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玄幻小说 > (综)今天吃什么好呢 > 2.抖S的两天
    为了贴合这个世界的设定,真田美里决定去学习网球,毕竟是网球王子的世界嘛。

    “姐姐要去我上的网球班学习?!”

    真田玄一郎震惊地拍桌起身看着真田美里。

    “是啊,因为玄一郎不是学得很开心吗?作为合格的姐姐是不可以和亲爱的弟弟有代沟的。”

    真田美里的话让真田玄一郎心里又咯噔了一下。如果姐姐真的去自己学习的兴趣班学习,那他还可以交到朋友吗?!

    “不行!!”

    一想到自己因为抖S的姐姐而没有朋友的悲惨日子,立刻下意识地摇头大叫。而且他好不容易在网球班交到一个不认识自己姐姐的好朋友,他家附近的孩子都恨不得离自己远远的。

    “玄一郎,你刚刚在和我说话吗?”

    真田美里听到真田玄一郎的大声反对,放出了一丝鬼畜气息。

    “不是的,姐姐...大人。”

    是的,在真田美里这几年的高压下,6岁的真田玄一郎现在屈辱地叫她姐姐大人。

    “真希望那里也有像玄一郎一样可爱的孩子啊。”

    真田美里只是通知而已,她不是要征求真田玄一郎的意见。

    “对不起了幸村,都是因为我的软弱。”

    第二天,真田玄一郎在网球兴趣班里对着自己这些年唯一的好朋友幸村精市低头握拳,悲痛地道歉。

    “为什么?真田做了什么吗?”

    小小年纪就很漂亮的幸村精市疑惑地看着真田玄一郎。白皙的肌肤,带着可爱的婴儿肥,一看长大就会就惊艳众人的五官...糟糕,是姐姐最喜欢欺负的类型...

    “我...没有阻止她。”

    真田玄一郎有点难以启齿,他已经可以想象幸村精市今天过后会跟自己划开界限了。

    “她?”

    幸村精市被真田玄一郎弄得一头雾水,因为他今天实在太反常了。以往他每一次来上课都开心不已(不用在家被自己抖S姐姐欺负),每次下课还舍不得走(不想回家看到又在想怎么欺负自己的鬼畜姐姐)。

    “啊,我的姐姐,她今天也要过来上课。”

    真田玄一郎闭上眼睛忍着泪水,如赴死般说出了这个噩耗。

    “真田的姐姐也来上课,那和你今天的道歉有关吗?”

    幸村精市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真田玄一郎会是这幅神情,只是他姐姐来上课而已啊。

    “幸村,你见到她就知道了。无论如何,我都会保护你的,我们要做一辈子的朋友!”

    幸村精市忍着让眼前的好友去吃药的心情,对着他悲壮的模样,嘴角抽搐地点了点头。

    “大家,这位是新来的朋友真田美里,要好好相处哟。”

    “嗨!”

    因为兴趣班的同学年纪都不大,都是6-10岁,所以还很纯真。

    “我叫真田美里,希望和大家‘好好相处’。”

    真田美里的外表可爱,9岁还带着点奶音,笑容甜蜜,让幸村精市觉得真田玄一郎是不是反应过度?他姐姐很正常啊。

    “...可恶!”

    真田玄一郎看到姐姐的笑容,就知道她心情很好,抖S魂已经复苏了。而且她还特地加重了“好好相处”这四个字,下课之后肯定很多人哭着跑出去。

    ‘无论如何,我都会保护你的,幸村!’

    真田玄一郎握紧了拳头,这是他和姐姐的战争。

    “好了,接下来是练习赛,美里同学也上去试试吧?”

    因为有两个真田,所以真田美里让教练可以叫自己美里。练习赛教练不会看着,因为还有其他大班,所以时不时巡查就好。

    “嗨!”

    真田美里拿着网球拍上场,对着对面的小孩子下意识地舔了舔唇。又是个哭起来很可爱的孩子呢。

    “哇!!”

    “我要回家!!”

    “呜呜呜!”

    “我要妈妈!”

    真田玄一郎拉着幸村精市对练,不让他接近自己的姐姐。果不其然,没多久就听到了隔壁场孩子们的起跌不休的哭声。

    “别哭了,现在还不可以回家呢。”

    真田美里安慰着他们,让他们哭得更厉害了。

    “怎么回事?”

    教练跑过来和真田美里一起安慰那些孩子,奇怪地问她。

    “不知道呢,是想家了吗?”

    真田美里皱着眉头,似乎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和教练一起安慰着那些孩子们,

    “不哭,不哭了,很快就可以回家了。”

    真田美里一脸温柔地看着苦闹地孩子们,让他们害怕地下意识收敛了泪水,身体发抖。

    “美里真厉害呢,很会哄孩子呢。”

    教练看着真田美里熟练地让孩子们安静下来,称赞道。

    “因为家里有个很可爱,又很会哭的弟弟,所以已经习惯了。”

    真田美里的视线让真田玄一郎身体一抖,撇开了头。

    “mo,玄一郎还真是害羞呢。”

    真田美里和教练说完后就走到了真田玄一郎的面前,摸着他的头,开心地说道。

    “......”

    真田玄一郎想把幸村精市挡在自己身后,可惜失败了。

    “阿拉,这个可爱的孩子是谁啊?玄一郎的朋友吗?你好,我是真田美里。”

    幸村精市虽然因为真田玄一郎想阻止自己的行为感到奇怪,可是自身礼貌让他还是做不到在对方自我介绍时无视对方。

    “你好,我是幸村精市。”

    真田美里和幸村精市握手之后笑容更大了。真田玄一郎的心害怕地快要跳了出来。

    “姐姐...”

    真田美里拉着真田玄一郎的手,阻止了他说出后面的“大人”两字。三人不止吃了一顿正常的午饭,没有草莓酱!没有草莓酱!没有草莓酱!重要的事情说三次!而且幸村精市居然还是开心地笑着离开网球场的!

    “姐姐,为什么...”

    真田玄一郎被真田美里牵着手回家,不敢置信自己的鬼畜抖S姐姐在最符合她作弄类型的幸村精市面前居然那么正常?!

    “因为玄一郎很珍惜这个朋友对吧?”

    真田美里笑着看了一眼真田玄一郎。不是那种鬼畜笑,也不是那种带着恶意的笑容,而是真正的微笑。

    “玄一郎因为我的缘故交不到什么朋友,难得玄一郎可以遇到一个喜欢的朋友,姐姐我当然不会破坏了。”

    真田美里摸了摸真田玄一郎的头,带着暖意和爱护。

    “玄一郎是我最喜欢的弟弟,所以不用担心哟,幸村是个好孩子呢。”

    真田玄一郎瞬间对姐姐所有的害怕和埋怨都消散了。过去周围的朋友都是因为喜欢他姐姐或者是带着其他目的接近他的,姐姐知道这一点才把他们都赶走吧?因为知道自己内向,不好意思拒绝别人才会把他们都赶走的。

    “姐姐。”

    真田玄一郎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觉得自己姐姐原来一直在保护自己。在今天在球场上哭泣的孩子也是,都是之前欺负过他的人。

    “玄一郎,网球班明天我就不去,感觉剑道更加有趣呢。”

    真田美里其实也没有报名,只是过去体验一下而已,说好了如果有兴趣才学。

    “那我明天也开始练习剑道吧,明明姐姐3岁就开始了。”

    真田玄一郎想着祖父一直对姐姐赞不绝口的剑道天赋,想着或许自己可以离姐姐近一点。

    “好啊,爷爷会很高兴哟。”

    真田美里拿着竹刀身体轻盈,如泥鳅般游刃有余地在真田爷爷的刀下躲避,眼睛不断寻找着对方的破绽。

    “老头子,没吃饱饭吗?这样的攻击可不能让玄一郎看到剑道的魅力啊。”

    真田爷爷的大力的砍击被真田美里四两拨千斤般卸去力道,木质地竹刀在两人手中如真刀般发出锐利的锋芒。

    真田玄一郎坐在场边,被两人对决时磅礴的气势压得满头大汗,呼吸也开始困难。

    “臭丫头你才是,我刚刚只用了五成力而已。”

    真田爷爷转攻为守,面对真田美里如狂风暴雨般的攻势额头冒出了几滴汗水。看来因为今天有玄一郎在,这丫头才出尽全力呢。短短几个月实力又增进了那么多,比上一次防守时更叫吃力了。

    “老头子,不打了,别你还没趴玄一郎就趴下了。”

    真田美里跳开一步,甩了甩自己的手腕,用竹刀指向不停大喘气的真田玄一郎。

    “我一开始不就说过了,对玄一郎来说,看你和我的对打还太早了。”

    真田爷爷和真田美里只要拿上竹刀,气势和气势就会开始比拼。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真田美里的气势如此汹涌,和自己练习了40年的剑道如此接近,或许这就是天生剑客才会具备。可是两人的气势对玄一郎来说太过难以承受了。

    “玄一郎还好吗?有感觉到身体里有什么生命之气冒出来吗?有开念吗?需要给你做个水见式看看是哪种类型的念能力吗?”

    真田美里用竹刀不停地戳着真田玄一郎,在他顺过气后嫌弃地躲开。

    “姐姐,正常人是不会开念的,而且我们这里也不是猎人的世界,现实和漫画要分清楚。”

    真田美里笑得一脸鬼畜,

    “呀咧呀咧~玄一郎,你刚刚叫我什么?”

    “姐姐大人,对不起。”

    真田玄一郎立刻改口,对着真田美里的鬼畜笑,他真的很怂。

    “嘛,玄一郎其实不用那么叫的,我只是因为好玩才让你那么叫的。”

    真田玄一郎对真田美里的话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他相信自己改口的话一定会被这个抖S欺负死的,绝对会把自己欺负到睡觉都哭出来的。

    “不,是我自己要叫的,姐姐大人。”

    真田玄一郎屈辱地握拳,只要姐姐上了初中就好了。听说姐姐打算去东京上初中,只要忍过这几年就好了。

    “玄一郎真乖啊,一想到我初中的时候要去东京就很舍不得你呢。哟西,反正神奈川离东京也不远,每个星期六日都回来就好了。”

    真田美里看着真田玄一郎不可置信的表情心情很好。不愧是她的弟弟啊,眼里对未来充满绝望的模样真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