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玄幻小说 > (综)今天吃什么好呢 > 25.抖S的二十五天
    依旧是第四音乐室,依旧是真田美里一直坐的位置,可是她今天没有了往日的待遇。常陆院双子一直用气愤的眼神看着她,须王环也不像往日在她面前耍宝,铦之冢崇也没有在她一进来,就向她发起挑战。

    男公关部室里一片安静,只有真田美里像没事人般笑眯眯地坐着吃挤满草莓酱的蛋糕,似乎感觉不到他们对自己的敌意。

    “可恶,真是让人火大呢,居然还敢如无其事地进来。”

    “真是厚脸皮的女人呢,难道不知道自己一点都不受欢迎吗?”

    “啊啊啊,如果我在这样的场景里,早就没有脸再继续待下去了。”

    常陆院双子用着真田美里绝对无法无视的声音,一搭一合地嘲讽她。

    “为什么不敢过来呢?我接受了你们的请求,然后使出全力打败了挑战我的对手而已。”

    真田美里用手绢优雅地擦拭自己的嘴角,转头看着他们笑眯眯地继续说道,

    “啊,我还没有使出全力,连半分力都不到。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分力的百分之一吧。”

    “岂可修!你把崇前辈害得无法再拿起刀了,居然还一点愧疚之心都没有!”

    冲动的常路院馨生气地对着真田美里大喊。

    “哈哈哈哈哈!”

    真田美里看着坐在角落里不说话的铦之冢崇,没有了优雅的气质,抱着自己的肚子笑弯了腰。

    “混蛋!”

    真田美里用食指抹去了自己眼角笑出的泪水,嘴角勾起了讽刺的角度,

    “输给我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我啊,一年不知道打败多少个上门挑战的对手,输给我后就再也无法拿起刀,说明他也不过如此罢了。”

    真田美里看着他们更加火大的表情,继续对着沉默不语的铦之冢崇嘲讽说道,

    “你知道,有多少人被我打败后再也不敢拿刀吗?你不是第一个,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铦之冢崇看着面对真田美里就开始颤抖的手,低声说道,

    “剑道,对你来说是什么?”

    真田美里笑弯了眼,歪着头身上散发浓郁的恶意,

    “什么都不是哟~我只是天赋太好了,被爷爷逼着学习了一点,然后就可以把你们轻松打败的东西。”

    “真田美里!”

    honey对着真田美里面冷如霜大声喝道,

    “给我道歉!给我对崇道歉!”

    真田美里眼中带着轻蔑,身上的气势比昨天和铦之冢崇对决时更加有压迫感,连室内的空气都变得浓稠起来。

    “为什么?区区蝼蚁,也值得我道歉?”

    “混蛋!”

    honey的身形消失不见,破空声响起,真田美里举手轻而易举地挡住了honey在半空中踢向她头部的鞭腿。

    “呐,你也想挑战我吗?”

    真田美里没有拔刀,只是拿着刀轻松地在honey快得看不见手臂的攻击中以毫厘之差躲避,像戏弄手中猎物般戏弄他。

    “可恶!”

    honey已经拿出了自己全部的实力,可是真田美里依旧没有正眼看他,甚至在躲避时无趣地侧头打哈欠。

    “内,这个就是你的全部实力了吗?需要去吃几个蛋糕才有力气吗?”

    honey向后跳开浑身大汗,不停地喘气,和没有一丝变化的气息,甚至没有离开原地一步的真田美里形成强烈对比。

    “怪...物”

    周围观战的男公关部都震惊地看着连那么强,可以一个人打败几十个雇佣兵的honey前辈居然都被对方戏弄到这个份上,而且还说她是怪物。

    “嘛,也有很多人这么说过我。不是我太强了,而是你们太弱了。”

    真田美里身上散发出了一丝杀气,即使如此,也压得没见过血的单纯富家子动弹不得。

    “凤同学不是很好奇我接近你们的目的吗?”

    真田美里在凤镜夜震惊地眼神下笑眯眯地拔出了刀,眼中红光一闪而过,

    “是为了杀了你们哟~”

    真田美里对着身边的须王环迅速砍下一刀,他身上立刻喷出了鲜红的血液,甚至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就倒在地上。

    “!”

    “环!”

    “混蛋!!”

    honey立刻飞身上去,被真田美里轻易地举刀一砍,背上也涌现了血迹斑斑,倒在她脚下。

    “其实我还是很喜欢那么可爱的孩子呢,接下来到谁了呢?”

    “叮!”

    铦之冢崇表情狰狞地挡住了真田美里的刀,眼中抱着必死的决心。

    “恩?忍不住上来送死吗?手下败将。”

    “我绝对,不会给你过去!”

    铦之冢崇的手不再颤抖,眼神凶狠地拿着刀,不停向真田美里砍去。

    “叮!叮!叮!”

    第四音乐室室内发出真刀相撞的牙酸声,两人快速的交手,充满着肃杀的气氛。

    “真田学姐...你在说谎吧?其实你根本就不想杀了我们。”

    藤冈春绯眼神淡淡地看着很快就压制住铦之冢崇的真田美里,对着脸上带着笑意的她说道。

    “喂,春绯你在说什么蠢话!环和honey前辈都被她杀掉了啊!”

    真田美里轻轻向后一跳,看着被铦之冢崇举刀挡在身后的藤冈春绯,

    “呀嘞呀嘞,春绯果然很敏锐呢,是草莓酱哟~”

    倒在地上的须王环和honey也不好意思地立刻站起身来,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啊,被拆穿了啊。”

    “其实这些都是我和环去拜托美里一起演的戏哟~”

    真田美里也按下了刀柄上的机关,从刀尖上喷出了草莓酱。

    “可恶!居然被骗到了!”

    “居然被一个单细胞生物骗到了。”

    常陆院双子和凤镜夜都立刻扑向须王环,恼羞成怒地把他打趴在地。

    “现在,刀不是拿得很漂亮嘛?”

    真田美里对着还没反应过来,依旧拿刀对着自己的铦之冢崇笑着说道。

    honey也跑到铦之冢崇面前,笑得很开心说,

    “崇刚刚很好的保护了他们呢。”

    “啊。”

    真田美里对着木着脸的铦之冢崇说道,

    “刚刚的剑术不错,刀这种东西啊,只有在保护重要的东西的时候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实力。”

    藤冈春绯走到真田美里身边,歪头看着她道,

    “其实真田学姐很欣赏崇前辈吧?那天对决后说的话也是,其实是为了激起崇前辈的傲气吧?”

    真田美里看着藤冈春绯的清澈的眼睛,笑着说,

    “春绯是这么觉得的吗?”

    藤冈春绯肯定地点了点头,

    “而且真田学姐其实很喜欢剑道吧?刚刚对崇前辈说的话违和感很强呢,如果不是喜欢剑道,是不会随身携带配刀的吧?”

    真田美里看着铦之冢崇已经不再发抖的双手,他出神地盯着自己的刀,

    “撒~谁知道呢?”

    真田美里看着打打闹闹的男公关部们,刚想转身离开,眼睛就被窗外的光亮闪到,

    “全都趴下!”

    真田美里转身拔出“百藏”,推开身边的藤冈春绯,用力一砍。

    “碰!”

    “叮!”

    真田美里面前的玻璃窗破碎开来,脚下是被砍成两半的狙击/枪穿透弹头,男公关部成员也立刻在真田美里大喝之后抱头趴在地上。

    “碰!碰!碰!”

    对面大楼的枪击在真田美里不科学地砍下子弹后依旧没有停止,反而更加快速地扫射出来。

    “叮!叮!叮!”

    真田美里没有一丝犹豫,立刻把窗帘拉上,收起了“百藏”,

    “真田,紧急拔刀!”

    紧急拔刀是不需要行动室的系统批准,封刀扣立刻掉开。“白刃”泛着青光,被真田美里用力一甩,插在了地上,把惊讶的男公关部成员们笼罩保护在半圆形领域里面。

    “别离开这里!凤镜夜,帮我给备注眼镜变态的人打电话,直接说出这里的地址就好,让兔子也过来。”

    真田美里把终端机在领域合起来的前一秒抛到了凤镜夜怀里,站在领域外面,不停砍下一颗又一颗子弹。

    “美里?有事吗?”

    “这里是樱兰高校第四音乐室,有歹徒不停开枪,请帮忙派人过来。”

    “有多少人?你是怎么拿到这个终端机的?美里呢?”

    真田美里听着宗像礼司的问话,头上爆出了青筋,

    “眼镜混蛋!让你叫人过来就给我速度快一点啊!一群可爱的孩子还要老娘保护呢,废什么话!”

    “美里你要知道,和权外者无关的事Scepter 4是不能插手的。”

    真田美里转身对着凤镜夜手中的终端机,生气大叫,

    “要你废话!做了那么久机动队队长我会不知道那么简单的事吗?!对面有三个权外者,所以我才打电话给你啊!给我用直升机滚过来啊!”

    “我们已经在路上了哟~”

    宗像礼司很开心成功戏弄到了真田美里,其实在她紧急拔刀之后他们就开始往她那边赶了,毕竟以真田美里的实力,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就紧急拔刀的,因为回来之后要写报告。

    “混蛋!终有一天我要杀了你!”

    真田美里脸色狰狞地转身砍落又一波子弹,然后对着对面大楼隔空砍出一刀,对面立刻发出了有东西轰塌的声音。

    “好、好厉害。”

    “啊。”

    面对须王环在这种情况下还可以称赞真田美里实力的神经大条,铦之冢崇也握紧了手中的刀剑,低声应道。

    “不过,我们不是应该先报警吗?”

    藤冈春绯看着面前光构成的屏障,把被真田美里漏掉的子弹挡在外面。

    “不用,会有专门的人过来处理的。”

    脑子转得很快的凤镜夜一下子就从真田美里和宗像礼司的对话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看来真田美里转入樱兰真的是有其他目的的。

    “哄~哄~”

    一台直升机没有停下螺旋桨,而是靠近真田美里面前的窗户,飞在半空中。

    “我都搞定了才来捡现成的,不愧是个人渣!”

    真田美里把脚下的子弹扔向打开机门表情轻松的宗像礼司,被他轻而易举地伸手接住。

    “嘛,毕竟美里很强。又是使用枪“异能”的权外者吗?”

    宗像礼司看着手心里被光滑地砍成两半的子弹,疑惑地问道。

    “啊,兔子呢?”

    “已经到了。”

    真田美里看着悄无声息出现在室内的时非院,把插在地面上的“白刃”拔起,青蓝色的领域就如收回到“白刃”里面消失不见。

    “抱歉,让你们有了不好的记忆。”

    真田美里一脸歉意地看着被吓到的他们,起身对着兔子点了点头。

    “等、等等!可以和真田同学认识,对我来说是很棒的一件事!”

    须王环慌张地看着真田美里,躲开了时非院的手。

    “刚刚的事,不是美里的错。”

    “真田学姐不是很好的保护了我们吗?”

    藤冈春绯和honey也认真地看着眼神犹豫的真田美里,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虽然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感觉以后在学校就见不到真田美里了。

    “我们不会说出去的,毕竟超能力什么的,肯定没有人会相信啊。”

    “就是啊,又不是中二病。”

    常陆院双子也开玩笑地说道,但是眼神很是认真。

    “其实我也是知道一些的,所以没有关系。”

    凤镜夜推了推眼镜,一本正经地说谎。他也是刚刚才分析出来是怎么回事,Scepter 4大概是处理使用超能力的“权外者”事件的部队,而真田美里应该是Scepter 4的队长,而刚刚她让自己打终端机给的男人和在直升机上戴着眼镜的男人就是她的上司。这些戴着兔子面具的人是负责抹去看到这些异常现象记忆的人,不然不可能他们行为那么高调却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

    “真田队长,这些人都是富家子弟,总有一天会知道这些的,不一定非要消除记忆。”

    兔子干部对着真田美里无奈地说道。反正他们都是迟早会知道的,没有必要做白工。

    “......好吧,可是你们可不能介入到这些事来,如果下次遇到这样的事就打这个终端机号转接Scepter 4,不要自己去冒险。”

    真田美里说完转头对着看着自己沉默的铦之冢崇笑着继续道,

    “下次再打一场吧。其实有对手在身后追赶自己的日子,比想象中有趣呢,崇。”努力站到我面前吧。

    “啊,美里。”

    铦之冢崇难得地笑着对真田美里点了点头,我会努力追上你的。

    真田美里对着他们点点头后就打算直接跳上直升机离开,藤冈春绯对着她大叫,

    “真田学姐!校园祭,樱兰的校园祭你会来吗?”

    真田美里挥着手回答道,

    “可以哟。”

    真田美里似乎想起了什么,从直升机里探出头,对着凤镜夜大声说道,

    “凤同学,请转告你的父亲,我已经完成任务了,而且你的儿子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好的,我会如实转达。”

    凤镜夜推了推眼镜,看来真田美里是自己的父亲叫来保护他的,而且顺带相亲。那么前段时间凤集团投资新建的商楼突然崩塌,也可以解释清楚了。

    “不舍得吗?”

    宗像礼司看着直升机上真田美里盯着自己刚刚打斗时有点破损的校服,推了推眼镜说道。

    “没有,我果然不太适合校园生活呢。”

    真田美里伸了伸懒腰,反正他们还会再见面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呢。