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的家园[综武侠] > 正文 第40章 第 40 章
    乌黑的手柄也不知道是什么奇怪材料, 带着有规律的细密纹路,似乎是做防滑之用。

    陆小凤掂量两下手里的刀,从那烧制得方方正正的陶瓷大水槽里拾起一只兔子, 刀尖划过皮毛, 里面的血肉随之露出,顺滑极了。

    家里用的菜刀有必要如此锋利吗?!

    兔子的血沿着滴落在水槽里,一股股沿着流向水槽中心的凹槽里,底下不知道是什么机关, 血就漏下去了。

    这又是个什么玩意儿?

    陆小凤一边剥皮,一边不露声色的打量这光滑洁净的白瓷大水槽。

    中间有个漏水口, 上面还有两个长长的精致的黑色铁管,和水槽一体连接着,上半部分弯折一个圆润的弧度对着槽里, 下面还有一个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两根拨杆。

    辛渺家里处处是工业化产品,在这个世界的人看来,这屋里的一应用具物件都似乎出奇的精巧, 严丝合缝宛如天工。

    辛渺拿着装了米的电饭锅内胆走过来, 和他并肩在水槽前, 陆小凤就看见辛渺伸手拨动那拨杆, 她那边的黑色铁管居然一下子哗哗的涌出清水来。

    啊!陆小凤一下子顿住了, 这和之前他看过的水龙头是一个东西, 只是两个机关看起来大相径庭, 他才没认出来。

    辛渺偷看了他一眼, 发现他果然一脸惊讶。

    “我家里机关有点多”

    辛渺勉强解释道“这个东西叫水龙头, 你用用。”

    陆小凤一脸严肃的伸出手来, 慎之又慎地打开水龙头, 一股清水顿时从那龙头里涌了出来, 将水槽里的血水稀释成了粉色,随后又一起流进了那出水口里。

    “如此巧夺天工的精巧机关,居然只是用在厨房里的”

    陆小凤一脸震惊,他看出这个东西恐怕也并无它用,就像是特地为了做菜而设计出来的。

    “那倒不是我家洗手间里也有一个。”辛渺默默地说“用来洗手的。”

    “你家里为什么要有个用来洗手的房间?”陆小凤依然一派困惑。

    这儿要是什么王公贵胄的宅邸,有个下人伺候净手更衣的房间倒也不足为奇,但是这房子虽然处处奇怪,但辛渺独居宅院,自己做饭养马种菜,怎么也不像是耗费奢靡的人。

    “哦,洗手间就是厕所,你们的话可能是叫茅房”

    陆小凤再次一脸震惊,这回他更是不可置信“茅厕为什么要放在屋里??”

    那种五谷轮回的污秽地方,怎么能安在这样干净得一尘不染的屋子里?

    他忽然反应过来,这房屋并不大,独一栋,也是什么味道都没有。

    难道连辛渺家的茅厕也格外不同凡响吗?

    辛渺抿抿嘴,她的手依然不停,接水淘米,提前做预防“我家有点不一样,可能和你们见过的都不一样,一会儿你们要是要用,就是从餐厅出去对面那个房间。”

    因为客人要来家里,所以她还做了许多迎接待客的准备,毕竟来的可都是古代人啊。

    所以她贴心地给洗手间里贴了小字条,都是流程步骤,还特地给眼睛看不见的花满楼增添了一些无障碍设施。

    餐厅对面就是厕所,他下意识一阵嫌弃,这简直超出了陆小凤的想象。

    但他现在就想去见识一下!

    虽然这么说,但陆小凤还是按捺着好奇心,把几只兔子利索的扒了皮,去了脏器。

    一看辛渺,她将淘好的米放进电饭煲里,然后在那个奇奇怪怪的圆不愣登的器具上摁了两下,随着滴滴的响亮动静,那盖子上忽然冒出几个发光闪烁,陆小凤看不懂的字符。

    然后,辛渺走向放在厨房一角的大铁柜子,轻松的打开了那厚重的柜门。

    那柜子里怎么居然亮起来了!

    陆小凤睁大了眼睛,看着那一格格的奇怪大柜子,里面是塞满了各种新鲜蔬菜,翠绿的翠绿,鲜红的鲜红,正是昨天辛渺在菜市里买的那些。

    天气渐热,放了一夜,这些蔬果竟然新鲜得和昨天一样,甚至连那最放不得的绿叶菜都挺括鲜绿,还沾着露水,一点都没有蔫巴。

    辛渺拿了几样时鲜蔬菜,然后又打开另一边柜门。

    陆小凤只感觉到一股森森的寒意从那小柜子里散发出来,冒着白烟。

    辛渺从里面取出几块冻得硬邦邦的羊肉和猪肉,然后关上了门,一转身,猝不及防的对上了陆小凤惊愕的表情。

    “”

    只见陆小凤看着她手里那冻得和铁坨子一样,冒着寒气,表面甚至覆盖着白霜的肉“你家的冰鉴,为何如此神奇。”

    这么小小的一个铁柜子,这么能存得住冰?

    对了,古代保温用的器具就叫冰鉴。

    辛渺着实回答不上来,只能没有灵魂地回答“机关,都是机关。”

    两人对视良久,陆小凤的表情从欲言又止硬生生变成了沉默,他干巴巴地说“可还有事要帮忙?”

    辛渺无故有些怜悯受到了接二连三冲击的陆小凤,就连忙摇头“没有没有,你出去喝口茶吧。”

    她正好还得上商城买点毛肚鸭肠粉条午餐肉什么的。

    陆小凤于是出了餐厅。

    花满楼耳朵太灵了,门又没关,里面他们说的话都特别清晰,也让他尤为困惑。

    “你们说什么呢?”花满楼一阵无言,他坐在这里喝茶,没想到居然听见他们在里面说什么洗手间、茅厕。

    陆小凤一下子窜到他面前来,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的“走走走,我们去看看这里的茅洗手间!”

    饶是花满楼,脸色也有点尴尬“你也太那种地方有什么好看的。”

    陆小凤才不听他的,连拉带拽,硬是把人带进了洗手间里。

    一楼洗手间不大,辛渺在二楼房间里另有一个,还加了个浴缸泡澡用。

    这是个方方正正的小房间,高高的窗扇是磨砂的玻璃,地板换成了素净的灰色地砖,墙壁雪白。

    一进门,就是一个台盆,柜子上一个洁净雪白的水槽,一面大镜子,清晰的把陆小凤和花满楼都映照出来。台盆侧边就是马桶,对面还是那个磨砂玻璃隔断的淋浴室。

    这个地方干净得完全超出陆小凤的认知,而且那个马桶,虽然一眼能认出来是做什么用的,但是他竟然一时之间不敢相信如厕的东西居然是用雪白的陶瓷烧制出来的,里面居然还装了一点清水。

    这玩意儿干净得能反光,怎么能用来上厕所呢!

    辛渺平时过得是什么日子,竟然如此不染尘埃污秽,一应生活起居洁净便利得连皇帝都比不上!

    他忽然注意到,那恭桶和洗手台盆边侧都装了一套光滑而严丝合缝的木质扶手,脑子里一片电光火石,一下子就明白了那是干什么用的。

    他不由得愣住了。

    花满楼什么都看不见,被他拉过来,却一点也没闻到异味,不由得怀疑这里是不是厕所“你到底要去哪儿啊?”

    陆小凤没说话,上前摸了摸那扶手,忽而把花满楼拉过来“你来试试。”

    上厕所有什么好试的,还俩人一起,花满楼顿时没好气地摇头说“别在人家家里胡闹了”

    话没说完,陆小凤已经扯着他的手放在了那扶手上。

    花满楼对这些东西很熟悉,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家人为了让他能更好的生活起居,也在家里四处加装了这些东西,让他能不至于磕磕碰碰,总是摔跤。

    花满楼顿时也愣住了。

    非常适合抓握的木质扶手,稳稳当当的,表面极其光滑,像是被谁精心的上过了蜡。

    他心头不由得为之没由来的一颤。

    花满楼神色极其郑重的由扶手摸索着,已经走到了马桶前。

    陆小凤在他身旁,神色复杂,他已看到了马桶上的一张字条,字体娟秀,写得很大这是上厕所的地方,掀开盖子就可以用了。

    字条上还加了一个向下的箭头。

    她竟然贴心至此,陆小凤一时之间为她这份用心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陆小凤温声说“这儿是个恭桶。”

    花满楼的脚已经踢到了他说的恭桶,即使是不会武功的盲人,靠着这扶手,也可以找到位置,尤为贴心。

    陆小凤左右看了看,发现又有一张字条贴在扶手上用完了会自动冲水,如果没冲就拉一下绳子。

    又是一个指向恭桶侧方的箭头,上面真有一个拉绳。

    陆小凤立刻去拉了一下,明显感觉上方有什么机关一动,那白瓷的恭桶忽然哗啦啦的冲起水流来,然后又恢复原状。

    在恭桶触手可及之处放着一大卷白色的东西,上面的纸条含蓄的写着“上完厕所用,冲走就好。”

    “竟然在恭桶上用这么多机关?”陆小凤简直匪夷所思。

    这时,花满楼已经循着扶手,慢慢的沿着走向了洗手台。

    他想知道这扶手会把他带去哪里,没走几步,扶手栏杆已经变细,他的手就碰着了一个冷冰冰的铁疙瘩。

    “这又是一处机关,会出水的!”陆小凤热心的拉着他的手演示打开水龙头“你瞧!真是巧夺天工,活水开关自如。”

    那水龙头开关不仅能开合,好像还能左右滑动,陆小凤困惑的把它往左边一拧,居然即刻就有温水流出水龙头来!

    他顿时震惊了“这竟然还有热水。”

    一看,洗手台墙壁上还有一张字条这个水龙头是洗手用的,拨动打开,往左是热水往右是冷水。

    箭头指向水龙头,然后又是一张纸条,指向了台盆上放着的一个奇怪木质小方瓶子洗手液,按一下。

    于是陆小凤就按了一下,那口子里居然顿时冒出一大托细腻雪白的泡沫!

    “这又是什么东西!”陆小凤简直看不过来这里的新鲜东西,他接过那一大坨泡泡,玩得不亦乐乎。

    花满楼鼻尖一动“什么东西?好香的味道。”

    陆小凤把那泡泡在手里搓了搓,快乐地说“是洗手的东西,居然全是泡泡,真好玩。”

    他拿起洗手液瓶子,往花满楼手里挤了一坨“估计是澡豆之类的用途,有字条,说这个东西叫洗手液!”

    什么新鲜玩意儿!

    花满楼于是也把那泡泡在手里揉搓起来,滑溜溜一股清香气味,比澡豆不知道好到哪儿去了。

    甚至比他见识过的任何豪门大家里用的清洁之物都要稀奇,想必一定是很珍贵。

    台盆上还有一个置物架,放着一个方正的小包,开了条缝,伸出来一张柔软素净的细布,上面还有一张字条用这个擦手,然后扔在这里。

    台盆边放着一个细致藤编小框。

    陆小凤按着字条的步骤,把泡泡冲掉,然后将那细布抽出来,才发现这‘细布’是一张正方的韧纸,格外能吸水,擦了之后皱成一团,他充满仪式感的将这小纸团扔进小框里。

    然后他还热心的教花满楼进行了一遍这个流程。

    “你们,怎么一起上厕所啊?”门口忽然传来辛渺迟疑的疑问。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和两人面面相觑。

    辛渺的脸忽然红了,声音细细地婉转道“门、门还是关上比较好。”

    她躲避着陆小凤呆滞的视线,然后飞快的将门咚的一下合上了。

    “等等!我们没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