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的饭馆很美味 > 正文 第77章 第 77 章
    很美味饭馆这边, 等刘方氏走后,米味这才松开轩辕溯的胳膊,虽然知道他刚才并没下重手, 但还是嘟着嘴不满道“你干什么跟个上了年纪的妇人动手?至于嘛!言语上吓唬一下不就得了。21ggd  21”

    轩辕溯不说话, 眼神沉沉地盯着她看, 一看就气得不轻。

    米味怕他再做出什么事,尤其是怕他找刘青云麻烦,她十分相信他有这个本事让刘青云跌落尘埃再也爬不起来, 就算刘青云榜上有名, 但殿试最后的结果谁又知道呢。

    她赶忙搂住他的脖子,爱娇地摇了摇, “你别把这事情放在心上嘛,也不要再做别的好不好?这件事到此为止。”

    轩辕溯的脸色却没有好转, 反而有风雨欲来之势, “不想我找那个男人的麻烦?心疼了?”

    “你什么意思!”米味哼了一声,生气得放下搂他脖子的胳膊,“都跟你说我跟他没关系了,你阴阳怪气的干什么?”

    轩辕溯立马按住她的胳膊, 不让她抽离,眼里一闪而过紧张之色。

    米味本来是生气的,但却被他的这个动作弄得又心软了, 再次揽住他的脖子,柔声解释道“我的确是不想你去找他的麻烦,但不是因为想护着他, 是因为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牵扯, 也不忍心看到你的一句话就改变一个普通老百姓一生的命运, 这对普通人来说是不公平的, 我也是普通人,如果有一天我的所有努力都被权贵之人一句话给全盘否定,那我该多么绝望。”

    轩辕溯抿唇沉默,虽然还是不高兴,但最终还是点了头,“好,我不会找他的麻烦,但前提是他不要再来骚扰你。”

    “行行行,就知道你最好了。”为了他奖励听话,米味踮起脚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轩辕溯眼神一深,大手托在她屁股上将她往上一抱,让她的双腿盘上他的腰,然后低头就吻。

    “爹娘羞羞——”

    一道奶气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亲密,米味吓得一下子从轩辕溯身上跳下来,惊魂不定地朝门口看去,就见米小宝正站在门口看着他们,笑笑在他脚边蹲着,朝着他们摇尾巴。

    亲密行为被孩子给抓包了,实在太羞耻了~

    米味红了脸,忍不住用手将老脸捂住,试图捡回自己走丢的脸面。

    “娘你这么大了还让爹抱,羞羞,我都不让爹抱了呢。”米小宝奶声奶气道。

    米味捂脸的手一顿,一颗心就像过山车般,刚刚被抛上空中又重重地落下来。

    原来这小光头不是因为看见了他们要亲吻,而是单纯地指轩辕溯抱她啊。

    也是,这小家伙哪知道这些乱七八糟的。都是她想多了。

    米味呵呵一笑,强行忽悠道“呵呵,刚刚娘头晕了一下,站不稳,所以你爹就抱了我一下。”

    米小宝立马相信了这解释,担心地走过来摸她的手,“娘你不舒服吗?要不要看大夫?”

    米味摆手,“不用不用,娘就是饿的,吃了早饭就好了。”

    米小宝闻言立马拉着她往厨房跑,“那娘我们现在就吃饭吧,我也饿了呢。”

    总算是蒙混过去了,米味彻底松了口气,忍不住回头瞪了罪魁祸首一眼。

    罪魁祸首刚刚的怒意完全消失,此刻满眼都是笑意,悠哉地跟在娘儿俩身后进了厨房。

    吃完早饭,轩辕溯却突然说要回轩辕府一趟,米味也没觉得有什么,只当他是有事要办。

    结果他这一去就去了好几天,一点人影也没见着。

    早习惯了他在身边时时刻刻地跟随着,这突然不在身边了,米味都不适应,总是忍不住有意无意地往门口看,想看看他回来了没有。

    李二梅将她的一言一行看在眼里,揶揄道“老板,是想小宝爹了吧?”

    米味脸一热,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强行解释道“瞎说什么,我就是看看进来的客人。”

    “老板你就别装了。”李二梅嗤嗤笑,“你这一盏茶的功夫都往门外看了十几回了,往常小宝爹在的时候你可从来不这样,你跟我就别嘴硬了,那是你孩子的爹,想他有什么丢脸的?”

    米味嘴硬不下去了。

    她,的确是想他了。

    他怎么还不回来?为什么走了这么多天都不回来?难不成真被钟奎还刘青云的提亲气到了,到现在心里还憋着气?可她不都解释了嘛,她跟那些男人真没有关系,他难不成还不信?

    米味的心开始焦躁起来,可又拉不下脸跑去轩辕府找他,总感觉人家前脚才走几天自己后脚就追上去有点太急切了,万一他是真的有公事才回去的呢。

    就这么又等了一天,轩辕溯终于回来了,但却不是独身一人回来的,他的身后一溜烟跟着二十多辆马车,一辆接一辆地驶进了杨柳巷里,在很美味饭馆门口停下,从巷尾一直延伸到巷口。

    这阵仗太大,吸引了来往所有人的注意,看热闹的人们纷纷涌进巷子里,对这壮观的二十多辆马车议论纷纷。

    轩辕溯率先从第一辆马车里出来,身后跟着靳珂青羽几人,每人手里都捧着一个大匣子,站在轩辕溯后面一字排开。

    米味还来不及欣喜于他的出现就被这动静给弄懵了,“你这是干什么呢?”

    轩辕溯径直走到她跟前,道“轩辕溯,年二十有八,京城人士,位居当朝大司马,身体康健,洁身自好,对小姐倾心已久,特来此下聘,求娶于小姐,望小姐成全在下一片爱意。”

    米味

    她眨巴眨巴眼睛,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了。

    不等米味说话,靳珂青羽几人一一将手里的匣子打开,露出里面的东西给她看,只见里面全是密密麻麻的纸张,粗粗一看,竟然都是大额银票以及铺子宅子庄园的地契。

    轩辕溯开口道“除了这些,马车里都是你的。”

    米味“你这是干什么?”疯了不成!

    “这是我给你的聘礼。”轩辕溯轻轻抚摸着她的脸,“五年前没有来得及给你的,现在都补给你,我想正大光明在所有人的见证下娶你为妻,让你冠上我轩辕溯的姓氏,生同寝死同穴。”

    “米味,嫁我为妻。”

    不知为何,听到“嫁我为妻”四个字,米味眼眶突然一酸,脑海中一闪而过一个画面,画面中轩辕溯搂着她坐在山顶之上看日出,在日出的那一刻,他说“米味,等我们回去,嫁我为妻。”,而她笑着点了头,说好。

    米味含泪笑问“你这是回家去把你家的家底都搬来给我了?”

    轩辕溯轻轻擦去她的泪,笑道“是啊,家底都给你了,以后就要靠你养了。你不是说过,男人手里不能有钱,就得交给媳妇。”

    “噗嗤——”米味忍不住笑了出来,这话的确像是她说的。

    “你赶快把你的马车都赶回去,你这些东西一放进来我的饭馆都没处下脚了。”米味又指指靳珂他们手里捧着的匣子,“还有这些也带回去,放我这里我夜里哪里还敢睡觉?”

    轩辕溯热切地盯着她,“那你算是答应嫁给我了吗?”

    米味瞅了眼正津津有味看热闹的李二梅靳珂等人,脸发热,挥着手道“哎呀,你先让马车离开吧。”

    轩辕溯明白了,嘴角勾起,打了个手势让靳珂几人离开,李二梅见状也觉得自己在这里很碍眼,找了个借口也跑了,还贴心地将大门给他们关上。

    门外,在看热闹的人群里,钟奎脸色苍白,喃喃地身边的葛大道“幸好我听了你的劝,没有贸然去找米小娘子问个清楚,不然今日小命可能都没了。”

    葛大也庆幸自己跟来了,本来钟奎听了媒婆的回话心里越想越不甘心,想要当面来找米味问问为何不愿嫁给他,葛大怕钟奎不理智所以跟来了,结果一来就看见了这副场景,他们都曾经有幸见过大司马的真容,所以一下就认出那向米小娘子下聘的乃是当朝大司马轩辕溯,顿时吓得冷汗都下来了。

    跟谁抢女人也不能跟杀神大司马抢啊,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钟奎立马拉着葛大就走,“走走走,以后再不要提提亲这回事了,就当没发生过。”

    葛大忙不迭点头,“是了是了,这事情以后一个字都不会再提。”

    其他看热闹的人见没热闹可看也都散了,杨柳巷又恢复了平日的模样,只不过在角落里,多了一个失意的年轻人。

    从头目睹到尾的刘青云脸色苍白,闭着眼睛苦笑一声,看来,他终究是没有机会了。

    ————

    人全走光了,轩辕溯当即捧着米味的脸低头吻了下去,不给米味半点喘息的机会,死死地吻,像是要把她吞进肚子里一般,米味连挣扎的余力都没有,像摊水般软在了他的怀中。

    良久后轩辕溯才放开她,打横将她抱起往后院走去,直接走进她的房间,将她放在床上,而他覆盖在她上方,视线在她身上逡巡了一圈,又低头吻了下来,不过这次吻的很温柔,温柔得米味都要化了,浑身丝毫力气都没有,脑子里什么都不剩。

    不知过了多久,等米味再次恢复意识之时,低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身上的衣服已经十分不整了,红色的肚兜都露了出来。

    米味的脸先是一红,然后就是一炯,赶忙用被子将自己盖住,似嗔似怒地瞪着在自己身上作乱的某人,“你不要脸!咱们还没成亲呢,你这是想未婚那个啥啥?!”

    说到这里,米味突然想起两人孩子都有了,早在五年前就未婚那个啥啥了,不由脸更红了,狠狠地掐了一把轩辕溯满是腱子肉的腰,骂道“我都忘了,你五年前就没干好事。你老实交代,你当年是用什么花招骗的我从了你的?”难不成是把她灌醉之后趁她意识不清然后再那个啥啥?那也太禽兽了吧!

    听她这么说,轩辕溯的眼神突然有些古怪,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米味以为他是心虚了不敢说,当即哼了一声,将自己裹好,命令道“不成亲不许你占我便宜,我可不是当年那么好骗的了。”

    轩辕溯闭了闭眼,从她身上翻下来,然后将她搂进怀里,努力平复身体里的热火。

    过了好一会轩辕溯才冷静下来,将衣服整理好,又把她的衣服给穿好,这才搂着她在她额头上亲了亲,用略带沙哑的声音道“下月初一是好日子,那天成亲好不好?”

    “这么急?”米味惊讶地算了算,“今天都十五号了,就剩半个月的时间了,哪有结婚这么急的。”

    “其他的有我准备,你什么都不用做。”轩辕溯轻轻地摩挲着她的脸庞,“我想早日把你娶回家,让你当我轩辕溯名正言顺的妻子。”而且,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皇帝那边很快就要有所安排了。

    米味没看到轩辕溯眼里一闪而过的暗芒,只以为他是被钟奎和刘青云的提亲刺激到了所以才这么急。

    她仰头问他“那我嫁了你,是不是就必须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轻易不得出去见人,必须做一个端庄的大家夫人?”

    轩辕溯“不必,成亲以后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有人能束缚你。”

    “就算我继续开饭馆也可以吗?”

    “可以。只要你喜欢。”

    米味彻底没话说了,她相信他说的是真话,他真的不会束缚她,在这个时代,没有多少男人能做到他这样了。

    米味努力在心里想出几点不嫁给他的理由,结果脑子里出来的都是嫁给他的理由,首先,他们之间曾经深爱过,其次,他们两连孩子都有了,最后,她现在依然很喜欢很喜欢他。

    有了这三点,还有什么理由不嫁呢?

    米味从来就不是个畏首畏尾的人,想干什么就干,随心而活,既然自己的心都说服了自己,那就嫁吧,怕什么。

    所以她当即捧住他的脸,在他唇上重重亲了一口,郑重地道“行,嫁!”

    轩辕溯笑了,第一次见他笑得这么开心,开心得像是个得到心爱礼物的孩子。

    米味也情不自禁地跟着笑了。

    没想到她的归宿最终是在这个时空,会不会是因为这样所以命运才让她来到了这里呢?

    ————

    还剩半个月就成亲了,虽然米味不用准备什么,不过新娘子还是要自己绣嫁衣的,但让米味这个不通女红的做嫁衣是不可能的,最后只能意思意思绣个盖头充数。

    为了专心绣盖头,米味没有时间再开饭馆,直接在门口贴了个告示,告知食客们自己要成亲了,要歇业一段时间,开业时间待定。

    此告示一出,食客们差点哭晕在很美味饭馆门口。

    米味听着食客们在门口的抗议声,只能假装没听到,继续跟着李二梅学习绣盖头,然而手指上已经不知道被戳了多少针了。虽然做饭的时候她的手很巧,但拿起针线来,她的手就像是被人打残了一样是。

    看着米味手里“惨不忍睹”的盖头,李二梅简直不忍直视,觉得用这样的盖头盖在头上估计要把别人的大牙都笑掉了,为了不让别人笑掉大牙,李二梅不得不想出了个办法,那就是由她来绣,最后留出图案上鸳鸯的眼睛,让米味用黑色的线将眼睛绣上,也算是她完成的。

    米味直叹李二梅聪明,这个方法简直棒呆了。

    就这样,两人用了十天时间将盖头给绣好了,在成亲的前三天,按照习俗新娘子要在娘亲姐妹的陪同下去寺庙里上柱香,祈求婚姻顺顺利利美美满满。

    米味没有娘亲姐妹,本打算省过这一步,但李二梅说这是习俗,不能省,不然不吉利,便硬拉着她去了最近的法门寺。

    两人到法门寺上了香,捐了点香火钱,然后就径直去了后山,找到法门寺一株非常有名的大树。此树名叫姻缘树,繁盛茂密,据说树龄已逾百年,上面挂满了密密麻麻的红丝带,每个来寺里求姻缘的女子都会来这里栓一根红丝带,将自己的愿望寄托在这根红丝带里,然后就会心想事成,一辈子姻缘美满夫妻恩爱。

    米味是不信的,但拗不过李二梅,只好跟着她一起来到姻缘树下,找了个伸出来的树干,踮起脚将自己的红丝带慢慢系了上去,李二梅系完后双手合十,虔诚的默拜,米味也学着她的样子闭上眼睛,在心里默默地许愿。

    许完愿,两人睁开眼睛,相视一笑,这才转身下山回家。然而,米味刚踏上台阶没几步,身后忽然传来一股大力,她被人从后面用力一推,脚下顿时踩空,就这么呼噜噜地从台阶上摔了下去,连带着和她一起的李二梅也从台阶上滚了下去。

    这台阶一路通往山下,从这里滚下去,必死无疑。

    米味还来不及惊慌和害怕,就彻底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