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玄幻小说 > (综)今天吃什么好呢 > 7.抖S的七天
    真田美里拿着竹剑在冰帝学院初中部和剑道部的正选对打。

    “我弟弟第一次挥剑的力气都比你大!”

    “我弟弟7岁练习剑道时的气势都比你强!”

    然后那些正选全都被真田美里打趴下了,即使带了护具身体还是留下了淤青。

    “真田学姐,请和我进行一次认真的对决!”

    剑道部的部长对着真田美里90°鞠躬,恭敬地请求道。

    “部长?!”

    “部长疯了?”

    “那个可是真田学姐啊!”

    “真田学姐可是在12岁就已经授刀了。”

    “我祖父说真田学姐现在的实力可是比她祖父,真田道场的当家人——真田玄佑卫门还要强呢。”

    剑道部的成员都惊讶地窃窃私语,震惊部长为什么会在明知道自己和对方实力相差那么大时还上前挑战?

    “我想知道自己和学姐的差距在哪里。”

    剑道部长坚定地看着真田美里,即使她一反常态地冷下了脸。

    和真田美里抖S的体质一样众所周知的是她一直在笑。虽然真田美里的笑容有很多不同的含义,但是她脸上总是挂着笑容。

    可是面对剑道部长的请求,真田美里的脸没有了笑容,眼神也变得冰冷起来。

    “可以哟,穿上护具吧。”

    真田美里和剑道部长穿上护具,当然真田美里那副是全新的,不然她怎么可能会穿。

    “面!”

    “一本!”

    “手!”

    “一本!”

    真田美里的攻势很快,只是仅仅几个呼吸,剑道部长就被她用几刀打得节节后退。

    “到此为止了。”

    剑道部长甚至还没有出刀就被真田美里抵住了咽喉。如果不是有面具隔着,如果是遇上了用真刀对决的敌人,他已经死了。

    “谢谢学姐的指教。”

    剑道部长脱下面具,弯腰道谢。

    “嘛,我也玩得很开心。松下是吗?全国大赛要加油哟。”

    真田美里在松下部长激动又崇拜的视线下拍了拍他的肩膀,为他打气。

    “嗨!我会加油的!”

    真田美里离开了剑道部后,剑道练习室里传来欢呼雀跃的声音。

    “太棒了,部长!真田学姐为我们加油了啊!”

    “部长真是太厉害了,真田学姐居然记得部长的名字啊!”

    “既然真田学姐那么说了,我们全国大赛一定要拿到冠军!”

    “喔!”

    真田美里转头看着剑道练习室里剑道部的成员更加努力练习的影子,舔了舔嘴唇。

    “真是可爱的后辈呢。”

    为了让部员不会因为获胜而松懈,又挑起部员的凝聚力。用一个强大得毫无防守能力的奋斗目标,让所有人更加有斗劲,真是个好部长。

    不过松下部长的性格是她最不擅长对付的类型呢,认真又天然。

    “嘛,不过报酬还是很丰富的。”

    真田美里开心地数着松下部长让自己做陪练给出的报酬,刚好够钱买一台高清运动专用数码相机,可以用来专门拍摄玄一郎比赛时的照片呢。

    “啊嘞?”

    真田美里看着眼前三个带着头套,只有眼睛部分漏出来的成年人,把一个穿着灰白色冰帝初中部校服的男生绑了起来,正准备放进车子的后备箱里。

    “......”

    四人对上了视线,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般停止了动作。

    “我什么都没有看见,只是路过而已,不用在意我的,你们继续,继续。”

    真田美里满头大汗,疯狂摇手表示他们不用理会自己的。

    “一起带走。”

    像头领一般的人物下出了决定,另外两个成年人立刻向她走去。

    “等...等一下,我是无辜的啊!”

    真田美里当然没有失去意识,她假装自己被其中一人的“异能”迷晕,其实意识是清醒的。

    没错,“异能”,这三个人都是权外者。真田美里就是因为感知到学校附近居然出现有权外者才过来看看怎么回事的,结果看到了一件绑架进形式。

    emmm,一定很奇怪为什么真田美里可以感知权外者。因为他们身上的力量对真田美里来说太特殊了,就像黑夜之中的萤火虫。

    有些很亮,比如王权者或者是厉害的氏族,但是大部分都很细微,因为对她来说不足为敌。

    “小子,醒醒。”

    被关到房间里后,真田美里用脚踩了几下被绑架的主人公银发小子。

    他的脸长得很好看,但是偏偏是个银发,真田美里看到他的头发就忍不住想欺负他。谁让她最喜欢欺负银发的人呢?特别是银发还带着天然卷的那种,每次都会往死里欺负。

    “这里是?”

    “很明显,你被绑架了,然后我见义勇为,却一起被抓住了。”

    真田美里一本正经地扭曲事实,把自己见死不救失败改成了见义勇为。

    “是我连累你了,真田学姐。”

    “你知道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迹部景吾。学姐在学校很有名气,不止是在优秀的帝光中学以满分毕业,而且也是以满分考进冰帝。剑道也很厉害。”

    迹部景吾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心里很慌。但是有人陪着说说话就没有那么怕了,而且他对高等部优秀的学姐也很欣赏。(少年,如果你知道一直欣赏的学姐的真面目,就不会那么想了。)

    “恩~迹部,原来是大少爷啊。”

    真田美里这才发现对方是网球王子里的土豪少爷。毕竟时间过了那么久,人物都记得不是很清楚了,而且迹部景吾现在才13岁,脸上还带着婴儿肥。没有第一眼把他和那个华丽上天的少爷联系在一起也不是她的错。

    “学姐有办法逃出去吗?”

    迹部景吾四处看着周围的环境,想着有什么办法可以逃出去。

    “恩?这种时候你不是应该按下身上的追踪器,然后你家那队24小时待命的保镖就会过来救你吗?”

    真田美里惊讶地看着迹部景吾,看他的样子居然想靠自己逃走?

    “不,我身上并没有这种东西,我家也没有24小时待命的保镖。”

    迹部景吾嘴角抽搐地看着真田美里。她对自己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不应该啊,以大少爷的经历,绑架营救流程应该很熟练了啊。”

    真田美里还在思考着,难道迹部景吾不是大少爷吗?可是他一入学就大规模翻修了冰帝,还用家族的财力提高了全校学生待遇。

    “真田学姐,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

    迹部景吾如果不是双手被反绑在身后都想捂着自己的脸了。为什么所有人都称赞的学姐现在会那么脱线?!他们可是被绑架了啊!

    “你父母接到绑匪电话会怎么做?”

    真田美里觉得应该是迹部家有其他方案,但是迹部景吾没有告诉自己。

    “当然是报警啦,这不是正常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办法吗?”

    迹部景吾忍不住吐槽了真田美里,这种东西还要问?

    “好普通!居然是那么正常的办法!”

    迹部景吾黑线地看着真田美里震惊的表情。

    “真田学姐,我们现在要先想办法出去啊!”

    迹部景吾忍不住对着真田美里大叫。

    “哟,大少爷和大波妹醒了?”

    门外传来脚步声,脱下面具的三人戏谑地看着他们。

    “真是糟糕啊。”

    真田美里看着不害怕被他们两人看到真面目的绑匪,头上冒出一滴冷汗。脱下面具就说明他们不害怕被人知道自己的脸,也说明他们不打算留活口。

    “学姐。”

    真田美里挡到迹部景吾的身前,他才13岁呢。就算未来是个拽上天的大爷,现在也只是个被吓坏的孩子啊。

    “这样好吗?被我们看到了脸,以后都要东躲西藏过一辈子了。”

    真田美里挺直腰杆,“百藏”的刀鞘漏出暗示迹部景吾帮自己把刀拿出来。之前和青之王打了一架,还不随身携带“百藏”,以为她不怕被敲闷棍吗?

    “嘛,反正你们也没办法和其他人说出我们长相的了。因为我们有神赋予的力量,我们是天选之人!”

    三人疯狂地大笑,甚至在两人面前展示自己的神的力量,也就是“异能”。看得出他们之前过得都不顺利,突然之间有了超能力,理所当然地傲慢起来。

    “嚯~”

    真田美里眯着眼睛看着三人肆无忌惮地在自己面前展现“异能”。一人可以在指尖发电,一人可以释放催泪瓦斯,像头领的那个人最强,手做枪/势,就可以发出子弹。

    “等赎金一到,我们就撕票。不过嘛,这个大波妹可以先玩一下,毕竟是那么漂亮的女子高中生呢。”

    三人的眼神下流地盯着真田美里发育喜人的胸部,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们要干嘛。

    “学...姐”

    迹部景吾在真田美里身后吓得脸色惨白,浑身发抖。他已经开始心生绝望了,对方居然有超能力这种东西!

    “嘛,既然你们有超能力,那么我也是没有任何办法反抗了。”

    真田美里一副认命的模样,让三人的笑容更叫狂妄了。

    “哈哈哈!知道就好,捏死你们两个对我们来说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枪老大,你先来吧。”

    枪老大没有反驳,捏了一把真田美里的水嫩的脸蛋。

    “才16岁呢,脸真滑。雷,瓦斯,等我爽完就到你们。”

    真田美里的即使被枪老大解开了衣领也没有任何惊慌失措的表情,依旧笑眯眯地模样。

    “不许用你的脏手碰真田学姐!!”

    迹部景吾用发抖的手指抓紧真田美里的衣袖,对着脸上带着兴奋潮红的枪老大大喊!

    “臭小子!想死吗?!”

    枪老大朝着迹部景吾用力地一巴掌扇下去,

    “啪!”

    真田美里身体一歪,为迹部景吾挡住了巴掌。她被打得侧过头的洁白光滑的脸颊立刻浮现一个清晰红肿的手掌印。

    “呸。”

    真田美里把口中口腔内壁的出血吐到了地上,冷着脸看着枪老大,

    “正太,可是需要好好保护的。特别是这种还带着婴儿肥,未来肯定不会长歪的正太!”

    真田美里身上散发的强烈杀气让三人一时间不敢接近,连呼吸都觉得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