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在朋友圈卖货火了[美食] > 正文 第56章 第56章
    比起其他几样养生美食, 苦淮汤一天库存能有三百多盒其实已经不少了,但耐不住想买的顾客太多。21ggd  21

    于是,当天晚上, 向晚的最新微博底下再次热闹起来, 没抢到苦淮汤的顾客们花式撒泼打滚, 希望她能多加点库存。

    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顾客们本来也没抱太大希望,只是习惯性闹腾一下发泄没抢到的心情而且。

    万万没想到, 第二天晚上, 苦淮汤库存竟然真的增加了,从三百多份变成五百份!

    大家一通抢购后, 不管抢到还是没抢到的顾客都忍不住跑到向晚微博底下议论起来。

    老板你不对劲!

    确实不对劲,这次竟然这么好说话, 竟然真的加库存了?

    老板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好事了?说出来让大家也开心一下呗~

    我知道, 我是h市的人,国庆期间去店里时,见到小老板了,打扮的贼漂亮, 肯定是谈恋爱了!

    真的吗?这确实值得庆祝,小老板,你不考虑把阿胶糕、荷叶茶、墨玉粉、白玉粉什么的也加点么?

    赞成, 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好家伙,我直呼好家伙!我算是知道谣言是怎么传出来的了,同是h市人, 国庆期间我也去店里了, 人家小老板明明是去参加同学会的!

    人家的私事事儿你们八卦那么多干嘛, 重点不应该是趁着老板心情好, 让她多加库存吗?

    ……

    老板看看我,一直没抢到墨玉粉,我头还秃着呢,你再加点墨玉粉救救孩子吧qaq

    同学们都嘲笑我脑门上贴个月亮就可以演包青天了,老板帮帮我,多加点白玉粉吧!

    荷叶茶永远的神!老板多来点荷叶茶!

    向晚最近心情确实不错,不过她增加苦淮汤库存,一部分原因是苦淮汤制作省事,另一方面也是她好奇完成任务后未知的奖励究竟是什么。

    看到评论中有人误打误撞猜到她脱单了,向晚心里还有些不好意思,不过随后还是统一回复了一下,表示暂时没办法再提高库存。

    从第二天开始,苦淮汤的库存就定在了每天五百份。

    很快,抢到第一批苦淮汤的顾客已经陆续收到苦淮汤。

    某个家庭。

    这家的孩子最近胃口不好,每天都不爱吃饭,当妈的正好是养生美食小铺的粉丝,于是抢了据说能养胃健脾的苦淮汤想给孩子试试。

    收到快递后,妈妈第一时间拆开包装。

    养生美食小铺家的礼盒包装向来很精致,她欣赏两眼后才打开礼盒取出一包苦淮汤。

    “仔仔,过来吃好吃的了!”她一边拿晚和热水一边对正在大厅里玩玩具的儿子道。

    “不吃不吃。”四五岁的小男孩最近不光不爱吃饭,连零食之类的都吸引不了他,听到吃就直接拒绝。

    仔仔妈妈没办法,只能决定等泡好苦淮汤后再慢慢哄他喝。

    拆开汤包后,里面的汤块是浅黄色的,看不出是用什么食材做的,不过闻起来却格外诱人。

    光闻到这个味,仔仔妈妈甚至就想咬一口尝尝看。

    她将汤块放入儿子的小碗里后,开始注入热水,很快,汤块就完全化开,变成一碗色泽金黄,看起来澄澈无比的清汤。

    “好漂亮……”见汤块化开后连一点渣渣都没有,仔仔妈妈感叹一句后,用勺子轻轻搅拌,想要让汤尽快凉下来。

    随着她的搅拌,一股诱人的鲜味飘出来。

    客厅里,本来专心坐在地垫上玩玩具的仔仔忽然抬起头来,小鼻子嗅了两下后,丢下手里的小汽车爬起来“妈妈妈妈……”

    “怎么了?”看到儿子忽然跑过来,仔仔妈妈低头。

    “好香啊!”仔仔一边说一边踮起脚尖想看她手里的碗。

    仔仔妈妈觉得有戏,端着碗蹲下来“仔仔要不要喝?”

    她话刚问完,仔仔已经将嘴凑过去就要喝。

    “哎!小心烫,妈妈喂你。”仔仔妈妈手往后退了点,看着儿子口水都要流出来的馋模样,哭笑不得地用勺子喂他喝汤。

    小家伙一口接一口,喝得仔仔妈妈都有点喂不过来,等确定碗里的苦淮汤没那么烫以后,干脆收起勺子让他自己捧着小碗喝。

    看到儿子喝的那么香,仔仔妈妈总算能放下心来,一边拿起手机录了个小视频。

    “妈妈,我还要喝!”仔仔咕噜咕噜喝完汤后,举着空碗道。

    “没有汤了,仔仔都喝完了。”苦淮汤再好,仔仔妈妈也不敢随他喝,只能道。

    仔仔闻言,小眉头皱起来,拍着自己肚子道“可是仔仔饿了……”

    见儿子终于喊饿了,仔仔妈妈和他商量道“那妈妈蒸蛋给你吃好不好?上面放几只你喜欢吃的虾虾?”

    仔仔是真的饿了,连连点头“我想吃蛋,吃虾虾!”

    “好,妈妈这就去做。”仔仔妈妈高兴坏了,赶紧去给他做。

    半夜,某公司。

    一个还在加班年轻女人忽然捂着肚子弯下腰来,表情有些痛苦。

    “月月你怎么了?”旁边同在加班的女同事发现后,担心的看着她。

    月月缓了一会后才道“没事,可能是胃病犯了。”

    大夏天的,她却疼得冒出一头冷汗,甚至手脚都开始发冷。

    “那我去给你买点胃药。”看到她疼得嘴唇都变白了,女同事赶紧站起来。

    “不用,吃了也没多大用,你帮我倒杯热水就好。”不知是她不想吃药还是怎么样,直接拒绝了女同事。

    “好。”女同事站起来给她倒热水时,旁边加班的同事听到动静抬起头,也发现了月月的情况。

    有个给自家有胃病的老爸买了盒苦淮汤的女同事听说月月是胃病犯了,不由想起自己今天刚收到的快递。

    她和月月关系还不错,于是拆开盒子拿出一包泡好后送过来。

    “什么东西啊?好香?”

    苦淮汤一泡,正在加班的众人光闻到这个香味就立刻精神一振。

    “小吴,你可不许吃独食!”有眼尖的人道。

    小吴当即无语道“吃什么独食,这是苦淮汤,养胃健脾的,月月胃病犯了,我泡一碗给她喝。”

    说完,她人已经走到月月身旁。

    月月已经收到另一位同事帮忙倒的热水,然后才喝一口就犯恶心想吐。

    听到小吴的话,她下意识想拒绝,然而在闻到苦淮汤的香味时,她手却比脑子还快地伸出去。

    光是闻到苦淮汤的味道,那股反胃就消下去了,月月喉咙滚动一下后,低头喝起来。

    苦淮汤喝起来十分鲜甜,咽下去以后,从喉咙到胃里都暖暖的,像是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安抚一般,让胃里的翻腾清静下来,随即这股暖意从胃里流向四肢百骸,让她舒服得直想喟叹。

    她一口气喝完以后,脸和嘴唇都重新恢复血色,像是重新活过来一般。

    回味两秒口中的余味后,她感激道“小吴,真是谢谢你了。”

    “客气什么。”看到她喝完人立刻就舒服了,小吴也很高兴,同时觉得自己这苦淮汤真是买对了。

    每次胃病犯了都是一种煎熬,就算吃了药也得疼一会,这还是月月头一次那么快就缓过来,因此忍不住问“你给我喝的是什么啊?我想买一点。”

    “是苦淮汤,养生美食小铺你知道吗?她家的新品。”小吴道。

    月月之前还真不知道这家店,不过从这一刻起,却是将这家店深深的记在了心里。

    很快,关于苦淮汤的第一批反馈就发在网店的评论区和网上,图文并茂,还有像仔仔妈妈那样的短视频。

    见买到的顾客都说苦淮汤的效果比他们想象得还要好,胃病犯了胃不舒服的喝完立刻能缓解,消化不良,食欲不振的喝完也能立刻见效,接下来抢购的人就更多了。

    尤其是一些宝妈们,为了自家孩子,更是发动家里的亲朋好友一起帮抢。

    h市。

    苦淮汤对上了年纪的老人效果同样很好,楚天也想给家里的老人买点,在网上抢不到后,干脆再次找上秦琛。

    “秦哥,你和向小姐不是朋友吗?让她帮个忙,卖我几盒苦淮汤。”

    “不是。”

    楚天听到他的反驳,有点懵地抬头,下一秒却听他道“不是朋友,是男女朋友。”

    楚天微愣过后,直接从沙发上弹起来“可以啊秦哥,这么快就脱单了!既然是自己人,那就更好说了,你帮我和嫂子说一声呗。”

    秦琛被他那声“嫂子”给取悦到,起身打开旁边的柜子拿出几盒苦淮汤递给他。

    “不是,秦哥你这是要帮嫂子卖货吗?”看到他柜子里竟然有那么多苦淮汤,楚天好奇道。

    之所以他柜子里有这么多苦淮汤,是因为向晚想到他经常忘记吃饭,觉得他多多少少有点肠胃问题,于是给他备在办公室里,让他不舒服就喝一碗。

    然而,实际上秦琛当初不过是为了能让她多联系自己随口一说,其实肠胃好得很,自然消耗不了那么多苦淮汤。

    不过这话秦琛自然不会告诉他,将苦淮汤给他后就打发他离开。

    楚天就是为了苦淮汤过来的,目的达到后也没再多纠缠“替我谢谢嫂子,改天我请你们吃饭。”

    等他离开后,秦琛处理了一会文件,随即抬手看了眼时间。

    这会才十点不到,他却已经在办公室里坐不住,让助理帮忙把电脑收拾好后,起身离开。

    叮咚~

    无菌厨房里,向晚听到门铃声后,不用猜就知道谁来了。

    一个大总裁,怎么这么黏人……

    她吐槽归吐槽,手里的动作却一点不慢,很快摘下口罩、手套从无菌厨房出来。

    大门打开后,门外果然站着拎着电脑包的秦琛。

    “晚晚。”秦琛一看到她,脸上就露出笑容来,将另一只手上的甜品递给她。

    向晚接过甜品,见是昨天自己随口提了一嘴的那家,唇角不自觉弯起来。

    自从他们确定关系后,秦琛就没少往她这跑,一开始还只是早上过来蹭一顿早餐,后来发展到不光蹭早餐,连午餐也不放过,甚至将下午的办公时间也从公司挪到她家。

    正是因为如此,向晚才会在心里吐槽他黏人,不过,她吐槽归吐槽,心里其实也不讨厌就是。

    当然,秦琛过来后,也给向晚省了不少事,比如家里的菜、水果都是他买好拿过来,中午向晚去给向父向母送午餐也不用再打车,而是他亲自接送,如果他没空,也有司机。

    “中午想吃什么?”将甜品暂时放到冰箱里后,向晚问。

    秦琛脱下外套挂起来后道“只要是你做的都可以。”

    脱下深色外套后,单穿白色衬衫的他看起来要更年轻两分,如果把发型再揉乱一些,说是大学校草也有人信。

    向晚不是第一次看他穿衬衫,却依旧忍不住多看两眼。

    以前在学校时,杨甜看到穿白衬衫的帅哥就容易激动,当时向晚并没有什么感觉,不过现在看着秦琛,才t到一点她兴奋的点。

    这个时间可以开始做午餐了,看到他跟着自己进厨房,向晚道“不用,你去忙自己的事去吧。”

    “我没什么事。”秦琛说着将袖子折起来,自觉地拿起她从冰箱里取出来的菜清洗起来。

    向晚见他已经上手了,便没再说什么,将米淘洗好后先将饭蒸上。

    等插好电饭煲插头后,她转身看到秦琛的袖子散下来,上前替他折好。

    阳光通过厨房的窗户照进来,大半洒在她身上,她微垂双眸的模样,落在秦琛眼中温柔又美好,让他情不自禁地在她抬头时,在她唇上落下一个吻。

    唇上温热的触感稍纵即逝,向晚抿了下唇后,轻瞪他一眼,随即拿过他洗好的菜开始处理。

    饭做好后,向晚先将向父向母那份装好,等和秦琛一起吃完饭就出门去。

    向晚之所以坚持给向父向母送饭,一方面是自家做的更营养卫生,另一方面也是替他们一会,让他们能安心吃饭,所以每次都得费点时间。

    自从开始线上排队后,店门口总算不再每天大排长龙,不过店内的顾客却是一点都没少。

    如果有人观察就会发现,店里的顾客,比起路上的普通人,看起来要白得多,头发的发质也都特别好,而且基本上都很苗条。

    而这一切,自然都是养生美食小铺的功劳。

    因为这一点,店里的老顾客们十分感激这家店,也很感激老板。

    看到向晚要走,坐在店里的老顾客都热情的和她道别,还有人问她有没有男朋友,用不用帮她介绍。

    向晚自然不用,拒绝以后从店里离开。

    秦琛还在车里等她,向晚其实早就就说过让他可以先回去,不用在这里耽误时间,他却不肯。

    打开副驾驶坐上来后,向晚塞了一颗百宝糖到他嘴里当奖励。

    秦琛含着她喂过来的糖,一直甜到心里,忽然庆幸当初选择回国,否则……

    他将车稳稳开出去后,甚至不愿去想那个否则。

    向晚自己也含着一颗百宝糖,看着外面闪过的街景,心情莫名其妙的有点好。

    “晚上我和我爸妈说一下我们的事。”她突然道。

    他们确定关系时间还不算久,但向晚觉得和他在一起相处很舒服。

    虽然是头一次谈恋爱,但她不记得在哪里曾看到过这样一句话“如果两个人在一起,比独处时还要舒服,那么这个人一定不能错过”。

    向晚觉得这句话挺有道理,加上杨甜她们这些朋友都知道了,没道理一直瞒着家里人。

    她说得随意,秦琛却差点一脚刹车踩下去,好在,他心理素质还是稳的,最终车辆只是轻微晃了一下就继续往前开去。

    向晚没得到回应,不由转头看过来,就见他下颌略微有些紧绷。

    如果是之前,她肯定不知道这代表什么,但随着二人关系的亲近,她对他也更加了解。

    “你紧张了?”向晚看着他问。

    秦琛自然不肯承认“没有。”

    说话间,车子已经开到小区停车场停稳。

    向晚见他不承认,伸手在他下颌那里摸了一把。

    咔——

    秦琛一手握住她的手,另一只手解开安全带,在向晚没反应过来时,低头亲上她。

    他灼热的呼吸喷撒过来,紧张的人瞬间变成了向晚,她不自觉吞咽一下后,呼吸已经被他掠夺走。

    一吻结束,向晚靠在他怀里,发现他的心跳和自己的一样快。

    如果说寝室几个里,杨甜是拖延症晚期,什么事都要拖到最后时刻才生死时速的拼命赶,那向晚就是和她相反那种,计划好的事,只有提前,绝没有延后的。

    当天晚上向父向母回来后,她果然第一时间坦白自己在和秦琛恋爱的事。

    对此,向母反应还好,她甚至不觉得太意外。

    而向父,他心里自然是不爽的,尤其是看女儿挺喜欢那小子的模样。

    “他家里什么情况?”向父试图挑刺。

    二人确定关系后,秦琛自然把家里的情况告诉她了。

    秦家的事,当初在h市闹得也挺大的。

    秦父和秦母是自由恋爱,婚后一开始感情还不错,等秦琛出生后,秦父就出轨了,而且还把小三当真爱,直接带回了家里。

    秦母怎么忍得了,闹了一通后要离婚,但秦老爷子却压着不让离,说会给她做主。

    那小三也是个疯的,觉得秦老爷子不让离婚是看在孙子的面子上,觉得没这个孙子自己就能上位,于是竟然找机会直接拿了农药硬灌给才几岁的秦琛,想要造成他误喝农药的假象。

    结果自然没成功,不过却导致秦琛自那以后,味觉失灵,吃什么都是苦味,也让秦父秦母到底还是离婚了。

    那个小三最终还是坐牢去了,秦琛也因此被秦母带到国外,不过秦母恨屋及乌,带走他后也只尽自己最基本的义务。

    至于秦父,离婚以后越发放飞自我,成日纵情欢色。

    正是因为如此,秦老爷子才在身体越来越不好的情况下,只能联系秦琛回国。

    秦父当初把小三看得都比儿子还重要,得知他要回来抢继承权,怎么肯答应,直接搞出两次车祸,却被秦琛还回去后,将人发配国外。

    这些事秦琛全都没有瞒向晚,当时还引得向晚心疼了他一波,主动对他搂搂抱抱。

    但向晚在告诉向母向父时,却只说了个大概,没说太详细。

    可单是知道秦父出轨离婚这一个点,就够向父说的了“不行,万一他以后和他爸一个德行怎么办?”

    向晚还没开口,向母就先拍了他一巴掌“胡说什么呢?”有这么不盼女儿好的吗?

    “我瞧秦琛这孩子就挺好,有礼貌,而且长得也好。”向母道。

    向父嘟囔“长得好又不能当饭吃。”

    向母闻言,横他一眼“当初要不是看你长得好,你以为我能看上你?”

    向父向母长得自然都不差,否则也生不出向晚这么漂亮的女儿。

    向晚还是头一次听说原来她妈还是个颜控,不由笑起来。

    “当着孩子的面,你说这些干嘛。”靠脸娶到老婆的向父摆手道。

    向母懒得搭理他,转头对女儿道“你什么时候有空带他回来吃顿饭。”

    “好,我会跟他说的。”向晚说完,见时间已经不早了,让他们早点休息后,起身回自己家。

    等她走后,向父想到自家小白菜就这么被人给拱走了,直叹气。

    “行了行了,女儿早晚要嫁人的,你差不多得了。”向母受不了道。

    见老婆不站自己这边,向父等儿子周末回家后,找他说起来。

    本以为他肯定跟自己一样不同意,没想到他却道“秦哥人不错,配得上我姐,这事我早同意了!”

    “你同意个屁!”向父见他竟然也向着那小子,气得想打人。

    “爸你更年期了吧,怎么这么暴躁,这样不好,不好!”向逸说完,直接跑到他姐家里去躲着,决定回学校前都呆在这了。

    向晚看到弟弟过来,和他聊了两句就回无菌厨房继续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