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配曾是白月光(穿书) > 44.第四十四章
    白涟漪越是挣扎,姬疏影越是抱得紧,若是眼神柔情还好,可白涟漪瞪大双眼瞧见的却是一双盈满怒意的眼睛,这双灰色瞳眸平日里有多让白涟漪沉溺在柔情蜜意,此刻就有多让她紧张。

    偏偏那吻还使得她气喘连连,浑身绵软,一时不察,姬疏影竟是已然解开了她寝衣的一条系带。

    虽说已是春暖花开的时节,可夜里的风到底是寒凉,就是再怎么□□燥热,也冷得白涟漪抖了一下。

    没曾想就是这样的反应,令姬疏影放开了她,白涟漪拉好衣领,却是半点情面没留地打了对方一个耳光。

    “闹够了吗?”她打人是用上了十足的力气,全没计较后果,可声音却是抖得厉害,这样高的地方让她害怕,夜风让她冰冷,对方的举动让她竟是有些恐惧。

    姬疏影抓住她的手按在自己的心口,他的脸有多疼,自然白涟漪的手也是一样,他努力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一些,说道:“你的心里到底有没有我,你现在贴着我的心,你能感受到我有多难过吗?”

    白涟漪知道太子的拥抱,太子说的话,必然会让姬疏影不快,但是她原以为这样的不快会是姬疏影之前说的吃醋,而不是……伤心。

    她怔愣了一瞬,抬头看着姬疏影脸上清晰的巴掌印,说道:“我只是,无可奈何。”

    “你是如何答应我的?”

    白涟漪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可自己当时若有别的办法,也不会这样选择,她不过是优先顾惜了自己的命,她只是太过自信于姬疏影的包容,她甚至完全没有想到这事除了求助太子还有别的办法,可她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

    “抱歉,我,我力所能及的也只能这样了,我当时头很痛,我心里真的只有你,如果你难过,我也会很难过。”白涟漪不知如何措辞才能让喜欢的人满意,强烈的焦虑让她的眼泪夺眶而出,哭得伤心不已。

    她挥开姬疏影要给她擦拭眼泪的手,越是伤心越是顾不得那么多,只觉着还不如从树上掉下去得了,只要此刻别让对方看着自己有多狼狈。

    这一闹腾,倒是让本来还在气头上的姬疏影慌了神,这事自己也有冲动的地方,只要对方道个歉,哄哄他也就过去了罢了,可怎么就把人给伤心成这样了,他是抱也不行,哄也不行,眼瞅着白涟漪都快要掉下去了,赶紧强硬地搂住带她回到地面。

    “我错了,别哭了。”姬疏影觉着这事肯定自己是做错了,“我送你回去好不好,在这里哭,被人瞧见了不好看。”

    “你现在都怕被人瞧见和我在一起了。”白涟漪哭得更是伤心了,自己是不是快要被分手了。

    “是风吹了,脸上就不好看了。”姬疏影小心着哄道。

    白涟漪捧着脸,眼泪滴滴答答落在掌心,说道:“脸不好看了,你是不是就不喜欢我了。”

    方才在树上没分寸,竟是把白涟漪披着的外衣胡乱掉到了地上,姬疏影正弯腰去捡外衣,却听白涟漪抽泣着说道:“你还真不喜欢我了。”

    他将那外衣罩在白涟漪身前,直接打横揽腰抱起,二话不说就往她房间走。

    “你放我下来。”

    “不放,你哭起来真的不好看。”

    白涟漪听到这话,气恼地说道:“那你还抱我,不好看就别看。”

    “你这人真是,顺着就哭,逆着就闹,”姬疏影脚步不停,却是什么脾气都没有了,“可你好不好看,我都喜欢。”

    见姬疏影一脚踢开了门,白涟漪明明对那句话很是受用,却还是小声嘟囔道:“谁要你喜欢。”

    姬疏影旋身带上门,将白涟漪放回到床上,倍感无奈地说道:“你一定是老天派来折磨我的。”

    见白涟漪一副又要哭出来的样子,那小嘴撇的甚是可怜,他又改口说道:“但是我对老天的赏赐甘之如饴。”

    此时,太子房中,陆鸣正在将方才所见一一告知,他看着太子愈加难看的神色,说话的声音也是越来越小。

    “你看见白涟漪被抱回去了?可知原因?”姬宇行声音平静地说道。

    “属下不敢妄言,却也只看见抱回去了。”他到了现场的时候,也只是正好赶上晟王抱起白涟漪送回了屋。

    “宇明和江北总兵不是喝多了嘛,你去她那就说宇明囔囔着白姑娘,又言及永州之事,正巧皇叔也在,就请他去给宇明醒醒酒。”姬宇行整理下衣袍,站起身。

    陆鸣想了想又问道:“那办完这事,今夜属下是守在哪间房外?”

    “明知故问。”

    萧晚临对着铜镜,满面忧愁,她与太子年少相识,虽是多年以来对方从未对自己表露过男女之情,可好歹自小情谊还是有的,太子当真这般冷心,竟置自己的生死于不顾吗?

    她轻触自己颈上的伤处,虽是缠上了绷带,却还是触目惊心。

    “郡主,别看了,都会好起来的,早些歇着罢。”一身着粉色衣裙,面容姣好的女子在一旁劝说道。

    “小柔,你今日也是遭了大罪,幸好我们赶到的及时,那些歹人真是可怕,竟是只有你一个还在,你说,那些失踪的新娘子都去哪了?”萧晚临牵过小柔的手,到底是自己最信任的人,好在没出大事。

    “这事,郡主听了怕是会睡不好,倒是今日之事,奴婢听您说的,太子许是对您无意,若说谋个好前程,奴婢以为,大皇子和三皇子也是良配。”

    萧晚临撒开她的手,有些愠怒,说道:“大皇子已有正妃,三皇子比我还小上两岁,他们如何能和太子相提并论,那情意,相处得久了,总会深厚起来的,更何况,你又不是不知我自小就对太子有心,这般胡言,以后不许再提了。”

    “郡主……”

    小柔还想说上几句,却是门外来了人。

    萧晚临使了眼色,小柔一开门才见竟是太子驾到,连忙行了礼,却是被太子拦下话语,命她退了出去。

    萧晚临今日情绪几番波折,俱是喜忧参半,可谁能想到太子会在漏夜更深的时分驾临,她到底还是爱意远胜了其他,面上努力挂上了这数年来每一次见到太子时都一般无二的甜美笑容,迎了上去,说道:“殿下怎么来了,我都没个准备,这才正要准备就寝,却是失了仪态。”

    姬宇行双眼盈满歉疚之情,好看的容颜此刻倍显温情关怀之色,他抬手轻触萧晚临脖颈处的绷带,正要说话,方才从上面的淡淡血迹看出自己触错了边,原来竟是伤在另一侧吗?

    此时换手倒是刻意了,他顺势抚上萧晚临的脸颊,见对方竟无半点抗拒之意,不抗拒才好,他满目柔情地注视着对方,说道:“晚临受苦了,孤当时只怕是表露出关切神色,那些贼人只当你有作用,却是没曾想白涟漪竟会主动站出来,你也知道,她的性命与你关联,若孤不好好笼络,她以后又怎会心甘情愿地为我们卖命。”

    姬宇行已经习惯了在萧晚临面前面不改色地说谎,从前为了让萧晚临不要一心谋害白涟漪,就将这事真假参半地说与她听,这女人倒是好哄,到底是闺阁小姐,见少了世面,他那些玄之又玄的鬼话,这人还真是深信不疑。

    萧晚临不是不知道对方话里的谎言,或许他真不会想要别人杀了自己,但是他对白涟漪的爱情,就是自己再怎么无知,也不会看不明白,那种眼神和爱意,是太子极少会放在自己身上的真诚,是自己做梦都不敢奢望的温暖。

    “宇行,你心里当真有我吗?”哪怕只是个角落,哪怕他将真心几乎全部给了白涟漪,可是至少有那么一个地方,总会有自己的立足之地罢。

    姬宇行见她双眼已是泪光盈盈,心里不知怎的有些厌烦,她为何总是用这样的眼神看向自己,就像自己做了多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明明这女人要的就是太子妃的位子,他也愿意给,明明自己已经极有耐心地陪她周旋,给她爱情了,怎么还是不满足。

    萧晚临将掌心贴在姬宇行的手背,语调凄楚地说道:“只要你说有,我就信你可好?”

    “如果心里没有你,怎么会这个时辰还不睡,偏还想着你,念着你,晚临,若你能少些猜忌,多信任孤几分,想来,我们会过得更愉快。”姬宇行一手覆在萧晚临的后脑,让她埋首在自己怀里,一手紧抱住她,轻拍着背安抚。

    “是我猜忌太多吗?”

    原来太子的怀抱真的这么温暖,他的心跳可以离自己这么近,若是没有白涟漪,这样的拥抱只是自己一个人的就好了。

    “殿下,您知道吗?我是在您母后的牡丹诗会上第一次遇见您的,那时虽然我才十岁,可您的风采却让我一生难忘,我是说,不止容貌气质,地位高低,还有您的文采风流,那日我被花枝划伤了手,您也是这样……”

    萧晚临感觉到太子正拉扯开她的衣带,一条,两条……

    “孤怎么样了,晚临接着说。”姬宇行在她耳边诱哄着说着,柔情至极地在她面上耳边落下亲吻。

    “殿下也是这样温柔,和我说话,那时您说,我比牡丹还美。”

    姬宇行抱起萧晚临,笑容如沐春风,行到床榻边,将她温柔放下,欺身而上,说道:“哦?孤是说过,那今夜,晚临可否让孤瞧瞧这春日里盛放的牡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