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 绿茶女配真的不想红 > 正文 第18章 绿茶十八步
    018

    一条模样狰狞恐怖的毒蛇就这样被苏沉鱼抓起来了?

    抓起来还不够, 还塞进了背的那个小包包里?

    她真的害怕吗?

    所有人脑袋顶上同时浮现出这个问题。21ggd  21

    “……沉鱼,你……”饶是穆均白见多识广,沉着稳定, 此时也有些心跳不稳气息不匀,他是想让苏沉鱼把包扔开 ,太危险了,纵使她刚才的动作看起来,似乎危险的并不是她,而是那条被扼住脖子和命运的毒蛇。

    苏沉鱼指着包包, 看着众人,说“装到包包里,大家就不用害怕了,那边还有村民在刨地瓜, 这会儿放了的话, 说不定会吓到他们。”

    林宿迁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干涩的气音“我看你根本不打算放。”

    苏沉鱼装没听到, 其他人亦如此。

    沈心心已经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小鱼儿是不是真的害怕,反正惊惧过后,她现在是兴奋和激动,要不是苏沉鱼眼疾手快把蛇抓住, 谁知道蛇会不会咬他们啊。

    那可是毒蛇。

    多恐怖多危险啊。

    小鱼儿这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救了他们!

    沈心心打从心底感激佩服苏沉鱼, 她遵循本能问出她最想知道,大概也是现场所有人都想知道的问题“小鱼儿, 你怎么一下子就能把它抓到?”

    那么快那么准,要知道他们都看花眼了, 等回过神时那蛇已经在苏沉鱼手里被扼住七寸不敢动!

    “我就把它当飞镖一样, 这样想的话, 就可以一下子抓到啦。”苏沉鱼白着脸, “还好成功了。”

    “……”

    还能这样?

    好像也行?

    他们差点忘了苏沉鱼可是玩“暗器”的大师,是可以背投射准飞镖盘红心的大佬!

    苏沉鱼轻轻袅袅地站在那儿,怯生生地问“还刨地瓜吗?”

    “不不不刨了。”众人急摇头。

    他们想到苏沉鱼先前说的那句——“这儿有好多蛇果呢,不知道会不会有蛇。”

    就是她说了之后,结果蛇真的冒了出来!

    万一等会儿再冒一条出来呢?

    一想到那个画面,就连节目组的人后背都有些发凉,连忙警惕地看向周围草丛,不敢掉以轻心。

    他们这里可没有像苏沉鱼那样能徒手抓蛇的本事!

    于是众人返回小院,走的时候提醒远处刨地瓜的村民此处有蛇出没,没想到村民们并不害怕,乡下地方出现蛇太正常了。

    人遇到蛇,人害怕,反过来,其实蛇也害怕。

    一般见到人,蛇跑得比人还快呢。

    众人一听,目光止不住地瞄向苏沉鱼的包包……那么,是不是可以认为,其实这条毒蛇还挺惨的???

    回到小院,节目组向嘉宾们宣布,苏沉鱼下午五点就要走了。他们一时没反应过来,愣在当场——要走?

    是了,苏沉鱼是助力嘉宾,只是第一期来录制而已。

    一时之间,所有人心里同时冒出舍不得的念头。

    然而这本就是流程。

    沉默的气氛中,朱亦安率先打破“又不是以后见不到面了,我可是加了小沉鱼的微信,以后有事随时找哥哥。”

    “沉鱼要走,至少给她办场欢送会吧,哪有饿着肚子走的。”穆均白开始挽袖子,“都动起来,做饭!”

    鉴于苏沉鱼今天是大功程,卖了猪、抓了蛇,加上等会儿要走,她被大家一致认为坐下来休息,其他交给他们。

    沈心心陪她。

    “心心姐,我得去把蛇放了,你和我一起吗?”

    “……”不,我不想,“好!”

    苏沉鱼在心中叹气,毒蛇可是好东西呢,她原本打算提取这只蛇的毒液,倒也不想做什么,就是纯粹的不想浪费,然后她想起这是现代社会,不能这么玩。

    说来她应该感谢狗皇帝,要不是他,她不会被逼着学到这些——她之所以不怕虫啊、蛇啊、蜘蛛等毒物啊,全因她好好地钻研过这些毒物,就是为了能找到一种慢性毒,可以干掉狗皇帝,又不至于发现是她下的毒。

    唉,说多了都是泪。

    “小鱼儿,你怎么了?”沈心心很会察言观色,在娱乐圈这行干,不会察言观色可不是合格的艺人,刚刚那一瞬间,她感觉到了苏沉鱼那种一闪而过的失意。

    “没有,就是有点担心,会不会放了它,它以后吓到别人。”苏沉鱼一脸真诚的担忧,“吓到大人没事,万一吓到小孩呢。”

    沈心心“……”

    好吧,肯定是她看错了!

    “……还有路边的花花草草。”

    “噗……”沈心心这才反应过来,小鱼儿在开玩笑。

    “你太坏了!”她去挠苏沉鱼的痒痒。

    苏沉鱼拎起包包,逗她“当心哦。”

    沈心心跟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往后退。

    苏沉鱼心情愉悦,找了个离小院较远的田坎,沈心心还是怕怕的,隔了一米远站定“小鱼儿,你小心点,我怕你放它的时候,它回头咬你!”

    它敢?除非它不想活命了。

    “好的哦。”

    变故就是突然发生的。

    那条扁脑袋的黑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回头一口咬在苏沉鱼左手手背。

    苏沉鱼“???”

    它居然真的敢!

    黑蛇的竖瞳与苏沉鱼的黑眸对上。

    苏沉鱼感觉自己在它眼里看到了报仇后的得意。

    “啊!!!!”沈心心的尖叫划破天空。

    恭喜获得来自沈心心的尖叫值100点。

    苏沉鱼“……”

    喇叭你这个时候可以不播报的,她并不想这种情况上得来的尖叫值。

    那黑蛇仿佛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敌人,得了一口就跑,跑得飞快,想来它早就准备着这一刻,结果它还是被苏沉鱼一脚踩中尾巴尖。

    犹豫了下,她又放开了。

    总不能真把它踩死吧。

    “小鱼儿小鱼儿,怎么办怎么办,你被咬了!!!”

    苏沉鱼委屈地看着她“心心姐,那蛇故意的,它太可恶了!怎么能这样!”

    “……”

    “???”

    这是重点吗!!!

    重点不是蛇太可恶,是你被咬了啊啊啊啊!

    沈心心本来慌得不行,可是苏沉鱼的这个态度居然让她狂跳的心慢慢安静下来。

    这会儿节目组在院子里,跟着她俩的是跟拍师,苏沉鱼的跟拍师赵松吓得差点把摄像机扔了,就要联系节目组。

    “得马上把小鱼儿送医院!”

    “不用那么麻烦 。”苏沉鱼阻止了他们,她低头看手背上的咬痕,心里其实气得恨不得把那条黑蛇逮出来切成八段,每一段都拿来蒸煮煎炸,但面上却云淡风轻,外加一点小害怕小委屈。

    “这条蛇毒性并不强,回去把毒排掉就好。”

    沈心心和俩跟拍师目瞪口呆,这这这?她说的是什么?毒性不强,排掉就好?什么意思?意思是不用去医院?!

    “怪我不小心让它咬到,要是去医院,闹大了对节目组不太好。”苏沉鱼对跟拍师赵松道,“我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啦。”

    “被蛇咬后的伤口,通过伤口表面的变化,可以初步断定毒性的强弱。”三人一脸中风模样听到苏沉鱼在那里“科谱”,她是那么的认真, “那条黑蛇在我被抓住之前,应该捕过一次猎,所以它毒牙里的毒液只有微量。”

    “那怎么办。”沈心心呆呆地问。

    “回去用白酒泡一会儿就好啦。”

    等节目组和男人们得知苏沉鱼放蛇时被咬了,一个个吓得不轻,然后当节目组听到苏沉鱼不去医院的原因是不想闹大,免得对节目组不好时,他们表情是震惊和呆滞的,内心震动不已,久久不能回神。

    这么为节目组想的艺人,第一次遇到。

    “还是去医院,太危险了。”穆均白凝视着苏沉鱼,“真出现问题的话,就晚了。”

    朱亦安皱眉“我赞同老白的话,现在就去医院。”

    林宿迁脑补苏沉鱼中毒后面色铁青口吐白沫的样子,吓得不行“赶紧去医院!”

    李迪和任嘉远狂点头。

    苏沉鱼“……”

    去医院的这个时间段,真要有强毒,本宫已经毒发身亡。

    苏沉鱼径直走向厨房,其他人不明所以,忙跟上,就看到她拿出白酒和两个玻璃杯,往其中一个玻璃杯里倒了一杯酒,接着用筷子夹着一张纸沾酒点燃,放进空的玻璃杯里。

    随后,她将烧过的玻璃杯倒扣在手背伤口,所有人下意识屏息,过了会儿,就看到两点伤口溢出几滴鲜红的血珠,苏沉鱼把玻璃杯拿开,拿起装白酒的玻璃走到水槽,将白酒倒在伤口上清洗。

    “好疼呜呜呜呜……”

    呆滞的人群终于回过神来,他们对上眼泪汪汪的苏沉鱼,终于明白苏沉鱼先前说的是真的,继而各自做出不同反应。

    沈心心想起苏沉鱼说的要用酒泡手,说了这么一句,于是男人们立刻找来盆,倒了满满一盆白酒进去,沈心心去拿了两颗糖,剥开一颗喂给苏沉鱼,哄她“小鱼儿乖,吃颗糖就不疼了。”

    “谢谢心心姐。”女孩笑得沈心心心都软化了,“一点儿也不疼了呢。”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女孩刚才麻利处理咬伤的画面,众人心中不约而同升起心疼,其实他们心里很清楚,这姑娘的眼泪汪汪是装的,喊疼也是故意的。

    节目组总导演很快得知这件事,在确认苏沉鱼确实没事后,后者不去医院不给节目组添麻烦的行为,同样在这位总导演心里掀起风浪。

    他迅速又将这件事告知各大投资方,苏沉鱼的名字,一时之间出现在不少大佬眼中。

    某位大佬是知名集团董事“苏沉鱼……倒真是个好名字,这么看来,人似乎不错。”

    助理恭敬的把苏沉鱼和顾未希苏千语的事儿简略说了遍。

    该董事听后,沉吟片刻“据我所知,顾未希是呈风集团的顾家独子,呈风集团这几年不行了呀,能跟顾未希有婚约,苏沉鱼是苏家的人?”

    “是的,苏沉鱼是苏商荣的亲生女儿,苏千语算是养女。”助理说。

    大佬恍然“苏千语倒是藏得够深……看来这个苏沉鱼在苏家过得并不如意啊。”

    助理认同地点头。

    大佬看向他“你说,我在苏沉鱼身上下注,如何?”

    苏沉鱼这边被节目组通知,不直接送她回学校,说是有位投资方想要见见她。

    “见了有什么用?”她这样问总导演。

    总导演沉默好几秒,然后很诚恳地说“这位薄总是信尚集团的董事,圈内很多综艺还有各大品牌的发行,都由信尚负责,这还只是信尚负责的其中一块……你能得到薄总的赏识,是好事。”

    这段谈话是苏沉鱼和总导演单独谈的。

    然后总导演就看到对面的女孩眼巴巴地望着他,一脸受惊吓的惶恐模样“导演,你的意思是,那位薄总想要包养我?”

    总导演“???”

    总导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