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穿成美媚娇帮仙尊渡劫后 > 正文 第63章 拯救男主7
    抱着他的腰, 说话那声音,依赖信任中,又还带着一股撒娇劲儿。

    “楚寒, 我喜欢你……”她在他胸前磨蹭, 娇声娇气地说,还有点奶腔。

    楚寒的身体倚在后面的车上,他现在的身体,是半颗阴魂珠凝结而成, 阴魂珠凝身虽然可令魂魄在阳间行走,看起来与普通人无异, 但实际上,还是有差别的,毕竟是黄泉之物, 是没有阳气的,摸起来很凉。

    偏偏汤露她就不太喜男主身上太过热烫的温度,她喜欢这样微凉的, 尤其是夏天, 很闷热的时候, 这样贴着凉意, 可真舒服。

    她又将果冻一样的脸蛋儿, 贴在他胸口, 蹭了又蹭, 烫完蓬松发丝, 有几缕碰到了楚寒的下巴, 发间幽幽的香气。

    “汤露, 你……”楚寒声音微凉, 唤了她的名字。虽然没有伸手推开他, 但也没有答应她。

    汤露等着他回音,等了半响,他都没有说一个好字,或者其它别的字,只犹犹豫豫叫了声她的名字,还有那个你。

    本来他现身,她还满心的高兴和喜悦,现在听不到回响,空气一下子凝住了。

    她等了又等,最后等不及。

    “你你你!你什么啊!”她松开他,退了一大步,生气地看着他。

    一发怒,她本来樱红色的嘴唇,就会变得火红鲜艳起来,冲他发脾气的那个样子,那眉眼和唇间,竟然还隐隐有着不自觉的妩媚,似乎本能地要勾着面前的人,看着她发脾气,且移不开视线。

    怀里那团热气,一下子不见了,楚寒微微蹙了下眉,凉意又充斥在他全身上下,连心,都没有温度,仿佛刚才胸口一瞬间的热意,只是他的幻觉。

    刚才,他因为汤露冲过来抱他,而微倚在了车上,汤露退开他后,他慢慢直起身。

    站在那儿。

    不说话,只是目光紧紧注视着她,看着她眉目如画,颜色鲜丽,看着她对他生气,见他不说话,她又委屈的红了眼眶。

    楚寒放在腿侧的手,微微弯曲,有几次想要抬起来。

    可片刻后,又被狠狠地压抑住,手握成了拳。

    不行!

    他已经不是活着的楚寒,他已经死了。

    一个活人和一个死人,永远不可能在一起。

    而她,还有更好的未来,自己……已经没有了……

    两人之间,虽站在咫尺,却一个想要踏进另一个人的世界,而另一个,无声拒绝她的进入。

    两车之中,方丈之内,彼此相望,巨大鸿沟,横在中间。

    “汤露。”一个男声,突然响起来。

    饶文宾没见到人,就从别墅门口出来,直到见她站在了停车位那边,那样子,似乎在跟人生气,

    而她对面,是个男人,个子高,比饶文宾还要高一些,上衣穿着灰黑色的纯棉衬衫,黑裤一双腿笔直修长,整体显得刚强有力。

    他一出声。

    那男人转过头看向他,五官线条刀刻,面部刚毅,剑眉星目,鼻梁高挺,是非常出色的长相。

    只是神色间,有些隐而不发的怒气。

    尤其两个人目光一对视,饶文宾立即浑身一抖,脊背发凉。

    那人的眼晴,黑似漆。

    看得饶文宾心里一跳一跳的。

    “呵呵,汤露,这是你朋友?”他立即转向旁边的人,询问道。

    目光移向汤露,他就舒服多了,同样是发脾气,汤露发脾气的样子那是赏心悦目,连发脾气都是美的样子。

    唇特别艳红,齿如白玉,脸颊还绯红,真让人想亲。

    而她此时的神态,比在胡桃庄园时,还要绝!甚至让饶文宾有了一种,杏眼如丝,性,感撩,艳中娇的感觉。

    真是绝美。

    汤露见到饶文宾后,这才收敛了下,伸手擦了擦气红的脸颊,也不看楚寒。

    只冷着脸道“不认识,我们走吧。”

    说完就转身。

    看都不看楚寒一眼,与他擦身而过,楚寒突然握住她的手腕,紧紧地。

    汤露立即停下来,回头看他,等他说话。

    她回头,眼巴巴地看着他,渴望什么都清清楚楚的写在眼睛里了你说啊,你倒是说啊,说你不会再躲着我了,会和我好,只要你说出来而已啊,有什么难?

    结果,他就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臂,不让她跟人走,但却抿着唇角,死也不开口。

    汤露等了又等。

    直到旁边的饶文宾,在两人之间,看了个遍,最后“你们……这……”两人看着也不像是不认识的样子。

    她生气了,她手腕在他凉凉的掌心里,扭啊扭啊,逼着他,好似在告诉他,我要走了,我扭开就走了啊,你快点回应,倒计时了。

    结果,扭了半天,饶文宾见状,直接上去,将汤露扯开了。

    “神经病!”饶文宾大概看出,汤露不愿意跟着这男人了,这男的似乎在强留。

    他展现了下男友力后,就揽着汤露要进别墅。

    那手,隔着衣服直接搭在汤露肩膀上。

    十分的自来熟。

    汤露今天的裙子是个小v领,相当的妩媚。

    衣服颜色与她的唇,遥相辉映。

    而且,这么艳的颜色,她居然还穿出了一点小清纯,既清纯又媚或,真是勾得饶文宾心里痒痒的,觉得他这位同学,浑身上下,没有一处长得不合他心意,简直就是长在了所有男人的审美点上。

    汤露若自己走,那是她自己愿意,但是被饶文宾强迫走,她就不愿意了。

    望着对方试探放在她肩膀上的手,她极不舒服,动了动肩,想把手弄掉。

    但对方如影随形,怎么晃都不掉。

    最后还是她直接吐声“手,拿开,热。”

    男主的手,她觉得又烫又热,不舒服,但饶文宾的手,手心还湿,她就觉得恶心了,黏呼呼的,不想让他放自己身上。

    “哦。”饶文宾笑了下,也没有强求,松开了手,“请进,老同学。”走到别墅门口,他做了个绅士动作,盯着汤露看。

    汤露没看他,而是回头看车那边。

    结果之前还倚在车前的人,现在已经不在了,那里空无一人。

    汤露简直不敢相信,人呢?

    她眼睛在车周围瞄了又瞄,差点在饶文宾请她进去的门口,转了一圈,在找楚寒。

    结果,就几步的工夫,人又没了?

    一时之间,汤露气得,她真的恨死楚寒这种,说不见就不见的样子,拒绝一次,就不见了,拒绝第二次,又不见了。

    一点都不容拒绝,那简直是就另类霸道啊!

    她使劲地跺了下脚。

    看都不看饶文宾,走了进去。

    饶文宾举得手都僵了,也把她表情看在眼睛,脸色难看了一下。

    他听人说过,这个汤露上学时暗恋他两年。

    听说大学四年也没有交往过的男友。

    他还以为自己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呢。

    哪人男人不喜欢干净未拆封过的女人呢?

    干干净净,没有沾染上任何男人的气息,他是第一个占据的人,那多爽,以后的男人,都只能玩他剩下的。

    他心思一转,就笑了起来。

    原本高中的他,并不是现在这样子,直到家里的生意一日千里,大学后,接触到更高阶层的人,同类的圈子,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诱惑与玩乐的场所,只要有钱,没有买不到的,那些女人会层层扑上来,给钱,让她们干什么就干什么,他与那些人,玩起来也就越来越放浪放肆。

    基本什么都玩过了,什么也都尝过了,看透了,玩腻了,玩过千帆之后,现在的他们,就不太喜欢那种乱约乱高的场所,那些女人都烂,玩得多了,提不起兴趣了。

    他和朋友现在,反而喜欢起单纯的白纸一样的女人,最好还是第一次,特别有新鲜感,玩了几次之后,感觉真不赖,也就从喜欢于女,到现在喜欢纯的,所以,高中同学聚会发来邀请的时候,他犹豫一下就答应了,记忆里,那些女高中同学,有几个蛮清纯的,他不介意去吃顿饭,看看。

    结果,真让他拣到宝了。

    万万没想到,他后面的那个瘦得像个小乞丐的女同学,竟然出落得如此出众。

    在门口出现的那一刻,直击他的心脏,那凹凸有致、玲珑有形、娉婷多姿地样子,以及清纯绝伦,干净的如同水晶的气质,和超凡超俗的脸蛋儿,都深深地吸引了他。

    据说,越是活在黑暗沼泽里,越肮脏的生物,越喜欢干净的天空,向往纯净的世界。

    因为他们没有。

    可现在,这个暗恋自己两年多的女生,可能有男人了,刚才她和那个男人之间,绝对有什么,难道他看走眼,她不纯了,。

    情场老手的饶文宾,脸色难看之后,就勉强笑着问“汤露,刚才那个男人,是谁啊?”

    汤露不高兴,脸嘟了起来,没什么好声气道“邻居!”

    “邻居?”饶文宾心头一松,笑着又问“原来你和他是邻居啊?吓我一跳,还以为他是你男朋友呢?”

    汤露问系统“他真的走了?”

    系统“没……你们往这边走的时候,他进来了。”

    汤露刚刚还生闷气的脸,又开始化春水了,微微得意地皱了下鼻子,开始口嗨道“怎么可能啊,他的眼光高着呢,看不上我。”

    “他看不上你?”饶文宾呵呵一声,“他是何方神圣,你这样大美女都看不上。”他微微凑近汤露,有点轻佻地闻了下她“今天喷得什么牌子香水,真香。放心,他看不上你,我看得上就行了。”

    他一凑过来,汤露皮肤上就起鸡皮了,肩膀一耸,立即阻止他靠近。

    饶文宾怎么看都觉得她这样子,就像是初的,不像是有过男女关系,这身形,这体态,别人看不出,他女人玩得多了,很多特征都能感觉得到,这是个很纯洁的女人。

    他相信自己的眼光,满意地说“汤露,到风茗,专门给我做秘书,怎么样?平时倒个茶就行,月薪两万起,年底……”他侧头,对她道“我给你三十万奖金,再给你买台车,满意吗?”

    这条件,换一般女人,早就乐意了,年薪就二十多万,年底再给三十万,那一年就是五十万,再加一台车,他饶少二三十万的车能送出手吗,不嫌丢人。

    最底也得五六十万起步。

    这样一来,一年一百万,现在这行价,哪有这么好的事儿。

    跟个人,给安排轻闲工作,还一年一百万?你当那些有钱人是傻子。

    人家可不傻,精着呢,玩女人都算计着花最少的钱,勾着玩,腻了就换,最后都是女人吃亏,谁吃亏谁知道,现在可没有百万养女人的傻土豪了。

    尤其这些富二代,家里管得严,零花钱比普通人是多,但那也是有限的,不是要多少给多少。

    这些二代,自己平时还要省着点花呢,吃饭都要别人掏钱的那种。

    这还是饶文宾他工作了,手里有项目人脉和资源,钱才能回拢在手里,公司秘书这个缺他自己有权安排,至于车,随便从车库挑台便宜的送她一台喽,算得精着呢。

    关键是,他发现,这个汤露不太好勾搭,从她举止上看,她好像对自己,已经没有了上学时期的暗恋感觉了,颇是冷淡,再加上刚才那个男人,让他有了危机感,这才一出口,就应允了百万条件。

    他上下打量着,这么漂亮,顶级美貌,光这一身皮,他就能玩一年,一百万,不亏。

    今年他花在俱乐部的钱,都不止这个数了,里面还没几个漂亮的。

    一开始进圈子的时候,大家都只玩不谈感情,可是时间久了,腻,发现单纯身体这种非常无趣,都是些没有灵魂的女人,玩到最后,反而想玩弄感情了。

    光身体有什么意思,身体带感情一起玩才带劲!

    果然,说完这番话后。

    他看着汤露的表情。

    她的表情很冷淡,没有其它女同学,听到钱后,高兴激动的样子。

    甚至有些无动于衷。

    汤露对钱,没什么所求,她若没有好吃的,吃空间的草和果子就能活了,没有漂亮衣服,她穿便宜的也可以很好看,随便赚点钱就可以过生活,所以对这些没什么欲忘,当然如果有更好的,比如男主给的,她就可以买好看的东西。

    当然也喜欢美美地打扮自己,看着他眼睛里惊艳的自己的样子,她心里也是喜悦的,至于旁人,别说一年一百万,就给她一个亿,她眼都不眨一下,根本不在乎。

    “再说吧,简凌她们人呢?”汤露顾左右而言它,实际,她在东看西看,想找到男主的踪影,但她想多了,男主想让她看到,才能看到,不想让她看到……

    翻遍别墅,也别想找到他!

    真气人,明明她能看到魂魄的,可偏偏这只魂魄是个警察,不但小心谨慎,还心思缜密。

    还是个感情上的小气鬼,吝啬鬼!

    一点都不带付出的!一点都不好搞定。

    “呵呵。”她如果像其它女人一样败金,饶文宾可就有些扫兴了,现在这样对钱不感冒的样子,他来了兴趣,真是清纯,还是个没有经过社会历练和拷打的新新人啊。

    不过她越单纯越有趣,他对她也就更有感兴趣了。

    “在屋子里玩呢,这别墅里,玩得东西可多了……”他意味深长地道。

    汤露一进入大厅,就闻到一股怪味,像香精,又不像香精,闻到鼻腔里还有点热呼呼的。

    “什么味道?”她用手扇了扇。

    饶文宾道“是一种熏香,泰国那边拿来的,俱乐部现在都用,助兴玩乐,不会对身体有损害的,放心。”闻了香,兴致高昂,身心都想释放,无论男女,玩起来会更开心。

    汤露有点不喜欢这个味道,捂住了鼻子。

    “你要不喜欢,那我们换个房间,二楼安静一点,没有熏香。”说完他就引汤露上二楼。

    而一楼,她终于看到几个同学正坐在楼下ktv包厢的沙发上,在喝酒,几个女同学,脸红红的,不知是灯光,还是酒,看着十分醉人的样子,动作比平时大胆多了,旁边还坐着几个陌生的年轻男士。

    正在那说说笑笑,聊得十分愉快,有几个男同学在体感游戏机那边,都没有玩过,十分新鲜。

    “简凌。”汤露叫了一声。

    简凌正在ktv里,

    这会儿男男女女混在一起,已经没人打架子鼓了。

    汤露不想一个人和饶文宾在一起,她就叫简凌过来一起。

    这一声清脆的喊声,震荡在别墅里。

    ktv聊天的人听到了,都往这边望。

    那几个穿着一看就讲究,估计是饶文宾朋友的男士,在看到饶文宾身边的汤露时,个个眼前一亮,有两个立即站了起来,往这边走。

    “文宾,行啊,好哥们,怪不得叫我们来,今天有美女。嗨,美女,你叫什么?认识一下。”两人中有一个烫着头发,带着耳钉,笑得很油腻的男生,对汤露说道。

    汤露被三个人围着,她很不喜欢。

    脸一侧,不想理他。

    对方,眼神上下打量她,“哇哦,这妞,真有性格,我喜欢。”

    另一个眼神也像长在她身上一样。

    只差没上手,其它什么都干了。

    如果不是闭着嘴,口水恐怕都要流下来了。

    简凌听到汤露叫她,她放下了手里的水果,起身走了过来。

    见她来,汤露立即摆脱三人,走到她那边。

    饶文宾与其它二人,目光都看着她,饶文宾笑着说“我带汤露和简凌先上楼看看,楼上也有好玩的,你们就先在一楼陪她们唱歌,其它人也可以到二楼看看。”

    其它两人对他低语“你小子,行啊,哪来的这么好的货色,捂得严实!”

    饶文宾看着汤露,低头对旁边的人说“高中时暗恋我两年的女同学,我也没想到她现在出落这么水灵,我猜,她还是个雏。”

    另一个烫头发带耳钉的年轻男孩“文宾,上次我弄的好货色,我们可共享了,这次说什么也得兄弟共享一下……”

    “不行。”饶文宾道“其它几个看你们自己,这个不行。”

    “有什么不行,上次那个雏我完事,不也让你也……你也太不够兄弟了吧?我是怎么对你的?”那耳钉男不满道,他眼睛看着不远那个绝色美人,他舌头铦了下牙。

    “就是嘛,文宾,你要这样就太不够意思了,我们几个玩这么久了,可都不小气的。”另一个男人也道。

    饶文宾犹豫了下,半天才低声说“看看吧,若是她失去意识,你们再……不过,我得先,她第一次是我的……”

    “哈哈,那当然,呵呵,哥们够意思,她是暗恋你的同学,你先来,我们后上,我都等不行了,很久没遇到这么高质量的……今天肯定要过瘾……”

    “嘘,你一会把那个点了,楼上楼下都……”饶文宾道。

    那东西是俱乐部拿的,经常用,助兴,快乐起来,还管是谁,来者不拒,相当的受欢迎,尤其第一次用,效果最好,他们这种老油条子,都有免疫力了,但第一次用的人,就会陷入到幻想中,那真是放开了,就不管几个人了,一起都可以。

    汤露低声对简凌道“你们真要通宵啊?还是走吧,我看饶文宾这些人……有点不怀好意,你没闻到一楼这边的香味吗?”

    简凌惊讶地看着她道“没有啊?什么味儿?文宾是我们的高中同学,还能害我们吗?而且刚才在ktv,这几个人也挺好的啊,幽默还风趣,很有礼貌,对我们女生也很尊重,我觉得素质都不错啊。”简凌的脸有些红,眼睛发亮,精神上有点兴奋。

    “那香有问题,你不觉得热吗?”汤露对气味很敏锐的,她一进来就觉得不对。

    “哎,汤露,那个戴耳钉的小哥已经跟我们说了,说是俱乐部里都用这个,能让人情绪快速兴奋起来,是泰国的一种气氛香,还给我们看了,网上就能买到。”

    汤露……

    这还不够担心的吗?是不是二代们随便拿个东西,都是好的?这种香,能让人兴奋,还不够让人警觉的?说个俱乐部都用,就都放心了。

    “没事的,饶文宾是我们同学,而且,还有这么多人呢,这里还有咱们班的男同学,要真有事,我们就喊他们,你别多想。”简凌安慰道。

    在她的想法里,文宾这些朋友,都是二代,人家有钱,什么女人见不到啊,女朋友都不知道换多少个了,人家未必看得上她们,不过是因为文宾,才和她们聊聊天,倒也不必自作多情。

    “倒是你,汤露,饶文宾说让你到风茗任职呢,你这暗恋,真的要成真了。”她都想进风铭呢,羡慕死人了。

    汤露脸上没什么欣喜表情。

    谁要去?她才不去呢。

    “我不喜欢他了。”汤露道“你不用再撮合我们了。”

    “不是吧,汤露,你可是喜欢他两年了。”简凌去年还去她学校,聊天的时候还问过,问她还喜欢不喜欢饶文宾,那时候汤露还羞涩点头,所以她才会……

    怎么转眼?

    “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说完,汤露目光又下意识地在周围寻找,不知道他听没听到她说的这句话。

    她有喜欢的人了!

    结果,看到了ktv灯光昏暗的室内,闵盈盈正坐在沙发上,跟一个男士相聊正欢,脸颊飞红,那男士手搭在她肩膀,她没有抗拒。

    “你看看那边。”汤露让简凌看那房间,那像话吗?

    “哎,大家都不是以前学校时的小孩子,都是自己的选择,人饶文宾又没强迫,还好心带来别墅,介绍二代给大家认识,对咱们同学不错了,你怎么又突然喜欢上别人了,还不到一年呢。”

    汤露……

    这时,高档餐厅送来了高级餐。

    饭盒餐具全封闭。

    都在眼皮子底下,将食盒掀开。

    有餐有酒,饶文宾招呼大家一起来吃。

    菜做得倒是不错,汤露吃了点蘑菇,又吃了点菜叶子。

    酒只装样子,沾了沾唇。

    大家越吃越嗨,碰酒杯,还划拳,几个女生输了,一群男生嚷嚷“喝一个,再喝一个!”

    女生个个灌得脸上醉醺醺的。

    只有汤露不喝,任谁说,她就不喝,饶文宾在旁边十分体贴照顾,“露露,酒量不行,我替她喝。”一副男友的作派。

    “我们玩个小游戏吧,输的就和抽到的号码牌上的人,亲亲啊……”

    “亲亲有什么意思啊,要舎吻才行。”

    然后一片笑声。

    女生都羞红了脸,但也没有拒绝。

    这时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别墅内灯火通明。

    汤露可不想和这些人玩亲亲,起身就借口去卫生躲。

    边走边用眼神瞄着呢,我给你机会啦,快来,快出来啊。

    男主,出来吧!

    她脚步慢慢地慢慢地移动,都快移到卫生间了。

    刚打开门,一只手臂抵住了门。

    汤露心中一喜,想要喊一声楚寒,她就知道,他肯定……会出来的……

    然后她就看到了那只手,手腕上的表。

    大表盘。

    身后传来饶文宾的声音,“汤露,做我女朋友吧,你想要的我都给你。”

    怎么是他,她吐出口气。

    侧转过身,脸上没什么开心的样子。

    甚至,见是他,还有一丝失望,脸颊上少女的婴儿肥,都嘟起来了,本来,她想立即拒绝他。

    系统出声了宿主,男主跟过来了。

    汤露立刻变了脸,低落失望的表情一扫而空,马上嘴角扬起了一朵花。

    饶文宾看着她的神情,心里一甜蜜,他已经后悔答应其它几个朋友,今晚一起分享她了,脑中已经开始在想怎么拒绝朋友共享,他还没玩够,现在并不想和别人共有这个女人,别的女人无所谓,至少现在的她……

    “你真要我做你的女朋友?”汤露扬着唇,在半光半暗中,眼尾还带着一丝艳色,显得十分地妩媚撩人,黑溜溜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看着饶文宾。

    都快把他心看化了,看得他腿都有点软,这是个什么妖精啊,他后悔了,他决定,这个女人,是他一个人的,绝不分享。

    “嗯,只要你做我饶文宾的女朋友,大牌衣服香水包包,钻石项链全包在我身上!我给你买车,买房子……”说着,他就低下头,想亲那红艳艳一直勾着他心痒痒的唇。

    闻起来,吐气如兰,实在又干净又暖香。

    “我找不到警察做男朋友,找个富二代也不错啊。”她也不知道是跟谁说话,脸上带笑,还带着气。

    饶文宾一愣,警察?警察是谁?但红唇就在面前,他想亲吻,想……

    他迫不急待地就朝那红唇亲过去了,要吻,还要深吻,这女人,太有味道了,他甚至看了眼卫生间旁边的房间,是间小休息室,正好方便他……

    他激动的无以复加,马上就要亲到了,马上就……

    汤露眼神移来移去,就是不看饶文宾,心里着急,怎么还不出来,她都想跳脚了。

    直到饶文宾的脸,真的压下来了。

    汤露实在受不了他口中的气味,她反悔了,已顾不上男主了,立即闭着眼侧过去,不想跟他亲了。

    那吻差一点就擦过她嘴唇,差一点就碰到她耳朵,只撩过几根发丝,险险地避过。

    没吻到?饶文宾一愣,立即头转向汤露脸的方向,想要强吻,结果,刚侧了下头,突然一道风卷过。

    饶文宾还没看清,眼前的人就不见了,只见到旁边的小休息的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怎么回事?刚才发生了什么?”他惊呆了,还以为自己酒喝多了,出现幻觉,好一会儿,看到卫生间,门正被他按住,他又看向了休息室,满面疑惑,走过去拧门,结果门被反锁了。

    “人呢?你……门怎么锁上了?汤露!你在里面吗?”

    而汤露,看着眼前人,有点怕怕的。

    因为眼前人生气了,在她面前,第一次生气。

    身上气得黑雾缭绕。

    楚寒很严肃,甚至要发火似地盯着她,虽然一言未发,但眼神里都是愤怒。

    半晌,他寒着脸,看着她“你一定要这样吗?你喜欢他吗,你就要这样?”她以为他看不出她的意图吗?就为了让他出现,就可以随便的和男人亲密。

    他眼中都快凝起风暴来了。

    别的男主这样,她要么怂,要么气,但楚寒这样,汤露就委屈了,上一刻还欢喜,下一刻就眼圈一红,她容易吗?他说不见了就不见了,那让她怎么办?

    眼圈一红,眼泪“啪”地掉落下来,就像一颗晶莹剔透的露水。

    落在了楚寒的心上。

    他的心,突然“咚咚”地跳了两下。

    那是很久都没有感受到心跳的声音了。

    还要训她的话,也立即卡在了喉咙里,说不出来。

    他站在无声哭了的汤露面前,甚至严肃的表情都维持不了,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

    “你要我怎么办?我只是喜欢你,我只是……想见你,呜啊……你明明知道,你明明都知道的!呜坏蛋!”如果不是汤露现在穿着裙子,她都想躺在地上,打滚哭了。

    既然不能在地上打滚哭,她委屈地只好厚着脸皮,拱进他怀里,在他怀里打滚哭好了。

    然后她就像一只调皮的美人鱼一样,挤在他怀中,仿佛打了滚一样像小孩子一样哭着耍赖。

    那又哭泣,又可怜,又向他讨爱的娇模样,让他的心,瞬间,又疼又酸又满,活了二十六岁,从来没有过女朋友的楚寒,第一次知道,女人,原来是这样娇的,也让他知道,自己的心,根本放心不下她。

    原本要还她正常的生活,不要再跟他有一丝瓜葛,她救了他,他愿意守护她,直到他灵魂不在,可是,刚才看到她就要被别的随便的男人亲去了,他再也没忍住,明明,明明告诉过自己,除非她遇到危险,否则再也不出现在她面前,再也不打扰她,也不再掺与她的人生。

    可他,做不到。

    他的心,根本做不到,那一刻,他的灵魂都感觉到痛苦,与他的理智撕绞在一起,他不能出现,不该出现,可一次次为了她破例,他没办法,没办法控制自己心。

    他放在半空的手,终于轻轻落在她娇弱的后背,那么脆弱,那么娇小,他不相信,根本不相信这个世界任何一个男人,能不伤害她,不相信那个人能把她保护得很好,他也明白了,他不放心把她交到任何一个男人的手中,在他意识到这一点后,更加的痛苦。

    “为什么喜欢我?我已经不是人了,我们阴阳两隔,我们……怎么在一起?”无论他如何控制自己的手,最后还是紧紧地将她抱在了怀里。

    他那么冰,而她那么暖。

    他会伤害到她,他会伤害到她的!

    可是,有些东西不碰就罢了,一旦碰了,就再也不想拱手让人,再也不想让她离开自己,只在他身边,直到生命的尽头,直到灵魂消失。

    “怎么不能在一起,你有阴魂珠,能走在阳光下,我能看到你,摸到你,你跟人没有不同,我们能在起一起,我才是要担心的那个人,我还担心等几十年后我老了,你还是这样帅气,那我怎么办?可即使这样,我也没有放弃,呜……你难道还比不过我一个弱小的女子吗?”

    系统宿主,你好意思吗?跟一个身体都没了的灵魂,说你一个弱小女子,啧,好像网上的那句经典哦,你虽然失去了一条腿,可我失去的是爱情啊!

    汤露默默地“你给我滚!”

    系统……

    她理直气壮地道“我谁都不喜欢,我只喜欢你,你要不喜欢我,我就陪饶文宾睡觉,反正我谁也不爱,谁也无所谓,睡觉也无所谓,我自暴自弃,麻木自己,我……”

    她又习惯性地气男主了。

    刚说完她就后悔了,说着说着,就小心冀冀地看他,说怕他又一次气不见了。

    那浓密地睫毛上,还有欲掉不掉的泪珠。

    黑葡萄似的水灵灵的大眼睛,爱中还带着小心地看着他。

    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楚寒抱着她,语气很严厉地对她说“不要老拿这种事来试探别人,也不要赌气这样做,这会让你自己受到伤害,你知道饶文宾那些人想对你做什么?你今晚要真的留在这儿,以为只面对饶文宾一个人吗?”

    “他们若是对你下药呢?要是趁你昏迷拍照呢,要是几个人……”楚寒已经说不下去了,他永远永远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在她的身上,可是,还有很多女孩在遭受这些,当时的屈辱,事后的威胁,有的直接堕落,还有的,忍受不了默默自杀。

    经历这些的人,面对的很可能是人生的地狱。

    “楚寒,那你答应我啊……”汤露轻轻地在他目光里,撒了个娇,脸蛋绯红。

    楚寒目光专注地看着她,在她眼睛里游移,许久,他开口“好,我答应你。”

    汤露本来还欲哭未哭的样子,听到后,立刻雨过天晴,哈哈哈,唇角都飞扬起来,一瞬间,变得明媚起来,她高兴地在他怀里又拱,拱得头发微乱,才仰起脸。

    “但是!”楚寒抱着她,严肃地说“你不能再像今天这样,为了气我,做出这种冲动事来?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不在,如果……会发生什么?那会让你后悔莫及!永远不要让自己落入这样的境地。”

    汤露在他怀里微微扭晃着身子,低头瘪嘴心道,这不是有系统在嘛 ,又知道有他跟着,否则她根本不会来别墅,更不提为了气他,参加同学会呢……

    “听到没有!”他声音里严厉极了,就像教官似的。

    汤露一梗,仿佛回到了军训时,她立即道“听到了!那么大声,好啦我答应你,再也不会这样了,只要你永远不要离开我,永永远远在我身边……”受我欺负,嘻嘻。

    楚寒这才将她抱着,轻触怀中温热的身体,他终于微低下头,用下巴碰了下她的头顶,只觉得前些日子内心的痛苦,一扫而空,现在好似空掉的心被填满,小心抱着她,心满意足。

    门外传来饶文宾的拍门声,随后拿出钥匙,打开了门。

    一开门,就看到,汤露和一个高大男人抱在了一起。

    “你谁!怎么在我家里!”饶文宾立即怒了。

    他再一看,那个男人,不就是之前,外面那个和汤露在一起的那个人吗?之前两人还是分开的,没想到……他就说,两个人看起来不对劲。

    他脸色立即阴沉了下来。

    “汤露,我本以为你很纯,没想到,早就跟男人搞在一起,竟然还闯进我家里,你不解释一下吗?”饶文宾拿出了手机。

    汤露害怕他报警,别看楚寒是刑警,可那是生前啊,现在可是他死后,说不清楚的。

    “他是来找我的,我们在一起了,所以饶文宾,抱歉啊……”说着,她拉着楚寒就要走。

    “等等。”饶文宾仔细地打量他,刚才一阵风一样,突然汤露就不见了,这一点太奇怪,人……哪有那么快的速度,他之前怀疑自己喝醉幻觉,可现在想想,太可疑了。

    “你是怎么进来的?”

    “他从大门进来的啊,别墅的大门又没有关。”汤露赶紧拉着楚寒“走啊。”

    既然她目地达到了,就不想再待在这里了。

    外面的人,还在玩亲嘴游戏,个个上头,男男女女都快滚作一团了,在带着情成份的熏香里,闻了太久,就会放得开,连最矜持地闵盈盈,都愿意和男人搂搂抱抱了,那个男人都把她抱在怀里了,她都没拒绝。

    看到汤露和一个陌生人一起走出来。

    “汤露,这谁啊,你去哪儿?”有人问了一句。

    “啊。”汤露不想让这些人对楚寒好奇,更不想让他们见到楚寒的脸,她忙说“对不起啦,我突然有事,先回去了,以后再见。”说完摆了摆手,就拉着楚寒走出了别墅。

    饶文宾越想越不对劲。

    “你们等等,我的别墅装了摄像头,我得看看,他是不是从大门进来的。”他觉得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从正门进来的,大家都在大厅,他进来,不可能没看到。

    他绝对有问题。

    两人没听他的,直接出了别墅,楚寒抬眼看了看别墅四周,然后直接伸手,一攥拳头,室内外所有摄像头都爆开了,连同存储在电脑里面的东西都烧了。

    别以为他不知道那里装着什么,肮脏。

    别墅里,似来爆开的声音,吓了所有人一跳,饶文宾慌慌张张就往楼上奔去。

    结果发现他电脑,烧得稀巴烂,还在冒烟。

    这是谁干的?

    今日没有月色,别墅外面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

    但楚寒在身边,汤露一点都不害怕。

    从后面抱着他的腰,娇声要求“楚寒,回家……想你!”

    楚寒的声调低低的,以往他的声音里总透着一丝淡漠与疏离,这次,许久,他轻轻“嗯”了一声。

    手放在她手上,愉悦至极。

    他在黑暗中,抬起另一只手,背对着游荡在别墅里的一只红衣女鬼,手指向后轻轻一动,那厉鬼嗖地钻进了别墅里。

    她本就是别墅里的厉鬼,时机已到。

    今晚,夜色正浓,是个好日子,谁害了她的性命,就找谁偿还吧。

    饶文宾正在自己房间里翻着电脑,快疯了“这他妈的,怎么回事啊?”他总觉得那个男人不对,怎么他一来,他到手的女人就跑了,他一说看摄像头视频,电脑就炸了?

    他特么是上帝的亲儿子吗?

    这时,一股邪风传来,头上的灯,突然“兹拉”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