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 大佬穿成戏剧女配 > 正文 第37章 第 37 章
    齐王病着, 代他来潘家迎亲的,是长公主的儿子苏端方。21ggd  21

    苏端方今年十八,身段欣长, 相貌俊美, 骑在骏马上的模样引得一众人纷纷喝彩。

    等潘家弟弟把潘灵玉背出来, 扶上喜轿时,众人再一次喝彩。

    活久见了,潘家三娘子年已二十五, 和离过, 再嫁,竟能嫁进齐王府。

    虽说齐王病得严重, 但普通民众眼里,能嫁进齐王府当王妃的, 都得是大福气的人才行。

    潘家三娘子不愧是蒋监正也想聘为儿媳妇的娘子啊, 这福气太大了。

    原说她先前不肯当侧妃,太过矫情,原来人家是准备当正妃的哟!

    潘灵玉坐在轿内听得一阵一阵掌声,心下好笑, 看来民众还是最喜欢看见逆袭狗血类故事的。

    如她这般,若之后齐王病好了,那她堪称逆袭经典, 会让部分被冷落的原配起了希望,甚至勇于和离,再寻幸福。

    一路吹吹打打, 没多久, 喜轿便到了齐王府门前。

    潘灵玉蒙着喜帕, 看不清外面情况, 感觉轿门被打开,有人伸手给她,便扶住了,在对方手臂上借力下了轿。

    紧接着,她被人引着进府。

    因齐王病得严重,礼部侍郎安排的行礼过程便简省了许多步骤。

    前几个步骤由潘灵玉独自进行,至夫妻对拜这一步骤,众人方才去扶出宋景曜。

    待宋景曜被背出来,扶着和潘灵玉对拜时,有尖嗓子喊道“皇上到!”

    众人一听,不由大喜,忙忙跪迎。

    礼部忙喊了一声“拜高堂!”

    苏端方忙架着宋景曜,让他和潘灵玉齐齐对着皇帝一拜,算是拜过高堂。

    他们一拜之后,皇帝让人把赏赐的物事抬进来,茶也没喝一杯,又起驾走了。

    皇帝这一露面,王府诸人全沸腾了。

    要知道,自打建府,皇帝这是第一次来齐王府。

    皇帝既来受了齐王和齐王妃这一拜,那齐王妃身份也稳定了。

    宋景曜毕竟还“病”着,当下就瘫软在苏端方身上,由得众人把他抱进新房内,再把潘灵玉也送进新房。

    进得新房,潘灵玉自己揭了喜帕,马上就吩咐人端水,让花容服侍宋景曜净完头脸,喂了汤药,自己去沐浴毕,方传了吃的。

    闹了一天,潘灵玉也累了,吩咐花容诸人道“你们下去罢,王爷这儿有我服侍着呢!”

    花容却还是不放心,轻声喊了宋景曜一句。

    宋景曜睁开眼睛,轻轻咳一声道“以后王府诸事,你们听王妃的便是。”

    花容诸人听得此话,只得全部退下。

    “这是还不放心我呢!”潘灵玉抿嘴一笑道“王爷身边这几个丫鬟,排面可大了,轻易使唤不动。”

    宋景曜见室内只有他们两人,便轻笑道“这就醋了?”

    潘灵玉看了过去,见宋景曜含笑看着她,想起两人已拜堂成亲,一时便红了脸。

    咳,虽说过是假成亲,但美男这模样,可让人有些……

    潘灵玉正要说话,一时听得门外似有声响,不由朝宋景曜看一眼,示意外面有人听房。

    宋景曜便装做虚弱状,声音也弱弱的,断断续续道“该安歇了!”

    “嗯,我服侍王爷安歇罢!”潘灵玉说着,过去吹熄了几支大喜烛,只剩下案边两支小喜烛,又绕去屏风后脱了外衣,这才脱鞋上床,躺在床外侧,轻声道“天晚了,睡罢!”

    宋景曜轻轻扯了半边被子盖到潘灵玉身上,气息拂在她耳边,悄声道“本王白天睡了一天,现下可是睡不着。”

    潘灵玉只觉耳边痒痒的,忙念阿弥陀佛,闭起眼睛装睡。

    她本来累了一天,装了一会儿,却真个睡着了。

    宋景曜听得潘灵玉气息均匀,便用手托起头,看了新娘子一眼,见她秀眉俏鼻红唇,在朦胧烛火下十分诱人,不由看了好一会。

    宋景曜其实,都拜堂成亲了,哪分什么真成亲假成亲?且这不是睡一张床了么?

    宋景曜发现自己心神摇荡,不由暗摇头,看来这段子装病太寂寞了,竟蠢蠢欲动中。

    他忙放下手,静静躺好,把之后的计划细想一遍,慢慢也睡着了。

    第二日一早,丫鬟们进来服侍宋景曜和潘灵玉洗漱,眼见宋景曜脸色好了许多,不由都大喜。

    宋景曜喝完药,众人忙传膳,他比平素多吃了小半碗粥,这才推碗说不要了。

    花容喜得直念佛道“王爷多进了半碗粥,这是快好了呀!”

    揽月也忙忙道“奴婢去请冯御医再来给王爷瞧瞧!”

    冯御医瞧过之后,又另换了药方,叮嘱潘灵玉一些话,方才告辞走了。

    花容不放心,追出去问冯御医道“王爷是好转了吗?”

    冯御医道“略有起色,先换了药,待过几日再瞧。”

    花容抿抿嘴,也是,先前病得那么严重,没道理一晚过去,突然就好了。

    接下来数日,众侍婢却是亲眼看着自家王爷由躺着不能起来,至慢慢能半坐,也能进些肉食。

    众人背地里都感叹,王妃果然是一个有福的,是一个旺夫的,王爷病成这样,一成亲,病情竟真个好转了。

    宋景曜病情渐好转的消息,很快传进宫中并长公主府中。

    皇帝再如何不宠齐王都好,毕竟是儿子,当下闻听消息,点了点头道“竟真个要命硬的才能托住景曜的命!”

    他说着,又让内侍去传口谕,令潘灵玉好好服侍宋景曜,待宋景曜大好了,夫妇再一道进宫。

    内侍领旨去了。

    端宁长公主听得消息,并不敢太高兴,毕竟只是说好转,还没真个好起来,当下吩咐人准备马车,决定亲自去齐王府再瞧一回。

    端宁长公主到得齐王府时,宋景曜已能倚枕头坐着,和潘灵玉说说笑笑了。

    见得端宁长公主来了,众人忙行礼。

    端宁长公主摆摆手让众人免礼,一时趋近床前,瞧了瞧宋景曜,松口气道“看着好多了。”

    她有些话要单独问宋景曜,便朝潘灵玉看一眼。

    潘灵玉知机,忙领着丫鬟们退下去。

    端宁长公主不过要询问宋景曜身体感觉如何,跟潘灵玉相处如何等等。

    宋景曜一一回答,又道“姑姑放心,本王感觉身子一日比一日好。”

    端宁长公主点点头,又道“适才进府,倒见得丫鬟们不再乱跑,府中有了主母确实不同些。”

    宋景曜便轻笑道“姑姑倒不知,玉娘整治丫鬟们有一套的,就连账房先生,自前天报错了账被玉娘指出来,现下也规规矩矩的。”

    端宁长公主一听,放下心来。

    待午后,端宁长公主告辞了,顾正青却是进房和宋景曜说及另一件事。

    他笑道“王爷,怀远将军带着白菜上酒楼,巧被杨飞翼碰见,白菜悄悄装可怜向杨飞翼求救,怀远将军以为杨飞翼要勾搭他新纳的小妾,便出言嘲讽。”

    顾正青描述一番,抚掌笑道“两人虽没有当场打起来,但火种已埋下了,料着再有人挑拨一番,借着由头,便会闹开。”

    宋景曜点点头,叮嘱了几句。

    顾正青应了,看看室内无人,遂打趣问道“府内传言,说王妃每晚讲故事哄王爷睡觉?”

    宋景曜嘴角一弯,“玉娘不知道哪儿看来的历史故事,竟是精彩无比,本王听了好几晚,得益非浅。”

    他压着声音道“本王之前许多不明白的事儿,听完故事后,竟恍然大悟了。”

    顾正青也压了声音道“前儿王爷说要安排人盯着采春琴心等人,倒是盯了两天,现还没发现她们有什么不妥。”

    宋景曜道“是玉娘提醒的,说咱们能安排白菜去当别人的枕边人,那别人也可以安排人当本王的贴身丫鬟。虽说花容她们四个打小就服侍本王,但本王这些年不如意,焉知她们没有别的想法,是否被他人收买。”

    顾正青会意,低声道“自要令人一直盯着,若她们有异心,迟早露出马脚。”

    至晚,潘灵玉进房,宋景曜却是双眼晶晶亮,问道“玉娘,今晚讲什么故事?”

    潘灵玉今日应酬了端宁长公主,又跟账房对了一通账,再训了府中几个不守规矩的婆子,却有些累了,因道“今晚不讲,早些安歇。”

    宋景曜一下大为失望,伸手扯潘灵玉的袖子,摇了摇道“讲一个短的好吗?”

    潘灵玉见得他这样,不由心软,只好坐到床边,讲了一个聊斋,讲着讲着,有点睁不开眼睛,一颗头开始一点一点的。

    宋景曜见潘灵玉趴在枕上睡着了,便下了地,帮她脱了鞋子,轻轻抱上床躺好,让她枕在自己手臂上,自己也静静躺好了。

    潘灵玉这一觉特别香甜,至天亮才醒来,一睁眼,对上了宋景曜的俊脸,接着震惊,发现自己双手环在对方身上,头枕在对方手臂上。

    天啊,我对他做了什么?

    潘灵玉才要悄悄爬起来,没想她才一动,宋景曜就睁开了眼睛,看着她道“你昨晚……”

    潘灵玉马上否认,“我又没喝醉,肯定什么也没做。”

    宋景曜幽幽道“你的手还搂在本王腰上呢,这就不认了?”

    潘灵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