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都市小说 > 太子眼中钉 > 43.干一碗鸡汤吧
    功夫不负苦心人,太子妃为了有孕,哪怕名医只有一丝希望也大张旗鼓地派人去寻,她的母家也悄悄派出不少人手。

    终于半个月后,寻到了那位大名鼎鼎的神医,千金相求,请入东宫。

    这神医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虽然头发胡子全白,但是眼神坚毅,说话利索,耳聪目明。

    他见了蒙着面的太子妃,也不行礼,只是略微垂首,眼神上下打量。

    “神医,这是唤你过来的贵人,想让你帮贵人诊断一下。”

    冬儿端着架子,表情严肃,看到这神医神情自若,便放下了心。

    太子妃伸出胳膊,盖上帕子,任由神医把脉。

    “神医,贵人体弱,自从先前小产后便很难有孕,今个儿想让你瞧瞧,看看能否帮帮贵人,若是能助贵人再次添子,便赠神医黄金千两。”

    神医闭目思索,表情严肃,额头也出了细细的薄汗,许久,才睁开双目,拱手回答。

    “回贵人,贵人小产后确实伤了元气,不过想要再度有孕,也不是件难事。”

    “当真?”

    她美目微睁,十分激动,不敢相信地看了看冬儿,冬儿也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可是之前不少大夫也替贵人看过,说是很难有孕。”

    “哼!庸医啊庸医!”,神医连连摇头,一脸可惜。

    “贵人体弱,想要再度有孕必要一番精心调养,那些庸医医术不精,恐怕用药不善,所以不敢夸口,辛亏贵人今日寻了我来,否则耽误了调理时期,怕是难上加难了。”

    “神医,还有牢你多费心了。若是我身子好了怀上孩子便好好感谢神医。”

    他摆摆手:“治病救人乃是我的本分,贵人不用多谢。不过贵人体弱,先前用的药性太过温柔,元气还没有怎么恢复。需要个一年半载。”

    “这么久?”

    太子妃有些担忧,眉头皱起:“可否能快些?”

    神医叹了一口气:“法子也是有的,不过......”

    冬儿连忙问道:“不过什么?”

    “有一味药,药性猛烈,若是为了早日恢复,可能会损伤贵人的容貌。会使夫人的肌肤变得白嫩不再,会容易暗黄。”

    太子妃沉默不语,女为悦已者容,她一向在意自己的容貌,怎么会容忍容貌受损。她闭目皱眉难过地问道:“严重吗?可有缓解之术?”

    “不算严重,若是敷上香粉则看不出来。只是卸妆后便能细看出来。”

    “既如此,便用药吧。”

    “娘娘。”,冬儿紧张地看她,见她心意已定,便不再追问。

    “神医,还有一事麻烦您,您见多识广,可能保证让我之后腹中的孩子是个男胎。”

    “这倒不难。”,神医抹了一把胡子,点头说道:“我这有一副药,待夫人好了之后,只要在月圆之时,服下我这副药,再行雨水之欢,必能得男胎。”

    太子妃和冬儿松了一口气,皆眉开眼笑,看来上天并没有放弃她们。

    --------------------

    夜色袭来,寒风阵阵,走廊上的宫灯摇摇晃晃,在月色下将影子拉长。腊梅的香气透过窗户的缝隙传到屋内,镜子中的身影渐渐清晰,是刘嘉的面容。

    “主子,您料事如神,果然太子妃请了神医过来。不过主子,您为何要把神医透露给她,若是她真的有孕了,我们怎么办?”

    “若是太子妃真有了身孕,想必殿下也会开心些。我已经欠他许多了。”

    她的眼神暗了暗,看着手中的纸条陷入沉思,许久后,叹了口气,将纸条放在烛火中燃烧。

    “我本将神医引荐给李良娣,没想到她却借花献佛给了太子妃,我小看了她。此举她既能避免去母留子之事,又能博得太子妃的信任。不过都是殿下的孩子,我不会对她们下手的。”

    “娘娘,那信上的事?”

    “我考虑一下。”

    她遣走了侍女,独自一人坐在梳妆台前,从抽屉中拿出一块玉佩,陷入沉思。

    夜色浓重,只听见窗外呼呼的风声。

    冬夜格外地长,给贪睡的人许多机会,慕婉总是早早入睡,天色微亮才被唤醒。仍然躲在被窝里面不肯起床。

    “主子,快起来吧。就连杨侧妃起的都比你早!”

    “哼!她是又哭了才对。”,隔壁院子传来她的哭声,一大早怎么又开始哭了?原先是晚上,现在连早上也不放过。自己总是被她的哭声吵醒,念在她年纪小,也难以计较。

    一阵接一阵,实在忍受不了,“呀呀呀!连觉都不让人睡!”,她一个鲤鱼打滚坐了起来,双手抱头大叫。

    “主子,快起来吧,太子最近都不来咱们这了?快想想办法?”

    慕婉一个无奈地眼神看着她:“殿下去哪我也没法插手啊?脚长在他的身上。”,自己也想让他多来看看自己。

    “太子妃天天给殿下送糕点和糖水,主子,您也学学!不能守株待兔啊!”

    “好吧,好吧!你赶紧让人做好,我去送给殿下。”

    秋水开心起来,露出欣慰的笑容,主子果然开窍了,便派人准备。自己则拉着慕婉梳洗打扮,将她装扮得明艳夺目,倒有几分倾国倾城的模样。

    她梳着飞天髻,斜插着几只鎏金攒珠步摇,耳朵上缀着流苏翠珠耳环,穿着水红色夹袄,系上月色的云纹百褶裙,唇上涂上朱红的胭脂,越发衬得她姿容清丽明艳。

    秋水感叹了一番,回过神来递上一个饭盒给她,催促她出门。

    “急什么急,我的早膳都没有吃呢?”

    慕婉嘟嘟囔囔,虽然脸上一副不耐烦的模样,心中却乐开了花。她也好几日没有看到赵阳了,只不过有些不好意思主动去见她。

    “姑母塞进来的杨侧妃只是个孩子,看来她吃了亏,笼络殿下还得靠我。”,她自言自语给自己洗脑,自己才不愿主动去献媚,只不过为了姑母和孙家。

    太阳开始露面,散发着缕缕暖意,地面厚厚的一层雪也开始融化,不过很多地方皆结了一层冰,慕婉东倒西歪地走着,一小段路,背上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娘娘。”

    张太监看着气喘吁吁的慕婉行礼:“殿下正在批改奏折呢,我去通报一声。”

    “不用了。”

    她摆摆手,生了一丝好奇的心,遣退了身后的宫人,跺着小步子,进入书房。

    赵阳披着一件玄色虎裘大袄,坐在案前皱着眉动笔批注,时不时咳嗽两声。慕婉看了心中一紧,快步走到他身边蹲下,也不开口行礼,就这么静静地陪着他。

    “你怎么来了。”,赵阳看了她一眼又换了一本奏折,咳嗽地更加剧烈,慕婉连忙替他拍背顺气。

    “殿下怎么了?可是感染风寒了?有传太医来看吗?”

    “不碍事,想必是这几日吹了一些冷风有些着凉。等我批完这些奏折再说。”,他也不抬头,就这么敷衍她。

    “殿下的早膳可吃过了。我让人炖了不少鸡汤,冬日里喝最滋补。”

    “好,你放着吧。”

    “哼!”

    她生气地哼了一声,将碗重重地放在案上,听到声响,赵阳停笔转头看着她,向她挑了挑眉,一副任她倾诉的模样。

    “殿下您一点也不注意身体,早膳也不吃,受了风寒也不看太医,一天到晚就是折子折子!”,她越说越气,一把抢过他的笔扔在一旁,将碗推到他面前,“奏折无穷无尽,还是先吃饭,殿下千金之躯,若是有了损伤,会 ......会动摇国本的,母后也会担心的。”

    “好,听你的。”,他叹了一口气,拿起碗轻轻吹着滚烫的热气,这鸡汤去了油,加了一些枸杞红枣,闻着香甜不腻。他喝了几口,越发上瘾,一连喝了两碗。

    “这鸡汤倒是和我之前喝得有些不同,清新不腻。”

    “殿下若是喜欢我之后多给殿下送来。”,她脸颊微红,小声说道,看着他漆黑的瞳孔,害羞地低下头。

    一丝微妙的气氛在两人之间氤氲开来,赵阳越发觉得心跳得厉害,额头也有些发烫,只当是鸡汤喝的。

    “啊嚏!啊嚏!”

    慕婉紧张兮兮地看着她,眼睛瞪得如同铜陵一样,“殿下,还是让太医看看吧。你这样大家会担心的。”

    赵阳看着她,她害羞地低头搓手,装出一副冷静地模样:“母后肯定担心,怪我们没有照顾好你。”

    他笑了笑,打趣她:“你确实没有怎么尽过妃嫔的职责,你看看这是不是第一次给我送汤,别人可是天天不断。”

    “那么多人,也不缺我一个,爱喝喝,不喝拉倒!”

    她恼羞成怒地站起来,拍了拍裙子,回头瞪了他一眼气呼呼地离开,留下一脸目瞪口呆的赵阳:“我说她什么了?怎么就生气了。果真女人心海底针!”

    他叹了口气,看着手中空空如也的碗,砸了砸嘴,慢慢回味,心中暖意升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