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都市小说 > 2019个快递的下堂王妃 > 26.新年
    除夕将至,钱小银一边忙着年货一边准备着年夜饭的食材,一边又提防着相亲男子。

    一时间,忙的不可开交。

    成慕琛因为要久住在这山中,所以把所有的侍卫都遣散回了京城,只余下几个无父无母的暗卫在他身边的。

    一共七个人,剩下六个也不住酒楼了,都在安平家里打地铺了。

    这下子,家里人可热闹了。

    铁龙比元宝还小半年,他的加入,成功使得孩子们的队伍壮大了。

    新年这一天,钱小银换上了一套崭新的衣裙,其实她不是很喜欢这种太过华丽的衣服,但是是外公送的,她又岂有不穿之礼呢?

    不过这件衣服还真的很漂亮。

    上衣是天水碧色的,薄如蝉翼,层层掩映下,更显得锁骨与脖颈修长秀丽。

    衣襟上镶着盈盈绿珠,恰似碧湖澄澈,观之水头,价值连城。

    下裙是一条三彩罗纱裙,飘逸秀美,钱小银穿上之后,在镜子前转了好几个圈。

    她长得不是古装美女,但是衣服是真的好看。

    尤其是身体转动的时候,那如同花瓣盛开的弧度。

    哎,要是武功再厉害一点,她成为一个隐士高人,云端漫舞,御剑而飞。

    只可惜,她不是那个频道的啊!

    而且,头发不怎么会梳啊!

    老实说到了古代这么久,她是真的没学会什么发髻,因为那些不是要用头油,就是要用假发。

    把头发扎得那么紧,插那么多簪子,看起来就很高贵很厉害了吗?

    好在在电脑和手机视频里,她有刷到过很多的编发视频。

    头发编一编,绕一绕,用日本皮套扎一扎,最后固定两个簪子,就行了。

    她的发式,还在城中掀起一阵子效仿热呢。

    抹了一个樱花粉色的唇膏,钱小银美美哒看了看自己,又给自己自拍了很多张。

    直到…

    “小银,你怎么进去半个时辰了,还没出来?元宝看不见你,要哭了…”钱小银瞬间吓了一个激灵,把手机收起来,推开房门。

    “元宝,怎么了怎么了?”推开门的瞬间,众人的目光都直直的落在了她的身上。

    便连要哭的元宝,目光都落在了她腰间的一个海棠花禁步上。

    伴随着娘亲的靠近,那东西叮咚作响,是什么?

    元宝抓住了那禁步,钱小银也成功的把儿子抱在怀里:“怎么了?想妈妈了,不哭不哭…今天过年,咱们好好的。”

    晓晓从呆愣中回过神来,惊呼一声:“我看到天女下凡了…”

    钱小银瞬间瀑布汗:“是这件衣服好看,衬的。过几天我给你做一件一样的,你穿一个效果…”

    晓晓摇头,拉着她的手臂亲昵的开口:“那能一样吗?我就没见过不喜欢别人说自己美的,你不经常和那些姐姐妹妹们说女人要自信,怎么到了自己这里,连夸自己的美都不敢承认…”

    钱小银闻言,瞬间一怔。

    也是哎…

    只不过,一向都是她夸别人,忽悠别人。

    夸自己…

    “好啦好啦,谢谢你的夸奖,过年当然要穿的漂亮一点。你也不差哦,这件红裙子很衬你的肤色。”两人互相吹捧着,铁牛在一旁歪着脑袋,听不明白。

    直接就好看不就行了吗?

    媳妇,妹妹都好看。

    “对了,元宝他怎么了?”

    “刚才外面放鞭炮,他瞪大眼睛看,看着看着就开始找你,可能是害怕了吧。”钱小银瞬间心中生出许多的愧疚,儿子正在面临巨大的恐惧中,而自己竟然在屋子里臭美,真是不应该。

    做了好几个鬼脸,儿子很快开怀大笑起来。

    钱小银将他放下,很快,他又和小糖和铁牛打成一片,在娃娃家里玩了起来。

    那里有很多的职业体验,还有高乐积木。

    只要孩子开心,她这当娘的,也就开心快乐了。

    或许,等以后儿子成家立业娶了媳妇有了孙子,她还是没拆完快递呢!

    “小银,这件裙子很漂亮…你穿着很合适…”忽然,身边凑过来一个人。

    今日成慕琛换了一件黄白相间的衣服,白衣素锦,金丝刺绣,汇聚成朵朵祥云,一看面料,就是一件价值不菲的衣服。

    “谢谢…”大过年的,还是不好拂了人家的面子。

    “小银,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可以先假装成婚,然后…”

    钱小银瞬间头摇的像是拨浪鼓一样,且后退了三步:“不不不,这种情况表哥你是不是话本看多了,我不会进入你的圈套。”

    “话本里都写,假戏真做,以后就变成真的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计谋吗?!”

    她戒备直白的话,成功让不远处的安平失笑。

    他这孙女哟,可真是太直接了!

    “不是圈套,就是…就是…”成慕琛就是不下去了。

    “我又不会勉强你。”

    “那我就拒绝。”

    “那以后,别人问起孩子的父亲,你要怎么说…”

    钱小银坦诚道:“就是成慕琛呗。”

    三个字,仿佛有魔力般的,摄住了成慕琛的心神。

    这是他三年后第一次听她叫他的名字。

    “那如果成慕琛找来,要你和孩子回去,你会答应吗?”

    “别开玩笑了,他都已经休了我,孩子是休了我之后生的,他想要孩子,没门!”

    两人的谈话,最终被安平终止了。

    人家两个有情人谈天,那都是风花雪月,闲趣雅然,而他们两个,这么多天压根没找到个共同话题。

    看来,这事肯定是要吹了!

    晓晓帮着看孩子,钱小银和铁牛娘扎进了厨房。

    铁牛在一旁,听出了端倪,问道:“你要追我妹子?”

    成慕琛原本脸色郁郁,听铁牛问起,连忙点了点头。

    “我觉得你人还不错。”要问铁牛是从哪里看出来的,似乎是每一次他看到这位公子,他都和小糖玩得很开心。

    铁牛十分的疼爱小糖,比自家的铁龙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小糖那样的可爱,就相当于他的亲闺女。

    成慕琛对于小糖如此温柔,铁牛自然也就对成慕琛有了好印象。

    加之成慕琛一出手就是一万两黄金,小银这么多年打拼,辛辛苦苦的,都没有那一株天山雪莲来的价值不菲。

    所以,有钱不觊觎小银的钱,喜欢小银的娃娃。

    两点符合小银的选婿标准,就是…

    这位慕公子看起来太瘦弱了,似乎有些弱不禁风。

    不过,既然连小银的外公都极力向小银推荐他,那应该差不多了。

    没事闲的,铁牛还操起了媒婆的心。

    “你家中可有妾室?”

    “并无!”

    “我妹妹最喜欢的就是钱和元宝小糖,你从这两方面入手,或许能打动她。”铁牛平时话不多,可是他是个细心观察的人。

    钱小银第一次去他家里,他就知道躲在很远的地方避嫌。

    他的心思十分的细腻。

    成慕琛闻言,连忙起身拱手道:“多谢铁兄指教,在下受教了。”

    “我只是觉得你不错,想让我妹妹开心,她要是选你我自然开心,不选你那也是她的自由。但你不能仗着有权势就欺负她。”

    成慕琛自然连忙摇头。

    “这世界上,没有人可以欺负小银,谁也不可以!”

    忙忙碌碌就到了下午,年夜饭是在黄昏的时候进行的。

    十六个菜,陆续上桌。

    红烧鲤鱼,大丰收排骨炖豆角,锅包肉,鱼香肉丝,爆炒大虾,水煮肉片,松仁玉米,红油凉菜等十六道菜品,被一一摆上桌。

    钱小银是最后才上桌的。

    大家都在等她,她是最忙碌的人。

    便连成慕琛的暗卫,都被安平叫了过来,一起吃年夜饭。

    所以,一大桌子的人,十分的热闹。

    钱小银上桌的时候,桌子上只有一个座位了。

    与成慕琛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方,他的旁边,儿童椅上,坐着他的儿子。

    在陌生人旁边,那小子笑的没心没肺,一点也不淘气也不哭闹。

    成慕琛向她微笑道:“我帮表妹照顾孩子,总可以了吧。”

    现在是吃饭时间,是年夜饭时间,只是善意的微笑与帮助,并不能改变什么,更改变不了她那颗坚定的心。

    这么想着,钱小银坐在了元宝旁边。

    两人之间坐着小小的孩子,明明是一家三口,可却各自离散。

    对面的安平看了,一滴浑浊的老泪,瞬间从脸上滚落。

    让钱小银看了个正着。

    “外公…你怎么了…”她慌乱的起身,安平却摆了摆手:“没事,只是想起你外婆和你娘了,如果她们还在,看你这么自强自立,一定会很开心的。”

    外公,再没有遇见她之前一直都是一个人。

    她怀孕的时候,他陪在她身边。

    她生产的时候,他为她奔波劳碌。

    她有了孩子去忙事业,外公为她和孩子操碎了心。

    “外公…还有我在您身边,我这辈子都留在你身边!我哪也不去,我要和孩子们一起孝敬你!”钱小银的脸上也情不自禁的滑下两行清泪。

    在这大喜的日子里,为什么看着外公,她心里,忽然这样的慌乱呢?

    外公年纪大了,已经60多了,在古代,七十古来稀…

    她还能陪他多久?

    他是她血脉相连的人啊!

    “傻丫头,大过年的,说这些做什么,来,外公给你们一人一个红包,过了一岁了,要更加发愤图强!把自己想做的事做好,我相信,大家都能做得更好。”安平依次给铁牛娘,钱小银,成慕琛,铁牛,晓晓,以及三个孩子,都发了红包。

    铁牛娘看出了他眼中的疲惫,连忙道:“安叔,我们跟着小银这些年享了不少的福,新年小银的店开了三家店铺,在别的县城小银还要加盟,她总是稀奇古怪点子一大堆,我啊就有这个自信,过不了几年,小银绝对是咱们夏唐国的首富。小银这么有本事,有出息,你就放心吧!”

    “嗯嗯,外公,我又要开分店了呢,店慢慢的也上了轨道,以后孩子我自己带,您也休息休息,想做什么都可以,又或者你需要什么珍惜的药材,我去帮你弄来。”

    安平闻言摇了摇头,慈爱的笑了笑:“小银,我没事,你别担心了我。快,我还没吃你做的年夜饭呢,等了两年,终于吃到了。”

    钱小银抛却掉心头的那股酸涩感,拿出了自己的手机道:“那,我们来一张合照吧,好不好?”

    合照,为何物?

    钱小银的袖子里拿出了一个长长的‘棍子’,而后把自己的手机固定在了上面。

    瞬间,那四四方方的东西仿佛镜子一般,映照出了每一个人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