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偷偷怀上暴君的崽 > 正文 第33章 第 33 章
    傅星河“朱群灵去月泉宫做什么?想给陛下搓澡吗?”

    孟岽庭见她说得轻飘飘, 气地威胁道“再有下次,贵妃代为受过,朕罚你去擦地板。21ggd  21还有, 你怎么知道是哪个?是不是早就预料到了?”

    傅星河“猜的。陛下给臣妾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吧。”

    孟岽庭三言两语概括了昨晚的事。

    大概就是朱群灵不甘寂寞, 私藏了一套宫女的衣服,以前都不敢走太远,绕着储秀宫溜达,这次胆子大了一些, 撞到了月泉宫,恰好孟岽庭进来沐浴, 她就想趁机获得恩宠……孟岽庭看见她扭头就走,顺便让她擦了一晚上地板。

    被抓到时,朱群灵还扯上了骆世兮, 说宫里后妃接二连三地消失,她跟骆世兮情同姐妹,想查明真相。

    言语之间给自己塑造了一个为姐妹两肋插刀的坚韧形象, 万一陛下开恩, 就能借此飞上枝头。

    然而孟岽庭并不上当, 见鬼的情同姐妹, 托贵妃的福, 他敢说, 这个采女对骆世兮的了解还不如他多。

    傅星河勾起嘴角, 暴君还真是个香饽饽。

    孟岽庭见她笑得出来, 捏住她的脸蛋讽刺道“贵妃的胆子也大得很, 就是走偏了路。”

    要是把跟他吵架的胆量用在勾引他上, 说不准就……呵, 朕岂是轻易上钩的人。

    傅星河抬手捂住脸, 孟岽庭最近是不是捏她脸上瘾了。

    罢了,捏就捏吧,不摸整张脸就成。

    傅星河压低声音“陛下也算因祸得福,钓出一条大鱼。”

    孟岽庭挑眉,“嗯?”

    傅星河道“昨晚传出陛下临幸采女的消息后,今天早上本宫就看见了雷娟远和朱群灵被人下了阻断受孕的药。”

    孟岽庭嗤笑“多此一举,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替朕生孩子。”

    傅星河感到被冒犯,既然如此,当初你为什么不做避孕措施?

    呵,本宫是阿猫阿狗,你就是狗男人,说一套做一套。

    “陛下以后会有子嗣的,此患不除,永不安生。”

    孟岽庭盯了贵妃的肚子一秒,因着他目前没有子嗣可以被谋害,颇有点事不关己高挂起的怡然“贵妃看起来比朕着急?”

    傅星河被他盯得发毛,想抽他一巴掌,“你不急,是不是不行?”

    孟岽庭脸色一沉,“你要不要试试?”

    他扫了一眼傅星河,脑海中突然出现一个画面——傅星河怀孕七八个月,想跳脚,又不得不小心翼翼扶着肚子,怕动了胎气,吵架吵不过了,只能温声细语地跟他讲话,可能身上还会有奶香味。

    这样看起来就乖了。

    就是……怎么让贵妃怀孕?

    孟岽庭脑海里突然涌起了一堆被他抛在脑后的画面,盯着傅星河的双眸骤然幽深。

    傅星河的警报声随之响起。

    傅星河卧槽一声,果然怀孕是个危险的话题,好好的,警报声怎么响起了,暴君亡我之心不死。

    她连忙转移话题“下手的人必然有人指使,包藏祸心,有造反之嫌。”

    孟岽庭突然问“你是怎么知道香囊有问题的?”

    傅星河圆滑道“本宫的嗅觉一向灵敏,能闻出一些奇怪的药味。”

    孟岽庭“能闻出味道不奇怪,知道它的效用可不简单。”

    傅星河见他不好糊弄,只能道“以前闻过一样的味道。”

    说完她感觉孟岽庭的视线像利剑一样射过来,目如寒潭,看得她仿佛浑身浸在冰水里。

    “闻过?”孟岽庭眯着眼,“贵妃用过?”

    床事之后,用来避孕的药品,傅星河闻过?

    几乎是一瞬间,孟岽庭联想到的是青楼里王逍的说辞,以及选妃大典上,傅星河态度决绝地拒绝验身。

    醋海翻波,孟岽庭被一种全新的情绪劈头盖脸地砸住,只剩下一个想法。

    贵妃不是喜欢他么?难道可以一次性喜欢很多人?

    还是哪个王八蛋强迫了傅星河?

    暴君心里已经浮现了七七四十九种酷刑,挖坟抛尸,株连九族……

    傅星河从暴君脸上解读出了一个令人绝望的真相。

    ——她想跟王婵寂或者骆世兮一样,跟别的男人跑,不可能。

    暴君对自己选的人,和她选的人,道德要求不一样,这就很双标。

    傅星河细究了一下这个问题,根本原因是暴君狂妄自大,看不上她选的人,侧面说明不信任她办事。

    好吧,她选的八个妃子,现在出问题的就有五个,以这概率,她确实不适合当hr。

    见孟岽庭有胡乱猜测的倾向,傅星河解释道“是我进宫之前,我娘给我的。”

    大实话。

    本宫真是老实人。

    孟岽庭收起陈列的酷刑,难得迷惑,“为何?”

    傅星河道“当初娘亲怕我怀上子嗣,身为贵妃,娘家却大厦将倾。怕臣妾树大招风,保不住孩子,还连累性命。”

    孟岽庭不懂后宅弯弯绕绕的担忧,如果傅星河怀孕了,他自然会护着,用得着私下里避孕,然后诬陷他不行?

    “荒唐!”

    傅星河附和“可不是荒唐,当时臣妾就拒绝了,陛下只是让臣妾当前朝后宫的拦路石,其他的都是无稽之谈,不是真的夫妻,怎么可能怀孕。”

    说着说着有点心酸,亲娘啊,怎么就真怀孕了。

    孟岽庭听完“……”

    傅星河是不是理解错了“荒唐”?可是,孟岽庭又仔细想了一圈,傅星河说的才是对的,他刚才是说什么东西荒唐来着?

    记不清了。

    孟岽庭“你没把那东西带进宫吧?”

    “没有!”傅星河马上道,免得这案子查着查着,自己变成了嫌疑人。

    孟岽庭放心了,虽然他也不知道放心个啥,带不带的,傅星河又没机会用。

    傅星河迅速转移话题“臣妾没有打草惊蛇,想先在宫里转转,看看能否揪出源头。”

    “不行。”这样太危险了。

    孟岽庭道“既然香囊有问题,就把雷娟远和朱群灵分开审问,找出谁动了手脚。”

    傅星河“要是宫里有其他眼线,幕后之人提前销毁证据呢?”

    孟岽庭冷笑“宁可错杀——”

    傅星河脑壳一疼,那岂不是后宫一波玩完,好不容易就剩四个后妃,三个有嫌疑。

    选妃选了个寂寞,太后不得找她,傅寒也得找她。

    “走漏风声,要是犯人来个咬舌自尽什么的,背后之人还怎么抓,这可是陛下的江山!”

    孟岽庭莞尔“贵妃还挺关心朕的江山。”

    “不然呢?”傅星河反问,等等……这么严肃的事情,孟岽庭在拿来逗她?

    孟岽庭喜欢傅星河一副为他出谋划策的样子,非常顺眼,他有一种奇妙的心情,好像有些家国大事,傅星河操心了,他就不用去费神。

    闲暇一词与他沾不上边,但此刻,他游手好闲,凑近她耳边,含着笑意道“是不是想给朕生个孩子继承?”

    傅星河吓得后退两步,心虚得一批,差点把头摇断“绝对没有。”

    孟岽庭被泼了一盆冷水,硬邦邦道“最好是。”

    傅星河接收到暴君的“敲打”,深吸了口气,尽量把心思放在解决问题上,“陛下要不和我走一趟落霞宫?”

    孟岽庭“哪里?”

    傅星河认命地解释“燕翩翩和高霓住的地方。”

    孟岽庭恍然“走吧。”

    落霞宫。

    傅星河抄着手,笑意盈盈地走进去“不用行礼,本宫就是来看看,快过冬了,大家缺什么没有。正好陛下也闲着,有需要直接提,陛下金口玉言,可比本妃好使。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燕翩翩和高霓抬头看了一眼陛下,觉得和贵妃口中的陛下不是一个人,一股秋风扫落叶的不耐,哪里像来送温暖的。

    傅星河等了等,发现所有人都很矜持,“不好意思开口?那本宫自己看看。”

    傅星河一路走一路看,时不时提出一些要求,比如“地毯旧了换条新的”,“杜鹃不开花了,换盆腊梅”……

    她微微蹙眉“你们真不主动提?”难得暴君来一次,不让他出点血怎么行。

    高霓弱弱道“回娘娘,都挺好。”

    后宫有贵妃管理,各处不敢克扣,才人宫女都对贵妃又爱又怕。

    高霓一边觉得“同批进宫的姐妹就剩她们四个下一个会不会轮到我了”,一边觉得“贵妃和蔼可亲对下人极好跟贵妃无关”。

    孟岽庭看着高霓的态度,心念一转,傅星河确实有点难做,但谁让她爱管闲事,帮这个帮那个。

    他垂眸沉吟了下,开口“平日安分一点,别一个个做错了事还要贵妃来朕这求情,不管用。”

    高霓和燕翩翩惊讶,原来王婵寂她们都是得罪了陛下吗?

    傅星河一愣,想说什么,突然看见一架洗手盆里的水,闪着一道红字。

    26

    和采女香囊上的数字一样,有人摸过香囊之后在这里洗过手。

    她之前让夏眠查过,今天和昨天,采女没有和可疑人接触。傅星河觉得香囊很新,让夏眠再去查查来历,果然,这批香囊是内务府给后妃做的,今早刚送来,一共四个,样式不一,位份高的可以先挑。

    燕翩翩第一个挑,然后是高霓,最后才是采女。

    傅星河夸了一句高霓“今天的衣服搭配很好看,心灵手巧。”

    高霓喜欢苗疆元素的衣服,会自己在袖子上绣一些特色花纹,听到贵妃夸她,又在陛下面前,脸颊一红,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不好意思全部揽功“燕姐姐说这个香囊很搭我的衣服。”

    傅星河点点头,看来香囊分配结果燕翩翩都知道,她自己挑了,给高霓再挑一个,最后把摸了摸剩下的两个香囊,把药粉沾上去。

    傅星河若无其事地离开,走远了一点,对孟岽庭道“是燕翩翩。”

    “夏眠,贵妃的东西落下了,你回去拿。”孟岽庭淡淡道。

    夏眠应声是,面色如常地回去。

    不一会儿,从里面拖出来一个失去行动能力的燕翩翩。

    卸掉下巴,免得咬舌自尽。

    傅星河在衣服上擦了擦掌心的汗,暴君身边的,有一个是一个,全是杀手预备役。

    夏眠平日是温温柔柔的,下手毫不手软。要是这劲儿用在她身上……

    “刚才奴婢进去,刚卸掉她下巴,她就拔了钗子想要插胸口,只好把双手折脱臼了。”

    傅星河转过头,掩饰地摸了摸鼻子,本宫一点都不想跟燕翩翩一个待遇。

    孟岽庭皱眉看着她“不舒服是不是闻到药味对你身体有碍?”

    傅星河摇摇头“一般人不影响的。”

    虽然她不是一般人,但是她不是闻到的,她是远远看见的。

    傅星河“恐怕不太好审。”

    孟岽庭“这你就不要管了。”

    贵妃这么娇弱,还是不要跟她说有哪些审问手段了。

    傅星河“那个……”

    孟岽庭表情一言难尽“你要求情?”

    傅星河跑到燕翩翩面前“本宫建议你从实招来,免受皮肉之苦,就算你不说,本宫也能查出,相信本宫的眼睛。”

    燕翩翩恐惧地看着她,主子给她的药无色无味,傅星河只是进来逛了一圈,就立刻知道是她下手的。

    更可怕的是,陛下根本不问贵妃要证据,直接抓人。

    她计划得再好,玩不过这两人的配合。

    “女子本弱,本宫给你一天时间考虑,之后怎么用刑,我就不管了。不管你护着谁,你觉得他会来救你吗?”傅星河挑了挑嘴角,“不如我们来打个赌,本宫放出消息,如果有人来救你,本宫就求陛下放过你和他怎么样?”

    燕翩翩眼里燃起一丝希冀,很快隐去。

    傅星河笑了笑,心里的把握重了几分。好好的漂亮官家之女,怎么会突然变成奸细,恐怕也是痴女一个,被许了远大前程和山盟海誓。

    给燕翩翩一点希望,希望覆灭,她就会更多考虑自己了。

    孟岽庭道“贵妃心善过头了吧,朕最不耐烦跟这种心机深沉的奸细多说,能撬开嘴巴就行了。”

    福全暗暗道,比起心计,眼前的燕翩翩和倩贵妃,哪个更深不明显吗?

    陛下讨厌贵妃了吗?没有吧。

    燕翩翩让孟岽庭一席话说得一慌,看向贵妃。

    傅星河“先让臣妾处理。”

    孟岽庭“妇人之仁。”

    福公公其实是在唱黑白脸?妇唱夫随?

    孟岽庭下令把燕翩翩关在天牢。

    “你少操心这些,有空逛逛御花园。”熟悉一下各条路线,别还不如朱群灵。

    福全有点不明白了,陛下又不像在唱黑脸,是真的疼贵妃?

    一夜过去,孟岽庭没给她机会继续操心燕翩翩,傅星河也忙,她还有个日程——给李霄静选夫。

    本宫也挺忙的,但不得不说,生活比之前充实。

    傅星河起了个大早出宫。另一边,福公公高声宣布:“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陛下可是不舒服?”

    福全有点担忧,今日早朝,陛下罕见地走神了几次,只是抓到个奸细,不至于如此劳神啊?

    孟岽庭拇指摩挲着扶手上的龙头,慢慢道“没事。”

    可能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他昨晚竟然梦见贵妃怀孕了,而且听见太医宣布消息的他还很高兴。

    孟岽庭脸色很臭,傅星河真是无孔不入,还去梦里烦他。

    有什么好高兴的,白高兴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