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都市小说 > 皇上,您的假牙掉了 > 29.第二十九章
    原来这里还藏着这样的天地?宋其琛看着眼前咕嘟咕嘟冒着热气的水潭,以及水潭旁生长茂盛,开着不知名花朵的植物。他四处看了看,确定那老伯没在后,才弯下腰伸手用指尖探了探,指尖接触到水面炙热的温度,烫的他赶紧收回了手。

    这是温泉?他在心中疑惑道。

    “没错,照你描述的情景来看,确实是温泉没错了。”是李双宜的声音。

    宋其琛一只手握着自己刚刚差点被烫到的手指,倒吸着冷气往那水潭里望去,那水潭底下咕嘟嘟的往上冒着泡,就以刚刚他感觉到烫手的程度,这温泉的温度怎么也得六七十度。

    “难道这是座火山?”看着这山上郁郁葱葱的树木,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这八年来爬上爬下无数次的无名山竟然有名字,名字跟地势还这吗奇怪。最重要的是,这里还可能隐藏着一座火山。

    那边的李双宜并没有及时的回答他,但是以宋其琛自己的常识来思量,应该也跟他猜测的大差不离了。

    “什么是火山?”

    “就是会喷火的山……啊,谁!?”宋其琛回答完后,突然发觉有些不太对头,回过头时,刚刚那位老伯一张差点被斑白的乱发跟胡须掩住的脸就直接出现在了眼前。

    他站的地方离着那个温泉水潭近,往后退这两步,差点让他一头栽进去。幸亏那老伯及时拽住了他的胳膊,将他拉了回来。

    “……老伯”宋其琛干笑了两下,眼神飘忽不定的望向它处,一双手握着也不是,松开也不是。

    “你怎么还没离开?”说着,老伯松开手,双手撑着膝盖站了起来。“再不走,天黑之前可就出不了这山了。”

    那老伯看起来对碗山这一带好像特别熟悉一般,宋其琛不安的抬头瞄了一眼,摸了摸衣角。“老伯,我……我害怕,还饿。”此时,宋其琛的肚子适时的咕咕叫了起来。

    他确实是沿路采了一些野果,但那些野果大多酸涩,吃了之后肚子只会更饿。

    “麻烦”虽然嘴上这样说,但那老伯还是心软的用背在身后的手冲着宋其琛招了招,示意让他在后面跟着。

    忙跟上,宋其琛此时也顾不上什么骨气不骨气了。若是靠他自己出山,他虽然能大致上辨认方向,但是这一路上他肯定要走不少弯路,而且还要时刻提心那条原路返回的路上会不会遇到那个女人。若是能得这位经验老到的老伯的指点,说不定就能省事许多。而且这山腹地处有什么秘密,他也十分想探寻一番。

    跟在那老伯的身后,宋其琛缄默不语。刚刚他近距离的正面跟前面这位老伯对视时,发现他脸上虽然因为长久不修边幅,看起来沧桑显老态。但是他脸上露出的皮肤却没有到一个真正老人该有的松弛程度。

    宋其琛跟他祖父祖母在一起生活了八年,老人应该是个什么状态,他清楚的很。

    此时他心中的疑惑像滚雪球一般,已经越滚越大。

    “老伯,晚辈宋其琛,刚刚慌乱,还没来得及介绍。”往前紧跟了两步,说话时宋其琛一边脑袋跟拨浪鼓似的左右看着路旁草丛中半露着头的不知名野花。以及一些看着眼熟,却叫不上名字来的植物。可能是因为温泉温度高的缘故,此处的植物看起来要比外面的开花早些,样子也粗壮些。他以前一直以为火山温泉边应该是寸草不生的,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多的植物,今日也算是长了见识了。

    目不暇接的模样,让他显得有些没见过世面。那老头虽然走在前面,但不经意间稍稍侧过脸来时一瞥,恰巧就能看到宋其琛脸上惊讶又惊艳的神色。眉梢不禁微微有些得意的上挑。

    这些花可是他想尽办法从各处搜罗来的,就知道这村户小子没见过世面。

    “咳咳,你唤老夫一声‘沐伯’便可,年纪大了,这些名字啊什么的都是虚妄的。”说着,沐伯还顿住身子摸了下胸前已经打绺的胡须。

    “沐伯,你在这里生活很久了吗?”宋其琛将四处打量的好奇目光收回,望向前面有些佝偻的背影。

    “久?算是很久了吧”说着,背对着宋其琛的沐伯脸上仿佛想起了什么。“记住,若是出去,不要提起你在山中遇见我之事。”

    说到这里时,他的语气严肃,脚下的步子也直接停下,转过脸来郑重的望着宋其琛。

    “……知……知道了,沐伯放心,晚辈不是多嘴之人。”说着,宋其琛还大人模样的作了个揖。

    背手看着宋其琛,沐伯被眉毛跟额前过长的头发遮住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你这小子说话办事倒不似一般的农户小子木讷,念过书?”

    “不敢说念书,只是跟着祖父识过几个字”宋其琛的谦逊,赢得了沐伯赞许的眼神。

    “就没想过继续念书,考科举?”沐伯的步子放缓了不少,跟宋其琛几乎是并排前进的。

    宋其琛低头笑了笑,在沐伯不解的目光下摇了摇头。

    “怎么?是觉得没有把握,这考科举做大官可是一飞冲天的机会。”

    “我怕自己没那个天分,再说祖父母年纪大了,若是念书,上书塾的银钱会让家里更加揭不开锅的。”这些也是宋其琛先前已经思虑很久的。

    祖父祖母年纪越来越大,分家时家里的值钱的东西基本上都让他爹还有几个叔叔瓜分了,祖父母剩下的养老钱这些年来也被他们抠唆去了不少。今日他大哥去书塾交束脩不够了,明日他二叔家的三哥宋其远生病要去镇上抓药买补品,家里揭不开锅了。

    剩下的张氏还要偷偷摸摸的接济下嫁到隔壁平安镇的三女儿。宋其琛对于三姑母嫁的那户人家也略有耳闻,听说那家的婆婆是个厉害的,他姑母在娘家时性子活泼外向,像个男孩子。但是这几年的磋磨下来,也俨然跟一般整日里苦哈哈的媳妇子没什么两样了。

    每次回娘家,宋其琛都能听到她跟张氏在里屋里小声哭诉婆婆的苛待,丈夫的不作为。

    每到这时,张氏都会拿出些银钱来,既然亲家母不待见自家女儿,那她就让女儿能多拿些东西回去,这样也好换得女儿在婆家的一时安宁日子。此时的宋老爷子对张氏的行为也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是唯一的女儿,他跟张氏也是捧在手里长大的。可是谁家的媳妇不是这样,他们也不能上女婿的家门上去指摘什么,家丑不可外扬。

    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长大,宋其琛想过走科举这条路,但是在得知李双宜的存在之前,他也只是想想罢了。当时温饱都只能勉强维持,哪里那些余钱供他念书?

    可是待后来他满心希冀想过自己是不是可以试一下时,却又被李双宜给强行推到了行医这条路上。

    所以沐伯这一番话,引出了宋其琛的无限惆怅。

    “不了,我还是跟着祖父学习医术,以后还可以行医救人。”说出这话时宋其琛都替自己脸红,说得这样大义凛然,其实还是为了一个‘钱’字,他已经发现了,自从他来到这里后,已经变得越来越现实。

    “嗯,人各有志,你这小子小小年纪就看得这样通透,不错,不错”说着,沐伯抿起嘴角,双手背后的望向宋其琛。

    “到了,就是这里,虽然简陋些,先进来吧”

    出现在宋其琛面前的是被一种绿色藤蔓植物包裹着的高脚木屋,整座木屋也就老院的两间屋子大小,不大,底部有粗壮的圆木桩作支撑。

    仰头看着头顶的木屋,宋其琛惊讶的口中能塞下一枚鸡蛋。再回头看一眼满脸洋溢着自得之意的沐伯,他已经完全可以肯定,眼前这个看起来似乎有些沧桑的老人,绝对不止眼前所看到的这样简单,哪个老人会没事跑到大山深处建个木屋住。

    “上去吧,从这边上。”

    两人进了木屋,宋其琛还有些拘束,他直愣愣的站在那里,一双眼睛也不知该看哪里。站在木屋外的围栏边上,可以俯瞰方圆大片的山林,以及那个刚刚他差点掉下去的温泉水潭。

    “坐吧,我这里没那么多的规矩。”指了指一旁一个用几根木桩锲起来的木凳,沐伯自己拿起木桌上的茶壶倒了两碗水。

    宋其琛抚摸着手里的粗瓷碗,上面绘着兰花的图案,很寻常的花样。

    “我偶然发现了这处世外桃源,想要在这里静静心。对了,你先前说的什么‘火山’那是什么?”低头看了眼碗中的水,沐伯并没有一口饮尽,而是抿了一口放回了桌上,不解的望向宋其琛。

    “我也不知道,在一本奇志上看到的,说是有的山底下会有火,山顶就是火口,待到一定时机,火口便会喷发出火焰。”解释完,宋其琛顿了好几下,终于鼓起勇气想要继续开口。

    但是却被若有所思的沐伯给打断了,“还有这种奇志?看来是老夫孤陋寡闻了。哦,还有,你若是打了想让我送你下山的主意,那就不好意思了,我最多只能将你送出这处山林,下山的路你还是得自己走。”仿佛看出宋其琛接下来的心思,还未等他开口,沐伯就先回绝了。

    听到沐伯将话说的这样明白,宋其琛也就不再遮掩,红着脸一副心事被戳穿的模样。“沐伯,我怕抓我的那些人还会在山那边等着我,所以我想问问您,除了您先前跟我说的那条路,还有其他下山的路吗?”

    宋其琛先前的犹豫有对这个地方的好奇心在作祟,也有对那个女人的后怕。若是他按原路返回,半路上跟那女人正面迎上,怕到时候新仇旧恨就一起报了。

    “别的路……”捋着胡须,看到宋其琛脸上无助害怕的模样,沐伯望向窗口外的林海。“算了,我送你出去吧”

    “去哪里?”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一道女子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宋其琛瘦小的肩膀肉眼可见的一抖。看来阴魂不散这句话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