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玄幻小说 > (综)今天吃什么好呢 > 5.抖S的五天
    落樱缤纷,温暖的阳光明媚而灿烂,从今天开始,真田玄一郎也进入立海大附属中学成为一名中学生了。

    他已经和幸村精市约定好一起进入立海大的网球部,成为正选,然后是全国大赛冠军!!哟西,他玄一郎的未来充满着希望!

    “玄一郎,看这里!!”

    真田玄一郎僵硬着头,看着自己穿着冰帝学院高中部校服的姐姐拿着手持摄像机拍摄自己入学的画面。好羞耻!

    “姐姐...大人”

    真田玄一郎看着真田美里闪着红光的眼睛,如蚊子般小声地说出了可耻的“大人”两字。

    “啊,不愧是我弟弟啊,玄一郎卡哇伊!”

    真田美里荡漾地看着真田玄一郎害羞(羞耻)地耳朵发红,而且还板着脸害羞,真是比小时候更加可爱了呢。

    “玄一郎?”

    真田玄一郎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幸村精市,连忙想向他打眼色离开这里,他姐姐对幸村精市还念念不忘呢!

    “啊啦,这不是幸村吗?还记得我吗?我是玄一郎的姐姐,真田美里。”

    真田美里看着五官长开后更叫漂亮的幸村精市,心中的抖S魂要压制不住了!虽然黄濑凉太这个很对自己胃口的抖M她很喜欢,可是玩了两年有点腻味了呢。而且他现在看到自己开始面如死灰,反抗都不会了,真无聊。

    所谓抖S啊,就是面对调/教会反抗的家伙,才会更加兴奋的人呢。

    “是,真田姐姐好久不见。”

    幸村精市现在很后悔,非常之后悔,超级无敌后悔。他吃过真田美里的便当后,即使想要忘记她也太难了。后来真田玄一郎为了让自己好过一点,说出了很多他从一出生就被自己姐姐“疼爱”的事迹,真是辛苦他了呢。

    “入学典礼之后我带你们去吃饭吧?姐姐的手头还是挺松的哟。”

    真田美里单手拖着自己泛红的脸颊,笑得一脸温柔。都是她帮同学解决尾随女高中生的变态,和搭讪自己的不良少年那里拿到的供奉呢。

    “不用麻烦了,我妈妈也来了,玄一郎,等一下见。”

    幸村精市的嘴角僵硬,快速拒绝后和真田玄一郎打了个招呼光速离开了。虽然他是个腹黑,但是对真田姐姐这种程度的抖S来说,太小儿科了。

    “姐姐,爷爷很想你,等一下我们还是回家吃吧?”

    真田玄一郎毫不犹豫就出卖了自己的爷爷,虽然他有时候会在自己练习剑道时提起姐姐,但是更多的还是不想看到姐姐的草莓酱。

    “那好吧,我刚好也有事要回家一趟呢。”

    真田美里等真田玄一郎参加完开学典礼后和他一起走回家。

    “玄一郎,现在神奈川是灾后重建起来的吧?”

    真田美里第一次那么严肃地问话让真田玄一郎有点疑惑,不过还是回答道,

    “恩,十五年前神奈川差一点毁于一旦。好像是陨石砸落还是什么不记得了,后来那东西消失了,但是神奈川还是倒塌了一部分。”

    真田美里听着真田玄一郎的话,心里开始思考。十五年前,陨石是不可能消失的,没有人可以做到让陨石消失,更何况消失后神奈川还倒塌了一部分,说明这个降落的东西面积很大。

    这个陨石会和自己最近感觉到的力量有关吗?

    “美里,回来了?”

    “老头子,我有点事想问你。”

    真田爷爷看着真田美里认真的表情,对着真田玄一郎道,

    “玄一郎,你先坐到那边去。美里,想问什么先和我打一场,看看你有没有退步。”

    真田美里无奈地翻了个白眼,把“百藏”别到了腰间。

    “等一下,姐姐和爷爷,你们打算用真刀吗?!”

    真田玄一郎看着自己爷爷也把他本身的佩刀“真罗”从刀架上拿下来,震惊地说道。

    “玄一郎,睁大眼睛看清楚,真正的剑道是怎么样的!”

    随着真田爷爷的话音落下,他一个俯冲斩向了真田美里的腰部,仿佛要把她拦腰斩成两半。

    真田美里侧身躲过真田爷爷的居合斩,剑道场内充斥着两人的杀气和刀气,真田玄一郎被压制得动弹不得。

    “喂喂喂,老头子,玄一郎还太小了。”

    真田美里拔刀的速度很快,只能看到一道白光,“百藏”就已经出鞘,并且挡下了真田爷爷的“真罗”。

    “碰!”

    刀与刀的对击发出让人牙酸的尖锐声音,真田玄一郎满头大汗,却依旧把眼睛睁得大大地看着两人的对战。他似乎还看到了两把刀刃的每一次交锋,都会摩擦出细微的黄色星火。

    “喂喂喂,老头子,杀气都出来了哟。”

    真田美里低头躲过真田爷爷的攻势,单手持刀,另一只手扶着刀鞘,在虚虚实实的刀影中快速移动。

    “你这个臭丫头,属泥鳅的吗?”

    真田爷爷的刀法如雷霆万钧般气势如虹,偏偏真田美里可以在刀锋中躲闪不歇,身体像飞鸟般轻盈,让人抓不到破绽。

    “是老头子年纪大了。”

    真田美里拔出刀鞘挡住了真田爷爷的一击,收回刀鞘,双手紧握“百藏”,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砍出了三刀,接着就是目不暇接暴雨般的攻势。

    劈、砍、斩三样剑道最基本的攻击被她使用得淋漓尽致,各种攻击的衔接让人眼花缭乱。她的攻击没有死角,直接以攻代守,让真田爷爷被压制得不断后退。

    “好、好厉害。”

    真田玄一郎知道他姐姐在剑道上的天赋,可是没想到,居然可以把那么厉害的爷爷打压成这样。他自从学习剑道以来,从来没有在爷爷手里走过两招。这还是爷爷放水之后的情况。

    真田玄一郎放在膝上的拳头握紧,想象着如果是自己在这样的姐姐面前应该怎么面对?

    答案是直接放弃。从一开始姐姐拔出刀的那一刻,他就已经输了,因为他比不上姐姐拔刀的速度。太快了,不论是拔刀,还是攻势,姐姐的每一个动作都很快,而且没有一丝破绽。即便看上去轻飘飘的一击也蕴含着雷筠之力。

    “臭丫头,吃什么实力增长得那么快?金坷垃吗?!”

    真田爷爷看着自己对真田美里的每一击,每一斩都完美化解,甚至还用自己攻势为她下一轮的攻击布置,恼羞成怒,却又忍不住骄傲起来。

    “是草莓酱哟~”

    真田美里身体贴着真田爷爷“真罗”的刀刃逼近真田爷爷的身体,阳光下“百藏”的刀锋发出耀眼的白光。

    “哈哈哈,不愧是美里!”

    “百藏”冰凉的刀背贴上了真田爷爷的脖子,真田美里膝盖弯曲,手臂伸直。这是一个可进可退的姿势。如果敌人还有余力,那么她可以补上致命一击,如果有人偷袭,她还可以快速跳开,留着余力进行下一轮攻击。

    真田美里直起身,甩了一下“百藏”,真田爷爷也利落地把“真罗”收刀回鞘。

    剑道练习室没有了“百藏”和“真罗”凛冽的刀气,真田玄一郎发现自己现在才可以感受到了阳光的温度。刚刚即使阳光照射进来,他也只感觉到浑身冰冷而已。

    “这就是天生剑客吗?”

    真田玄一郎看着姐姐颓废地伸了伸懒腰呢喃自语,第一次正视起真田美里的天赋和实力。自己离姐姐还差得很远很远,她在自己这个年纪已经可以打败爷爷得到授刀,他却连爷爷三刀都接不下。

    “不是哟,我只是个抖S而已。”

    真田美里对着真田玄一郎笑得一脸鬼畜,让他的嘴角抽搐,不断默念自己“太松懈了”。

    “哈哈哈,玄一郎,现在知道你姐姐是个怎样的怪物了吧?”

    真田爷爷虽然从头到尾都被真田美里压着打,但是依旧很高兴。因为他已经许久没有遇上对手了,没想到下一个要攀登的高峰居然是自己的孙女,真是太有趣了。

    “老头子,我可是16岁可爱的JK啊!”

    真田美里对着真田玄一郎递了个眼神,他就自觉地离开了剑道室。姐姐和爷爷有话说,而且不能给他听见。

    “美里,你要问什么?”

    真田爷爷看着端正地跪坐在自己面前的真田美里,他也跪坐在地,严肃地问道。

    “啊,老头子,你知道那些不同于常人的力量吗?”

    真田美里把自己察觉到的异常说给了真田爷爷听。真田爷爷退休前是警视厅的司长,知道的东西肯定比自己要多。

    “真敏锐呢,美里。你遇到的或许是权外者或者氏族。”

    德累斯顿石盘,一切都发源。由石板选出的七位拥有巨大异能之力的“王”。他们将自己的力量分给族人们,并与族人们共同组成王族。七位“王”将守护并压制石板的力量,但是溢出的力量让其他人觉醒了“异能”,没有加入氏族的而拥有“异能”的人,也称之为权外者。

    这些在高层眼里并不是什么机密,但是为了不让群众产生恐慌,这个现象也就被压下了。

    “喂喂喂,犯规了吧?这是超能力吧?这个世界还有超能力吗?别老头子你漫画看多了吧?迟来的中二病吗?”

    真田爷爷看着不断吐槽自己的真田美里,起身离开无奈道,

    “不过有专门处理权外者的部门,王和氏族也不会找普通人的麻烦,所以不用担心。”

    真田美里停下耍宝,看着真田爷爷离开的背影,叹了一口气,

    “这么光明正大的秘密,真的没有人知道吗?”

    她根据自己的感知最强烈的方向去过“homra”酒吧附近,看到那个红色头发的高大男人是如何凭空用出可以燃烧一切的火焰。如果真心有人想查,肯定可以查出来的,这样的秘密只能瞒住玄一郎这样天真的孩子了。

    “嘛,反正不关我事,我也没有去招惹这些人的打算。”

    真田美里起身拍了拍灰白色的校服裙摆,她可是为了坚定这是个运动番世界才特地考去了冰帝高中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