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玄幻小说 > (综)今天吃什么好呢 > 13.抖S的十三天
    Scepter 4行动室,所有人都懒散地坐在位置打牌的打牌,上网的上网,打终端机的打终端机。真田美里修长笔直的长腿交叉搭在办公桌上,手里拿着一本少年jump看得津津有味。

    啊,这些全部都是Scepter 4精英中的精英呢,是Scepter 4维护秩序的干部呢,完全一副废材的模样啊。

    “啊啊,《黑暗之城》真的太难玩了,我昨天打了一个通宵都没有转出去。”

    “所以说叫你去看攻略嘛,这个游戏是出了名的路痴杀手啊。”

    道明寺安迪和秋山水社讨论着最新的游戏。

    “哔~哔~哔~”

    威兹曼偏差值系统检测到了有王权者的“威兹曼偏差值”超过了正常的数值,警报响起。跟王权者有关的事件不止他们机动部队要全体出动,宗像礼司也是要通知的。

    “啊啊,真的是,我刚看到精彩的地方啊!!”

    真田美里把jump放在桌面上,去敲了隔壁室长室。

    “变态室长,又是赤之王,要叫直升机把你吊过去吗?”

    宗像礼司这次不需要直升机,而是直接就和真田美里他们一起坐车过去。

    “哇啊,堂堂青之王居然和我们一起坐车过去,好震惊啊。”

    真田美里对着宗像礼司发出了抖S一击,宗像礼司推了推眼镜,反击道,

    “嘛,有时候体验一下像你这样鬼畜的出行待遇也是可以的。”

    真田美里看着赤之氏族出现的地点,对着宗像礼司漏出了鬼畜一笑。

    哇啊,两个抖S的战争好可怕啊,淡岛副室长,你快回来啊!

    “哈湫~北海道真冷啊。”

    Scepter 4的车队开到地点附近,先行过来的人还没有完成清场。真田美里轻笑了一声,打开车门走了下去,把想要一起帮忙的队友们关在车里。

    “喂喂喂,混蛋!你们知道后面是谁的车吗?还不快点让开道路,等着我老大出来把你们扔去三渡河一游吗?八嘎呀路!”

    真田美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带上的墨迹,用刀柄敲着肩膀,表情和语气用词比赤之氏族那些小混混还要黑道。

    “搞什么啊?”

    “什么人那么了不起啊?”

    “有本事叫你老大下车啊混蛋!”

    真田美里清场引起了车主们的讨论,虽然他们慢慢把车开走了,但是真田美里身后坐在Scepter 4里面的人完全不敢下车!好羞耻啊!!美里队长今天的抖S还是那么让人胆颤心惊。

    “魂淡!你以为是谁在和你们走在同一条马路上啊?!给我跪在地上让我们的“王”踩着你的脑袋过去啊!!”

    真田美里平时从来不会称宗像礼司为“王”,平时说的时候也没什么,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真田美里一说超级让人害羞啊!!原来他们每天都在玩这种羞耻play吗?!

    “喂喂喂,看你年纪轻轻的,“王”什么的,别是中二病还没好吧?哈哈哈!”

    “闭嘴!我们的“王”才不是中二病呢,他可是从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才生啊!可是带着眼镜的鬼畜男啊!”

    美里队长,别说了!快住口啊!!室长的达摩克里斯之剑都快要出来了啊!!

    “美里。”

    真田美里立刻恭敬地对着车内发出了声音微微弯腰,如骑士般单膝跪在车门边上,

    “是,听从您的吩咐,第四王权者青之王冕下。”

    哇啊!!室长的压迫感更加强了啊,“天狼星”都开始鸣叫了啊!!杀气都出来了啊!!

    “为什么我感觉青之王被自己的氏族作弄了?错觉吗?”

    单纯的八田美咣奇怪地说道。

    “不是错觉,那个是青之王宗像礼司的新氏族成员真田美里,听说刀术很强,而且看来还是个不得了的抖S。居然连自己的王都肆意捉弄,真是可怕的家伙呢。”

    草薙出云叼着烟,看着门打开后,耳朵爆红Scepter 4机动队员和看似面无表情,实则握紧了“天狼星”的宗像礼司。

    “呵。”

    赤之王周防尊对着被作弄的宗像礼司轻蔑一笑,看来你过得很惨嘛,连手下都管不好。

    “哼。”

    宗像礼司推了推眼镜,至少是个实力高强的天才,比你们那一堆粗俗的流氓好太多了。

    “烧了。”

    “No Blood!No Bone! No Ash!”

    赤之氏族听到王的命令后兴奋地高喊着他们的口号。

    “以剑制剑,吾等大义无霾。”

    “道明寺,拔刀!”

    “秋山,拔刀!”

    等等一系列的人拔完刀后,只有真田美里没有拔刀。她的眼睛紧盯着周防尊,很强,想打。

    “恩?很有勇气嘛,居然想一上来就挑战我们的“king”?”

    吠舞罗的二把手草薙出云当然不会让她如此放肆。

    “室长,是抓了,还是杀了?”

    真田美里戏谑地看着宗像礼司,他知道只要一声命令,以真田美里的实力肯定可以办到。

    “别杀了,抓吧,也该让他试试过来赎人的滋味。”

    宗像礼司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带着笑容,而对面的吠舞罗成员更加愤怒了。

    “你们都别过来妨碍我,我已经很久没有松过筋骨了!”

    真田美里的身形如子弹一般弹射而去,扶着刀鞘,独自一人冲向吠舞罗。

    “作为新人,别太嚣张了。”

    草薙出云挡在了周防尊的面前,点燃打火机如一条长鞭甩向真田美里。

    “嘛,因为年轻所以才有冲劲啊,上了年纪的大叔是不会懂的。”

    真田美里没有出刀,身形似幽灵般从各种不可思议的缝隙穿过了草薙出云的防线,白光一闪,刀刃砍向了站立不动的周防尊。

    “我才23岁呢!”

    草薙出云没有迟疑一秒就转身攻向真田美里,但是这也已经够她朝周防尊砍出好几刀了。

    “不错嘛,小鬼。”

    周防尊抬手握着真田美里的刀,笑着把火焰环绕到她的刀上,

    “不过也到此为止了。”

    真田美里看见周防尊可以燃烧一切的火焰没有任何的惊慌失措,反而鬼畜一笑,

    “这句话一般都是我和人说的呢,到此为止了。”

    真田美里被草薙出云的火鞭击中的身体化为残影,周防尊手中烧成灰烬的不是她的刀,而是道明寺安迪的刀鞘。

    “哎?什么时候?!”

    真田美里如暴风眼般,一击就把吠舞罗其他人打晕在地,一边躲避草薙出云的攻击,一边找机会攻向周防尊。

    “不要太嚣张啊,新人!”

    草薙出云被她无视自己的态度惹火,而且她还打倒了那么多自己的同伴。

    “出云!别中计!”

    周防尊看出了真田美里的计策,她一开始的目标就只是草薙出云而已。

    “不可以哟,这个可是我接下来一个月份的草莓酱呢!”

    真田美里快速的身影时左时右,让人找不出破绽,草薙出云被她诡异的步伐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你被逮捕了。”

    真田美里的“百藏”出鞘的速度快若雷电,草薙出云的脖子一凉,冰凉的刀背架在上面,他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反抗的话刀背就会变成刀刃。

    “真是小看你了,新人。”

    真田美里拷住了草薙出云的双手,刚刚被她打晕的吠舞罗也清醒了过来。

    “混蛋!”

    八田美咣刚想冲上去就被身边的伏见猿比古拉住。

    “猴子,干嘛?!出云大哥被青服抓住了啊!”

    伏见猿比古对着暴躁的好友,无奈说道,

    “那个女的一个人就把我们那么多人打晕,而且还在尊哥的面前抓住了出云哥,你冲上去也只是送死!”

    “可恶!”

    八田美咣气恼地踢着墙壁,眼睁睁地看着草薙出云被带上了Scepter 4的车。

    “哇,不愧是美里队长啊,刚刚的战姿真是帅呆了!!”

    秋山水社、加茂刘芳、道明寺安迪和日高暁眼睛一闪一闪地看着真田美里。这还是他们Scepter 4第一次对上吠舞罗有那么大的收获呢。

    “眼镜室长,草莓酱提案。”

    真田美里笑眯眯地看着宗像礼司,拍了拍草薙出云的肩膀,

    “不通过的话我就把这位二把手放掉了哟~直接扔到车轮底下放掉了哟~”

    草薙出云嘴角抽搐地看着散发着浓郁鬼畜气息的真田美里。喂喂喂,这是哪里来的变态啊?!

    “我说,世理酱呢?”

    草薙出云环绕车厢都没有看到淡岛世理,刚刚对决的时候也没看到她的身影。

    “副室长去北海道了,说有美里队长在,她可以去试一下那边的红豆沙。”

    道明寺安迪小天使回答道。

    嘛,其实赤之氏族和青之氏族也没什么深仇大恨,草薙出云这次被抓估计下午就被周防尊带走了。所以其实真田美里辛苦那么久,就是为了她的草莓酱提案。

    “你把资料再打一份上来。”

    宗像礼司最终还是同意了真田美里的提案,毕竟她今天赢得很漂亮,还狠狠戏耍了一趟周防尊。

    “你们这个队长什么来头?”

    草薙出云对着道明寺安迪小声地问道,

    “嘛,二把手问我也是可以的哟,我也会很详细的回答哟,三围也可以回答哟。”

    真田美里单手捂着脸,通过了草莓酱提案她现在很开心呢。

    “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怎么加入Scepter 4的?加入多久了?”

    草薙出云叼着烟,懒洋洋地问出可以透露她的信息的问题,却又没有触及底线。

    “我叫真田美里,16岁未成年,当初被带着眼镜的鬼畜痴汉找到打了一场,为了大义加入Scepter 4,进来2个月了。”

    草薙出云不知道自己是该吃惊他们吠舞罗被一个未成年女生打败,还是该吃惊她当着宗像礼司的面说他是眼镜鬼畜痴汉。

    “现在的小孩都那么厉害了吗?”

    草薙出云向后把头靠在车门上,无奈地说道。

    “不是哟,只是我特别厉害而已。”

    真田美里很不要脸地自己夸赞自己。

    “哈哈哈。”

    不出所料,周防尊没多久就来到了Scepter 4的室长室,两人聊了一下草薙出云就正大光明地离开了Scepter 4。

    “变态室长,草莓酱的提案做好了。”

    真田美里一走入室长室就发现宗像礼司居然在拼凑自己的的入职照片作为原图的10000块拼图。

    “恩,放在那里就可以了。”

    宗像礼司没有任何被抓包的尴尬,脸色如常地继续拼拼图。

    “真是不得了的痴汉呢,肖像权问过我了吗?”

    “既然是上交上来的资料,就要有在其他路途见到的觉悟。”

    真田美里把草莓酱提案放到了室长的桌子上,拿了几张照片给他。

    “这副室长拼好了就送给我吧,如果没有图片的话这几张都可以用哟,不过要保证拼完之后送给我。”

    “我拒绝,本来是打算给你的,不过你一说就不想给了。”

    宗像礼司抬起头,推了推眼镜。

    “嘛,那算了,痴汉碰过的东西谁知道上面会有什么白色黏糊糊的液体。”

    真田美里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转身离开。

    “美里,你还是未成年哟,不可以顺便开黄腔。”

    “只有肮脏的大人才会觉得所有东西都是黄腔,我可是16岁的JK啊。”

    “进入社会的那一瞬间你也成为肮脏的大人了。”

    “不,我的心永远地停留在纯洁的16岁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