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玄幻小说 > (综)今天吃什么好呢 > 18.抖S的十八天
    宁静优美的交响乐,车窗外飞速向后倒的景色,后座上的迹部景吾倒映在车窗上的贵气面孔,不知道在想什么。真田玄一郎戴着白色的帽子低着头,腰部挺直,双手放在膝盖上握紧了拳头。真田美里一只手握着方向盘,一只手靠在车窗边上撑着头,慵懒地看着前方。

    “美里学姐。”

    迹部景吾在车子停在红灯下时,摸着自己的泪痣,脸上是属于冰帝学院“king”的骄傲。

    “恩,有事吗,大少爷。”

    真田美里没有回头,而是对着后视镜中的迹部景吾挑了挑眉。

    “虽然不清楚美里学姐现在的工作,但是如果美里学姐认为只是区区几个小人物就可以吓到本大爷的话,那你可就太小看本大爷了!”

    迹部景吾的观察力一直很敏锐,就算性格有点天然,但是他还是看穿了真田美里在渐渐疏远他的行为。

    “本大爷可没有那么胆小,美里学姐的恩情,本大爷记下了。”

    “嘛~战斗番的事情身为运动番的大少爷还是不要掺和了,通关成就都不一样啊。”

    真田美里食指指尖轻敲方向盘,脑中闪过各种思绪。

    “运动番大部分套路和战斗番不都是一样吗?明明都是分在青春热血的类别里。”

    真田美里转头捂着嘴看着迹部景吾,惊讶地说,

    “骗人,大少爷居然接梗了?!”

    迹部景吾傲气地抬起头,

    “少年jump,本大爷还是知道一点的。”

    真田美里停下车,笑着说道,

    “嗨嗨,大少爷到家了哟。”

    迹部景吾下车,真田美里也下车,走到迹部景吾身前,刚想说什么就被迹部景吾打断,

    “美里学姐,你还算华丽,就勉强让你做本大爷的朋友了。”

    真田美里的看着眼神认真,表情傲娇的迹部景吾,眼神软了下来。插在裤袋里的手握紧了Scepter 4的记忆消除器,

    “朋友这种东西啊,都是在不知不觉形成的关系,然后又不知不觉离去的人。”

    迹部景吾嘴角勾起,打了个响指,管家就把一箱箱梦幻草莓酱搬到了她的车上。

    真田美里看着那一箱箱草莓酱,立刻严肃起来,

    “不过,朋友之间的羁绊可没那么容易砍断!”

    “美里学姐你还算华丽。”

    真田美里看着迹部景吾走进了自己的迹部白宫,苦笑地抓了抓自己黑色的马尾,

    “mo~这个年纪的孩子都无法理解大人的用心良苦呢。”而且偏偏还是自己不擅长对付,认真又天然的性格啊。

    车上的真田玄一郎被一箱箱草莓酱包围,只剩下他自己屁股的位置,其他地方全放满了纸箱。

    “玄一郎,我们现在回家咯~”

    真田美里看着那么多草莓酱开心不已,啊,她又可以过上每天被梦幻草莓酱包围的日子了。

    “姐姐...你今晚在家睡吗?”

    真田玄一郎小声地说出了他上车后的第一句话。

    “恩~玄一郎希望姐姐在家吗?”

    真田美里把手心里破碎的记忆消除器随手扔出了窗外,目不斜视地开向神奈川。

    “姐姐,爷爷很想你,爸爸和妈妈也是,他们都很想你。”

    真田美里加入了Scepter 4后,就没有回过家了。和知道她在东京哪家学校上学时,至少每个月都回家住几天的时候不一样,家里除了爷爷之外没有人知道她在哪里,现在在做什么。真田爸爸有时候会看着草莓酱发呆,真田妈妈每个星期都会去打扫真田美里的房间。真田爷爷也总是一个人抱着竹刀,跪坐在空旷的剑道练习室里。尽管真田美里打电话回家时语气和以前还是一样,可是她才16岁,还处于让人操心的年纪。

    “那玄一郎呢?玄一郎想姐姐吗?”

    “恩,我有时候也想。”

    真田玄一郎是个内敛的性子,说出自己想姐姐的话还是让他很害羞。

    “......”

    真田美里没有回答真田玄一郎的话,车内一下子就沉静了下来。

    晚间真田宅

    “那个是,美里?!”

    真田妈妈一看到真田美里下车,立刻高兴地跑过去拉起了她的手,不停的嘘寒问暖。

    “回来了?”

    真田爷爷欣慰地看着穿着Scepter 4制服的真田美里,脸上带着笑容。

    “老头子,明天我们打一场吧,看看你有没有退步。”

    “臭丫头,你爷爷我身子还硬朗着呢。”

    真田玄一郎被真田美里牵着手走进家,什么都没有改变。姐姐还是个喜欢草莓酱的鬼畜抖S,还是在剑道室里轻松把爷爷打得连连后退,拿着竹刀恼羞成怒。爸爸在姐姐面前膝盖还是那么轻,下跪的姿势还是很完美。妈妈还是怨念地帮姐姐在自己做好的饭菜上挤草莓酱,这可是对她这个身为家庭主妇最大的屈辱了。在饭菜上浇上会盖过自己做出的食物味道的酱料。

    “美里,你该换药了。”

    又结束了一场剑道对决(碾压?)后,真田爷爷平缓了呼吸,对着真田美里无奈地说道。

    “这点小伤,我自己涂涂口水就好了。”

    真田美里解开纱布,伤口已经结疤了,只是真田爷爷不放心,每天都盯着真田美里上药。

    “美里,你有什么心事吗?你今天出刀带着迷茫。”

    真田爷爷倒了两杯茶,看着在思索的真田美里也没有说话,安静地等待她组织语言。

    真田爷爷和真田美里的相处的日子比真田美里和自己父母相处的日子还长,两人的关系一直像损友一般。可是真田爷爷在真田美里心中是不同的,他还担任着第一次出现在真田美里人生中父亲的位置。(死得早的松阳是名师,笨蛋真田爸爸无法看成父亲。)

    “喂,老头子。你说,我加入Scepter 4真的可以保护重要的东西吗?”

    真田美里一点都不淑女地盘着腿,一只手撑在膝盖上,漫不经心地看着眼前热茶升起的白烟。

    真田玄一郎也好,迹部景吾也好,甚至为自己担忧的家人。她加入Scepter 4真的做对了吗?Scepter 4的大义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有变态眼镜作为首领的Scepter 4真的没有问题吗?

    “这个问题...你不是在加入Scepter 4之前就应该想清楚吗?”

    真田爷爷吹散了热茶的烟气,没有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会产生这样的想法,Scepter 4的任务都是需要保密的。对任何人。

    “我啊,明明是为了想要保护重要的东西才拿起刀,可是因为我手中的刀而给重要的人带来危险,那不就本末倒置了吗?”

    本末倒置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像火○忍者那样,一句本末倒置可是拆散了好几对基友呢,而且还发动了一次忍者大战啊。

    “呵,真难得见到美里你也有犯蠢的时候啊。”

    真田爷爷笑着调侃地看着真田美里,她额头上立刻就冒出了几条青筋。

    “啪~”

    富有夏日气息的蝉鸣,庭院中的一段绿翠色竹筒添水僧都(鹿威し)蓄满了水,敲击在石头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看来美里你已经想清楚了。”

    真田爷爷的头上鼓起一个大包,真田美里脸色爽快,心情舒畅地喝着茶。

    “啊,我肯定是和Scepter 4的那些白痴待得太久,差点被他们同化了。”

    哪有那么多问题,她的刀本来就是为了砍倒眼前的敌人而拿。而且她不止一个人在战斗,身边还有那么多同伴支撑着她,身前也有带着他们前进的“王”。她身边有秋山水社、加茂刘芳、道明寺安迪、日高晓、淡岛世理、伏见猿比古等等那么多人,她只要一直跟着Scepter 4前进就好了。

    “嘛,虽然我的上司是个鬼畜眼镜变态,但是也是个称职的王呢。虽然是个眼镜鬼畜变态。”

    真田美里刚起身伸了伸懒腰,终端机就响了起来,

    “摩西摩西。”

    “美里,虽然我很高兴你对我的认同,可是不需要强调两次眼镜鬼畜变态的。”

    宗像礼司的清冷带笑意的声音通过终端机传了出来,真田美里立刻找到了自己身上的窃听器,拇指和食指一捏,小小的黑色窃听器就碎得不能再碎了。

    “不,我还少说了痴汉两个字。在16岁美少女JK身上放窃听器,我真的会去告你的哟,王权者的脸都被你丢干净了哟。”

    “美里,你要知道你这次违反了规定,我需要保证你没有对其他人透露关于石板的信息。”

    真田美里翻了个白眼,对宗像礼司的警告一点都不在意。如果宗像礼司真的是那么死板的人,真田美里早就被他抓起来了。

    “别为你的痴汉行为找借口,既然是个步入社会的大人了,就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起责任!”

    真田美里走出了剑道室,来到了一个可以被路边监控器看到的地方。整个日本的监控器应该已经被伏见猿比古掌握在了手中,她回了神奈川在家里旷了几天班,宗像礼司现在才找自己肯定有要事。

    “嘛,也不是什么大事。网已经撒好了,Scepter 4内部清理要开始了,你的刀维护好了吗?”

    真田美里可惜地看着真田宅外高高悬挂西边的太阳,本来还想去接玄一郎放学呢,看来没有时间了。

    “混蛋上司,我每天都有磨刀的,利得砍死你都够了!”

    真田美里快速跑回房间,换上了Scepter 4的制服,把自己身上的家居服随手扔到床上。拿起放在墙角的“百藏”和有着青之氏族印迹的“白刃”,利落地插回腰间,嘴里叼着发圈,双手把黑色的长发梳起高高的马尾。

    “美里,你...小心点,无论发生什么事,这里都是你的家。”

    真田妈妈和爷爷看着在玄关急匆匆就要出门的真田美里,担忧又自豪地说道。

    “......妈妈”

    “美里,放心地去吧,老头子还没老呢。”

    真田爷爷拍了拍美里的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

    “切,别操心啊,我可是是魔王级别的抖S,那些勇者根本无法打败我。”

    真田美里笑着拿起车钥匙,精致的五官在午后的阳光下更加美丽,脸上带着笑意,眼里散发着让人信任的坚定。

    “我出门了。”

    “路上小心!”

    真田玄一郎放学回到家中,刚想和姐姐说他们立海大打进全国大赛的决赛。一推开姐姐的房门,里面只剩下换下的衣服,墙角的刀不见了踪影......

    “姐姐...已经走了吗?”

    真田玄一郎有点失望,他的生日快到了啊。

    “美里给玄一郎留了封信哟,而且玄一郎的生日,美里从来不会缺席呢。”

    真田玄一郎害羞的接过姐姐让妈妈转交给自己的信,里面只有薄薄的一张纸。

    ‘最可爱的弟弟亲启

    啊~玄一郎回家没有看姐姐是不是很伤心很失望呢?啊~没亲眼看到玄一郎落寞的可爱表情真可惜呢,不过没有办法,姐姐现在也是不能随便翘班的社会人啊。即使上司是个人渣,但是姐姐的薪水还是掌握在对方的手里呢。很抱歉,之前和你说的话。姐姐想了一下,如果玄一郎装作不认识姐姐的话我会很伤心的哟,伤心到草莓酱会喷出来哟~(别人),所以为了不让草莓酱喷出来,玄一郎每次在外面见到姐姐都要打招呼哟~不可以假装看不到姐姐哟~

    PS:玄一郎全国大赛决赛要加油,就算姐姐不在,也会一直关注你的。PS的PS:姐姐也会关注一直拿不到他倒下照片的幸村精市的哟~ PS中的PS:玄一郎如果可以帮姐姐拿到那个冰帝小可爱终端机号就更好了呢~最后的PS:真田玄一郎一直都是真田美里的骄傲。  玄一郎最爱的姐姐敬上’

    “明明是信,为什么会有PS啊?!姐姐真是太松懈了!”

    真田玄一郎拿着信纸,生气地大喊,惊起电线上的麻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