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 以婚为饵 > 正文 第21章 21
    陆钧霆依然很忙, 只空了半天出来陪林熙雨产检,吃完饭将林熙雨送回家之后他又去公司了。21ggd  21陆钧霆开会开到了下午,他坐在后车座上用手指按了按眉心, 车子启动开了没一会儿又突然停下,陆钧霆面色微沉, 问道“怎么了?”

    司机冲他指了指前面,陆钧霆抬头一看, 原来有个人挡在车前。此时是在长恒集团的地下车库中, 沈济美认得他的车,是故意在这里等他的。

    车子停下,沈济美走到后车窗敲了敲, 陆钧霆将车窗摇下, 冷凝的面色像是在告诉来人他耐心有限。

    “有事?”陆钧霆问她。

    沈济美知道陆钧霆对一个人没耐心的时候有多可恨, 所以她索性直接开门见山说道“你的太太为什么会和我长得相像,她是你找的替身是吗?你爱上我了对吗陆钧霆?”

    “替身?沈小姐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陆钧霆眉头微蹙, 表情便越显森然,让人下意识畏惧, 他淡淡开口又道“她可不是谁的替身。”

    关于陆钧霆前女友的事情,林熙雨没几天就忘了, 也就是在得知她被当替身的时候不舒服了一阵子。

    或许她对陆钧霆有好感,出于他是她孩子的父亲,出于他的体贴照料,不过她知道她和陆钧霆就不是一路人,彼此都不是彼此喜欢的类型, 对他的好感不是出于喜欢也不是出于爱, 只是出于相同的目的——希望孩子能顺利出生。

    林熙雨挺想的开的, 只要在孩子出生之前大家相安无事就好了。

    这天下午, 林熙雨刚喝完保胎的汤就接到陆老太太的电话,陆老太太说要介绍个人给她认识。

    “她是我娘家的侄孙媳妇,也是刚生完孩子,生了个小公主,胖嘟嘟的很可爱。你们认识一下可以分享一下经验,她是个很幽默的人,逗趣得很。”

    林熙雨正愁认识的孕妇太少没法跟人交流总结,听到陆老太太这话,没想多久就答应了。

    陆老太太又道“那你抽空回来一下,先来家里认识一下,要是聊得来再互相加个联系方式。”

    陆钧霆下班回来之后,林熙雨就将这件事跟他说了一下,陆钧霆没什么理由反对,说道“我周末送你回去。”

    “没事的,让司机送我回去就好了。”

    陆钧霆道“我正好有点事情要跟爷爷商量。”

    行吧,林熙雨就没再推迟了。

    周末两人就一块儿回了陆家,陆老太太拉着林熙雨聊了一会儿天,陆媛正好也在家,凑在林熙雨跟前和她说话。

    陆老太太看时间差不多了,吩咐帮佣去门口等着孙小姐,孙小姐一来正好接她进来。

    沈济美知道陆钧霆在外面有住的地方,不过并不知道具体地址,但是她知道陆家的地址,她一个朋友和陆钧霆的朋友是情侣关系,她也是通过这个朋友认识的陆钧霆,那朋友告诉过他陆家的地址。

    要见到陆钧霆不容易,要见到陆钧霆和她太太一块儿出现更不容易,沈济美本来只想碰运气,在陆家不远处的路上等,没想到还真等到了陆钧霆的车,他回陆家应该会带上他太太的吧?

    沈济美将车子开到陆家门口停下,从外面看,只能看到陆家巍峨的房顶,门口站了个帮佣,沈济美深吸一口气,拿着准备好的文件,她知道要进陆家不容易,正要假扮陆钧霆的助理过来送东西,谁知她还没开口那帮佣就冲她笑道“您是孙小姐吧?您快跟我进来吧,大家都等着您。”

    沈济美不知道孙小姐是谁,不过既然能有机会进陆家,那她就暂时冒充一下那位孙小姐吧。让沈济美意外的是,她还真的就这样顺利进了陆家。

    这边客厅中大家正坐在一起说笑,帮佣进来道“孙小姐过来了。”

    众人抬头看去,就见帮佣身后进来一个女孩,林熙雨望着进来的女孩不禁诧异,她对这女孩有印象,这不是陆钧霆的前女友吗?她怎么是孙小姐?

    陆老太太望着进来的女孩疑惑道“这位是……”

    帮佣也很诧异,“这位不是孙小姐吗?”帮佣没见过孙小姐,她刚刚问过,对方也承认她就是孙小姐。

    沈济美走上前冲陆老太太客气的打了声招呼道“陆奶奶你好,我是陆钧霆的前女友,我叫沈济美。”

    周围顿时安静下来,众人目光落在陆钧霆脸上,陆老先生最先回过神来,冷声道“陆钧霆,这怎么回事?”

    陆钧霆面色凝着冷,他问沈济美,“你来这里做什么?”

    语气中的警告太明显了,哪怕他的声音并没有多响亮,可是话语间糅杂了他的气场,这话出口,不禁在人心上震了一下。

    沈济美努力让自己保持淡定,说道“各位不要误会,我和陆钧霆已经分手了,我来这里只是来要回我的东西。”

    “你的东西?我怎么不知道你有东西在我这里。”

    陆钧霆靠坐在椅背上,他面色已恢复如常,这话也问得慢条斯理的,却透着十足的压迫感。

    沈济美深吸一口气说道“我送你的那副画,画上面画着我们两个的,那时候我还是个小女孩,我坐在你旁边为你吹伤口,这画你还记得吗?”

    沈济美眼底透出几分挑衅,目光向林熙雨扫过去,也不知道这个女人看过那副画没有,那副陆钧霆当成眼珠子来保护的画。

    陆钧霆的表现比她想象的要平静,又或者说这个人本来就是这样深不可测,他的语气甚至都没有太大的波澜,“那你倒是说说你用的什么画笔,又用了那几种颜料,我看看是不是我知道的那一副。”

    “时间太长,我忘记了。”

    陆钧霆已经没有耐心应付她了,“不用在这里胡搅蛮缠了。”他冲帮佣打了个手势,“把人送出去。”

    沈济美好不容易才来了陆家,她的话还没说完,眼看着帮佣向她走过来,她得抓紧时间说出她的目的。她目光看向林熙雨,冷笑道“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不过看着你比我小,我就叫你一声妹妹。小妹妹,你年纪小,可千万别被陆钧霆给骗了,你没发现我们长得有点像吗?陆钧霆把你当替身呢!”

    这话倒没让林熙雨有太大的反应,坐在林熙雨旁边的陆媛却炸了,“哪里来的疯女人啊,你胡说八道什么?”陆媛说着就要站起来,林熙雨急忙拉住她。

    陆老太太显然也被激怒了,她斥责道“你擅自跑来我家,我已经没跟你一般见识了,你又胡言乱语些什么?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把人给我赶出去。”

    陆老太太平时为人和蔼,发起火来的时候也挺吓人。

    几个帮佣一块儿上去,极不客气,直接拽着沈济美就往门口走,沈济美不甘心,又回头冲林熙雨道“善意提醒你一句,陆钧霆说不准不止你一个替身,你可得好好注意了。”

    陆老太太冷冷扫了陆钧霆又道“你的事情,你去解决好。”

    陆钧霆起身去了外面,这边陆老太太急忙冲林熙雨道“熙熙啊,那女人的话你别往心里去,什么替身不替身的,钧霆和那个女人交往都好几年前的事情了,她就是心里不平衡故意给你找不痛快的,你要是为此生气就中了她的计了。”

    林熙雨笑笑,反而安慰陆老太太道“奶奶放心,我没放在心上。”

    陆老太太见她确实没像生气的样子,松了一口气,又道“这件事我会让钧霆好好给你一个解释,这个委屈我们也不会让你白受的。”

    沈济美被帮佣带到大门外,陆钧霆也跟着出来了,沈济美整理了一下被帮佣推搡揉乱的衣服,冲陆钧霆嘲讽笑了笑,“你信不信,你老婆现在肯定已经开始怀疑,你是不是真的把她当替身了,往后这个怀疑会一辈子跟着她。”

    陆钧霆的表情并没有太大的波澜,他就这么平静的看着她,那眼神让她觉得他像在看一个微不足道的跳梁小丑。

    这让沈济美有些挫败。

    沉默了一会儿陆钧霆突然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张律师,上次我让你帮我收集的沈济美挪用公司公款的证据你收集齐了吗?很好,你现在帮我把这些证据送到钱检察官手上。还有……用上你能用的一切办法好好处理这件事情,最好能让沈济美坐牢。”

    陆钧霆平静说完这话就挂断了电话,沈济美的面色却变了,“陆钧霆,你什么意思?”

    “拿钱办事,事完走人,为什么要闹到我家人跟前?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她和陆钧霆在一起确实是从一场交易开始的,那时候外界对陆钧霆有一些不太好的传言,比如传言他是gay。他家人知道这些传言之后很担心,大概是为了让家人安心,也大概为了能安心将精力用在工作上,正好那时候他们刚认识,他便提出让她假扮的女朋友,他给她报酬。这件事就她和陆钧霆知道,她对外都说是陆钧霆的女朋友。

    那时候她却很自信,以为他能爱上她,她想以退为进,故意提了分手,却没想到他压根没当一回事,反而是她一直惦记着他很久,为了他让自己变优秀,常常去他喜欢的餐厅只为和他偶遇。

    沈济美算是小康家庭,不过她向来花钱大手大脚,家人却不能全部帮她买单,她毕业之后进了一家企业做会计,利用职务之便挪用了公司不少钱以满足自己的消费,虽然后面也将挪用的钱补进去了,可挪用公款这件事确实是存在过的。

    她现在惊愕的不仅仅是为什么陆钧霆知道这件事,而是陆钧霆为什么要调查她,为什么要拿到她挪用公款的证据,而且很显然他不是今天才开始的,他早就让人做好了准备。

    沈济美怒了,“陆钧霆,你凭什么调查我?”

    陆钧霆慢悠悠道“你不清楚吗?我最擅长的就是未雨绸缪。”他目光转冷,语气却依然慢条斯理,“为了预防像你这样不懂事的人。”

    “祝你好运,沈小姐。”

    他说完这话转身离去。

    事情的发展太快完全出乎沈济美的意料,陆钧霆竟然会把她送去坐牢的愤怒已经大过了一切,沈济美压抑着怒火,冲着他的背影道“陆钧霆,你不会真的让我去坐牢的对吧?”

    陆钧霆却理也不理她,头也不回离开了。

    陆钧霆回到客厅,只有陆老太太和张瑶在,陆老太太见他进来,斜了他一眼,沉声问道“解决好了吗?”

    陆钧霆道“都解决好了,熙熙去哪里了?”

    陆老太太道“跟陆媛去茶室吃点心了。”

    茶室是陆家后院中式园林里面的一处水榭,临水而建,三面有曲折回廊相通。林熙雨正咬着牛肉干听陆媛说话。

    “你说那个女人怎么那么不要脸啊,都已经分手那么久了,明知道我大哥结婚了还跑来挑衅,你刚刚干嘛拦着我,我一肚子火气没处发泄,我快气死了。”

    陆媛将桌子锤得砰砰响,林熙雨感觉她快抓狂了。

    “好啦,人都走了,想那么多干啥?”

    陆媛瞟了她一眼,牛肉干劲道颇好,她嚼得挺欢,陆媛一脸怒其不争,“你刚刚怎么一句话都不吭啊?你没听到她说你是替身吗,多大的脸啊,还替身,她以为她是谁,你就该站起来直接怼死她。”

    陆钧霆走到水榭外面,隔音不太好,里面说话的声音清晰传了出来,他要敲门的动作在听到里面的谈话时顿住。

    林熙雨听到这话耸了耸肩头,满不在乎说道“说不准我真是替身。”

    陆媛那气到炸的表情僵了一下,她盯着林熙雨的脸停顿了好几秒,问道“你怎么知道?”

    林熙雨道“她说得也没错啊,我跟她确实长得有几分相似,说不准那一晚钧霆哥没把持住就是因为这个。”

    “不至于吧?”陆媛虽这样说,可脸上也多了几分怀疑,“要是我大哥真把你当替身,那他就有点混蛋了。”陆媛怕她多心影响心情养胎,正要安慰几句,却见她一脸没事人一样,从进茶室开始就嚼着牛肉干,吃得挺带劲,她对林熙雨很了解,一般她心情不好的时候会影响食欲,换句话说,一般她食欲很好的时候她的心情都没什么太大问题,陆媛一脸疑惑问“你就一点都不在意?”

    “在意什么?”

    “我大哥把你当替身啊。”

    “有什么好在意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钧霆哥的情况,不过就是露水情缘有了孩子逼不得已结了婚。”

    “可是你毕竟是他的妻子啊。”

    林熙雨答得挺干脆,“妻子又怎么样,我又不喜欢他,他是什么想法,跟我也没关系。”

    木头做的门,隔音不好,林熙雨的话自然也清晰传到了此刻站在门外的陆钧霆耳中。

    林熙雨话音刚落就听到门上响起不轻不重的敲门声,陆媛应了一声,门被推开,陆钧霆从外面进来。

    他身上似滚上了一层秋日里萧瑟的凉意,一走进来,房间顿时冷了好几度。

    陆媛一见他进来,就像老鼠看到猫一样,刷一下站起身说道“那个,我有点事就先走了,你们慢慢聊。”说完果然一溜烟跑了。

    林熙雨也没料到陆钧霆会过来,手上正拿了一块儿牛肉干,他一进来她就下意识的将牛肉干又放了回去,口中还有没咽下去的,这牛肉干很有嚼劲,嚼半天也嚼不烂,陆钧霆目光向她扫过来,林熙雨有点尴尬,捂着嘴狠狠嚼了几下将牛肉干咽下去,干笑着招呼了一声,“钧霆哥。”

    陆钧霆在刚刚陆媛坐过的位置上坐下,两人就隔了一张茶桌,他向她看了一眼,自从他进来之后那姑娘就一直正襟危坐,就跟看到老师进教室视察的学生一样。

    “牛肉干好吃吗?”

    “挺好吃的。”林熙雨诚实道。

    “好吃就继续吃。”

    “不吃了,刚刚吃挺多的。”

    两人沉默下来,茶室不大,周围环境幽寂,一沉默下来就显得格外局促,陆钧霆的存在感实在太强,这种自带排斥感的气场让林熙雨很快坐立不安。

    “这件事是我没有处理好,我很抱歉。不过沈济美的话你不用放在心上。”陆钧霆突然开口,“我跟她已经分手多年,分手之后也没再联系过,你并不是谁的替身,你就是你自己。”

    他这是怕她多心吗,还特意跟她解释一句?林熙雨不想让他觉得她将这事儿放在心上从而心存愧疚,她急忙表明自己的态度,“没关系的钧霆哥,我没当回事的,就算你真把我当替身也没什么对不起我的,你对我已经够好了,也没什么亏欠我的地方,反正孩子出生了我们就会分开的,替身不替身的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关系,你也不用觉得愧疚什么的,我们就像以前一样相处就好了。”

    林熙雨本以为她这样解释会让陆钧霆松一口气,然而他脸上却半点释然的表情都没有,这话落下,他的目光骤然落在她身上,她能明显感觉得出他周身气场转冷,那看向她的眼中却冒出点点怒火。

    陆钧霆这样的人最善隐藏自己的情绪,可是现在,她能明显感觉他在生气。

    林熙雨觉得莫名其妙,她小心试探着问,“钧霆哥,怎么了?”

    她颤巍巍的眼神带着探究,就像是面对威胁的小动物,惧意明显刻在了脸上。陆钧霆转回头去,面色很快恢复如常,他站起身道“没什么,先回去吧。”

    林熙雨稍稍松了一口气,起身随他离开,不料水榭的门一拉开,却见陆钧锋站在门外。

    秋日天气多肃杀,今日正好没有太阳,天空暮云一片壁色,有风吹来,添了几许凉意。染着秋日的萧索,陆钧锋的面色也是阴沉沉的。

    “你在这里做什么?”陆钧霆问道。

    陆钧锋放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头,他道“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你们结婚前并没有在一起对吧?”

    林熙雨面色大变,怎么这么巧就让陆钧锋知道了。

    陆钧锋又接着道“我曾经从严雨桐那里知道熙熙怀孕的日子,我算了一下,应该是她毕业那一天附近怀上的。我记得那一天熙熙喝醉了,我拜托大哥找个女助理去接一下她,后来我问过酒店经理,那天去接她的人是你。我原本有所怀疑,可是我现在确信,你们就是在那一天发生关系的,是你趁熙熙喝醉强了她对吗?”

    陆钧锋的话问得丝毫不客气,林熙雨惊出了一身冷汗,她急忙道“不是你想的那样的,那天的事情不能怪钧霆哥。”

    陆钧锋一直在压抑怒火,听到林熙雨这话后他终于绷不住了,“你怎么还替他说话?就是因为你喝醉了他才趁人之危,还那么混蛋把你当他前女友的替身。”

    林熙雨正要说话,陆钧霆却将她往后挡了一下,把她从陆钧锋的视线下完全隔绝开。

    “陆钧锋,我的私事还轮不着你来过问。”

    陆钧霆语气平静,可是他气场十足,这话透着一种满满当当的威严和警告。

    陆钧锋现在正在气头上,他怎么能不气呢,是他让陆钧霆去接林熙雨的,这件事就是他阴差阳错间促成的。

    气头上的人又哪里管得了那么多,他怒道“枉我那么相信你,让你去帮我接熙熙,你却趁人之危,你说要是我把这件事告诉爷爷奶奶,他们会不会为熙熙主持公道?”

    林熙雨吓了一跳,她向陆钧霆看去,他的表情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语气也没有什么波澜,“你要是想两位老人家中风倒地,你大可以去跟他们说。”

    陆钧锋眉头剧烈跳动了一下,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随后又冲林熙雨道“熙熙,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大哥,你是为了孩子才嫁给他的,你放心,我会一直等你,我已经跟严雨桐分手了,将来也不会和好。现在我可以左右我自己的人生,等将来孩子出生了,你要是还愿意和我在一起,我会带你去一个遥远的地方生活,我们忘掉过去重新开始。”

    林熙雨也是无语,这种时候陆钧锋干嘛还说这些?

    陆钧霆周身冷意更甚,她甚至能感觉到一股逼人的杀意,就如一把开了刃的利剑正等着被鲜血洗涤。

    林熙雨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然而陆钧霆的表情却依然平静,那一双眸子漆黑深邃,只是被秋日染出了几分阴沉。

    “陆钧锋,我最好不要痴心妄想。”

    沉沉的几个字,带着警告直击人心间。

    陆钧锋握紧双拳,向林熙雨看了一眼,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一阵秋日的凉风袭来,林熙雨打了个寒颤,陆钧霆微侧头说道“走吧。”语气依然平静,似乎压根没把陆钧锋的话当回事。

    回到客厅,陆钧锋不在,孙小姐终于姗姗来迟,原来她在路上堵了车。孙小姐刚生完孩子,身材有些发福,不过为人开朗幽默,林熙雨和她聊了一会儿天,被她的幽默健谈影响,担忧的心情也渐渐消失不见。

    晚上留在陆家吃晚饭,陆钧锋不在,蒋丽苏告诉众人陆钧锋说身体不舒服不吃饭了。听到这话林熙雨却莫名松了一口气,她最怕的就是陆钧锋当众把事情捅出来到时候不好收场。

    吃完饭,林熙雨和陆钧霆一块儿坐上车,晚上陆钧霆喝了一些酒,两人上车,坐在密闭的空间中,林熙雨很快便闻到从他身上弥漫而来的酒气。

    他将外套脱了,身上只穿了一件衬衣,在昏暗的光线笼罩中,这衬衣看上去更有质感,也衬得他更矜贵。他靠坐在椅背上,大概喝多了酒让他不舒服,他用手指揉了揉眉心。林熙雨见状,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关切问了一句,“钧霆哥,你没事吧?”

    “没事。”染着酒意的声音中略带沙哑,被夜色晕染开,竟显得特别有磁性。

    他说完,一只手臂突然横在椅背上,他手臂长,直接伸到了林熙雨后面,他身体慵懒,手臂伸过来大概只是想放松。

    林熙雨身体却僵了一下,下意识的挪开一点和他的手臂拉开距离。然而一转头就对上陆钧霆看过来的目光。

    昏暗的车厢中,因为喝了酒,他的眼底泛着几许红晕,不甚明亮的光线,他的眼神被酒意侵染,透着一种迷离,然而他看人的时候,视线却仿若有一种穿透力。林熙雨根本不敢和这样的眼神对视,急忙避开。

    “这么嫌弃我吗?”他突然开口,声音故意压低了,有一种厚重感。

    林熙雨一脸疑惑看向他,陆钧霆又道“都不愿意我挨你一下?”

    是在说他刚刚手臂伸过来,她下意识的避开吗,林熙雨道“我是怕压到你的手,想让你睡得舒服一点?”

    “没有嫌弃我?”他问。

    “没有。”

    “那你坐过来。”

    “……”

    他的眼底似带着笑意,笑中夹着嘲讽,像是在嘲讽她说假话,笃定了她不会坐过去。

    林熙雨调整了一下呼吸,往他身边挪了一点,逐渐浓烈的酒气很快笼罩在鼻端,隐约还带着他身上一股冷冽的香味。

    “再过来一点。”

    林熙雨咬了咬唇,她不知道陆钧霆要干什么,是不是让他误会她在嫌弃她,所以这样做是在给她教训?

    她硬着头皮又坐过去一点,就快和他身体挨上了,这样的距离已近到让人觉得暧昧的程度。

    他将头靠着椅背,偏过头来对着她,他温热的呼吸浮在她的脸上,一股浓浓的酒味铺面而来,她感觉他身体发着热,和他靠近了,他身上的热气汨汨往她身上走,她被这一阵热气包裹感觉身体都在开始发烫。

    林熙雨低垂着头,问他“钧霆哥,你是不是喝多了?”

    “还好。”

    他说话的时候,一股更滚烫的气息吹在她的脸上,林熙雨打了个颤,目光慌乱闪烁了几下。

    却见他突然皱着眉头,随手扯了几下领带,似乎这样能让他更舒服一点。他将头靠在椅背上,原本只是仰着头像是在闭目养神,可是几息过后,他却突然侧过头来对着她,本来他们就坐得近,他一侧过头她们就靠得更近了,然而他却还往她这边挪了一点,嘴唇几乎就要挨上他的耳朵。

    寂静的车厢中,他压低的沙哑嗓音突然问她“等生完孩子,你是不是就要跟陆钧锋跑了?”

    林熙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