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蜜罐里的娇美人 > 正文 第91章 第 91 章
    第91章 (5179)

    林国公府, 大房。21ggd  21

    外头动静闹得那般大,又是怒吼,又是对骂的, 二房、三房的人都赶过来观望热闹了, 林真真身在大房又岂能不知?

    可怜哟, 本就被她爹打得皮开肉绽,大半个月过去了,还未痊愈, 下地走动就疼得冷汗直冒, 轻易不敢下床的。眼下倒好,又添了一桩心病。

    林真真那个淌眼抹泪哟, 一双眼眶成了蓄水池,里头满满的泪水, 眼睑稍微眨一下, 就蜿蜒成小溪往下流。

    于此同时,披散的秀发下,还不住地传出“呜呜”的哭声。

    “姑娘,您别伤心了, 能不能进宫,可不是大爷一个人说了算,还有太子殿下呢!”红玉在堂屋干活, 都能听到内室姑娘的“呜呜”声,心下不忍,叹了口气, 挑帘进屋, 来到姑娘窗前柔声安慰。

    “太子殿下?”林真真提到这四个字, 却越发悲戚地哭了起来。

    她爹在内务府官员跟前, 那般虎地直言拒绝入宫,还说什么“生是苏府的人,死是苏府的鬼”,这些话字字句句都是在狠狠打脸太子殿下啊。

    她和太子之间本就因为苏炎,闹出了心结,险些太子殿下就再不肯搭理她了,若非如此,那夜假山上她也不会豁出脸皮不要,就那样提前将身子交付给了太子。

    亲都未成,就发生了关系,为的是什么呀?

    不就是哄得太子回心转意,以肌肤之亲拉近一下已经悄然疏远的关系么?

    原本那夜发生关系后,太子对她的态度肉眼可见地回暖了,也像从前那般尽力呵护她,甚至在他母后面前护过她。

    但爱情这东西,有过裂缝后,到底没法子毫无芥蒂地回到当初,与曾经多多少少有了不同。譬如,这大半个月来,她陆陆续续给太子飞鸽传书了三封情书,太子却只回过她一封。

    分外敏感的林真真,正心头隐隐焦虑时,她爹倒好,卯足了劲给她拖后腿!今日竟整了这样一出,在内务府官员面前狠狠给太子没脸!

    万一太子恼羞成怒,一腔怒火算到她头上,又不肯搭理她了,她该怎么办?

    思及此,林真真越发埋头恸哭了起来,泪珠豆大地落在秀发上,落在枕头上,没几下就濡湿了一大片。哭得肩膀一耸一耸的,那悲从心来的“呜呜呜”声,从秀发透出去,听得红玉都跟着落了泪,一时不知该如何安抚姑娘才好。

    林真真这一哭啊,就直直从下午哭到了黄昏,又从晚霞漫天的黄昏哭到了漆黑的夜晚。直哭得嗓子都沙哑起来,还止不住。

    期间,连晚饭也吃不进,一口饭菜都未动,全摆放在床边的小矮桌上。

    “姑娘,您别再哭了,好歹吃几口啊?”红玉陪着自家姑娘哭了一个下午,双眼也红红的,声音也带了一丝沙哑。

    林真真只耸动肩膀继续哭,一个字都不回应。

    正在红玉不知道该如何劝说时,西边窗户那传来“笃笃笃”的敲窗声,红玉一愣,谁呀,大晚上的不走门,绕去西窗敲什么?

    疑惑归疑惑,红玉还是走去窗边,小声问道“谁呀?”

    外头似乎顿了顿,才回了话“快开窗,是孤。”

    孤?

    红玉先是一怔,随后一喜,先回头瞅了眼床榻上还哭着的姑娘,然后立马拔出插销,将窗户给打了开来,就见窗外立着一个黑斗篷男子,凝神望去,还真的是一年多未见的太子殿下呢。

    “太子殿下快请进。”红玉欢喜得不行,赶忙让出空地。

    来的正是卢湛,双手撑住窗台,就跳进了屋里。进了屋,卢湛急急寻找林真真的身影,掀开珠帘,就见他心心念念的姑娘,正痴痴趴在床头凝视自己呢。

    “真真……”卢湛快走几步来到床边,果真如他料想的一样,真真愁得哭红了双眼,一双美美的眸子都肿成了核桃。卢湛大手连忙抚上她脑顶,边抚摸边柔声问道,“你可是为了你爹爹做的事而哭?”

    林真真听了这话,立马尴尬地垂下眼眸,同时贝齿咬住下唇。

    卢湛见了,忽地弯腰低下头,吻了她红唇一下。

    林真真一怔。

    然后就听卢湛轻声道“你傻不傻,你爹是你爹,你是你,孤岂是那等分不清好赖的人?你放心就是,你爹爹做下的事,孤绝不会迁怒到你头上。”

    得了这话,林真真那颗忐忑了一下午和一晚上的心,倏地一下心安了。然后撒娇似的,脸蛋趴到卢湛大腿上,语带哽咽道“太子哥哥,你待我真好,你这么暖,我都不知该如何回报你了。”

    “傻真真,你好好做孤的女人,便是回报孤了。”卢湛说这句话时,倒是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惦记着她早日进宫,早点陪伴他罢了。

    却不想,落入林真真耳中,却唰地一下红了脸。尤其她趴在大腿上,视线一扫,就对上了卢湛某处,越发耳根红透了。

    卢湛原本没别的意思,见了她这副娇羞模样,却陡地生出了点别的念头来。飞快扫了眼房内,只见红玉早已识趣地退出房外了,眼下,房里只剩下他和她。

    一个情动,卢湛低头就堵上了她红唇,到底是已经发生过关系的人,胆子肥了很多,飞快凑到她衣襟上去,三两下盘扣开了。

    那一刹那,林真真心头微惊,她被爹爹打得皮开肉绽,还未好全呢,眼下做……光是想想,就知道很遭罪。

    可太子哥哥夜闯香闺,为的是什么,不言而喻。至少林真真以为是这样的。

    这般想着的林真真,一时竟不大敢拒绝了,便半推半就忍了下去。

    ~

    彼时,大夫人姜氏也窝在自己房中,气恼得不肯吃晚饭。她吃不下,西侧间的林镇茂却吃得香喷喷,还让丫鬟上了一壶好酒,那酒香浓烈,大夫人姜氏起身去净房时,嗅到了。

    这一嗅,越发来了气。

    “混蛋男人,我没胃口,你倒喝得很来劲!”立在西侧间门口,大夫人姜氏又想骂。

    好在身边的大丫鬟是个情商高的,晓得大夫人与大爷这样闹下去,除了将关系搞得更僵,再折腾得二房、三房来看热闹外,丝毫好处都没有。便拿话转移大夫人的视线

    “大夫人,听闻姑娘心情不佳,也一口没吃呢。姑娘身上还有伤,这样不吃饭可不行,夫人好歹过去劝劝。”

    大夫人姜氏眼下可是将女儿看得跟宝贝似的,哪怕进宫当侧妃的事遇到了障碍,不到最后梦碎的一刻,她也依旧不会放弃女儿。

    是以,听了这话,大夫人姜氏立马掉头朝女儿院子行去。却不想,刚进了女儿小院,就见红玉没在女儿屋里伺候,反倒站到了走廊上。

    等大夫人姜氏稍稍靠近些,红玉见到夫人来了,眼底似有慌张之意。

    大夫人姜氏正要开口询问,就见红玉飞快迎了上来,朝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食指竖在唇边。

    大夫人姜氏一见便知有猫腻,忙摆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婆子退出院子外去,她自己则绕过红玉径直前往女儿闺房查看。

    “大夫人,您也别去,太子殿下来了,眼下正在姑娘房里呢。”红玉当然晓得姑娘和太子正在房里做什么,生怕大夫人惊扰了太子殿下,平白惹得太子殿下不快。情急之下,只得和盘托出。

    大夫人姜氏脚步一顿,太子殿下来了?

    心中一喜。

    这男人对女人啊,若他还肯夜探香闺,便还有戏。

    随后,也不知大夫人姜氏想到了什么,并未就此后退,反倒踮起脚尖继续摸去女儿闺房。

    大夫人是主母,红玉只是个丫鬟,见大夫人执意靠近,她也无可奈何,只能干站着,看大夫人到底要做什么。

    只见大夫人姜氏猫腰行至了闺房窗下,屋里那阵“呜呜呜”的低泣声,时不时溢出窗外,大夫人姜氏可是过来人,哪能听不懂?

    光听了,还不放心,大夫人姜氏又一指头捅破了窗户纸,见到床帐里头女儿跪趴在那,太子正……看到太子那副沉迷、享受的样子,大夫人姜氏才放心了。

    她相信,无论今日女儿她爹如何得罪了太子,经过女儿这一通的伺候,太子心口那股闷气也能散得七七八八。

    抚抚胸口,大夫人姜氏悬了一日的心,终于落了地。

    女儿她爹单方面拒绝了内务府又怎样,只要太子殿下坚持要纳女儿为侧妃,她爹一个五品小官哪里阻碍得了?

    正心中想着时,窗内忽地溢出一声闷声,大夫人姜氏一听便知太子这是结束了,再不敢听壁角,麻溜地猫腰溜走。但也没走太远,站去院门外等着了。

    ~

    房里的两人,哪里晓得他们被听壁角了,结束后,卢湛也没立马离去,而是躺在床上拥着林真真,两人轻声说话。

    “进宫的事,你别忧心,万事有孤在。”卢湛下巴搁在林真真头顶,轻言细语道,“明儿孤就去找苏炎,让他立马将亲事退了。后日,孤命内务府赶紧挑选个黄道吉日,就挑最近的一个,然后孤亲自前来迎你入宫。”

    亲自前来?

    听了这话,原本折腾去了大半条命的林真真,立马又活了过来,隐隐有些喜极而泣。要知道,区区一个侧妃而已,堂堂太子殿下哪里用得着像迎娶太子妃一样,亲自出宫去迎?

    她一个侧妃,能得到太子“出宫亲迎”的待遇,可见太子心头依旧还是很爱她的,并未如她先头所思那般,太子的爱淡了。

    思及此,林真真脸蛋越发贴紧了卢湛胸膛,幸福的泪珠顺着眼角滑落,濡湿了卢湛胸膛。

    卢湛察觉到了泪水,想也不想,便大手抚上她小脸,摸去不多的泪水,笑道“傻姑娘,这样就幸福得掉眼泪了?日后你进了东宫,孤宠你的日子还多着呢,保证将你宠成满京城贵女最羡慕的模样。”

    听到这样的甜言蜜语,哪个姑娘不爱听?

    林真真自然也爱,当即弯唇一笑,美上了。

    这夜,卢湛没回宫,就在林真真闺房拥着她过了一夜,直到夜里五更天了,差不多快天亮了,卢湛才起身要离开。

    卢湛一动,原本窝在他怀里的林真真,立马也醒了,睁着一双睡眼惺忪的眼,林真真强打起精神,起身服侍卢湛穿衣。

    彼时,林真真身上着衣不多,只着了一件绣着鸳鸯花纹的小衣,小小巧巧的,白白的肩头露了出来,像极了两朵白牡丹。

    卢湛见了,再次口干舌燥起来,而她正圈住他脖子,帮他整理衣领,这样的亲密动作,卢湛就又控制不住自己了,索性压住林真真再放肆了一回。

    林真真也不忍扫了太子的兴致,便强忍着又伺候了一回。

    好在卢湛体贴她,这回没要太久。离开前,卢湛再次亲着她唇道“等孤的好消息,今日苏府的人就会上门来退亲,你让你爹娘提前备好相关的文书。

    “好。”林真真笑容甜美,一双眸子崇拜地看向卢湛。

    这样崇拜的目光,是卢湛最喜欢的。见之,又亲了亲她软软的唇,才终于翻窗离开了。

    林真真目送卢湛消失在了窗外,面上的欢喜顿时被一层痛楚之色替代,她身上的伤本就没好全,还一连伺候了太子两次,当真是说不出的受苦。若非怕太子多想,她昨夜完事后就想抹药了。

    却不想,林真真刚要穿上中衣,好唤红玉进来上药时,房门蓦地“嘎吱”一声从外头打开了,竟是她娘一声招呼不打就进来了。

    林真真唬了一跳,忙拉上被子挡住自己,面上是说不出的尴尬。颇有股再度“抓奸在床”的尴尬。可不是抓奸在床么,太子才刚穿衣离开,娘亲就进来了,这与抓奸在床有何区别?

    而且,此刻外头的天才刚泛起鱼肚白,娘居然起这么早,一大早就闯来她房里?

    林真真正满面尴尬,且疑惑不解时,大夫人姜氏已快步进了屋,先将敞开的西窗阖上,然后再来到女儿床边,笑着道“好了,我是你娘,你害羞什么?不就是太子殿下在你房里歇了一夜么,这是好事。”

    林真真听了这话,立马满面涨红,合着她和太子过夜的事娘亲都知道了?

    大夫人姜氏何止是知道啊,还晓得太子至少一夜临幸了女儿两次呢。

    原来,昨夜大夫人姜氏猫腰走后,并未走远,而是站在女儿小院外头,想等太子走后,她好进屋来交代女儿几句话。哪里晓得,足足等了一个时辰,也不见太子出来。

    二月的天,夜里冻得慌,大夫人姜氏也就没再继续等,自己回房睡去了。不曾想,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事,早上天不亮就又醒来了,“昨夜太子不会留宿了吧”,抱着这个好奇的念头,大夫人姜氏可是再睡不着,索性一个丫鬟婆子都不带,只身一人悄悄来到女儿闺房外。

    不想,又被她撞上太子压住女儿在宠幸。

    这个宠幸频率不低啊,大夫人姜氏心头喜之不尽,默默听了会壁角,直到太子翻窗而出了,她心头的喜悦再也抑制不住了,忙不迭地就推开房门,朝女儿道喜。

    “得了太子喜欢,是好事。依我看啊,太子是怜惜你身上有伤,才只来了两次,要不,非得一夜来个四五次不可。”大夫人姜氏笑着坐到了女儿床沿上。

    林真真听了这话,当真是臊得一个字都说不出了,尴尬地咬住了下唇。

    任谁和心上人才睡过,紧接着发现这种私密事竟被娘亲偷听了壁角,还被当面调侃,都得尴尬得要死。

    偏生大夫人姜氏丝毫不觉得尴尬,还主动从木匣子里掏出那种药来,要给女儿上药“好了,好了,别羞了,躺好吧,娘给你抹一层药。清凉一下,就会舒服很多。”

    林真真确实很不舒服,急需上药,便也顾不得羞了,躺下随娘亲去了。

    “娘看得出来,太子呀对你是真的很在意,这才昨日刚出了你爹的事,太子立马就跑来安你的心了。你就放心好了,进宫当侧妃的事,甭管你爹什么态度,太子都会给你搞定。”大夫人姜氏边给女儿上药,边笑着道。

    “嗯,太子殿下也是这般说的,他说今日就会让苏炎来咱们府上退亲,让娘亲你早点准备好退亲文书。”林真真提及太子说过的话,心内立马涌起一股子甜蜜,这蜜太甜了,瞬间将娘亲带来的尴尬感给压了下去。

    大夫人姜氏听说太子今日就去搞定苏炎,脸上那个笑容啊,就越发灿烂了起来“好的,娘亲这就去准备退亲事宜。”

    说着时,恰好药也上完了,大夫人姜氏拿帕子擦了擦手,便要回房去准备退亲相关的文书,还有当初的定亲信物,苏家那柄祖传的玉如意也得找出来,一并退还给苏炎。

    思及那柄玉如意,大夫人姜氏心头一阵肉痛。

    “娘,退亲的事可别跟爹爹提前说,免得又滋生事端。等苏府的人来了,再告知爹爹不迟。”林真真一把拽住娘亲,仰头叮嘱道。

    “这个自然。”一提起林镇茂,大夫人姜氏鼻子里就是一哼,“那个死脑筋,让他晓得了,岂非又会坏事!”

    说实话,此刻此刻,大夫人姜氏是很想去林镇茂跟前显摆一下的,告知林镇茂,你个五品小官说的话,到了太子殿下跟前就跟放了个屁一样的,人家太子殿下压根不屑。

    可惜了,这样解气的话,暂时还不能说。大夫人姜氏只能劝自己再忍忍,等退亲成功后,再去气一把林镇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