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学期已过多半,软高的家政课对于泷谷由佳来说,却依然是洪水猛兽般的存在:“这种课可一点意思也没有,我才不关心曲奇饼干要在烤箱里烤几分钟,也不想知道花怎么插才能更好看。”

    她将几本书胡乱塞进书包的同时,还不忘怂恿一番正在摆弄烘焙材料的竹口彻子:“彻子真的不和我一起逃课吗?我可以带你一起去开久找片桐智司。”

    “不去,不去。”竹口彻子疯狂摇头,“由佳……你看着那群不良真的不感到害怕吗?”

    竹口彻子犹犹豫豫,还是将心中的顾忌说出了口:“即使我在和片桐君恋爱,可我看着开久的不良还是感到心惊肉跳的……”

    「包括相良。」后半句话竹口彻子并没有好意思说出来。虽然泷谷由佳和相良在一起似乎是情理之中,可大清早得知这个消息时,她还是着实的吃了一惊。

    “可能因为大多数不良都打不过我吧。”泷谷由佳笑嘻嘻的开口,并没有将竹口彻子的话放在心上,“所以我觉得他们没什么好怕的。”

    泷谷由佳拎起包,随意的搭在了肩膀上:“那我先走了哦~”

    “竹口同学。”三桥贵志又一次抽搭着鼻子将头探出来,“你有没有觉得你的同桌形迹可疑,像是换了一个人?”

    竹口彻子向后退了几步,满脸警惕的盯着贼眉鼠眼的三桥贵志:“哪里可疑了,三桥同学,你难道不觉得自己看起来更惹人怀疑吗?”

    “不行,我要跟上去看看。”三桥贵志抓起包就去追泷谷由佳——一以前她不是在同学面前极力装出一副乖乖女的模样吗?怎么现在三句话不离打架?

    ––

    还未来得及翻新的泥土地面上散落着不少煤屑和沙砾。泷谷由佳低着头,踢弄着一块碎石,也不在意它弄脏了自己刚买的小皮鞋。

    泷谷由佳可没想到,明明是个上课时间,相良竟然带着几个小弟又风风火火的出去搞事情了。未免,闲得有些过头了吧?

    于是本想揪着相良去咖啡店的计划泡汤,而她也面临着无处可去的窘境。

    “跪下求饶啊,说相良大人我错了,我就放了你……”

    带着几分压抑却在放着狠话的声音隐隐约约传进泷谷由佳的耳朵,可由于距离原因她听得并不真切。

    她微微挑眉,正准备走过去查看一番,身后却响起了泷谷源治的喊声:“由佳,你见到伊崎了吗?”

    只见泷谷源治满头大汗,未能被抚平的眉头带着几分未能散尽的恼火:“忠太说,伊崎他昨晚要来找你,说是要有事情告诉你。”

    “可是伊崎哥根本就没来过啊。”泷谷由佳困惑不解,“找我?有什么事情要这么着急?”

    提及这些,泷谷源治的眸光一暗,微弯起的嘴角里透露着几分嘲讽,他答非所问:“逢泽果然如你所说,可不是什么好人。”

    “我想我知道伊崎在哪里了,你自己先回去吧。”泷谷源治又伸手揉了揉泷谷由佳的头,语气中又平添了几分愧疚,“小心一点。”

    她点点头,望着泷谷源治一步步离开,她突然间开始犹豫:「要和哥哥一起回去看看吗?」

    泷谷由佳正准备走,一只血迹斑斑的手却抓住了她的肩头:“啊!”她下意识的放声尖叫了起来,直到看清了来人的脸:“相良?”

    相良的头似乎经过了硬物的敲击,从伤口涌出的血打湿了他的头发,还有几道血迹顺着额头流了下来,连鼻头上也沾染着血迹。

    “你这是怎么回事?是被谁暗算了吗?”泷谷由佳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手忙脚乱的将手帕轻轻抵在相良的伤口处,试图先能帮他止住血,“我带你去奶奶的诊所包扎一下吧。”

    相良软趴趴的将下巴抵在泷谷由佳的肩头:“该死的三桥,突然间就冒出来偷袭我。”

    他很自然的略过了中间的那段故事,包括但不限于他先动手用棒球棍重击了伊藤的后脑,抓了京子来威胁伊藤乖乖束手就擒,并且强烈要求伊藤在他面前下回求饶。

    “偷袭你?”泷谷由佳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

    虽说三桥和相良的确不对付,而且两人也屡次尝试着偷袭对方,但这样见血似乎还是第一次。

    清楚自家男朋友是个什么德行的泷谷由佳并没有妄下判断,她只是拍了拍相良的后背以示安抚:“我带你先去诊所吧。”

    “哈,相良猛,你小子跑得可真够快!”三桥贵志手里还举着一根粗木棍,他叫喊着从小巷里冲了出来,作势就又要砸相良。

    “混蛋,你还敢来!”相良也顾不得头上未干的血迹,他抄起地上的板砖也准备动手。

    眼看着三桥贵志的那一棍子就要落下来,泷谷由佳条件反射性的一脚踹上了三桥的小腹。

    “啊~”三桥贵志屈下腰,抱着肚子开始鬼哭狼嚎了起来,“我的天呐,小由佳。你未免太绝情了吧?竟然这样对待和你朝夕相处的邻居。”

    相良也吓了一跳,他可没想到泷谷由佳竟然会动手帮他打三桥。

    “三桥君,你平白无故的偷袭相良不也挺坏的吗?”泷谷由佳微微俯身,望着假意擦拭眼泪的三桥贵志。

    “谁说是无缘无故,他逼着伊藤叫他相良大人。伊藤不肯,他还用人家的女朋友来威胁。”三桥呲起一口大白牙,语气里颇有几分幸灾乐祸的味道。

    “喂,你这个混蛋在胡说些什么啊!”相良怒气冲冲上前,抬脚就要踢三桥,却被泷谷由佳阻拦了下来,可他嘴里却依旧不依不饶,“三桥,你给我等着!下一次再见面,我一定饶不了你!”

    ––

    相良家。

    “你真的就为了被人叫作相良大人,所以就痛揍了伊藤?”泷谷由佳还沉浸在巨大的震惊中,三桥贵志的那番话给了她不小的冲击——她的男朋友有那么中二吗?

    “他胡说八道。”相良叮叮哐哐地从自家柜子里翻找出医药箱,“是他们先带人打了我们开久的人,我只是带着小弟去报仇罢了。这可关乎开久的尊严。”

    泷谷由佳翻了个大白眼:“开久的尊严?你确定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那颗血脉贲张的战斗之心。”

    她将药粉撒在了相良头上的伤口处,然后小心翼翼地将缠好的纱布固定住:“打架这种事情嘛,小打怡情,大打伤身。而且,你总和三桥和伊藤闹,作为他们的同班同学,我也很尴尬的。”

    “那我以后尽量少揍他们好了。”相良说出这话时,显得有些勉为其难,“可是不打架的日子很无趣啊——”

    他拖长语调,眼睛里却变得神采飞扬了起来:“不如你带我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嗯?什么有意义……”泷谷由佳困惑的扬眉,还没来得及问出口,相良就将她摁倒在了沙发上。

    “我觉得我们之间有必要不断增进一下感情。”相良眼角含笑,低头望着身下的泷谷由佳,“毕竟,我想快点赶超你前男友在你心里的地位。”

    泷谷由佳看着相良,皱着的眉头依旧没有松下来:“前男友?”

    她努力在脑海里搜刮着自己所谓的前男友:“你是说幸村君吗?他可不是我的前男友,他是我追求未遂的梦中情人……”

    “追求未遂?梦中情人?”相良的脸变得更黑了,他对着泷谷由佳还准备说话的嘴巴就吻了下去,“反正和我在一起,你就不许再提他。”

    「即使是骄傲到不可一世的相良猛,他也不得不承认,那个幸村精市实在是太过优秀了。优秀到甚至让他隐隐觉得不安。」

    ––

    旧仓库的门被泷谷源治一脚踹开,空气中飘散着的细密灰尘向外涌动着。他一眼就对上了逢泽瑠加惊慌失措的视线——她正蹲在地上给被捆绑着的伊崎瞬喂水。

    “源治。”逢泽瑠加站起身,局促不安的用手指轻轻扣着水杯的边沿,“我……”

    泷谷源治扯动嘴角:“为什么骗我?把我当成傻子玩,真的很有意思吗?”

    他从逢泽瑠加身边经过,连个眼神都不屑再次留给她。手起刀落,他砍断了捆绑着伊崎瞬的绳子:“对不起,伊崎,我来的太晚了。”

    “放心,我没事。”伊崎瞬揉了揉自己昨晚被硬物击中的后脑,似乎肿起了一个大疙瘩,“小岛那王八.蛋,也真是对我下了狠手。”

    泷谷源治挎着伊崎瞬就要离开,却再次被逢泽瑠加喊住:“源治!我真的从来都没想过要害你!我对你的喜欢都是真的。”

    “是么?”泷谷源治并没有回头,他的语气淡淡的,“可你却一再的想要伤害我重视的那些人,包括我以前认识的那个逢泽瑠加。”

    逢泽瑠加跑上去,试图挡住两人的去路:“源治,你听我说,小岛他用一些事威胁我……”

    “是因为害怕我知道你们曾经的关系吗?”泷谷源治扯扯嘴角,“其实我本来没有特别在意这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