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 绿茶女配真的不想红 > 正文 第17章 绿茶十七步
    017

    在大众印象中, 猪这种生物,代表的就是“笨”,然而眼前的这一幕已经超过他们的认知, 一只猪居然能够迅速准确地跳上三轮车,关键根本没人把它往那赶!

    最诡异的是,明明先前怎么赶它,它都跟个王八似的趴在猪圈里不动,结果苏沉鱼说了一句话,它就动得飞快。

    苏沉鱼刚刚说的什么来着——“……要不, 我们在这里把它杀了,再拿去集市卖?”

    “我去!这只猪是不是能听懂我们说话?它听懂沉鱼妹妹说不动就杀了它的话,所以才这么自觉?”任嘉远揉了下眼睛,确认那只上了三轮车的大肥猪老老实实地趴着不动了, 乖巧的好像它不是自己主动跑上来, 而是被人赶上来似的。

    “有可能。”沈心心缓缓合上张大不雅观的嘴, 继而笃定道,“它肯定是听懂了才这么听话,还算识相,省得我们再去赶它。”

    林宿迁“你们确定一只猪能听懂说话?”

    他瞄了眼苏沉鱼, 更加认为是苏沉鱼在刚才做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小动作——比如悄悄飞了个针什么的, 才刺激到这猪跳上车,毕竟她飞镖玩得那么溜!

    越想越觉得是这样, 他悄悄往旁边挪了点,离苏沉鱼更远一些。

    众人你看看我, 我看看你, 然后集体朝苏沉鱼看过去。

    总觉得猪那么自觉就是因为听懂苏沉鱼的话, 从而被吓到。

    “林老师, 猪的智商其实很高的哦,听懂话再正常不过。”苏沉鱼屏蔽掉那只大肥猪的我这么聪明的猪猪怎么可能听不懂话!,笑着道,“它这么聪明是好事呀,我们到集市给它找个好买家,多卖点钱。”

    众人“……”

    大家都震惊于大肥猪这么自觉上车的行为,苏沉鱼居然已经想到它这么聪明正好可以抬高价格卖更多钱了?

    瞅瞅,这才是过日子的典范!学起来!

    眼见时间不早了,不再耽搁,将装好的水果、蔬菜、活蹦乱跳的鱼一并搬到三轮。

    林宿迁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指着那只猪“我们要和它一起坐后面?”

    穆均白诡异地沉默两秒,随后轻描淡写地说“……这么宽,够我们坐了。”

    沈心心举手“小鱼儿开车,我陪她一起。”

    五个男人自觉点头,他们各自搬了个小板凳坐下,跟拍师只能上去两个,其他人得坐节目组的车跟在后面。

    “我出发了哦。”苏沉鱼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李迪和任嘉远坐得离大肥猪最近,他们二人时不时往那盯一眼,就担心猪突然发狂拱他俩,好在这只猪把他们都当不存在似的,看也不看他们,半眯着眼睛,尾巴要甩不甩,嘴里发出哼哼,看起来还挺悠闲。

    他们当然不知道,这只大肥猪在说什么。

    它在说坐车好舒服呀,值了。

    苏沉鱼“……”还挺佛系。

    他们到集市时,有点晚了,赶集的人大部分已经回家,远远看一大堆人过来,这些人好奇极了。

    “是那个什么什么节目在碎石子村拍,有很多明星的那个。”

    “我听过,原来这些明星已经来了啊。”

    “哪些是明星啊?”

    “应该是第二辆那个三轮车吧,上面坐着的人长得一看就是明星。”

    “女明星也会开三轮车啊,好神奇。”

    “……咦?他们载了只猪?这是要去卖?”

    ……

    苏沉鱼一路把三轮车突进菜市场,这里的人要多一些,他们之前就分好工,哪些人卖菜,哪些人卖水果,哪些人卖鱼,鉴于三轮车是苏沉鱼和朱亦安一起借的,他俩负责卖猪。

    节目组贼好奇苏沉鱼要怎么卖猪。

    “我们现在去找大爷说的那个刘屠户吗?”朱亦安完全把指挥权交给苏沉鱼了,反正听她的就行!

    “不,”苏沉鱼摇头,“我们分头一家一家问他们给的价格,最后再去找大爷推荐的那位刘屠户,对比一家最高的。”

    “那把猪放在这儿,它跑了怎么办。”

    “它不敢跑。”苏沉鱼笑眯眯地看着支着耳朵听他们说话的大肥猪,“敢跑的话,抓回来就把它杀了。”

    朱亦安眼睁睁看着那只猪的耳朵剧烈抖了抖。

    他“……”

    走的时候,苏沉鱼拍了拍猪头“乖乖的哦,小猪猪。”

    所以前天你对我的喜爱是假的吗?原来爱是会消失的。

    苏沉鱼手一僵,迅速收回手,囧着一张脸走了。

    她宁愿听不懂!!!

    猪猪忧伤地看着她远去。

    卖我之前都不知道把我喂饱,这样重一点就能卖多一点,笨!

    节目组总觉得苏沉鱼的表情看着有点怪怪的,想起前天她喂猪时的恋恋不舍,难道临到头舍不得卖了?

    苏沉鱼问了一圈下来,心中已经有数,过了会儿,朱亦安回来,价格都差不多。

    “我刚刚去问了刘屠户,他的比其他人高三块。”

    刘屠户这会儿被周围人羡慕得紧——明星要向他这儿卖猪呢,那是明星养的猪,想想,明星卖猪给人,这可是活宣传啊。

    刚刚那个男明星来问一圈后,在刘屠户那儿买肉的人都多起来了。

    这位刘大叔喜滋滋的,悄悄跟埋怨他刚才不该把价开高三块、应该最多只开高两块的老婆说“看到了吧,你得明白一个道理,舍得孩子才套得住狼。”

    他老婆忍不住笑,辩解一句“我就是觉得明星又不缺钱,咱们不用给他们抬太高。”

    说着,一群人过来,刘屠户赶紧肘了下她,这对夫妻立刻笑脸相迎,刘屠户老婆小心翼翼看了眼苏沉鱼,心想长得真好看,那皮肤水灵得跟剥了壳的鸡蛋似的,难怪能当明星。

    真真是羡慕得紧。

    夫妻俩跟着苏沉鱼二人去看猪,一看就知道这猪养得好,肥头大耳,是头好猪。

    “刘大叔,这只猪你们不用急着杀,可以再养养。”朱亦安听到苏沉鱼软声道,“它很聪明,能听懂人说话,说不定会给你们带来好运哦。”

    朱亦安惊讶极了。

    他以为苏沉鱼会借机再抬高价格,没想到她会提出这么个要求。

    “小猪猪,抬下脑袋跟你的新主人打声招呼。”

    围观的人有很多,听到苏沉鱼这句话的他们伸长脖子,就想看看那猪是不是真的如她所说,能听懂人话。

    然后就看到那只大肥猪跟条狗似的立刻抬起脑袋,对着刘屠户就是一阵讨好似的哼哼。

    “哎哟,还真是能听懂啊。”

    “长得一副聪明样。”

    “老刘,这猪真不错,买回去当种猪,生一窝聪明猪仔。”

    “再聪明也是猪,猪肉不香吗。”

    ……

    种猪什么意思?难道当了种猪就不吃我?

    苏沉鱼看到大肥猪猪脸疑惑地扇着大耳朵,她嘴角微抽地收回目光,刘屠户这边准备工具称重,花了点时间,最后成功完成交易。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大肥猪被刘屠户领走,去往它未知的人生。

    苏沉鱼将一叠厚厚的红票票交给朱亦安。

    “咱们有钱了,小沉鱼,你想吃什么,哥哥给你买。”朱亦安一副土大款的样子。

    苏沉鱼眨巴着大眼睛瞅他“猪猪哥,这是公费。”

    “公费怎么了?猪是不是你卖的?”

    点头。

    “你是不是有功劳?”

    再点头。

    “那么哥哥用公费给你买吃的,是不是天经地义。”

    “猪猪哥你太好了!”

    朱亦安浑身舒坦,恨不得给她疯狂买买买,只要能让她高兴。

    他们这边进展顺利,沈心心和林宿迁这一组非常不顺利,他们俩负责卖水果,结果愣是一个人都不买,围着他们拍照的倒是不少。

    年轻人大部分出去打工,所以赶集的都是一些中年人,他们不怎么认识明星,但喜欢凑热闹啊,甭管认不认识,反正举起手机拍就完了。

    “你们为什么不买?”林宿迁百思不得其解。

    沈心心卖萌“我们的水果都是一大早从地里摘的,绝对百分百新鲜,不会卖给你们坏水果。”

    终于有位阿姨说话,操着一口当地方言“侬民莫得吐贵啦。”

    沈心心林宿迁“???”

    两人一头雾水,这位阿姨在说什么啊。

    “阿姨,您慢点说,我没听懂……”

    “吐贵啦吐贵啦!”

    然后其他人也加入这个声音,全部说着当地方言,就算说普通话,也是说得怪怪的,夹在这些声音当中,两人根本没办法听懂。

    绝望。

    节目组的人缩在一旁,快笑疯了。

    “他们的意思是,卖得太贵了。”终于,有人来解救他们了。

    苏沉鱼举着一个比她脑袋大两倍的彩色,小口小口吃着,朱亦安看她的目光……沈心心瞅过去,小声嘀咕“我怎么觉得猪猪哥看小鱼儿的眼神像亲爹看女儿似的。”

    林宿迁“……”

    他惊恐地看着向沈心心,这他妈什么比喻。

    “小鱼儿,”待他们走近,沈心心立刻搂住苏沉鱼,“你们这么快就把猪卖掉了?”

    “嗯呐。”苏沉鱼把递给她,“很甜哦。”

    两个姑娘凑在一起吃。

    朱亦安笑得像只狐狸“知道小沉鱼卖猪卖了多少钱吗?”

    在沈、林二人期待的目光下,朱亦安比了个手势,表示卖了这么多钱。

    “!”

    林宿迁第一反应“我们的经费有这么多了,那这些水果卖不卖得掉不重要了吧。”

    坐在这里太傻了!

    卖不出去更丢人!

    他要找节目组,后期把这段掐掉,不然会掉粉的。

    沈心心白了他一眼。

    注意到朱亦安也用不赞同的目光看自己,林宿迁讪讪地抓了下脑袋,不敢再随便开口。

    余光看到苏沉鱼擦过他,蹲下,从包包里拿出马克笔,将价格牌上的价格划掉,写下他们定价的一半。

    “这……这也太便宜了吧!”林宿迁脱口而出。

    “薄利多销。”苏沉鱼示意他往周围看,“水果摊贩这么多,人家的水果和我们的一样,价格却比我们便宜,乡亲们不是粉丝,他们可以因为好奇拿起手机拍照,但不会为偶像买账。”

    不知为什么,林宿迁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价格降下一半后,很快有人过来买,没过多久,他们的水果就卖完了。穆均白、李迪、任嘉远那边效率也不错,最后大家汇合,除掉大肥猪这块大头,剩下收入居然有八百多。

    倒也不枉费他们辛辛苦苦忙了一上午。

    尽管大家都又累又饿,但所有人都有一种满足的高兴。

    接下来大家采购需要的食材,采购完原路返回小院。

    路至半途,看到一些人在山坡上捡着什么,节目组这会儿怂恿他们“那是地果,一般都叫它地瓜,当地人喜欢刨地瓜,你们也可以试试。”

    “要去吗?”

    “去!”

    反正都饿过头了。

    苏沉鱼不想去,她想回到院子里躺着,等时间到下午五点,她就可以结束录制撤了。

    可其他人都要去,她的人设不好不去。

    于是一行人去了山坡,开始像村民们那样刨地瓜。

    “我小时候吃过这种东西,我们那叫过山龙,小时候可爱吃了。”

    “我们那也有。”

    “真是很多年都没有见过它了。”

    “这儿有好多蛇果呢,不知道会不会有蛇呀。”

    “小鱼儿你别吓我!”

    大家忆起儿时,互说儿时趣事,一时笑料不断。

    “沉鱼妹妹,你小时候怎么样?”

    大家不约而同看向苏沉鱼。

    “我啊……”她低头笑笑,“……”

    话没说完,任嘉远猛地一声变了形的尖叫,整个人原地蹦起三尺高“卧槽,蛇啊!!!”

    !!!

    这下别说任嘉远,其他人也是条件反射往旁边跑——他们看到一条黑色的、一看就有毒的毒蛇幽幽缓缓地爬过来,扁平的脑袋微微抬起,直勾勾看着他们。

    所有人头皮发麻,脸色煞白,汗毛尽皆倒竖。

    蛇这种玩意儿,谁见谁怕,尤其还是毒蛇。

    下一秒,他们眼前人影一闪,根本没看清发生什么,那条在草丛中游动的恐怖毒蛇身体猛地抽离地面,到了一只白嫩纤细的手里。

    七寸被掐,仿佛扼住命运的脖子,无法动弹。

    顺着手往上看去,他们看到了苏沉鱼那张漂亮得过份的脸。

    所有人“??????”

    “好可怕呀呜呜呜呜。”

    他们听到苏沉鱼惊恐的声音,看到她大变脸色。然而……与声音表情不符的是,她用非常快的速度,把那条蛇塞进了自己随身的小包包。

    末了,宝贝似的还拍了拍表面。

    现场,死一般的,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