包了,朱亦安跟个小弟似的递刀,于是温思瑶更气了。

    她就不明白了,朱亦安是蠢吗还是对苏沉鱼有什么意思,居然能舔成这样,他自己的作品被批评居然不生气?

    “猪猪哥,待会儿你别哭哦。”

    李迪大笑出声,因为朱亦安得到了和他下午一样的待遇——

    “你这丫头……”朱亦安大掌在苏沉鱼头上狂揉一通,挑眉,“哥哥从来只会让别人哭。”

    其他人“……!”

    这他妈也能开车!

    苏沉鱼一脸迷茫“?”

    朱亦安陡然反应过来这丫头才十八岁,他顿时正经起来,免得教坏单纯小姑娘。

    镜头怼近,女孩执着小刀开始在南瓜上行走,她用比朱亦安更快的速度雕刻,动作行云流水,不像是“雕”,更像是用刀在“画”,她把南瓜当作画纸,把小刀当作画笔,一幅栩栩如生的“画”诞生于她手中。

    她的表情是恬静的,嘴角微微上扬,那是一种愉悦享受的姿态,她在享受这一刻。

    这样的画面,与中午她杀鱼的画面,形成动与静的强烈对比,不知不觉,众人呼吸浅了下来。

    随着苏沉鱼最后一笔结束,她甩了甩有些酸疼的手,放下小刀,将她的南瓜和朱亦安的南瓜并排放在一起——她雕的鱼、花跟朱亦安的一模一样。

    然而两个南瓜搁那一站,差别大概——一个是亲生的,一个是后娘养的。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朱亦安反应最快,一把将自己雕的那个南瓜塞回筐底,企图毁尸灭迹。

    沈心心凑近南瓜,她这个外行看不出刀工的差别,只知道看着很舒服,她满脑子的卧槽,过了会儿,她小心翼翼地问苏沉鱼“小鱼儿,老实交待,你还会些什么?”

    苏沉鱼摇头“这个其实很简单的。”

    朱亦安“……”哪里简单了!

    穆均白放话“沉鱼的这个南瓜咱们放在堂屋当装饰品,亦安,你把你那个拿回来煮吧。”

    温思瑶气得从鼻子里喷出两道尾气。

    ……

    十点,摄像下班,众人洗漱休息,温思瑶当仁不让地第一个进浴室洗漱。

    沈心心知道苏沉鱼只带了洗面奶、水、乳,化妆品一样没带!

    她今天全程没化妆!

    只能羡慕年轻真是好,满脸胶原蛋白,而她比苏沉鱼大七岁,好在她是娃娃脸,和苏沉鱼走在一起,不会相差太大。

    因为卧室里的独立浴室被温思瑶占了,沈心心拉着苏沉鱼去外面的公共浴室,分享自己的面膜给苏沉鱼。

    “对了小鱼儿,还没问你呢,接生什么感觉啊?”

    苏沉鱼对着镜子贴面膜“没什么感觉。”她都习惯了。

    “啊?”

    “你为什么会接生啊?”

    “……”差点脱口“有经验”三个字,“看过几个关于这方面的视频,挺简单的,今天遇到,正好实验了下。”

    沈心心竖起大拇指,彻底服了。

    然而沈心心的话,不可避免的让苏沉鱼又回忆起——

    后宫每一位嫔妃产子,狗皇帝都让她去参观。

    是的,参观。

    有病一样。

    你说,她能不有经验吗。

    回到卧室,温思瑶已经从浴室出来,苏沉鱼让沈心心先去洗,没了沈心心,气氛顿时尴尬起来。

    当然,尴尬的那个肯定不会是苏沉鱼。

    “思瑶姐,我看你晚上没吃多少,要是饿的话,我这里有零食。”

    温思瑶梳理头发的动作一顿,这是想让她发胖?

    她面无表情道“你留着自己吃吧。”

    然后就看到苏沉鱼当真撕开一包薯条,咔嚓咔嚓吃了起来。

    温思瑶“……”她真的是讨厌死苏沉鱼了!

    把被子一掀钻进去,眼不见心不烦。

    却依旧隔不断咔嚓咔嚓,偏偏她确实饿——作为一名合格的女演员,每天是不可能吃饱的。

    “你能不能小声点!”两分钟后,她大吼一声。

    “好的哦。”

    浴室门打开,沈心心用口型问“怎么了?”

    苏沉鱼委屈地摇头。

    沈心心顿时心疼,摸摸她的小脸,用气音道“别理她,咱们惹不起。”

    苏沉鱼进浴室。

    沈心心站在自己床边,本来想着跟前偶像意思意思地说声晚安来着,尽管不敢惹温思瑶,但她还是特别义气——老娘不说了。

    浴室里

    皇后娘娘财大气粗地画了二十个圈圈。

    温思瑶不知不觉睡着。

    她开始连续做噩梦,第一个噩梦里她被丧尸包围,被啃得只剩骨头;第二个梦里被恶鬼包围,嚷着要让她生孩子;第三个噩梦嫁给一个太监,天天被太监打;第四个噩梦她变成一只蜘蛛精,上半身人身,下半身八条腿,还是女王,拥有无数蜘蛛男宠……

    ……

    随着清晨的第一声鸡鸣,温思瑶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意识到所有一切都只是噩梦后,她松了口气,精神恍惚地去浴室。

    一声凄厉尖叫猛地炸响——

    温思瑶惊恐地瞪着镜子里的自己,她左右两边脸各爆了五个豌豆辣么大的鲜红痘痘!!!

    沈心心被吓醒,看到温思瑶从浴室冲出来跑去外面,一头懵中听到苏沉鱼那温温软软的声音“思瑶姐好惨哦。”

    “诶?”她望过去,小鱼儿巴掌大的小脸露在被子外,眼睛晶晶亮的。

    “心心姐没看到吗,思瑶姐脸上长了好多痘痘。”她一脸担心,“这可怎么办呢,她会不会不录了呀。”

    沈心心觉得小鱼儿的嘴可能开了光。

    因为温思瑶发脾气罢录,人直接走了。

    节目组气坏了。

    沈心心乐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