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神带我去打鬼 > 38.第 38 章
    喻芷靠近了那个黑洞,她看见——一双血红的眼睛也紧贴着黑洞,以一种极其诡异的弧度转动着,窥探着他们。

    “啊!”

    那双眼睛咕溜咕溜地转动着,听见喻芷的尖叫声转得更快了,就像是看见了什么好玩的,兴奋极了。

    喻芷顿时吓得向后退了几步,一个踉跄摔在了瞬移到她身后的郁屿辰怀里。

    “没事了,没事了阿芷,”喻芷红润的小脸变得惨白,血色尽失,看样子是吓坏了。郁屿辰心疼地把她紧紧搂进怀里,下巴挨着喻芷的脑袋,怕真的把她吓坏了,连抚摸的动作都不敢太过突然。“我在呢,我在你身边。”

    喻芷也就是刚刚那一下被吓到了,见郁屿辰这么在意,又有些贪恋少年怀里的温度,小声嘟囔:“谁说我怕的,我不怕!”

    郁屿辰瞥她一眼,勾唇:“行行行,你不怕,我最怕了!你抱紧我,我怕!”

    喻芷:“…………”还能再虚假点吗???

    嘟囔归嘟囔,喻芷还是敌不过内心疯狂叫嚣的小人儿——抬手抱住了郁屿辰的背。

    嗯……啧啧……

    “啧啧,少年你骨骼清奇啊!肯定是个练武的好苗子!”

    不知道哪根筋抽了,喻芷一下子没忍住,古代江湖电视剧里的台词脱口而出。

    郁屿辰:“…………”这好像跟他想的不太一样,难道不应该是女朋友摸完男朋友的身材后大肆夸奖吗?

    啊,虽说这也算是夸奖。但……和他想象的……还是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笃笃笃……”

    喻芷看着郁屿辰屈起食指和中指在敲墙壁,忙扑过去按下他的手,瞪大了眼睛:“你是疯了吗?你礼貌敲墙墙也不可能给你打开——”

    “呀”字还没说完,只听得“咔嚓”一声——墙裂了。

    说准确点,应该是一分为二了。

    之前那颗咕溜咕溜转个不停的眼珠子也掉在了地上,喻芷仔细一看才发现那就是个做成眼珠子形状的智能猫眼摄像头。

    搞半天,白吓一场。

    “……”喻芷看了看郁屿辰垂在腿边的手,又看了看那堵看起来坚硬无比的墙,咽了咽口水,小声道:“你这手指……很硬啊……”

    郁屿辰闻言,嘴角微微翘起,正欲说话,又听得小姑娘摸着她自己的手指小声嘀咕:“你是不是小时候补钙补多了吧?你一定是钙片吃的很多吧?”

    郁屿辰:“……”

    不等他说些什么,耳边又传来小姑娘的一声长叹:“我小时候我妈妈好像没有给我吃过钙片唉,你说钙片是什么味道的?好吃吗?唉…….真羡慕你噢!”

    郁屿辰:“……”

    喻芷说了半天,口都干了,身边的郁屿辰却一句话都没有,静悄悄的。

    顿时,脑子里浮现出了恐怖片里的消失梗——恐怖片里不就是主角们聚在一个闹鬼的房间里的时候,悄无声息的带走几个人吗?!

    喻芷微微侧着头,透过刘海的缝隙悄悄往身边瞄去——黑色裤子裹着一双修长有力的腿,深深地松了口气,还好还好,还在。

    “你在,干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呀?”喻芷抬起头看向郁屿辰,一双杏眼瞪得大大的,娇嗔道:“害得我还以为你被什么女鬼捉去暖床了!”

    闻言,郁屿辰一顿,盯着她的眼睛,眼眸微闪,喻芷看见有什么在他的眼里一闪而过,然而转瞬即逝什么也来不及抓住。

    喻芷的心脏仿佛停了一瞬,不然为什么会莫名觉得堵得慌呢?

    两人都没说话。

    一会儿,郁屿辰动了。

    他伸手,修长的食指轻点在她额心,喻芷惊讶地用眼神询问他。

    郁屿辰没有解释,食指顺着喻芷的额心滑至她小巧精致的鼻尖,不等喻芷出声询问,手指又轻点在她胸口,在喻芷愈发疑惑的目光中快速地画完了一个极为繁复的手势。

    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

    郁屿辰不知道是在漫长的时光中做了什么,手指指腹有薄薄的茧,划过喻芷娇嫩的皮肤时有些磨人。

    喻芷一把拽住他的手指,笑得直弯腰,眼泪凝成一颗颗晶莹透亮的小珠子挂在微翘的长睫上,随着少女的动作轻轻颤动。“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在干什么呀?好痒的!”

    少女笑餍如花,银铃般的笑声给安静的房间带来了些许人气。

    郁屿辰长睫微垂,看着喻芷的笑容,不答反问:“如果我哪天真的不见了你要怎么办?”

    喻芷捂着嘴笑起来:“你这么厉害哪有女鬼能把你捉走暖床?”她歪着头想了想,笑得更灿烂了:“你放心,你要是真被女鬼捉走了,我肯定拎着我五十米的大刀灭了她,把你这个暖床小公举救回来!”

    郁屿辰心一梗:“……”好想把这小姑娘扛走揍一顿怎么办?!这么能破坏气氛!

    对上喻芷纯洁无瑕的眼眸,他低头浅笑,罢了,他会尽他所有的心血去保护她到最后一秒。

    即便粉身碎骨又何妨?

    郁屿辰揉了揉喻芷的头发,牵着她的手为她挥开那些障碍:“好啊。”

    “嗯嗯!”喻芷跟着他往那洞里走去,自顾自道:“我才不要你不见。”

    “不过,若是有一天你真的消失不见了,我会去找你的!”说话的声音稍稍停顿了,郁屿辰看见少女侧头冲他灿烂一笑,很快又转回去,声音微甜却很认真:“如果……我找不到你了,那我就回到我们走散的地方等你回来。”

    郁屿辰感觉到耳边仿佛有烟火“轰”的一声在耳边盛开,他握紧了少女白嫩的手,十指相嵌,唇角微颤:“好。”

    喻芷闻言荡起两人交织在一起的手,没有听出少年声音里压抑的激动。

    黑暗中一切的感官都被放大,一点细微的动静都能听得很清晰。喻芷不知是踩到了什么,溅起一摊冰凉的液体洒在裸露的小腿上,勾出一大片鸡皮疙瘩。

    “我们这要走到什么时候才能有光啊……这也太讨厌了吧,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谁知道脚底下踩到的是什么!”喻芷不满地嘟囔,大脑控制不住地去想,会不会身后突然窜出来一个红衣厉鬼?或者,一双惨白的骨手突然掐在她的脖子上?还是说,有个她看不见的东西一直趴在她身上?

    想着,喻芷还真的感觉到一阵阵阴风吹在她的后脖子上,隐约间还有什么东西在轻轻抚摸着,配上周围这阴森森的环境,喻芷的身体都僵硬了,连走路的姿势都别扭了几分。

    郁屿辰那还能不知道她在干什么,无奈地把这个爱脑补却又胆小的小姑娘搂紧自己的怀里:“没事的,你看前面有光,应该就是被藏起来的密室了。”

    “哎真的!我们走快点!”喻芷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分散了,拉着郁屿辰快步朝着光源跑去。

    “你跑慢点,别摔着了!”郁屿辰不放心地叮嘱道,在即将走出黑暗的甬道时向身后的斜上方看了眼——一个穿着妖冶红色长裙的女人头朝下倒挂在天花板上,长长的黑发垂在空中飘荡,露出那张极尽惨白的脸,脸上腐烂程度已经不堪入目,一边的嘴角像是做了失败的整容手术咧到了脸颊中间。

    两颗只看得见眼白的眼珠子死死地盯着喻芷离开的方向,周身怨气四溢。

    郁屿辰眼尾上挑,很快转过身,看也没看一眼向着女鬼的方向甩去一条银线。

    那银线像是拥有了生命般缠绕着红衣女鬼,在女鬼愈来愈来凄厉的惨叫声中越缠越紧,最后,女鬼瞪着一双饱含着不甘怨恨的眼睛化成了一摊黑水。

    银线倏地窜回郁屿辰身边,乖巧地钻进他的指尖,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郁屿辰微垂着眼帘,勾唇冷笑。

    所有妄图伤害阿芷的,都该死。

    “啊——”前方传来喻芷惊恐的尖叫声,郁屿辰心一紧,飞快奔向她,“阿芷到我这儿来!”

    待他适应了眼前的明亮,总算是看清了这间密室的情况——白色地摊上血迹斑斑,几个看不出面目的赤身裸体的尸体被掏空了腹腔的内脏随意地扔在地上,还有许许多多模糊的肉块散落在周围。

    甚至,有的还是小动物的尸体。

    放眼望去,整一就是个屠宰场。

    说是尸横遍野都不为过。

    角落里偶尔还能看见几只肥硕的老鼠一点儿也不怕人,大摇大摆地从人的脚边窜来窜去。

    郁屿辰赶过去的时候,喻芷正站在一处还没有血迹的地毯上呆滞地看着眼前的惨状。

    “阿芷……”郁屿辰几步走过去,扶着喻芷的肩膀转向他,看见小姑娘眼眶红红的,心疼得一抽。

    托着她的后脖子,把她护在怀里,遮去那些不堪入目的场面,轻轻拍打着喻芷的后背,声音轻柔,低醇悦耳:“没事了,我在呢,不怕了不怕了……”

    没多久,肩头传来隐隐的抽泣声,哭声逐渐变大。

    喻芷哭了好一会儿,终于抬起头了。

    她眼巴巴地看着郁屿辰,手指搅着衣角,声音断断续续的:“你的……都…..湿了。”

    郁屿辰瞧着她的神色比之前的面如死灰要好多了,虽然惨白但眼睛里总算是有了神采。弯了弯唇,俯身亲吻她脸上的泪水:“没关系的,阿芷要怎么样都可以,要命我都给。”

    “呸呸呸!”喻芷立马不哭了,瞪着一双红通通的眼睛:“我不要你的命!这句话收回去!不许你这样说!”

    郁屿辰好脾气地哄着她:“好好好,我收回去,我不说了。”

    我只做。

    “这还差不多!”喻芷满意了,窝在他的怀里贪婪地吸着郁屿辰怀里的气息。

    尽管没有再哭了,但声音已有些沙哑。

    郁屿辰轻叹一口气,似乎在遇到他之后小姑娘就总是能遇到能勾起绝望历史的事情,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是想到妈妈了吗?”

    喻芷身体微僵,然后在他怀里拱了拱,声音沉闷:“嗯……”

    郁屿辰轻轻抚摸着她柔顺的长发,将凌乱的碎发别到喻芷白皙的耳后,做完这一切缓缓垂下手,在喻芷看不见的地方握紧了拳头,关节劲白,唇色毫无血色,尽量不让喻芷看出他的不适。

    “呵呵呵……你的身体似乎大不如从前了呢。”一个鬼魅般的声音兀然在房间里响起。

    “谁?!”

    郁屿辰护着喻芷看向来人,眼眸微眯,薄唇轻启:“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