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 被认回豪门后爆红了 > 正文 第26章 【026】
    晋江首发

    本来, 霍乘星和霍蘅间的不对付只算圈子里艺人们常见的争斗,谁让二人间各种资源上都有冲突呢,网友们也能理解那种撕逼。21ggd  21

    可林春燕当年故意偷换孩子的事情一出, 网友们不管喜欢不喜欢霍乘星, 站队却都相同,无一例外,都站队了霍乘星。

    为了让自己亲生孩子未来有好日子,将别人家的孩子偷换了, 和那些偷主人家孩子卖给人贩子的保姆有何区别?人家好好的二十年人生,全被你耽误了!

    至于帖子抹黑, 不等极光影业的公关团队做事,网友们已经自行脑补了,林春燕心中不服啊, 凭什么自己都把霍乘星扔在村子里被人嫌被人骂,甚至不让高考了,霍乘星依旧没有学歪!

    而且霍乘星竟然靠着打工和当龙套攒出的钱, 复读上了京市电影学院, 一旦被霍家人认出来呢!

    路人看不上林春燕, 自然导致霍蘅路人缘下降, 被林春燕牵累, 霍蘅出圈后一直苦心经营的口碑瞬间don了下去。而粉丝们无一不在催着荣天公司做回应, 同时控评霍蘅完全不知情, 不应该被牵累。

    当不同以往, 将霍蘅当做亲女儿看待的荣天影视装瞎装睡不做回复, 一时间, 网上众说纷纭, 事件也被炒大了范围。

    ——

    霍家主宅。

    霍蘅抹着眼泪, 哭得生气不接下气,“我真一点不了解她做的事,奶奶,爸妈,她已经认错了,她说你们让她做什么都行,但别让她坐牢行吗?我、我不想当个罪犯的女儿。”

    林春燕的事情可大可小,真往大了说,遗弃罪和拐骗儿童罪就能让林春燕在牢里待上几年。

    有个小市民亲妈,霍蘅不介意,反正她有锦鲤命,钱到位不怕他们不听话,可有个坐牢的亲妈,霍蘅不能丢那个人。

    霍蘅心中明镜似的,但凡霍老太能说句话,闹一闹,沈青娅和霍森就不能揪着不放。

    到时候再求着他们在网上澄清,说霍家的对家希望霍乘星受苦,偷偷换了孩子陷害林春燕,而林春燕因着不喜未婚生女,所以对待亲生孩子有仇就,虽然有些牵强,但苦主都亲自澄清了,网友们能不信?

    想着想着,霍蘅泪眼婆娑地望着霍老太,眸中带着深深的濡慕,“奶奶。”

    霍老太看着在自己面前哭得梨花带雨的霍蘅,心里不落忍,可一偏头看见平静地坐在沙发上的霍乘星,心里又一堵。

    虽然霍老太觉得霍乘星二十年养在外面缺教养,给家里丢人,可毕竟有着血脉关联,她、她也偷摸着看了两期《了不起的打工人》。

    现在看见霍乘星,霍老太就不由想到村子里那个人说的事,他们霍家的孩子,竟然被人辱骂,被人砸石头,简直将他们霍家的脸面踩在脚底下!

    而罪魁祸首!

    林春燕!

    霍老太微微闭了闭眼,肩膀不由自主往下垮,林春燕坐牢了,阿蘅事业必然有影响,可一个演员工作而已,不做就不做了,林春燕那么对待他们霍家人,自己不能忍。

    想罢,霍老太重新睁开眼,眼神带着罕见的锐利,“阿蘅,林春燕若真认错,就不该让你一个人来家里哭,至于让不让林春燕坐牢——”

    霍老太偏头,刻意不看霍蘅布满泪痕的小脸,“咱家最有资格说话的人是乘星,再就是乘星的爸爸妈妈。”

    一句话,让霍蘅差点不记得哭,惊愕地睁圆眼睛,似没想到能被霍老太拒绝,毕竟她现在对自己可有整整90的亲情度!

    其实也是霍蘅不明白,在霍老太心中,家族荣誉一直被排在第一位,100亲情度,能让霍老太无底线对霍蘅好,而90亲情度,能让霍老太偏爱某个后辈的同时,摆正心中的那杆秤。

    霍老太当年偏心小儿子,最大原因在于霍老太认为相比赔了数个亿的霍森,小儿子能让家族继续辉煌,霍老太不希望将家族的未来,寄托在儿媳妇身上。

    就像此刻,在霍老太的心中,偏爱霍蘅不假,可林春燕偷换孩子,相当于辱了霍家脸面,简直罪有应得,再说,霍老太对霍蘅有90亲情度,让其对霍蘅有滤镜,对林春燕可没有所谓的滤镜。

    在座的人,只有前期一无所知的霍老太心有震惊,霍森和沈青娅神情都相对平静,毕竟在林春燕被雷轰当天,二人心中已然有了猜测,数日下来,情绪早就调节平衡。

    由于霍时景找了第二个侦探,证据一早就查明了,本来,二人不明白霍乘星为何压着证据不让他们上门去找林春燕,直到昨日,看着网上铺天盖地的谩骂,他们理解了霍乘星的做法。

    果断、漂亮、一击毙命。

    霍乘星略有惊讶地看了眼霍老太,没想到霍老太竟然没有顺着霍蘅的话来让他们不追究林春燕做的事。

    “爸……霍先生、霍夫人。”霍蘅的贝齿咬着惨白的唇,来前的妆容让她看上去有些落寞,几日的护理和医美,皮肤看上去比上次红毯好了一些。

    她盈盈水光地眸子望向霍乘星,“乘星,从前那些稿子,全都是荣天公司的团队自主铺出去的,我一个人自然不能反对公司的意见,不管你信不信,我从来没想过和你对比,没想过用我偷来的二十年得到的精英教育来将你比下去。”

    霍蘅见霍乘星无动于衷,心里愤恨,面上却可怜至极,“乘星,只要你不让我亲生母亲担责,你说的任何事情,她都能做。”

    但凡林春燕不担责,霍蘅相信,自己总有机会能扭转当前在网上的口碑。

    正常来说,在霍家教养出来的孩子本性应该不差,可前世,霍蘅总想着和霍乘星比,也总被别人拿出来和霍乘星比,再有林春燕等小市民家人围在身边,让霍蘅的心思渐渐扭曲,直到发展成现在的模样。

    闻言,霍乘星单手杵着下巴,饶有兴致,“在我回答你前,你先回答一个问题吧,林春燕偷换孩子的事情,你事先知情吗?”

    论坛中的匿名帖子,霍乘星直觉林春燕没有那个脑子,而且,霍蘅一个重生回来的人,前世,林春燕当真半字不说,只当真医院大意抱错了?

    霍乘星的一句话,让其他三人不约而同地看向霍蘅,他们似从未想过霍蘅可能知情,但霍蘅如何知情?

    除非——

    除非林春燕早早来认了霍蘅。

    霍蘅不愧当演员的料,面上带着不可置信的呆怔,下一刻,扯出不被相信的苦笑,“乘星,我真的不知情,真知情——”

    “哇喔,不知情都能那么快找到林春燕,你人脉真厉害。”霍乘星懒得听霍蘅解释,自顾自地继续,“你来家里的目的,只有一个,希望我们不让林春燕坐牢对不对?”

    霍蘅有些猜不准霍乘星的意思,在霍蘅看来,霍乘星无非家里最恨林春燕的人。

    须臾,霍蘅故作紧张地笑了笑,“对,只要不让她坐牢,让她做任何事情——”

    “行了。”坐在椅子上的霍乘星一拍手,第二次打断霍蘅的话,让霍蘅面色控制不住的难堪,霍乘星像没看见,“那你回去吧,我不让林春燕坐牢。”

    霍乘星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霍蘅和霍老太二人皆不可置信地望来,尤其霍老太,心情极其复杂,虽然孩子小时候的教养差,但本性善良,可真不让林春燕坐牢,她为霍家觉得憋屈。

    见霍乘星答应,霍蘅来不及去想原因,压住面上的喜色,忙准备说出早先想好的说辞,让霍家帮着在网上澄清,霍家不让林春燕坐牢,不就说明林春燕没有偷换孩子,他们查清事情原委了吗!

    霍蘅紧紧握着拳,怕心中的兴奋泄露出来,小心翼翼地开了口,“乘星,另外有件事——”

    “停停停。”霍乘星不耐烦地第三次打断,“刚不问你了吗,你来的目的只有一个,我已经答应你了啊。”

    霍乘星打量着霍蘅,似笑非笑地补充下面的话,“林春燕犯的罪,判刑也就五年吧,虽然我是在昨天刚知道自己权益由于她的自私而被侵害,但谁让她命好,卡在二十年的期限才曝光呢,我也不能让爸妈借用人脉把林春燕关牢里啊。”

    霍老太……

    真不愧留着他们霍家人的血液。

    而且,自己竟然光顾着生气,忘了超过20年法院不予支持的规定。

    霍老太懵掉了,霍蘅却脸僵了,相比霍老太,有团队的霍蘅自然了解追诉期限的事情,可霍蘅不曾料到,霍乘星居然不准备利用家里的人脉?

    一旦、一旦用了。

    霍蘅垂下眼眸,其实在来前,她有考虑霍家必须让林春燕坐牢的可能性,那样霍家有很大概率用某些手段,像谢臻说的,若霍家真那样做,也算给了他们一个把柄。

    甚至在霍蘅出发的时候,谢臻都认为霍家必然想借用人脉让林春燕坐牢,霍蘅同样那般认为,可眼前的情况却证明,向来胸有成竹的谢臻错了,自己也被霍乘星两句话堵的再无机会卖惨让家里人帮着林春燕澄清。

    偷换孩子的事情,不管林春燕认不认,都板上钉钉了。

    临离开时,霍蘅深深地看了眼霍乘星,在心里暗暗发誓,自己落下去的事业,终有一日得从霍乘星身上全部讨回来!

    霍乘星歪头露出一个极为灿烂的笑脸来回应霍蘅,既然能搞你一次,就能搞你第二次,何况,你鱼塘里的某条鱼,也说不准能不能保住。

    只可惜霍蘅由于白月光系统的存在,评价竟然有ssr,不然自己绝对能用个词库来愉悦一下。

    乘星,我在你们世界的网络上看到一件很相似的事件,曾经有一家保姆偷卖了主人家的孩子,因追诉期失效,那个保姆承认后,竟然笑着说甘心认罪,可见她并不会被判刑。

    横向对比,霍蘅来霍家的目的应该有两个,一个怕你家用人脉让林春燕以其他名义坐牢,一个希望让你们帮着林春燕澄清,将偷换孩子的事情栽赃给他人?

    你不觉得现在的结果,对林春燕来说,有些不痛不痒吗?

    霍乘星……

    上次在综艺里,面对秦晋的做法,孟际年第一反应是秦晋在示好,简直单纯的不行。

    可在将词库升级至20后,霍乘星发现,孟际年再说话,话里话外,甚至不比人的心思少,算得上自己的小智囊。

    唔。

    系统的情商也能升级?

    霍乘星认为不痛不痒四个字也算正确,相比霍蘅的损失,林春燕也就被网友骂一骂而已,“孟际年,你有什么法子能让林春燕付出代价吗?”

    刚问完,不到几秒,一人一统几乎异口同声。

    “锦鲤命。”

    霍蘅的锦鲤命。

    霍乘星见孟际年都学会算计人了,不由抿唇一笑,一个单单纯纯的统,才多久已经在人类世界的大染缸里釉了一层黑色。

    一直坐在对面的霍老太,见霍乘星坐着坐着竟然笑了,心中不解,被佣人扶着,握着手杖上前,轻咳了两下,语气有些别扭和生硬,“乘星啊,你如果希望林春燕坐牢,咱们霍家也有办法。”

    霍乘星同样不理解霍老太此刻的行为,前些日子霍乘星在家,霍老太一向把人当做空气,可面对长辈,霍乘星又极有耐心,也不曾记恨刚回霍家时,霍老太偏帮霍蘅的事情。

    想罢,霍乘星摇摇头,“不了,有门路也不必用在林春燕身上,咱家公司很大,盯着人不少,我不希望家里因一个无关重要的人,而污了百年的名声。”

    在霍乘星看来,霍家败落绝不仅仅败于一个决策失误继而被三个家族瓜分,大树的主干都得拿着锯子锯上数下才能倒,因而,霍乘星不想让家里沾上丝毫能让其他人抓住把柄的机会。

    剧情中,霍蘅的鱼塘里,可有个商业大佬谢臻的存在,那人的心眼说不准多着呢。

    闻言,霍森和沈青娅对视一眼,面色皆复杂,显然早前有针对林春燕的事情询问霍乘星,说来,沈青娅总觉得亲生女儿被认回来后,似乎有种居安思危的担忧。

    霍老太亲耳听见霍乘星将家族的脸面摆在第一位,一时间未能做出反应,心里别扭的同时,有股子说不清的酸涩。

    ——

    翌日。

    当霍乘星正在剧组旁观剧里饰演长辈的两位老戏骨拍戏时,被拿着手机的程思雯碰了碰胳膊。

    霍乘星偏头看了眼手机里的视频,停留了不到三秒,再次将目光挪向了中间的老戏骨们,看霍蘅和林春燕假哭认错,可比不上观摩学习来得重要。

    场中间的两位可都极光影业后期投资后,霍时景借着公司的关系拉来的前辈,本意希望能让霍乘星在剧组里也能想学就学。

    从霍家离开后,霍蘅眼看着装可怜让霍家帮忙澄清无用,只得依照b计划召开新闻发布会,让林春燕哭着在大众面前认错和忏悔,说不奢求原谅,但将用下半生来赎罪。

    霍蘅在记者们的见证下,放弃了离开家时从霍爸霍妈手中得到的一份资产,同时计算二十年来的全部花费归还霍家,而林春燕,将中的百万彩票里剩下的钱都捐了出去,希望能帮些正在受苦的孩子。

    可霍蘅明白,再挽救,也只能骗一骗粉丝,至于其他人,只能靠时间,在新闻会结束时,霍蘅深深鞠躬,在数十个记者面前,同霍家、霍乘星等人认错,并说出暂时离开娱乐圈,献身公益的决定。

    全场哗然。

    不得不说,霍蘅在面对霍乘星时,容易冲动而出错,可其他事情都较为冷静,等献身公益后,拍几张照片,写几段故事,让网友们看见自己的改变,一段时间过去,大部分人自然也就遗忘了。

    在霍蘅离开霍家的当天,霍乘星已经猜出了霍蘅可能有的后手,等从程思雯手机上看见新闻会,并不觉惊讶。

    十几分钟左右,前面的两位前辈拍完了,霍乘星忙上前请教自己在表演中有些不懂的点。

    剧中饰演霍乘星母亲的前辈姓覃,在京市电影学校当老师,平时在剧组里有一点好为人师的习惯,难得碰见主动请教的后辈,覃前辈自然不吝啬。

    等解释完霍乘星原先不掌握的点后,覃前辈倏地想到某件事,眉眼晕开笑,虽然眼尾已有细细的皱纹,但优雅至极,嗓音也温柔,“前几天我去老宋家,给小稼喻带去了一袋他最喜欢的那个牌子的,结果他小大人似的摆摆手,说自己不想牙齿上长虫虫,也不想给医生哥哥姐姐们增加负担,让我把糖带回去。”

    覃前辈口中的老宋,其实就是刚和霍乘星谈完合作的宋穆,而上周在剧组里出现的徐知和宋稼喻则是宋穆的妻子、儿子。

    而徐知和剧组的第一个投资人金曳有亲戚关系,因着宋稼喻突然生出了当小演员的热情,金曳索性让宋稼喻来网剧里玩一玩。

    因着霍乘星让儿子不再嗜糖了,宋穆对霍乘星也亲切了几分。

    霍乘星笑了笑,“我上次也就突然想到了楼下的牙医诊所,所以想着带他下去看一看,没料到真有用,他看着古灵精怪的,原来怕打针。”

    “可不光是诊所有用。”覃前辈失笑,让助理拿来手机,在里面的一个相册中翻出相片,相片里,小团子一样的宋稼喻正抱着恐龙玩偶看着电视里的综艺,“他啊,被你在综艺里杀鱼的样子给吓到了,不敢不听话。”

    霍乘星看着相片里可爱的小家伙,眸色不自觉柔和,小孩子安静下来的话,确实很乖,“我听宋导说,小稼喻也在《鹤唳》里有戏份,等到时候他就能现场看了。”

    “哈哈哈哈,你啊你,真让他看见,估计第二天不敢去剧组了。”

    二人都在京市表演学校,而且霍乘星大二有门课就是覃前辈教,因而,覃前辈打心眼里将霍乘星当做自己的亲学生来看待,在剧组里关系相当融洽。

    她们正闲聊着,那头喻蓝让人叫的奶茶外卖也来了,自从发现霍乘星不在戏里加戏不说,甚至给他们一番的主角加戏,喻蓝对待网剧都比从前热情了几分。

    前天真假千金的事情,喻蓝也有全程跟踪,心里直骂林春燕不做人,同时又有些佩服霍乘星,在那样的环境中,能养成现在的性子。

    喻蓝上部剧被同组的女二在后台上压,在艳压稿子上压,本已经做好了被霍乘星压的准备,结果没想到居然因着霍乘星,从而能在剧组里尽情说着自己对剧情的理解,尽情地表演,不用再担心被有后台的其他人抢戏。

    可以说,目前的剧组属于喻蓝经历的最舒服的一个剧组,让人恨不得能再拍上几个月。

    喻蓝垂眸看着助理带来的奶茶,再看正同覃前辈说话的霍乘星,想了想,旋即让助理去给别人分发奶茶,自己一手握着一杯奶茶,准备亲自给霍乘星拿去。

    三个人相隔有四五米的样子,喻蓝上前时,正碰上几个工作人员整理道具,人手繁杂,喻蓝正看着霍乘星呢,后背冷不丁被人从后面重重地撞了下,导致她右脚一崴,当场失衡,其中一杯奶茶径直脱落,整个人也不受控制地往前扑。

    喻蓝登时懵了,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完蛋,自己竟然脸朝下摔!而且在全剧组面前摔跤!!!

    事情发生的太快,不待喻蓝有机会尖叫,下一刻只觉眼前一花,紧接着身前被股子巨力揽住,生生地让摔下去的她和地面来了个平衡,盘着的头发在剧烈动作间散了,乱掉的发丝垂下来,贴在噙着薄汗的脸颊上。

    整个剧组都静止了,谁也没想到霍乘星能在电光石火间,猛地冲到了喻蓝的跟前,当众来了个美人救美人。

    艹艹艹!

    霍乘星你脚下有对儿风火轮吗!!!

    作为众人的焦点,霍乘星站在喻蓝侧面,一手绕过喻蓝的身后,揽在其身前,让人能保持住平衡不至于摔下去,一手正拿着刚从喻蓝手里掉下去的一杯奶茶。

    众人正惊讶于霍乘星的反应快来着,而后,他们听见霍乘星轻轻地吁了口气,“幸好没摔了奶茶。”

    全剧组……

    喻蓝…………

    霍乘星刚和覃前辈聊天时无意瞥见了喻蓝手里拿着的奶茶,白色绵密的奶盖、紫色亮澈的葡萄汁、在铺就一层绿色的葡萄肉。

    等再看,霍乘星就看见那杯自己平时最爱的多肉葡萄从喻蓝手中突兀、可怜、毫无预兆地掉了下去!

    眼看奶茶将和地面来个亲密碰触,隐藏的吃货属性猛然冒头,霍乘星想也不想地冲了上去,一把抓住了杯子。

    唔。

    幸好没洒。

    嗯?

    霍乘星看了看覃前辈的位置,再低头看了看目前的位置,自己短跑爆发力有那么好了?刚刚自己怎么跑上来的来着?

    而喻蓝,已经被回神的助理手忙脚乱地扶正了,她捋了捋乱掉的掉发,抬头望向霍乘星,当对上霍乘星的眼睛时,想到刚刚被抱住时,突然不自在,耳根子也泛着红,“谢、谢你扶住我,给大家买的奶茶,想请你喝。”

    喻蓝一说完,就从余光里瞥见霍乘星刚刚伸出来地握着奶茶的那只手,极快地缩了回去。

    极快地缩了回去。

    缩了回去。

    喻蓝???

    霍乘星似乎有些高兴收到了来自剧组演员的“礼物”,而且“礼物”特别合心意,她抿唇笑着,说的话真诚极了,“不用谢,反正顺便的事。”

    接奶茶顺便接个人。

    自认听明白的喻蓝……

    你好歹掩饰一下啊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