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偏执太子白月光带球跑了 > 正文 第102章 【102】
    屋外崔太后等人听到母子平安, 皆长舒了一口气,很快又为皇子的诞生而高兴。

    “谢天谢地,是个小皇子!”张韫素背过身, 悄悄朝着天边拜了拜。

    景阳满脸喜色,语气难掩激动, “我当姑姑了!”她又去拉崔太后,“母后, 咱们快进去吧。皇兄皇嫂模样都长得好, 我这小侄子肯定也漂亮极了。”

    崔太后这会儿心情也不错,拍了拍景阳的手背,“好好好, 你先别急, 里头估计还没收拾好呢。皇后产后身子正虚弱, 咱们进进出出的漏了冷风进去容易让她受寒,再等等。”

    说罢, 她侧过头看了一眼万嬷嬷。

    万嬷嬷立刻会意,先行去里头查看情况。

    不多时, 万嬷嬷走了出来,恭敬道, “陛下说了,请先到侧殿等候片刻,待小皇子洗漱完毕,会让奶娘送到侧殿给长辈们瞧的。”

    崔太后略一颔首,对平国公等人道, “走吧, 先去侧殿喝杯暖茶。”

    一众人跟了过去。

    寝殿内, 鎏金缠枝茶花纹的铜香炉燃着安神凝气的熏香, 烟气袅袅,淡雅的清香恰到好处的遮盖住空气中的血腥味。

    烟粉色幔帐用金钩挂起,裴元彻坐在床边,手中扣着白瓷汤碗,动作轻缓的给顾沅喂着补气血的汤药。见着她瓷白的小脸毫无血色,他浓眉拧紧,满眼心疼。

    又喝下一口汤药,顾摇了下脑袋,嗓音因无力而变得轻柔,“不想喝了。”

    “不想喝就不喝了。”裴元彻没有勉强她,将汤碗递给床边守着的宫人,又拿起帕子替顾沅擦了下嘴角,狭长的黑眸深深地看向她,温声道,“沅沅,辛苦你了。”

    “这孩子懂事,顺顺当当的出来,没让我遭太多的罪。”

    “是,咱们的孩子肯定是最孝顺乖巧的。”裴元彻顺着她的话说,握紧她的手,软了嗓音哄道,“你今日费了这么多力气,肯定累了,朕扶你躺下歇息?”

    顾沅的确是很困了,可又不想就这样睡去,“我想看看孩子再睡。”

    得知生的是个皇子,她心底深处的那个奢望又破土冒了出来——既然是个儿子,是否会是她的宣儿呢?

    这想法她只敢在心里偷偷的想,从未与任何人说过,她也知道这希望实在渺茫。

    “你开始没看到孩子?”裴元彻问。

    “看了一眼,只是没洗干净,看不清楚。”

    裴元彻轻轻说了一句“这样”,捏了捏她柔软的手指,应道,“好,看完孩子再睡。”

    没多久,赵氏就抱着一个馨香干净的宝蓝色丝绸襁褓走了过来,她笑得眼角皱起两道褶子,合不拢嘴的夸道,“这孩子模样长得真俊,还很结实,给他清洗时那小胳膊小腿一动一动的,可有劲儿了。”

    裴元彻听着这话也高兴,伸手去接那襁褓,“能不有劲儿么,在他母亲肚子里就时不时动来动去,是个爱闹的。”

    赵氏小心的将襁褓递给裴元彻,“陛下,手臂得这样横着,这个姿势孩子才舒服。”

    裴元彻一怔,胳膊有些僵硬,直直的接过孩子。

    “这样可对?”裴元彻问赵氏。

    赵氏面色讪讪,不知该如何开口,还是床榻上的顾沅道,“给我抱吧。”

    她只是随口说一句,不曾想裴元彻听到,面上闪过一抹愧色,神情认真的对她道,“你刚生完孩子不能劳累,这小子可沉,朕抱着就成。”转头又让赵氏替他调整姿势。

    赵氏忐忑的指点了他两下,他的动作倒也没开始那样僵硬。

    “看,朕抱得也挺好的。”他邀功似的看向顾沅,顾沅的视线却始终落在孩子身上。

    裴元彻也垂下眼,看向怀中的小婴孩。

    丝滑柔软的锦绣堆裹着个脆弱又娇柔的小男孩,小小的脑袋,有浓密的胎发,虽闭着眼睛,但依旧可见眉眼间的清秀,他两只小拳头紧紧握着放在脑袋旁,水润润的小嘴微微张着,真是可爱极了。

    一瞬间,裴元彻只觉得他那颗冷硬的心柔软的一塌糊涂。

    这一次抱孩子,简直比前世第一回看到延儿还要激动,激动的情绪里又掺杂着许多其他的情绪,令他呼吸都有些急促。

    顾沅唤道,“给我看看他。”

    “这孩子长得像你。”裴元彻凑到她身旁,低了低胳膊,孩子是那样小,稳稳地托在他宽大的双掌之间。

    视线投向那孩子的时候,顾沅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等孩子红红的小脸出现在视野中,她的手抓住了锦被。

    这孩子的确像她。

    可她一时间也不能确定这是不是宣儿,时隔久远,且初生的婴孩几乎一天一个样,说实话,她也记不太清宣儿刚生下来是什么样子。

    顾沅轻抿着唇,随后,伸手去解那小襁褓。

    裴元彻拧眉,“你这是?”

    顾沅没说话,继续去解襁褓,抓住小家伙白嫩嫩的小胖腿,抬起来看。

    裴元彻以为她是要确认孩子性别,略作迟疑,说道,“确定了,是皇子。”

    尾音未落,就见顾沅的眼眶骤然变红,眼睛轻轻一眨,两滴晶莹的泪珠儿就淌了下来,肩膀也颤抖着。

    裴元彻大惊,“你别哭,这个不是女儿也没关系,你若想要女儿,咱们再生也一样的。”

    殿内的赵氏及一干宫人也都懵了,从来只见过生了女儿的哭,没见过生了儿子还哭成这样的。

    赵氏忙递了块热帕子过去给顾沅擦脸,“快别哭了,刚生完孩子可不能哭,伤身的!”

    顾沅这边刚止住眼泪,再看一眼小婴孩,泪水又不受控制的簌簌滚落。

    那小婴孩似乎感受到母亲在掉泪,努力想睁开眼睛,小嘴也张着,哇哇的哭了起来。

    一时间,母亲哭,孩子也哭,裴元彻手足无措,欲哭无泪。

    好半晌,顾沅才止住情绪,扬起小脸,眸中含着泪却又是笑着的,她对裴元彻道,“是他,是他!”

    裴元彻微怔。

    顾沅抽泣着说出两个字,“宣儿。”

    裴元彻脸色陡然变了,看了看顾沅,又看了看怀中的孩子,最后又看向顾沅。

    “你们都先退下。”他嗓音低沉的吩咐着。

    宫人们虽不解,但还是听吩咐一一退下。

    赵氏看了看女儿,又看了眼外孙,心中不免担忧。她捏了捏手中帕子,鼓起勇气道,“陛下,小皇子……要不先让臣妇抱下去?”

    裴元彻淡声道,“不必。”

    顾沅忙给了赵氏一个安抚的眼神,轻声道,“母亲您先出去吧,我与陛下是有要事相谈,无需担忧。”

    见女儿淡定自若,赵氏稍稍安了心,朝裴元彻行了个礼,便退下了。

    很快,殿内再没外人,只有烛光轻轻摇曳,在铺着羊皮毯的地上投出两人模糊的身影。

    裴元彻目光复杂,艰涩开口,“沅沅,你确定?”

    顾沅红着眼圈,纤长的手指指向婴孩的臀部稍下的腿部,只见白嫩嫩的肌肤上有一道月牙形的红色胎记,颜色并不深,淡淡的,像是一轮被晕开的红月。

    “宣儿身上有这道胎记。”

    顾沅斩钉截铁的说,伸手轻轻搂住那小襁褓,手掌轻拍着孩子的背,望向他的眸光温柔如水,哽咽道,“对不起,对不起。”

    上辈子她将他带到人世间,却未能好好保护他。

    “多谢你还愿意当我的孩子……”泪水从脸颊滑落,她附身,轻轻吻了下她的孩子。

    她的宣儿是那样懂事的好孩子,她记得前世给他怪生辰时,那孩子搂着她的脖子,肉肉的小脸上满是认真,他说,“母后是全天下最好的母后,我要一直当你的孩子,下辈子也要当,下下辈子也要当。”

    他是记着那些话,所以还愿意来到她的世界么。

    “沅沅,别哭了。”裴元彻替她擦着泪。

    不知不觉中,襁褓中的孩子也停止了哭声,而且还睁开了眼睛,虽然只睁开一点点,但那双乌黑的眸子泛着明亮且清澈的光,滴溜溜的打量着新环境,还有眼前的父母亲。

    “看,宣儿都不哭了。”裴元彻道。

    顾沅鼻音略重的嗯了一声,再看向怀中的孩子,爱意满满,“这辈子,母亲一定会好好护着你。”

    裴元彻忙道,“还有朕。这辈子,朕会好好待你们母子。”

    顾沅慢悠悠的抬眼看他,不置可否。

    裴元彻略感尴尬,抬手摸了下鼻子,还想说什么,眼角余光瞥见那襁褓,语气欢喜起来,“他笑了,他肯定是听懂我们的话了。”

    顾沅看了过去,只见小家伙弯着笑眼,小嘴也扬起,一副笑模样。

    “你放心,父皇说话算话,这辈子父皇会用性命来护你们娘俩,守你们一世无忧。”

    裴元彻握住顾沅的手,又握住小婴孩的拳头,三只手,你握我,我握你,紧紧相连,彼此温暖。

    顾沅的眸光微动,心想,若这辈子能一直这般,也不是全然无法接受。

    起码,在这一世,他们都能努力做对好父母,让孩子在爱里平安长大。

    看过孩子,顾沅也累得撑不住了,亲了亲孩子的脸,便沉沉的昏睡过去。

    裴元彻亲自抱着孩子去了侧殿给众人看,众人看着这小小一只,一个个心都要化了,怎么看都看不够。

    还是孩子要吃奶了,这才让奶娘抱走。

    彼时远方的天色也微微泛白,昭示着黎明的到来。

    折腾一日,裴元彻却毫无睡意,索性坐在顾沅床边守着她。

    到了上朝的时辰,他简单洗漱一番,便换了朝服去金龙殿,向文武百官宣布了皇长子诞生的好消息,同时大赦天下,减免赋税,与天下百姓共享这份喜悦。

    又过三日,皇长子洗三礼毕,裴元彻赐名为“宣”,同时册立其为皇太子,大摆宴席九天九夜。

    一时间,长安城欢歌载舞,一片喜气洋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