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科幻小说 > (综)普通人也想做英雄 > 40.第四十章 考核
    今天是千鹤意外加入武装侦探社的第二天,作为异能者的身份。

    她没有再回过酒吧或者贫民窟,她和太宰的约定是假死两年,不以真身出现在公共视野。

    这也就是千鹤能下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染了头发,把自己橙色的头发染成了棕色,出门也是会戴着口罩,穿着男装。

    因为身高的问题,女扮男装并没有什么难度。

    千鹤平摊在沙发上,呆呆地看着正上方的那一块有水渍的天花板,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

    自从醒来到现在,三天时间,她时不时还沉浸在梦里看见的那双红色的眼睛上,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可她就是想不起是谁。

    就只隔了层纱,很快就可以得知的感觉。

    那场梦深深困扰着她,她不相信这只是一个平白无故的梦,她害怕的是确有其事。

    她确信自己遇见过这个人,是她忘记了还是这是未来会发生的事?

    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太奇怪了,不管是不停的穿越还是曾经的七次轮回。

    什么时候才会到尽头,到达尽头后的自己又会怎么样。

    会真正的死亡吗?

    思绪万千——

    如果旁边的人,吃薯片的声音不那么的难以忽略就符合她此刻忧郁的气质。

    “乱步先生...零食吃多不好哦。”千鹤懒洋洋的提醒着。

    “你真是一个很有趣的东西呢。”

    “是人哦,人。”

    社长推开门走了进来,入眼就是提不起干劲的千鹤,他神色没有波动,开口道:“今天的调查任务就是交给千鹤和乱步了,”他停顿了一下,等千鹤坐起身后继续说:“是有关于少女分尸案。”

    临出门前,晶子拉住了千鹤,耳语道:“一定要看紧乱步,某种意义上他像个孩子,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

    谢谢你,晶子小姐,我发现了。

    千鹤对着晶子点点头,跟在大步流星走的乱步身后。

    这个侦探社似乎就是为了乱步先生而创造的,千鹤像是乱步的保镖般沉默不言的站在他的后斜侧。

    乱步也没有说话,笑嘻嘻的站在旁边看着警务人员在案发现场采集着样本。

    现场有点混乱,还没有人发现千鹤他们的到来。

    混乱的原因大概是因为这是近几年,最惨无人道的一次凶杀案了。

    凭空出现了近百只一比一的人形玩偶,玩偶中的支架居然都是来自于不同人的骨架拼接而成的,这是第二起分尸案件,第一起中分析出来的骨架,都是符合少女或瘦小男孩体型的大小。

    最大的问题,是最近一两年,这附近根本没这么大的失踪情况。

    那么两起加起来近600人的少女或少年,是用什么办法搬运过来的?又或者是什么时候被分尸的呢?

    被带回实验室的骨头,放置在黑暗环境中也是用过了发光氨,但是并没有血迹反应,骨头被特殊的液体清洗的干干净净。

    现场被黄色的警戒带围了起来,记者在外围叽叽喳喳的乱作一团,乱步好像是漫不经心般环顾四周,然后弯腰抬起来带子进去了。

    “等等,你不是相关人员,不能进入。”

    乱步进去没多久,就被拦了下来,警务人员用手掌推着他,千鹤跃了进来,握住了警务人员的手腕,说:“是你们这的老大把他请来的。”

    “我不知道这...”

    “对,是我请来的。”从后面走过来一个带着蓝色牌子的人,这场事件连警察局局长也出动了,他拍了拍警务人员的肩膀,带着一脸歉意对乱步欠了欠身。

    局长张着一张很佛性的脸,他说:“这已经是第二起了,这些女孩太可怜了,请您一定要帮帮她们。”

    乱步是在几起重大的凶杀案中名声鹊起的人,基本上警界上层都知道他惊人的推理异能。

    不过据千鹤观察,乱步的推理异能其实是来源于他本身的观察力和智慧,他有一双可以看透人的眼睛。

    和太宰治相比,乱步的观察力更为纯粹。

    “您喜欢吃海鲜吗?”

    “海鲜?不是很喜欢,怎么了?”局长的肌肉似乎不留痕迹的缩了一下,他摸了摸鼻子。

    “啊,因为乱步先生很喜欢,只想想如果可以的话,共进晚餐?”

    “不好意思,晚上还有很重要的事。”

    乱步没有打断两个人的交谈,戴上了开启他异能的眼镜。

    一秒两秒——半分钟。

    “异能失败了呢。”乱步推了推眼镜对千鹤说:“糟糕了,看来我无能为力。”

    说完就离开了,千鹤看了眼尴尬的局长,也鞠了一躬,走了。

    路上,乱步依旧带着笑意,千鹤斟酌了下,提出了疑惑,问:“你已经知道了?”

    “是啊。”

    “是...”

    “没错,是局长,但是还不止,现场还有另一个人是他的同伙。”

    他顿了一下,轻声的说:“就藏在其中一具完好的玩偶里。”

    “你是怕说出来没有人相信吗?”

    “哈哈哈,我早就看清了他们的漏洞,怎么会有人不相信,只是为了不打草惊蛇,因为还有第三个留在巢穴的人。”他转过头,笑着的表情变的认真起来,他说:“我们今晚就去把其他人救出来。”

    “不用告知社长吗?”

    “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任务。”

    千鹤虽然在提问前就已经有预感,可能凶手是现场的某个人,但是她并没有发现什么漏洞。

    乱步似乎已经知道千鹤的疑惑,解释道:“这样的案件很大,可是不至于让局长从第一起到第二起,都亲自出现。”

    “从旁边的警员的紧张程度可以看出来他是否上一起案件也亲临了,这样的案件势必有很多记者苛责局长,最常见的办法是不出现。”

    “并且他太过于确认骨头的性别了。”

    “可是法医给的鉴定不是说骨头很大程度是属于少女吗?”

    “对,可他是局长,所以用词也肯定更谨慎,这是能升职到局长的素养。”

    “什么样的人会很喜欢出现在案发现场并且对于不能确定的事那么确定呢?至于人偶里有同伙嘛...”

    乱步好像不准备继续解释下去,打算就这么吊着千鹤的胃口。

    好气,这个世界的聪明人为什么那么多。

    深夜——

    千鹤已经和乱步躲在了偏远临海的海鲜加工厂附近。

    乱步没有闻出千鹤口中所说的局长身上淡淡的海鲜味,事实上在场没有人闻见。

    但是他根据千鹤的话,推测出了他们的藏身之处,整个横滨有14家海鲜加工厂,然而他确定就是这家。

    千鹤探出头撇了几眼,缩回身靠近乱步的耳边轻声道:“有不少探头藏着,要不我去,你在这留着?”

    “我知道那些探头的盲区。”言下之意是他想和千鹤一起进去。

    “那分开行动?”

    乱步点点头。

    千鹤看着乱步贴着墙往前挪,自己抓住外接空调的栏杆,向上一翻,透过上方的封闭玻璃窗看。

    然而余光撇见,乱步的嘴角一侧微微抬起,一瞬间又正常了,轻蔑?

    千鹤没有多想,只是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小吸盘和钻石,吸盘扣在玻璃上,另一只手用力且极快速地划出一个足够容纳自己进入的图形,一拔,吸盘上附着着那块玻璃。

    从社长库存里那拿的设备真好用啊,千鹤感叹着钻了进去,肉眼所见,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是千鹤隐隐约约的听见有细弱的少女的喘息声,轻得就连她都很容易忽略。

    千鹤一跃而下,提满速往声音来源处冲刺,几乎幻化成一道虚影一阵风。

    然而到达了最里面,少女的声音就仿佛一墙之隔,可外圈她已经检查过了,并没有人,声音已经停止了。

    断断续续的——

    难道是在墙里?千鹤敲了敲墙,墙面发出的声音是中空的,千鹤四处找了找,没有找到什么机关,她只能一拳敲了上去,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闷闷的。

    墙面之间有一条缝,可容一个人的大小,顺着这面墙,有一道悠长的楼梯直通地下。

    千鹤走了下去,在转角处,她又听见那个声音了——

    她说:“求求你...把我放出去吧。”

    紧接着,千鹤听见一个男人在说话,清亮的少年感十足,道:“你在说什么?”

    是属于乱步的声音。

    乱步先生...就是那第三个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