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玄幻小说 > (综)今天吃什么好呢 > 23.抖S的二十三天
    “碰!”

    在夜晚降临的东京,真田美里单手提着“白刃”,穿着Scepter 4的青蓝色制服,美艳如玫瑰般的娇嫩脸蛋上溅到了一滴血,脸上带着笑眯眯的面具笑容。

    “我不是叫你别跑吗?怎么那么不听话呢~”

    “啊啊啊!不要!”

    秋山社水面如菜色,下身发软地看着真田美里脸色如常地牵着一根绳索。绳索另一头的狗圈系在他们今晚要抓捕的权外者脖子上,那名权外者像狗一样用四肢行走在地上,跟在真田美里身后。

    “...美、美里队长,辛苦了。”

    秋山社水吞了吞口水,恭敬地双手接过了浑身散发着抖S气息的真田美里递来的绳索。

    “那个眼镜变态,居然让我在“带薪旅游”的时间里回来出勤。岂可修!迟早有一天,我绝对要宰了他!”

    真田美里坐在车上握紧了手中的终端机,黑色的长发无风自飘,终端机的屏幕都被她握出了裂痕。

    美里队长,那台终端机是我的T^T

    秋山社水欲哭无泪地看着真田美里手里自己的终端机,敢哭不敢言。

    “社水!”

    真田美里身上让人瑟瑟发抖的气息一扫而空,表情严肃地看着秋山社水。

    “到!”

    秋山社水也立刻恢复自己的精英样,认真地听着难得严肃的真田美里要交代的任务。

    “关于软件“Jungle”背后的人,还没有找到吗?”

    “伏见先生最近这几天已经在网络上大量排查可疑的数据了,可是还是没有找到关于“Jungle”的情报。”

    真田美里这几天虽然没有回行动室,但是她对于“Jungle”的事很在意,特别是上次那个权外者“意外”死在转交的路上。

    “继续留意,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立刻报告给我。”

    “嗨!”

    真田美里很在意那个权外者说“杀了你,我的等级就可以提升了”这句话话。

    是专门针对她的仇家?还是针对整个Scepter 4的人呢?或者推测大胆一点,是针对所有王权者的阴谋?

    “Jungle”是从那个权外者嘴里撬出来的名字,他的终端机上也有这个软件。可是当他们想打开这个软件之后,软件居然就自己删除,而且一丝数据都没有留下,就算伏见猿比古的手段通天,也无法在数据浩瀚的网络上找到线索。而那位权外者也接触这个软件没多久,即使继续审问也无法再给他们提供更多的线索。

    “宗像...礼司”

    真田美里靠在车窗上闭目养神,手指规律地轻轻敲在自己的膝盖上。

    为什么室长突然让她去樱兰呢?不可能真的是因为她打烂了凤家的商场后,面对他们的狮子大开口,宗像礼司那么轻易地就答应了。让堂堂青之王的最强氏族去给富家子做保镖,她真田美里还没堕落到这种地步,宗像礼司作为她的“王”也没软弱无能到这种地步。

    可是为什么他偏偏在这种时候把自己调开呢?

    她不是没有看穿凤家总裁让自己去保护他的儿子凤镜夜背后的深意。不就是看中她作为Scepter 4的机动队队长,青之王的得力心腹身份,想为自己的儿子找一个年纪相当厉害的媳妇吗?宗像礼司也不可能那么简单的算计都没看出来,不过他绝对是为了看好戏才把自己卖了。可是,宗像礼司不是那么简单的男人,他绝对还有其他更深的意思,把自己卖去相亲看戏只是顺便的。

    “社水,最近其他氏族有什么奇怪的举动吗?”

    “不,最近还挺太平的。今天出逃的权外者也是最近几天唯一的任务,就连赤之王的威兹曼偏差值都很少出现超过正常数值的现象。”

    秋山社水挺直腰杆,在真田美里眯着眼睛,审视的眼神下额头冒出了几滴冷汗。车里的气氛沉重了起来。

    “秋山,是“王”让你这么说的吗?”

    “......”

    秋山社水移开了眼睛,不敢看真田美里的眼睛。室长!我都说我不会说谎了!美里队长一下子就看出来了啊!!

    “嘛,算了,我自己问他吧。”

    秋山社水立刻松了一口气。

    真田美里拿出自己的终端机给备注着“人渣痴汉”的宗像礼司打电话,无视现在的时间是凌晨一点半,他或许已经睡觉了。叫我出勤,自己去睡觉,有一瞬间真的想弑王呢。

    “美里,现在是睡觉时间,就算我作为“王”也是要睡觉的。”

    终端机响了没多久,宗像礼司清冷带着被吵醒的起床气的略微沙哑声音就传了过来。

    “喂,宗像,你在谋划什么?为什么把我调开?你又在担心什么?”

    真田美里对宗像礼司的称呼就可以看出来她现在的态度。她直接叫了宗像礼司的姓氏,是把他当做了自己朋友,就算对方是她的“王”,但是现在两人的位置是对等的。

    “...哦呀,这么快就被美里看穿了呢。”

    宗像礼司坐在床上,惊讶的情绪很快就一闪而过,嘴角带着笑意。

    “别扯开话题,宗像,你在害怕什么?”

    真田美里声音稳重,即使是个16岁的少女,性格也是个不得了的抖S,可是她身上不经意散发出来坚定的信念和温暖的内心,都让人忍不住想信任她,依赖她。

    “不是我在害怕什么,美里,是你在害怕什么。”

    宗像礼司就睡在室长室里隔出来的休息室里,一扇门,外面就是Scepter 4室长室,里面就是他现在的“家”。

    “喂”

    宗像礼司打断了真田美里想吐口而出对自己的辩解,开口说道,

    “美里,虽然武士/刀在保护重要的东西时能使出自己最强的力量,可是你也应该学会相信同伴。”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不要再把自己的心困在刀上了。

    宗像礼司在听真田美里说过自己的故事后,一直以来的疑惑全都迎刃而解。

    为什么真田美里的杀气那么重?为什么她的刀术那么强,却没有真田家流派的痕迹?为什么她一直在病态般保护周围的人?为什么所有最危险的工作都抢着去做?

    因为她已经失去过太多太多了,所以才想保护身边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羁绊和来之不易的家人。她一直觉得因为自己不够强才会让师弟砍下老师的头,甚至把师弟斩杀恩师和老师死去的痛苦通通怪在自己身上。她还不够强,都是她的错。

    不在意自己的伤势也好,为自己的弟弟和朋友营造和平的假象也好,这都是她保护他们的方式。

    可是,真田美里因为过高的天赋和强大的实力,机动队队员在她眼里太弱了。她从来都不会把危险的工作让给他们,全是自己一力承担,这又何尝不是不信任他们的表现呢?

    不相信他们的实力可以自己解决,不相信自己的弟弟也想为她撑起一片天,这也是另一种傲慢啊。

    “切,混蛋上司,最傲慢的人没有资格那么说我。”

    真田美里听懂了宗像礼司没有说出口的劝导,表情立刻懒散起来。

    真的是,居然被这个眼镜人渣开解了。你的意思我收到了。我以后不会再做你手上最利的“刀”了,我会成为你最强的氏族。

    “嘛,美里想清楚就好,毕竟我也不是什么压榨童工的变态。”

    “就算这样,你也是没有办法改变诱拐未成年少女为你打工的事实的。”

    真田美里毫不留情地挂断了终端机,一点都不害怕自己深夜打断上司睡眠的行为会被他穿小鞋。

    “美、美里队长?”

    真田美里看着犹豫担忧地看着自己秋山社水,无奈地笑了起来。

    “在我没结束“带薪旅游”前,除了危及到王权者生命的事,其他的都不用通知我。“Jungle”的事,你们自己查出个所以然再告诉我吧。”

    “嗨。”

    秋山社水虽然不理解真田美里前后矛盾的命令,可是却还是相信她的决断。虽然美里队长年纪不大,却意外知道如何带领部队,即使是第一次做队长,也像已经习惯了那样。每一次战前的人员调配、站术布置都很熟练,怪不得她即使对室长的态度那么差,室长也那么纵容她,甚至加入Scepter 4没多久,就可以成为室长最重要的心腹之一。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就算美里队长对室长也不改抖S的性格,也看不出有多尊重自己的“王”,但是她对“王”的忠心,也是和她的刀法一样出名。

    真田美里,作为青之王手下最得力的大将和氏族,有着跟王权者都有一战之力的刀术,当然是每一个权外者和王权者重点关注的对象。

    但是很多人都知道,刚上任的青之王可以那么快把沦为黄金之王附庸长达10年之久的Scepter 4重振旗鼓。除了宗像礼司本身深不可测的实力和无双智计之外,还有真田美里对他毫不保留的支持。

    所有违抗青之王大义的权外者和前青之王堕落氏族都被她一一斩于刀下。惹事的权外者,搞鬼都内奸,真田美里一个都没有放过。真田美里在还没被称为“最强氏族”前,更多的人都称她为“刽子手”。

    “百藏”刀下没有冤魂,在宗像礼司的默许下,真田美里背地里用雷霆手段用最短的时间拔掉了Scepter 4的所有内鬼,让宗像礼司把Scepter 4牢牢掌握在手中,在王权者世界中打响了Scepter 4的名号。再也没人敢小看22岁的新任青之王宗像礼司,只有他才能驯服真田美里这样的猛兽。

    等宗像礼司把青之王的权力全部收回来之后且扩张得更大后,真田美里才停下了自己手中的刀,行事变得温和起来。Scepter 4里,除了宗像礼司没有人知道她曾经在背地里做的事,她也逐渐从“刽子手”变成了“最强氏族”。

    即使杀人对真田美里来说已经不算什么,她从很早以前就学会了掩盖自己身上浓郁的血腥味。可是宗像礼司还是对她抱有愧疚。明明这些不是她应该做的事,明明不应该由她来背负起这么沉重的东西。

    可是真田美里一直没有后悔,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只要真田爷爷可以在家里悠哉地喝茶,玄一郎最大的烦恼是如何打败认定的对手手冢国光,Scepter 4里的朋友们只想着怎么避开红豆沙和草莓酱两大邪教。和平之下的血腥,她一个人背下就可以了。

    说到底,真田美里和她的三个师弟一直都是不一样的。坂田银时在老师死后选择守护老师保护的世界。桂小太郎一直作为襄夷志士继承老师的意志。高杉晋助想毁灭夺走老师的世界。

    可是离开了老师世界的她,在失去了目标后,选择用老师教给自己的刀法,保护自己新的羁绊生活的世界。

    松阳老师,我啊,果然一直都是那个让人害怕的“鬼之女”呢,灵魂上的血腥味已经去不掉了。可是,如果是为了保护重要的人,你不会怪我的,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